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篇 联结、受膏、受印、被掳获、被征服、被帅领,好撒播基督的香(二)
总纲目




撒香
团体的联于那受膏者
被主占有
完全被掳获并征服
蒙基督帅领

 读经:哥林多后书一章二十一至二十二节,二章十四至十六节。

 保罗是一个为着召会活基督的榜样。根据他在哥林多后书所说的话,我们若要为着召会活基督,就需要联结、受膏、受印、被掳获、被征服、被帅领,好撒播基督的香。保罗在林后二章十四节说,『感谢神,祂常在基督里,在凯旋的行列中帅领我们,并藉着我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保罗在这节圣经里用了两个隐喻:凯旋行列中的俘虏,以及带着香的人,在这样的行列中撒香。使徒是带着香的人,在基督得胜的职事里,如同在凯旋的行列中,散放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使徒是基督凯旋行列中的俘虏,也是基督职事里这样带着香的人。保罗已经联结、受膏、受印、被掳获、被征服并被帅领,好撒播基督的香。我们也需要经历这些事,好叫我们能撒播基督的香。

撒香


 林后一章二十一至二十二节,二章十四至十六节,实在太好了。这五节经文里有许多奇妙的真理。根据一章二十一至二十二节所说,我们必须坚固的联于基督,必须为神所膏,也必须接受那灵为印记。不仅如此,根据二章十四至十六节,我们需要被掳获、被征服、并被帅领。这些都是叫我们撒播我们救主的香,就是我们最爱者的香。当我尽职时,我不仅仅是教师或传道人,更是撒播我主之香的人。我因着爱主而癫狂,我渴望撒播祂的香。在主恢复里的每一个人,都必须是撒播基督之香的人。不论我们到那里,我们这班人都该撒播这香。

 有些人不明白,为什么在美国有许多基督徒愿意接受我的职事。原因是我一直在撒播基督的香,这是我惟一的职业,惟一的专业。我在属天大学里主修的功课,就是撒播基督的香。我盼望在将来的年日里,我们中间会有许多人,特别是青年人,兴起来撒播基督的香。年轻人,你们应当渴慕撒播基督的香。关于这事,你需要说,『靠着主的恩典,不论我去那里,我都要成为一个撒播基督之香的人。』

 我相信在未来十年里,今天的青年人当中有许多要成为撒播基督之香的人。我相信还有够多的时间让青年人长大,给主使用。因为基督徒还没有成熟,所以新妇还没有预备好迎接主来。在新妇成熟,预备好迎接主以前,主不会来迎娶新妇。在新妇预备好之前,主会不断的执行神的行政,推动祂天上的职事,来加快我们成熟的过程。我们无法一夜之间就成熟。凡是有生命之物,都需要时间才能长大。要制造成百上千的人造花,一天的时间可能就够了,但真花要长大却需要时间。我信在新妇长大并成熟所需要的时间内,许多青年人会撒播基督的香。在要来的年日里,主可能会带一些人到不同的地方去。不论我们去那里,我们都该撒香。

 我能见证,主的恢复所遭遇的反对,实际上乃是一种积极的表号,表明这恢复实在是出于主的,是祂在地上的行动。阿利路亚,我们在主的恢复里!我们正在长大并被兴起,好撒播基督的香。

团体的联于那受膏者


 保罗在一章二十一节说,『然而那把我们同你们,坚固的联于基督,并且膏了我们的,就是神。』保罗不是单独的联于基督,他乃是说,使徒与所有其它的信徒一同联于基督。二十一节的『同』原意是『与…一同』。使徒与其余的信徒一同联于基督那受膏者。这证明保罗不是单独的;他虽然是最大的使徒,但他仍然需要所有其它的信徒。他乃是与在哥林多的信徒一同联于基督。因此,他的联于基督不是个人的,乃是团体的。

 我们所联于的那一位,乃是神的受膏者基督。圣经启示,神所有的膏油都已经浇在神的受膏者身上。离了基督就没有膏油,没有膏油涂抹。当膏油浇在基督身上时,受膏的过程就完成了。除了在基督这受膏者身上的膏油以外,再没有膏油了。神不再施膏。今天神所作的,乃是将我们一同联于这位受膏者。因为我们已经联于祂,我们就联于膏抹。为这缘故,膏抹是紧跟着联结的。神已经把我们联在一起,也已经膏了我们。我们联于基督之后,自然也就受了膏。

 你知道为神所膏是什么意思?这意思就是,我们被摆进三一神一切的丰富里面。三一神的丰富如今乃是膏油,而这膏油已经浇在基督身上。当我们联于基督时,我们也就受膏了。我们是这样受膏的。我们被摆进对三一神一切丰富实际的享受中。

被主占有


 保罗在一章二十二节接着说,神也印了我们,又赐那灵在我们心里作质。二十一节的膏就是印。神既叫我们与基督一同受了膏,也就在基督里印了我们。这印是神加在我们身上的标记。这标记可以比喻为一个人的签名。我每次买一本新书的时候,立刻会写上我的名字。我每一本书上都有我的签名。在我的书上签名,说明神印我们的意义。我们若要活基督,就必须联于祂,并且享受神的施膏。然后这施膏要成为印记,指明我们是被主占有的。如今我们既然受膏,又被印了,就不再属于撒但或世界,甚至也不属于我们自己。我们乃是属于主,属于神的受膏者基督。阿利路亚,我们是属于祂的。

 我们若要活基督,首先必须有基督。原则上,用钱也是这样。我们要用钱,首先需要有钱。如果我们欠了债,银行的户头里没有钱,就无钱可用。照样,如果我们没有基督,就不可能活基督。但因着我们已经联于那受膏者,为三一神的丰富所膏,并且神又印了我们,我们就有所需要的属灵财富,可以开『支票』,从我们属灵银行的账户提领丰富。我们能活基督,是因我们有基督;我们有基督,是因我们已经联于基督,受了膏,也得了印记。保罗是为着召会活基督之人的榜样,他已经联于基督,已经受膏,也已经受印。他是这样的一位,有许多洋溢的丰富可为着召会取用。

完全被掳获并征服


 我们虽然已经联于基督,受了膏,也得了印记,但是我们还需要完全被基督掳获。你岂不是至少有一部分还没有被主掳获吗?也许你里面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没有被祂掳获。一个只局部给基督掳获的弟兄,也许会自言自语说,『明天又是主日。我不想去参加召会的聚会,但是又不得不去。我真后悔成了基督徒。我既然得救了,就知道躲不开主。我想摆脱祂,却摆脱不了。基督不会放过我的。不仅如此,我的妻子很爱主,很热心的过召会生活。她把孩子们都带到召会里。我情愿作别的事,也不想参加明天的聚会,可是我被家人否决了,他们都要我去参加聚会。因此,我在这件事上身不由己。我明天不得不去聚会,受苦受难。』一个只被基督掳获一点点的人,就是这种态度。

 除非我们被基督掳获,否则我们不能活基督。我实在学了这个秘诀。你们不要认为我总是心甘情愿的被主掳获。有时候我这个人也有点不愿意被祂掳获。我知道如果我们要被主掳获,实在需要恩典。每当你感觉到你里面有一部分不愿意被主掳获时,要记得你已经联于祂、受膏且受印了。有时候,当我感觉到里面有这种不愿意的倾向时,就回想我已经联结、受膏且受印的这个事实。我就知道,我的定命乃是被掳获、被征服,叫我可以活基督。只有被基督掳获、被基督征服的人,才能为着召会活基督。这是我们的命定。末了,我们在这件事上不能有选择、偏好或意见;我们必须被掳获、被征服。

 你被主征服了吗?我知道有一些作妻子的最终被自己的丈夫征服了。几年时间下来,她们愿意承认丈夫是头。可是被丈夫征服远不如被基督征服来得好。基督总是温和的,但祂也是坚刚、坚持的。祂需要等多久,就能等多久,直等到我们心甘情愿的被祂征服。如果今天我们不愿意被祂征服,祂可以再等一年或是更久。如果在今世我们不被祂征服,祂知道我们在来世或在新耶路撒冷里终必被征服。至终,我们都要被主征服。但最好是今天就被主征服。今天就被主征服才是有智慧的,并且大有益处。即使稍微等一段时间才降服主,都会使我们受亏损。

 我能见证,我并不后悔被基督征服。我年轻的时候,有一分好差事,收入也很多。有一天,基督要我放下工作,全时间事奉祂。我有许多问题,主告诉我只要单单信祂。我对主说,只要祂看顾我的妻子儿女,我愿意为祂挨饿。主鼓励我,把妻子儿女信托给祂看顾。但是我担心,一旦我放下工作事奉主,我的家人会有怎样的遭遇。我知道主是全能的一位,但我仍然觉得,由我来照顾自己的家比较稳当。我跟主挣扎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明白祂既然有意叫我事奉祂,为什么还要把妻子儿女赐给我。但是不久之后,我向主投降了。这大约是五十年以前的事,现在我能见证,主百倍的回报了我。我的重点是:每当主要求我们作什么,祂必定会为那件事供应我们。活基督不仅仅是一个要求而已,这个要求还含示应许。新约的每一项要求都含示主要供应我们所需要的,好符合那项要求。祂要求我们越多,祂供应我们也越多。

 我们若要活基督,首先需要被主掳获,然后需要被祂征服。如果我当时继续工作,没有放下职业全时间事奉主,那就表明我还没有被掳获、被征服。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不能给主使用,来兴起主恢复里的众召会。这许多的召会能不能兴起来,就在于一个人是不是被主掳获、被主征服。主藉着你所能作的,也在于你是否愿意被主掳获、被主征服。因此,被基督掳获并征服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蒙基督帅领


 保罗能对主说,『主耶稣,感谢你;你已经使我联于你;你也膏了我、印了我、掳获我、征服我,现在我预备好,接受你的帅领。』这样,主就能在祂凯旋的行列中帅领保罗。保罗作为使徒,不是照着自己的选择、偏好或口味作什么事。相反的,他实在是接受主的帅领。不论主怎样带领,保罗都接受。对于主的带领,保罗没有选择的余地。正如二章十四节的隐喻所指明,保罗看自己是个俘虏,已经被摆在基督凯旋的行列中,庆祝基督的得胜。这样一个被掳获的人,有什么选择?俘虏是无可选择的。因为保罗这个俘虏愿意受帅领,所以他不论往那里去,都是主的帅领。保罗在亚西亚一带往来,并不是要推行福音工作。不,他在各处的行程乃是基督行列的行动。基督凯旋的行列不断前进,经过小亚细亚,再往前到马其顿和亚该亚。保罗在神帅领的行列中,庆祝神儿子的得胜。

 我不信我来美国是一种宣教工作。这也是基督行列的行动,是主在祂的恢复里庆祝祂的得胜。我是个被掳获、被征服、被帅领的人,我是这个行列里的俘虏。赞美主!在主的恢复里庆祝基督得胜的行列,已经来到了美国。

 我们因着联于基督、受膏、受印、被掳获、被征服、被帅领,就能撒播基督的香。这样撒播基督的香,其实就是活基督。我们所活的这位基督有香,甚至就是这香。因此,当我们撒播基督的香时,就是撒播基督自己。

 撒播基督这香是有功效的,这是生死攸关的事。对于神所拣选的人来说,撒香就叫他们活;但是对于另一些人,却叫他们死。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保罗说,『对这些事,谁够资格?』(二16。)

 我们赞美主,我们能成为一班撒播基督之香的人。当我们联于基督、受膏、受印、被掳获、被征服、被帅领时,我们就撒播基督的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