第三十一篇 藉着十字架的杀死将生命显明出来(一)
总纲目




道理和经历
生命的显明
职事得着证实
那灵与生命
保罗的生活与他的职事
四面受压

 读经:哥林多后书四章一至十八节。

道理和经历


 林后三章与四章的性质不同。三章实际上是讲道理的一章。我知道就我们许多人来说,道理不是一个正面的辞。由于我们满了道理的宗教背景,我们不认为道理有什么可喜爱,或是有什么味道。我们在召会聚会中作见证的时候,喜欢这样说,『我要和你们所交通的,不是道理,乃是真实宝贵的经历。』我们都珍赏『经历』这个辞,只要我们一有机会,我们就会作见证,说到我们对主的经历,或我们在主里的经历。如果要我们站起来说,『我要和你们谈一些道理,』我们会犹豫不决。不过,我能放胆说,林后三章是讲道理的一章。按原则说,道理应当也包含经历。照样,所有真实的属灵经历也包含道理。因此,我们可以说,林后三章是讲道理的一章,也有一些经历。

 我说林后三章是论及道理的,这有几个理由。八至九节说到那灵的职事和义的职事。因此,新约的职事首先是那灵的职事,然后是义的职事。这不是道理吗?如果我们本着公平的态度,不受一般人对道理消极观念的影响,就会承认,事实上这就是道理。因着圣经是一本道理的书,所以我们无法避免道理,也不能忽视道理。特别是在林后三章,我们看见新约的职事是那灵与义的职事这个道理。

 然而,三章也包含一些经历。譬如,保罗在十八节说,『但我们众人既然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好像镜子观看并返照主的荣光,就渐渐变化成为与祂同样的形像,从荣耀到荣耀,乃是从主灵变化成的。』这节经文包含了道理,也包含了经历。保罗在这里虽然是从经历的观点来说,但他的话里同时也包含了道理。

 如果说林后三章基本上是谈论道理的,四章的性质又是什么?林后四章是说到经历的一章。我们怎么知道?一节就指出这章圣经与经历有关:『因此,我们既照所蒙的怜悯,受了这职事,就不丧胆。』保罗在这里题到『受了这职事』,甚至这句话也与道理和经历有关。但是『不丧胆』确定是与经历有关。

 甚至在说到经历的第四章里,也能找到一些道理。照样,在说到道理的第三章里,也有一些经历。我们可以说,林后三章是注重道理而带有经历,林后四章是注重经历而带有道理。我们对这两章圣经必须有这样的领会,才能了解本篇信息所要交通的。

生命的显明


 四章所说的是那一种经历?不是得救、称义或赦罪的经历。有些人说,这章圣经里有十字架的经历。然而,这样说四章的经历是太消极了。这一章给我们看见的是生命的显明。这章圣经是论到生命显明的经历。

 基督徒可能读过林后四章,却不知道这章圣经是论到生命的显明。十至十一节说,『身体上常带着耶稣的治死,使耶稣的生命也显明在我们的身体上。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使耶稣的生命,也在我们这必死的肉身上显明出来。』在这两节经文里,保罗没有用形容词『明显的』,却用了动词『显明出来』。明显的事物与显明出来的事物是不同的。『明显的』并不包括经历或过程;但『显明出来』却包括了一个过程、一道手续。在这两节经文里,保罗并没有说耶稣的生命是明显的。他若这样说,就没有包括什么过程或手续,我们就不需要在经历中有所经过。但保罗说耶稣的生命显明在我们的身体上,这样说就包含了一个过程。耶稣的生命要显明出来,就需要一个过程、一道手续。在四章十至十二节,我们能明确看见生命的显明。这指明这章圣经是论到生命显明出来的经历。

 生命显明出来,乃是藉着十字架的杀死。为这缘故,本篇信息的题目是『藉着十字架的杀死将生命显明出来』。当然,我们在四章找不到十字架一辞,但十字架的观念却含示其中。譬如,十节所说『耶稣的治死』必定含示十字架。耶稣的死与耶稣的治死不同。我们不该以为治死与死一样。不,二者之间至少有点不同。生命显明出来的经历与耶稣的治死有关。

 保罗在三章多少是以道理的方式陈明新约的职事,接着又在四章陈明新约执事的经历。保罗这样作,为什么又题到耶稣的治死,使耶稣的生命得以显明出来?毫无疑问,保罗和别的使徒都有各种不同的经历。那么他为什么在四章题出这个特别的经历?这章圣经的中心点没有别的,就是藉着十字架的杀死,将生命显明出来。保罗在三章告诉我们,什么是新约的职事。然后他在四章,从自己的经历里见证这个职事。为了见证新约的职事,就是那灵与义的职事,保罗必须陈明藉着十字架的杀死,将生命显明出来的经历。

职事得着证实


 保罗在四章一节说,『因此,我们既照所蒙的怜悯,受了这职事,就不丧胆。』假如保罗用另一种写法来写这节经文:『因此,我们既得了洋溢的恩典,受了这事奉,就得了安慰。』这样写能证实保罗在三章所说的话吗?当然不能。这话不够美妙,也不够丰富,不能符合三章所论到的事。保罗在林后三章说到几个美妙的点:那灵的职事、义的职事、从荣耀到荣耀的变化。四章里有一些话符合上述的每一点;这几个点描述了奇妙的新约职事,就是那灵的职事,义的职事,为着从荣耀到荣耀之变化的职事。在三章以道理的方式所描述的这个职事,需要加以证实。在四章,保罗以经历证实他刚才所说有关新约职事的各点。

 读第三章的人也许会说,『保罗,你刚才告诉我们,你的职事是什么。你的职事是那灵与义的职事,要使我们变化,从荣耀到荣耀。这实在太好了。但你能从自己的经历中,向我们证实这超越的职事吗?请你对我们讲一些经历来证实你的职事。』保罗好像预知会有这类问题,所以在这卷书信里他似乎说,『在下一章─第四章里,我要把我的经历告诉你们。』因此,保罗在四章论到他经历的话,必定是强调三章中所论到的重点。这意思是说,他必须强调一些与那灵、义、变化、荣耀有关的事。我们读四章的时候,需要找出与三章所有这些重点相符合的事。

 四章里有什么与三章的那灵相符合?是十三节所题到『信心的灵』吗?不对,因为『信心的灵』另有所指。四章里与那灵相符合的乃是生命。这章里的生命是那灵的同义辞。在论道理的一章里,保罗是说到那灵;在论经历的一章里,保罗是说到生命。生命从道理上说是那灵,而那灵在我们的经历中乃是生命。

 我们可以用食品杂货与烹煮过之食物的分别,来说明那灵与生命的分别。我们预备一顿饭以前,手上有的是各种不同的食品杂货。但我们不是吃这些食品杂货,乃是吃这些食品杂货经过处理、烹调后所成的食物。道理可比作食品杂货,我们属灵的经历可比作我们所吃烹调过的食物。林后三章的那灵是『食品杂货』,而四章的生命是『烹调过的食物』。因此,我们可以说,生命乃是那灵经过了『烹调』,或是经过了过程,为要给我们经历。不仅如此,我们都是厨师,每当我们『烹调』那灵,那灵之于我们就成了生命。因此,我们现今所享受的乃是烹调过的食物。这就是说,四章的生命乃是经过过程的那灵。那灵经过过程、烹调以后,在我们的经历中就成了生命。

 现在,我们先不去找四章有什么与三章中的义相符合,而要问什么与变化相符合。正如生命与那灵是同义辞,照样,更新与变化也是同义辞。保罗在十六节说到更新:『里面的人却日日在更新。』虽然变化与更新是同义辞,二者之间仍然有一点分别。变化包含了一个过程。变化的过程在进行的时候,我们就渐渐更新了。

 四章有什么与三章的荣光(荣耀)是同义辞?实际上没有同义辞。不论荣耀经过了怎样的过程,荣耀还是荣耀。保罗在三章和四章都说到荣光(荣耀)。然而,三章的荣耀不如四章的荣耀那样有分量。保罗在四章十七节说到『永远重大的荣耀』。三章的荣耀,在今世有时代性的分量,而四章的荣耀却是有永远的分量。换句话说,三章的荣耀有今世的分量,四章的荣耀有永世的分量。我们应当记得,三章十八节说,从一种程度的荣耀到另一种程度的荣耀。毫无疑问,四章的荣耀乃是达到最高的程度,至少比三章的荣耀水平要高。

 三章说到的那灵、变化和荣耀,多少是偏重道理的。但四章里同义的各点却是重在经历。我们已经看见,那灵成了生命,变化成了更新,而今世的荣耀成了永远的荣耀。

那灵与生命


 生命的显明就等于那灵的显明。保罗在三章八节说,他的职事─新约的职事─乃是那灵的职事。在四章,他用经历证实这一点。在这章圣经里,他的意思是说,『我要向你们证实我的职事就是那灵的职事。我到你们这里来,你们岂不看见我身上有所显明吗?你们看见的是什么?是犹太宗教吗?是犹太人的作法、习惯和风俗吗?不,你们没有看见这些。你们哥林多人必须承认,你们在我身上所看见的,乃是生命的显明,而不是犹太人的宗教、哲学、习俗或作法的显明。』在保罗身上所显明的生命,乃是被他经历的那灵,经过过程的那灵,经过烹调的那灵。

 保罗与哥林多人同在的时候,又活又有能力;但他也是慈仁、谦卑而和蔼的。这些美德都是他所经历之那灵的一部分显明。他的职事乃是在他身上显明为生命之那灵的职事。所以保罗满了生命。生命不仅显明在他身上,也在哥林多信徒里面作工。

 生命能在保罗身上显明出来,这是因为他经历了十字架的杀死。假如保罗没有遭遇任何难处、困难、反对或逼迫;假如他的身体也很健壮,他的健康从来没有什么问题;若是这样,保罗身上就不大可能会有生命的显明。但是保罗与哥林多人同在的时候,实在有许多问题和难处,他也的确遭遇到反对和逼迫。有时候连哥林多的圣徒也找保罗的麻烦。保罗知道如果凡事都容易、都顺利的话,就不可能有同样生命的显明。

 当我们处在安逸的环境里,生命得以显明的机会就比较少。但是当我们遭受反对、逼迫、批评的时候;或是当我们生病,召会中的圣徒困扰我们的时候,这种处境正好让生命得着显明。保罗与哥林多人在一起时,他的处境就是那样。这提供他一个绝佳的机会,使他里面的那灵显明为生命。

 在八至九节里,保罗指明他所处的那种困难环境。他说,『我们四面受压,却不被困住;出路绝了,却非绝无出路;遭逼迫,却不被撇弃;打倒了,却不至灭亡。』在这两节经文里,保罗题到四件事。第一,他说他们四面受压,却不被困住。四面受压是指前、后、左、右都受压;但是,他们却不被困住、不受拦阻,这指明生命。在这种处境里不被困住,乃是叫生命显明出来。

 第二,保罗说他们出路绝了,却非绝无出路。使徒们被封锁,没有出路;但他们却非绝无出路。八节里这一句话在原文有一点在玩文字游戏。保罗先是说他们出路绝了,又说却非绝无出路。这又是生命的故事。他们似乎出路绝了,但是因着那灵在他们里面作生命,他们并非绝无出路。

 第三,保罗说他们遭逼迫,却不被撇弃。这就是说,他们被仇敌追赶,却不被弃绝、不被遗弃;也就是说,他们没有被撇下(在恶劣的困境中)。

 末了,保罗在九节说,他们被打倒,却不至灭亡。他们虽然被打倒,却不至灭亡。

 保罗遭受苦难、出路绝了、遭逼迫又被打倒。这些都提供机会,让生命得以显明出来。生命胜过这一切。保罗虽然经历了苦难、出路绝了、遭逼迫、并被打倒,但他还是非常的活。他没有被困住、没有失望,也没有被撇弃或灭亡。生命的确在他身上显明出来。

保罗的生活与他的职事


 保罗摆出自己的经历来证实他的职事,藉此指明他和他的职事乃是一。保罗的所是和他所过的生活,就是他的职事。保罗的职事就是他的所是,而不仅仅是他所作的或他所完成的工作。保罗所过的是这样的生活,所以他的生活就证实了他的职事。保罗的职事是那灵的职事,他的生活满了生命。这意思是说,他的生活是经过过程之那灵,经过烹调之那灵的显明。保罗凭着那灵生活,生命就从他里面出来。生命向着哥林多人显明出来,并且供应给他们。这生命进到他们里面,立即就成了那灵。当他们活出那灵时,那灵就对别人成为生命。这就证实了保罗新约的职事。

 在林后四章,保罗似乎是对哥林多人说,『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所是,证实了我们的职事。我们与职事乃是一;这意思是说,我们就是那职事,那职事就是我们的所是,我们的人位,我们的生活。我们所过的生活证实了这职事。我曾经告诉你们,那职事乃是那灵的职事。现在我证实我所宣称的,因为我可以向你们见证,我在困境中经历了生命的显明。』

四面受压


 有时候主许可一种环境临到我们,使我们四面受压。你在这种环境中感觉喜乐吗?有时候主好像把我们撇在这种环境里,攻击从前、后、左、右而来。我们四面受压,就是在各方面都受压。这是为了叫生命显明出来。

 你也许想知道攻击你的人是谁,是谁叫你四面受压。攻击你最厉害的人也许就是你自己家里的人。你的丈夫、妻子、孩子、姻亲等等会叫你为难。你若呼求主怜悯你,祂会指明,最大的怜悯就是把你放在这种环境里,好叫生命显明出来。

 生命,就是烹调过的那灵,乃是那灵的彰显。因着保罗把生命显明出来,所以他的生活和他的所是就证实了他的职事。他与那灵的职事乃是一。

 保罗在三章指明,所有的使徒都与他们的职事是一。然后他在四章摆出一种生活,来证实他所宣称新约众执事与新约的职事乃是一。他们的所是与他们的生活就是他们的职事。他们把生命供应人,不仅是藉着说话,更是藉着生活。他们的生活证实了他们所说的话,加强了他们的职事。因此,众执事与职事乃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