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篇 那灵(作生命的供应)的职事,与义(作神的彰显)的职事(一)
总纲目




新约中独一的职事
那灵作生命的供应
义的职事
要按着义清醒过来
在召会生活中经历那灵的职事
成为义的

 读经:哥林多后书三章八至九节,十八节,五章二十一节,歌罗西书三章十节,哥林多前书一章三十节,十五章三十四节,罗马书八章二节,四节,十四章十七节,腓立比书一章十九节,三章九节,启示录十九章七至八节,以弗所书四章二十四节,马太福音五章六节,十节,二十节。

 新约的职事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包含了整本新约二十七卷书。在前面几篇信息里,我们从林后三章看见,旧约时代只有一个职事,林后三章称之为属死与定罪的职事。然而,基督徒通常以为旧约里有三种不同的职事:祭司的职事、君王的职事、和申言者的职事。基督徒所以有这种观念,是因为旧约说到三班人─祭司、君王和申言者。旧约里既然有这三种人,许多读经的人和圣经教师们就认为旧约里有三种职事。

 保罗把整本旧约看作律法。他在林前十四章二十一节说,『律法上记着:『主说,我要用异邦人的舌头,和异邦人的嘴唇,向这百姓说话;虽然如此,他们还是不听从我。』』保罗在这节经文,从以赛亚书引用了一段话。虽然以赛亚是一位申言者,保罗题到以赛亚书时,却称之为律法。这指明申言者的书也被看作律法的一部分。事实上,整本旧约都被看作律法。这就证明,在旧约时代有一个独一的职事,就是旧约的职事,属死与定罪的职事。

新约中独一的职事


 新约中也有一个独一的职事。十二位使徒都受了这独一的职事。犹大出卖主自杀以后,彼得站起来说,犹大本来列在他们数中,『并且在这职事上得了一分。』(徒一17。)后来他们祷告,求主指明祂所拣选的是那一个,『叫他得这职事与使徒职分的地位。』(25。)这指明使徒们只有一个职事。不是彼得有一个职事,约翰另有一个职事,雅各又另有一个职事。如果是那样,十二位使徒就会有十二个不同的职事。不,他们只有一个职事,就是那独一的职事。后来,主兴起更多的使徒,其中最突出的就是保罗。保罗和他的同工们也有这同样的职事,就是新约独一的职事。因此,新约里有许多使徒,但只有一个职事。这新约的职事,乃是那灵与义的职事。

 历世纪以来,只有两个职事:旧约的职事和新约的职事。但是今天在基督徒中间,却有许多不同的职事。基督徒所以分裂成许多的团体和公会,原因就是他们发明了许多不同的职事。每一个公会都有自己的职事。圣公会有圣公会的职事,卫理会有卫理会的职事,而浸信会、长老会、灵恩派也有各自的职事。

 今天有一些自认为心胸宽大的人,想要接受各种不同的职事,好藉此证明他们并不狭窄、不属乎宗派、不分门结党。他们想要包容一切,而接受天主教、希腊正教、更正教各公会、以及所有独立团体的职事。这与新约独一的职事成了对比。新约职事在性质、素质、功用和目的上,都是独一的。

 我们在那一种职事里?更清楚的说,你有那一种职事?当然,没有一个人会说我们是在旧约属死与定罪的职事里。那么,你是在天主教、希腊正教,还是在某一个更正教公会的职事里吗?

 有浸信会职事的人,必定强调受浸要全身浸入水里。在圣公会职事里的人一定赞同主教制度。照样,有长老会职事的人,会赞成长老治会。在这些公会里的人,实行这种种的职事。不仅如此,这些公会的建立,乃是为了推行这些职事。灵恩派也有他们自己的职事,就是一种强调说方言、医病、神迹的职事。但是这些职事当中没有一种职事是新约独一的职事。新约的职事是全身浸入水中的职事吗?是主教、长老制、说方言的职事吗?答案当然都是否定的。新约的职事绝对是那灵与义的职事。这是新约里独一的职事。

 我们说新约的职事是独一的,意思不是说新约的职事只是一个人的职事。譬如,有人指控我说今天独一的职事乃是李常受的职事,这是毁谤。我们没有这么说,也没有这个意思。我们所说独一的职事,新约的职事,意思是那灵与义的职事。凡是把那灵和义供应人的,不论他是谁,都是在独一职事里的人。彼得、约翰、雅各、保罗、提摩太、提多、亚波罗,都有这一个职事。执事有许多,职事却是独一的。只要你把那灵与义供应给人,你就在这独一的职事里。

 曾有多次人问我类似这样的问题:『李弟兄,你说职事是独一的,这意思就是说只有一个职事。当你说有一个职事,并说那职事是独一的,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你的职事就是这独一的职事?』一些向我题出这类问题的人可能有一种观念,以为我把自己看作摩门教创立者史密斯约瑟(Joseph Smith)那一类的人物。我回答这种问题时总是说,『不,我绝没有意思说,我的职事是独一的职事。』

 有人会接着问,我们是不是接受所有的职事。我们回答说,我们不接受各种不同的职事。这样,有人就会问:『你一面说你的职事不是独一的职事,另一面又不接受所有的职事。那么关于职事,你怎么实行?』因为问这个问题的人也许缺少认识,也可能受了传统观念的毒害,所以要向他们解释这件事并不容易。我会对自己说,『我就是我,你们却中了毒,不能领会新约圣经所说的职事。』新约的职事是独一的,是那灵与义的职事。我们虽然不接受种种不同的职事,但我们接受所有真正供应那灵与义之人的职事。

 我在本篇信息中论到那职事的话,可以说是新的,也可以说是旧的。这话是旧的,因为大约二千年以前就有了。另一面,这话是新的,因为是失去又恢复的。我们感谢主,祂恢复了职事的真理。我们感谢主,使我们从林后三章看见在圣经里有两个职事:旧约的职事─属死与定罪的职事,以及新约的职事─那灵与义的职事。

 作为基督徒,或者是自认有某种职事的人,你有的是那一种职事?你若不在新约的职事里,就是不在那将赐生命之灵与义供应人的职事里,那么你必须告诉我们,你所有的是那一种职事。你是在那一种职事里?你若不在那灵与义的职事里,也不在属死与定罪的职事里,那么你是在那一种职事里?有人会说他们有传福音的职事。这样的答案是不够的。你应当能说,你传福音的职事是新约独一职事的一部分,你是在新约独一的职事里把是灵、是义的基督供应给人。我们最好不要说我们有传福音的职事。我们应当说,我们传福音乃是新约独一职事的一部分。

那灵作生命的供应


 有些基督徒把那灵的职事主要看作是那灵能力的职事。他们盼望当他们在灵的能力里说话时,能为主得着许许多多人。但是林后三章所说那灵的职事,乃是那灵作生命和生命供应的职事。我这样说,是根据六节,保罗在这里说,『祂使我们够资格作新约的执事,这些执事不是属于字句,乃是属于灵,因为那字句杀死人,那灵却叫人活。』保罗在这里并没有说那灵赐下能力,行神迹或分赐恩赐。他宣告说,那灵叫人活。在这章圣经其它经节里,那灵也与生命有关,而不是与能力、恩赐或神迹有关。

 那灵是生命的供应,这种领会可以由保罗在腓立比一章十九节的话得着证实:『因为我知道,这事藉着你们的祈求,和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终必叫我得救。』保罗在这一节经文里并没有说到全备的大能,或全备的能力;他乃是说到那灵全备的供应。

 我强调这一点,因为有许多基督徒对那灵有错误的观念,以为那灵主要的就是大能、能力、或冲击力的源头。譬如,有些团体强调所谓『在灵里被杀死』这件事。有一个女人在这件事上特别出名。这是那灵作生命的供应吗?当然不是。

 一九六二年我开始在美国尽职,过了没有多久,我应邀向圣地亚哥一个基督徒团体讲道。那里有一些人鼓励我去德州一个地方,那里据称有许多神迹奇事发生。有人宣称,某人的牙齿神迹似的补上了黄金,其余参加聚会的人还闻到黄金的味道。然而,当我质问他们的时候,他们无法证实那项报导。不仅如此,我告诉他们,如果这种事真的发生,一定会上报纸。我又说,如果神要补我们的牙,祂为什么不干脆使我们的牙齿好好的得恢复,为什么要用黄金来补?我们的神绝对不会用填金的方法医治人的牙齿。不要听信这种虚假的报导。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并没有说到恩赐或神迹,但他的确说到那灵赐人生命。例如,保罗在哥林多前书题到说方言,目的是要在召会聚会中限制这种作法。但他在哥林多后书一点也没有题到说方言这件事。这卷书强调那灵是生命的供应。新约的职事乃是以那灵作我们里面的供应,以义作神在外面的彰显。

义的职事


 保罗在林后三章八节说到那灵的职事,在九节说到义的职事。我们也许能领会什么是那灵的职事,但什么是义的职事?你知道保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多年前,我还不能领会保罗所说义的职事是什么意思。我以为他所说义的职事就是称义的职事,因为在这章圣经里,定罪与称义之间好像有一个对比,称义是定罪的相反辞。但是保罗在这里并不是说『称义』,乃是说『义』。如果他说新约的职事是称义的职事,我们就不难了解他的意思。我们立即会明白,律法的职事是定罪人的,那是定罪的职事;而新约的职事却是称人为义的,这是称义的职事。既然保罗在林后三章说,新约职事是义的职事,而不是说称义的职事,我们就必须了解他的意思。新约的职事是那灵与义的职事,这肯定是非常有意义的。

 我们若要明白义的职事是什么,就必须先对义有正确的领会。义就是对的。当那灵在我们里面真实且实在的生活、行动、活动时,我们自然而然与神、与人、与自己都是对的。这样对义的领会并没有错,但还不够。因此,我们必须进一步来看关于义的事。

要按着义清醒过来


 保罗在林前十五章三十四节说,『你们要按着义清醒过来,不要犯罪,因为你们中间有人对神是无知的。』在这节经文里,清醒过来就是从沉醉昏睡中清醒过来,按着义不再沉醉。凡在属灵上沉睡的人,与神、与人、与自己或召会都是不对的。这一节的上下文是保罗论到复活的话。说没有复活,得罪神,也得罪人,这就是犯罪而不义。因此,使徒劝勉误入歧途的哥林多人,要从这罪中清醒过来,恢复与神、与人对的关系。他们曾按着不义,沉醉昏睡在没有复活的异端里,他们需要停止那样的昏睡。

 接受『没有复活』这种异端思想,就是容让自己中毒,而在中毒的状态里。这也就是睡了。在这种中毒、昏睡状态中的人,谈论复活的话都是没有意义的。结果,他们与神、与召会或与自己,都是不对的。他们反倒得罪神,得罪召会,甚至得罪他们家里的人。中毒的人时常会惹麻烦,自己还不知道。因此,保罗嘱咐哥林多人要清醒过来,要按着义清醒过来。

 要按着义清醒过来是什么意思?就是我们醒悟到一个地步,使我们与神、与人、与自己都是对的。一个按着义清醒过来的信徒,与妻子、儿女、邻居、众圣徒、召会、自己,都是对的。在这些方面不对的人,都是在沉醉昏睡之中。

在召会生活中经历那灵的职事


 我们若没有新约的职事,就不会有那灵,也不会有义。你进入召会生活并领受主恢复里的职事以前,你经历那灵在你里面作生命的供应有多少?你是得救的人,那灵当然住在你里面。但是你也许不太觉得那灵在你里面是活的、活动的、真实的、实在的。我们中间许多人能见证,我们进入召会生活以后,才开始领略到,我们里面有个东西是活的、真实的、实在的。这就是那灵在我们里面运行,使我们喜乐、平安、安息。这就是生命的灵,由主恢复里的职事供应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生命的供应。

 在你这样经历那灵以前,你也许很容易和你的妻子或丈夫争吵。但是你若经历那灵作你生命的供应,你想要吵的时候,里面就有个东西会阻止你。譬如,一位姊妹可能受试诱要责怪丈夫,但是她里面深处有个感觉,应当进到房间里祷告。这样的经历,是藉着新约职事供应到我们里面的那灵作生命的供应而有的。

 在一个召会聚会中,也许一点也没有题到那灵是生命的供应。你可能不觉得那灵供应到你里面。虽然聚会中没有说这样的话,但事实上,在聚会中那灵供应到你里面了。在主的恢复里有一个职事,把那经过过程的三一神作赐生命的灵,写到我们里面。

 在召会的聚会中,我们常常领受了那灵的供应,却不觉得这个事实。我能见证,许多次聚完会回家以后,觉得有点不喜乐。我好像对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不高兴。不过,我里面有个东西是运行的、是活的。这是我在聚会中所经历赐生命的灵。甚至当我们生气或不高兴的时候,这灵仍然在我们里面运行。我们若转向主说,『主阿,』我们的不高兴或怒气就会被吞灭。这种结果,乃是从那不知不觉供应到我们里面的赐生命的灵而来的。

 因着我在召会聚会中得了赐生命之灵的供应,所以我很少错过聚会。每次聚会中,谁说话对我并不要紧。我只渴慕参加聚会,并接受供应。我特别享受在安那翰召会的祷告聚会。我在那个聚会中得着那灵的灌注,并且被那灵浸透。会后,一切好像都是金的,并且我里面的生命树在长大,生命河在涌流。虽然会中没有信息,甚至没有鼓励的话语,但赐生命的灵却供应到我里面。我们中间许多人都能见证曾有这样的经历。

成为义的


 我们经历那灵在我们里面生活并工作,结果我们就成为义的。我们里面的人自然而然是透亮的,像水晶一样纯净,并且我们能知道神的心。我们无须努力,立即就知道主的心思,并且清楚的领会祂的意愿和工作。这样,我们所作的,乃是照着主的心思和意愿。这就是义。

 许多基督徒有一种观念,以为我们作错事时,我们就与神不对了。这种义的观念太肤浅了。即使我们没有作错什么事,我们与神可能仍是不对,因为我们也许不在主的心思和意愿里。表面看来,我们各方面没有什么不对;然而,我们全人也许与神非常不对。我们可能没有照着主的心思,我们所作的也许不是祂的意愿。只要我们不行神的意愿,我们就是不对的。我们反倒把我们的生命,并主所给我们的一切,全浪费了。

 假如有一个青年人在学校里没有作错什么事,但是他没有好好读书。不仅如此,他坐在那里上课的时候心不在焉。他即使没有作错什么事,但是他比其它的学生更不对。从外面看来,他也许没有错;但从里面来看,他整个人都是错的。同样的原则,许多圣徒外面看来没有什么不对。事实上,他们整个人都不在主的意愿里。这样来领会我们与神是对的,不仅是根据道理,更是根据经历。

 你若得着赐生命之灵的灌注并浸透,你里面的人就会透亮。你会明白主的心思,你也会知道什么是主的意愿。你自自然然就会在祂的意愿里,行祂的意愿。结果,你与祂就是对的。不仅如此,你会知道当怎样待人,也会知道当怎样处理财物。这样,你就成为一个义的人,在大小事上都是对的,与神、与人、与自己都是对的。这是一个彰显神的人,因为他的义就是神的形像,就是神彰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