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篇 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观看并返照主的荣光,渐渐变化成为与主同样的形像,从荣耀到荣耀,乃是从主灵变化成的(二)
总纲目




观看并返照
我们需要没有帕子遮蔽
被宗教观念遮蔽
被天然观念遮蔽
被我们民族的特性所遮蔽
被如何聚会的观念遮蔽
向主敞开并且观看主

 读经:哥林多后书三章十六至十八节。

 保罗在林后三章十八节说,『我们众人既然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好像镜子观看并返照主的荣光,就渐渐变化成为与祂同样的形像,从荣耀到荣耀,乃是从主灵变化成的。』我们已经看过,保罗是为着召会活基督之人的榜样,他每天都经历变化。三章十八节的变化,是一种新陈代谢的改变,乃是从荣耀到荣耀,也就是从主灵到主灵。我们在前一篇信息里交通了这些事。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如何渐渐变化,从荣耀到荣耀。

观看并返照


 本篇信息的题目指明,我们乃是藉着观看并返照主的荣光而渐渐变化的。我们变化不仅是藉着观看主,也是藉着返照主。镜子能观看物体,也能返照物体。『好像镜子观看并返照』这句话,原文是一个希腊字。三章十八节这个字,是用作隐喻的。镜子一面观看人或物体,另一面也返照所观看的。这是镜子两面的功用。每当你站在镜子前,镜子观看你,也返照你。因为镜子有这两面的功用,所以你可以在镜子里看到你自己。

我们需要没有帕子遮蔽


 在经历中,我们都该是镜子,观看并返照主。但我们若要成为镜子观看并返照主的荣光,就不可有任何帕子的遮蔽。假定一面镜子样样都好,也摆在正确的位置,对准所要观看并返照的物体,但镜子却蒙了一层帕子,镜子只要用布遮盖、蒙蔽,就失去了功用。帕子使镜子不能观看,也不能返照。照样,我们若被帕子遮蔽,就不能观看并返照主的荣光。

 如果所有的帕子都靠着主的怜悯和恩典除去了,我们就能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好像镜子观看并返照主。你这面镜子有帕子遮蔽,还是没有帕子遮蔽?如果你被帕子遮蔽,即使你呼求主的名,你仍然不能观看祂。我们若要观看并返照主,就必须除去所有的帕子。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是完全没有帕子遮蔽的人。

被宗教观念遮蔽


 许多基督徒不能观看并返照主,因为他们被厚厚的一层帕子,或是几层帕子遮蔽了。想想看,今天天主教里有多少人,并且有多少人被天主教的影响所遮蔽。假如从来没有天主教,所有的天主教徒都还没有信主,对神一无所知,那么我们把福音传给他们,带他们归向主就容易多了!许多人会很快接受并明白属灵的事。但是,你若想对天主教徒说到神新约的经纶,你会发现他们大多都被遮蔽了。因此,他们很难真正看见基督的事。

 有一位在主恢复里的弟兄是在天主教里长大的。他小的时候还当过辅祭。但是他读中学时,接受主耶稣到他里面,而真正得救了。因着他又喜乐又兴奋,所以逢人就讲说他对主的经历。他说,『现在我有主耶稣了!』可是他有个亲戚指着墙上的耶稣像回答他说,他们早已有耶稣了。不用说,那人被厚厚的帕子所遮蔽!我用这个例证说明一个事实,宗教使许多人受了蒙蔽。这些帕子叫他们看不见主。

 没有宗教背景的人,比起在天主教或更正教里长大的人,更容易进入新约的真理。然而,甚至没有宗教背景的人,仍然可能受到宗教的影响。有些人得救以前,对敬拜神的方式就已经有一些观念。他们可能已经有一种想法,认为基督徒的礼拜,要有牧师主持,会众以一定的方式祷告、唱诗。甚至非基督徒也受了宗教观念的影响。这些观念都会成为帕子。

被天然观念遮蔽


 除了宗教观念以外,每一个人都被某些天然观念或天然想法所遮蔽。这些帕子通常与我们天生是那一种人有关。如果你是个安静的人,你也许很喜欢在大教堂里敬拜神,那里天花板很高,有彩色玻璃,灯光暗淡。你一进去,举止行动立刻会敬虔起来;那种气氛自然会使你安静肃穆。你想要保持缄默,甚至不与隔壁的人讲话。因为你生来就是个安静的人,所以你欣赏大教堂里面宁静的气氛。如果这种人来参加召会的聚会,会中圣徒们一直赞美主,他会非常受搅扰,不晓得这种样子怎么能敬拜神。他无法欣赏聚会中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相反的,他觉得他在这里无法敬拜神。

 保罗说到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观看并返照主的荣光;他写这句话时,乃是想到他从前在犹太教的背景。保罗由经历中知道,犹太人被他们的宗教遮蔽了。保罗自己也曾经这样被遮蔽。特别是许多犹太人被他们律法(尤其是割礼)的观念遮蔽了。因为保罗教导人说,律法过去了,割礼也不再需要了,所以许多犹太人不愿意听他。他们有关律法与割礼的道理就是一层帕子,叫他们看不见保罗所传的基督。

被我们民族的特性所遮蔽


 除了宗教和天然观念的帕子以外,我们还被我们种族和民族的特性所遮蔽。譬如,日本人的性格比较喜欢某种东西,而德国人的性格也许会喜欢另一种完全不同的东西。民族特性的差异,会叫不同国家的信徒很难聚在一起敬拜神。各种不同的民族特性、性情、习惯、风俗都是帕子,使我们不能观看并返照主。被种族、民族或文化特性遮蔽的人,不能接受由不同种族、民族或文化之人所供应的基督。他们可能听到荣耀、复活、开花之基督的信息,但这些话并没有透入他们里面。他们被帕子遮蔽了,所以一点也看不见这样一位奇妙的基督;真理的光照不到他们里面。这样受遮蔽的人,可以比作镜头上有盖子的照相机。照相机的镜头盖住时,光一点也进不去,影像也不能映在底片上。

 我们不该以为自己什么帕子都没有。不要认为我们完全没有帕子遮蔽;我们必须仰望主,求主怜悯,叫所有的帕子都除去,使我们可以观看并返照主。

被如何聚会的观念遮蔽


 有些人多年在主恢复的召会生活中,可能会被他们所以为最好聚会方式的观念所遮蔽。假定有一位一直在远东召会生活中的人移民到了美国,他说,『美国聚会的方式与我们在远东的聚会方式大不相同。这种聚会方式我受不了,我们从前的那种聚会方式实在是最好的。』这也是帕子,叫我们看不见真理的光。

 如果我们要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观看并返照主的荣光,就需要这样祷告:『主阿,我不在意聚会安静还是吵闹。主阿,我不在意聚会的方式。我不在乎这地召会的聚会和我已往习惯的聚会是不是一样。主,我只在意你。』如果我们参加召会聚会的态度是这样,我们就真正没有帕子遮蔽。我们的心、灵和心思,都是没有遮蔽的。

向主敞开并且观看主


 如果我们在某一方面还有遮蔽,我们就像照相机的镜头遮住了一样,没有光能透入我们里面的人里。我们若盼望没有帕子遮蔽,就必须向主说,『主阿,除去一切遮蔽我的东西。主阿,除去我的帕子。除去任何成为我帕子的意见。主阿,我要完全敞开,绝对没有帕子遮蔽。』这样,我们就会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观看并返照主的荣光,渐渐变化成为与主同样的形像,从荣耀到荣耀。

 今天这荣光就是复活的基督,而这位基督乃是那灵。这意思是说,主这荣光乃是活在我们里面、住在我们灵里的那灵。我们既然有那灵住在我们灵里,就必须藉着祷告、读主的话、呼求主的名,更多操练我们的灵。我们越多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运用我们的灵,就越能观看主。当我们注视主的时候,我们也返照祂。我们这样观看并返照主,祂的成分、祂的素质就会加到我们全人里面。这种新的元素会顶替并排除我们老旧、天然生命的元素。这样,我们就经历变化,也就是新陈代谢的改变。我们要变化成为主的形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