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篇 新约职事的素质(一)
总纲目




用那灵为素质书写
死与那灵相对
从荣耀到荣耀
那灵的职事与义的职事
我们日常生活中的那灵与义
彰显神的形像
活基督
里面的变化与外面的义

 读经:哥林多后书三章三节,六至九节,十八节,四章一节上。

 本篇信息的题目是『新约职事的素质』。『素质』一辞与保罗在林后三章七至十一节所论到新约职事的荣光与卓越有关。这几节经文表明,摩西的职事,律法的职事,即定罪与属死的职事,其荣光较为低下;而使徒的职事,恩典的职事,即义和那灵的职事,其荣光较为卓越。前者是暂时经过荣光的,后者是永远留在荣光里的。使徒在二章十二至十七节,说到使徒职事的得胜与功效;在三章一至六节,说到其功用与资格;在三章七至十一节,说到其荣光与卓越。

 在前面的信息里,我们已经交通了好几个与新约职事有关的基本点:得胜、功效、功用、资格、荣光与卓越。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新约职事的素质。

用那灵为素质书写


 有的人也许会指出,林后三章没有素质一辞。虽然这里没有用到这辞,但素质的观念却含示在第三节里:『你们显明是基督的信,由我们供职所写的,不是用墨,乃是用活神的灵写的,不是写在石版上,乃是写在肉版,就是心上。』本节『供职』一辞实际的意思是供应,原文的意思是摆上东西供应人,就像餐馆里的侍者上菜,或是飞机上的空中小姐供应食物一样。因此,保罗的意思是说,哥林多信徒乃是基督的信,由使徒供应而成的。但保罗知道供应一辞还不够,就接着又用了『写』这个字。这说明了供职、供应的意义。保罗供职的方式乃是藉着写。

 保罗在三节说,『不是用墨…写的,』他不是说,『不是由墨…来写。』『用』这个字指明,属灵的墨,就是活神的灵,乃是书写者所用的素质、元素。我们要特别注意保罗所用的介系词是『用』,这是很重要的。这个介系词指明,那灵不是书写者,也不是书写的工具,乃是书写时所用的素质、元素、本质。活神的灵,就是活神自己,不是作工具像笔,乃是作元素像书写的墨;使徒们用这元素供应基督作内容,书写传输基督的活信。

 我们可以用原子笔写信这件简单的事,作为例证来说明。你是写信者,原子笔是工具。但是墨不是书写者,也不是工具;墨乃是元素、素质。原子笔若没有墨,就什么都写不出来;你虽然在纸上写字,纸还是空白的。在这种情况之下,有书写者,也有工具,但没有墨作为必要的书写素质。

 在林后三章三节,圣灵不是书写者,也不是工具,甚至也不是能力。今天有些基督徒谈到灵的时候,他们的观念就是与能力有关。但我们若仔细读这节经文,留意上下文,就会看见这里的灵不是能力的问题,乃是素质的问题。

 因着许多基督徒忽略了灵是素质,所以我在本篇信息里特意强调『素质』一辞。今天有那些基督徒把灵看作素质?基督徒最多不过把灵看作是工具,是能力。有些人比较进步,说到那灵是神圣的人位。但我不知道有任何传道人像保罗在林后三章那样说到那灵。在这一章圣经里,保罗把那灵看作素质,用来书写基督的信。他在这里不是把那灵看作人位、工具或能力;反之,那灵乃是用来书写基督活信的素质。

 新约的职事不是仅仅教导的职事。学校里的老师,没有一位曾经把某种素质写到你里面。他们可能灌输你一些观念,但是他们并没有把什么素质储存在你里面。然而,新约的职事不仅教导我们,更在我们里面书写。不仅如此,这新约的职事不是用观念、知识或神学书写,乃是用一种素质,一种既真实又具体的东西书写。

 在主恢复的召会生活中,你难道没有感觉到一直在经历一种属灵的书写吗?我们中间许多人能见证,藉着新约的职事,基督已经写到我们里面。一种神圣的素质已经写到我们里面;这种素质就是那灵。

 然而,我们仍然需要解释这素质是什么。我们知道那灵已经写到我们里面,但这灵是什么?

死与那灵相对


 现在我们必须接着来看,与新约职事有关的几个辞。保罗在三章七节说到属死的职事,在八节说到那灵的职事。因此,这两节经文有属死的职事与那灵的职事之对比。属死的职事是指旧约的职事,摩西的职事。保罗说到属死的职事,这是很大胆的,难怪犹太人被他得罪了。接着,保罗将属死的职事与那灵的职事作比较。

 我们多半不会将死与那灵作对比,因为死总是与生命相对。对我们而言,不是生,就是死;不是死,就是生。但保罗在三章八节没有用生命一辞,反而说到那灵。这指明生命既然与死相对,这里的那灵就与生命有关。保罗在三章六节已经说过,那灵赐人生命。因此,这里的那灵是指赐生命的那灵,也是指那灵所赐的生命。旧约的职事是属死的职事,新约的职事是生命的职事,而这生命乃是具体化于那灵。

 写到我们里面之那灵的素质乃是生命。这里的生命不是工具、人位、能力、力量、才能、才干或恩赐。我们若认识这里的那灵乃是属于生命的,就会明白,新约的职事写在我们里面所用的素质,其性质到底是什么。

 基督徒说到那灵的时候,通常把祂看作工具、能力或恩赐。我们受了传统的影响,也可能不够注意那灵是写到我们里面的素质。为这缘故,我要强调这个事实:林后三章的那灵不是指能力或工具,乃是指素质。

从荣耀到荣耀


 十八节可以证实这样的领会:『但我们众人既然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好像镜子观看并返照主的荣光,就渐渐变化成为与祂同样的形像,从荣耀到荣耀,乃是从主灵变化成的。』这里的荣光(荣耀)不是工具、能力、才能或恩赐。荣光也是一种素质。当我们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观看主的荣光,就因着荣光的素质而渐渐变化。我们在前一篇信息里指出,十八节的『从荣耀到荣耀』就是从主灵到主灵,因为在这一节经节里,荣光(荣耀)与那灵乃是同义词。因此,渐渐变化,从荣耀到荣耀,就是渐渐变化,从那灵到那灵。

 扩大本新约圣经(Amplified New Testament)把『从荣耀到荣耀』译为:『从一种程度的荣耀,到另一种程度的荣耀。』我们渐渐变化,从一种程度的荣耀到另一种程度的荣耀,这样说是正确的。但我们仍然要找出,荣耀是什么。三章十八节的荣光(荣耀),实际上就是那灵。这荣光(荣耀)也是指复活的基督,或是指在复活里的基督。主耶稣是藉着复活而得着荣耀。(路二四26。)因此,荣光(荣耀)、那灵、复活,都是说到同一件事。今天我们里面的那灵就是荣光(荣耀),也就是复活的实际。因此,我们再一次看见,林后三章的那灵不是工具或能力,乃是素质。

那灵的职事与义的职事


 保罗在九节接着说,『若定罪的职事有荣光,那称义的职事,就越发充盈着荣光了。』『定罪的职事』也是指摩西旧约的职事。那职事是属死的职事,也是定罪的职事。保罗很大胆的宣告这个事实:摩西的职事是属死的职事,也是定罪的职事。但是九节指明,即使是这样的职事,也是在荣光里来的。(另译。)

 旧约的职事怎样是属死的职事和定罪的职事,新约的职事也照样是那灵的职事和称义的职事。死与具体化于那灵里的生命相对,而定罪与称义相对。

 称义的职事,直译,义的职事。我们也许料想保罗不会用义这个字,而会用称义一辞。但保罗在这里是说义(righteousness),而不是说称义(justification)。本章圣经里的那灵乃是素质,基于这个原则,这里的义也该视为素质。因此,新约职事有一种素质,这种素质有两方面:第一方面是那灵,第二方面是义。

 我们曾经指出,林后三章的那灵与生命有关。这章圣经里的那灵就是指生命。但义是指什么?我们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必须看见保罗把义和那灵归为一类。义和那灵是在同一个水平。新约的职事是那灵与义的职事,那灵与义是这职事之素质的两方面。就如桌子是由木头和油漆构成的,新约的职事照样是由那灵和义构成的。假设一张桌子由木头作成,然后上了油漆。木头是这张桌子的本质,而油漆赋予桌子特别的外表。因此,桌子有本质,也有外表。新约的职事在原则上也是这样。这职事有其本质,也有其外表,彰显。新约职事的本质是那灵,而其彰显、外表乃是义。

我们日常生活中的那灵与义


 我们要从对主经历的观点,来看那灵与义这件事。你是个爱主而且追求主的人,当你活基督的时候,岂不感觉到你里面有个东西是很实在、活泼且活跃的吗?这种活的本质不是任何一种道理、教训或神学。相反的,这活泼、活跃的本质就是那灵。

 今天藉着那职事,我们都有那灵写到我们里面。许多时候,我们在聚会之后,觉得里面有个活泼、实在、活跃的东西。这个活的本质,就是我们里面的那灵,就是已经写到我们里面的那灵。换句话说,神圣的素质已经加到我们全人里面。如果一个人从来没有这种经历,我会怀疑他是否真正得救、重生。我信我们所有在召会生活中的人,都能见证我们曾经活泼、活跃、实在的在里面经历了那灵。除了这内里的本质以外,我们还有外面的彰显;这彰显就是义。

 凡是有活神的灵写到他里面的人,在他的日常生活中就会有义的彰显。譬如,一位已婚的弟兄,可以藉着来自新约职事的书写,经历那灵在他里面作活的本质。他的妻子自然而然的会看见,有些事发生在她丈夫身上。她也许会对自己说,『他身上发生了一些事,但我不明白那是什么。他好像各方面都正正当当的,凡事都很得当。从前他作许多事都作得不对,他连收拾东西都不会,因为他从来不把东西放回原处。但是他现在料理事情样样都很恰当。我发现他跟我讲话的态度也不一样了。他要去上班的时候,跟我说再见的态度是那样亲切。他说,『亲爱的,我现在要去上班了。』我丈夫现在连照顾狗也照顾得很合宜。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这位弟兄因着在里面经历了那灵为本质,就在他家庭生活中把义彰显出来。

 我们没有活基督的时候,许多事上都不对。我们可能连关门窗的方式也不对。我们没有好好的关门,而是把门甩上。但是当我们活基督,经历我们里面那实在而活跃的本质时,我们关门窗的方式就对了。事实上,我们作什么都作得合宜了。

 有些人摆鞋子、摆衣服的时候随随便便。如果你去看他们的卧室,你会发现许多东西都放得没有条理。但是凡经历那灵作里面本质的人,就会把鞋子、衣服整理得妥当。每样东西都会摆在适当的地方。

 如果你里面经历了那灵,外面彰显出义来,别人就会看见,你跟以前不一样了。这是新约职事的结果。这职事把一种素质写到我们里面,这素质有内在与外在两方面。内在一面是活的灵在我们里面运行,外在一面是义作我们的彰显。

彰显神的形像


 那灵与义都和我们彰显神的形像有关;原因是那灵与义实际上就是神自己。神是灵,是在你里面运行的本质,也是活在你里面的素质;因为藉着新约的职事,祂自己已经加到你全人里面。因此,从里面来看,你有那灵。你在外面所彰显出来的义,也是神自己。这样,你不仅在许多方面是对的,你也不仅是义的,你更有神自己作你的义。那位是义的神,成了你的外表,你的彰显。首先,神自己是赐生命的灵,在你里面生活、运行、行动。然后神自己成了义外面的彰显,义的外表。这就是新约职事的素质。

 新约职事的工作与今天大多数传道人和教师的工作完全不同。新约职事的工作不是仅仅教导我们要改良自己的行为,更是用那灵在我们里面书写。书写就是把神的素质更多加到我们里面。这素质在我们里面就是那灵,显在外面就是义。但我们已经看过,里面的那灵与外面的义都是神自己。因此,新约的职事,那灵与义的职事,就是神的职事。说新约的职事是那灵与义的职事,就等于说新约的职事是神的职事。然而,说这职事是神的职事,乃是概括的说法,而说新约的职事是那灵与义的职事,是更为专特的说法。赞美主!那灵是神在我们里面生活、运行、行动,而义是神在我们外面彰显为我们的表现!

 圣经中心的异象,乃是说到神的形像藉着神的生命得着彰显。关于这一点,创世记头两章是非常重要的。创世记一章给我们看见神的形像:『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祂的形像造男造女。』(26~27。)神的心意是要我们有祂的形像来彰显祂。然而,我们若要这样彰显神,就必须有祂的生命。神的生命是由创世记二章九节的生命树所表征的。里面的生命是那灵,外面彰显的形像是义。为着新约的职事有生命与彰显这两方面赞美主!我们里面有那灵作生命,外面有义作彰显。

活基督


 世上众人当中,最合乎义的人就是活基督的人。只要你活基督,你在各方面都是对的。你不需要人教导怎样才是对的,因为活在你里面的基督会使你对任何人、在任何事上都是对的。如果我们放置东西或关门的方式是随随便便的,就指明我们没有活基督。我们如果真活基督,就会好好的关门。我们敲门或按门铃也会很得体。我再说,我们不需要人教导如何关门、敲门、或按门铃。圣经里面没有这种教导。如果圣经包含我们日常生活每一方面的细则,这本圣经就大到无法携带了。乃是在我们里面的那灵,能叫我们在生活里是义的。我们所需要的是那灵更多的书写。新约的职事乃是那灵的职事。

 当我们得着那灵为素质的书写,神圣的素质就分赐到我们里面。这素质使属灵新陈代谢的过程在我们里面发生。因着这种过程,结果就叫我们渐渐变化,成为主的形像。

里面的变化与外面的义


 我们已经看见,渐渐变化成为主的形像,从荣耀到荣耀,就是渐渐变化,从那灵到那灵。我们若经历这种里面的变化,就自然有义作我们外面的表现。这样,我们与神、与人、自己,就都是对的。然而,许多人与神、与人、或与自己,都是不对的。他们每天得罪神,也得罪他们周遭的人。不仅如此,因着他们缺少神圣的素质,他们对自己也是不对的。因此,他们需要职事把神圣的素质写到他们里面。就里面说,这素质是在他们里面的那灵;就外面说,这素质彰显为义。

 我们对林后三章(特别是十八节)这样的领会,不是仅仅以道理为根据,更是以经历为根据。多年来,我一直寻求要懂三章十八节的意思。现在从我对主的经历,我就懂得,那灵就是神的素质,在我里面生活、运行、行动;而义是神的素质彰显在外面,作为神的形像彰显祂。我里面有那灵,外面有义作神的形像;结果,我与神、与人、与自己、以及在我日常生活的许多方面,都是对的。因着我们各方面都是对的,我们就有平安、喜乐、安息和信心。这就是新约职事的结果、果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