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新约的执事(四)
总纲目




 三 外面的人在毁坏,里面的人却在更新
  1 不丧胆
  2 这短暂轻微的苦楚,要为他们成就永远重大的荣耀
  3 不是顾念所见的、暂时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永远的

 读经:哥林多后书四章十六至十八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林后四章末了的三节圣经─十六至十八节。这三节经文仍然与一件事有关:靠着瓦器里宝贝的能力,活出钉死的生活,彰显复活的生命。

 三至四章给我们看见,首先使徒们由神自己所构成。那构成是关乎他们生活、行为的一切。他们生活行为的每一方面都基于这构成。不仅如此,这构成也给他们生命的供应,连同能力、力量、丰富、智慧、甚至职事。他们乃是以构成到他们里面的,来尽职事。

 使徒们所传讲的,并不是只凭着他们所听见的,或所受的教导。他们供应人的,不仅是在异象中所得着的启示。他们所传扬、教导、供应的,全都是已经构成到他们里面的。使徒们以特定的方式经过了构成,成了被构成的人。因此他们所供应的,乃是他们的构成。他们乃是供应他们所是的,以及他们所成为的。这意思是说,他们被重新构成的所是,成了他们的职事。

 保罗的著作与今天基督徒的著作大不相同。保罗所写的乃是他里面构成的记录,而今天基督徒的著作,主要却是论到神学、道理、教训、解经和说明。在保罗所写的十四卷书信中,就着他个人对基督的经历来说,林后三至四章是最丰富的。在这两章圣经中,有保罗属灵构成准确且宝贝的记载。如果我们想知道身为新约执事的保罗是怎样的人,就需要花许多时间在这两章;这两章给我们看见保罗的属灵构成。

 职事必须是构成的,所以倪弟兄告诉我们,我们能立刻领受恩赐,但是短时间之内绝不可能有职事。需要经年累月,才能被构成;这就关系到长大成熟。

 与这构成有关的一切都是生机的,都是出于生命的。这生命乃是藉着那灵而有的,那灵乃是经过过程之神的终极完成。保罗是以神为构成的人。说保罗是神人还不够,因为他实际上是一个以神为构成的人。因此,保罗的职事就是他这个人。他所传扬、所教导的乃是他的所是。他把他的所是供应给人。保罗这样尽职事的时候,基督就分赐到别人里面,因为保罗与基督已经成为一。保罗与基督是一,并且已经以基督为构成。保罗的职事乃是已经构成到他全人里面之基督的职事。如果没有这种职事,召会就不能充分的得着建造,新妇就不能适当的得着妆饰。

 圣经向我们指明,神起初所开头的,终必要成就。再者,神是复活的神,祂的定旨绝不半途而废,神自己绝不会失败。所有的拦阻和打岔反而证明祂的不变,证明祂是不改变的神。祂所定意的,必定成就;祂起初着手去作的,末了必要完成。在新约时代,神是从一班执事身上开始的;保罗是他们中间的一位。在末后的世代,神也要得着一班同样的执事。神在世界各地必须得着新约的执事。我的负担乃是在我们中间,有许多人会成为新约的执事。

 我盼望这几篇论到职事和新约执事的信息,能存留在你们里面。我特别盼望领头的人、同工、以及一切有心为着主恢复的人,都能切慕成为今天新约的执事。我们不仅需要有心爱主,(这是很平常的,)还需要有心成为新约的执事。如果我们有这样的心愿,就必须向主认真,深入哥林多后书这两章圣经,而有祷告、交通,告诉主说,我们愿意向祂敞开,让祂在我们里面作工。我们必须告诉主,我们愿意被破碎、被磨碾、被构成;我们愿意过十字架的生活;我们愿意弃绝自己、否认自己,每天被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的元素所构成;我们愿意成为今日的保罗,不是成为大人物或是出名的信徒,乃是成为一个微小的人,一个钉十字架的人,甚至是一个拿撒勒人。

 拿撒勒的耶稣不求伟大,不求出名。相反的,祂是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耶稣乃是这样成了第一位新约的执事。我们必须跟随祂,也照样成为新约的执事。我们必须为此仰望主,迫切的向祂祷告。

 三 外面的人在毁坏,里面的人却在更新

  1 不丧胆

 保罗在四章十六节说,『所以我们不丧胆,反而我们外面的人虽然在毁坏,我们里面的人却日日在更新。』保罗在这节说了四章一节同样的话:『我们不丧胆。』所发生的许多事,原会使保罗和他的同工失望或灰心丧胆。几乎没有一件事叫他们得着鼓励。然而,因为他们是在复活里,他们就不丧胆。事实上,需要有死亡、灰心、失望,复活才得以彰显出来。没有死亡,复活的生命怎能得着彰显?死叫复活得以彰显出来。因此,使徒们经历死的时候,并不丧胆。虽然许多叫人失望的事发生了,但他们并不丧胆。

 保罗在十六节说,我们外面的人在毁坏。外面的人是我们的身体和我们的魂,以我们的身体为其器官,以我们的魂为其生命和人位。里面的人是我们重生的灵同着我们更新的魂,以我们重生的灵为其生命和人位,以我们更新的魂为其器官。魂的生命必须被否认,(太十六24~25,)但魂的功用─心思、意志、情感,必须藉着被征服,(林后十4~5,)得着更新并提高,而为灵所用;灵乃是里面之人的人位。

 毁坏原意或作,销毁,消耗,磨损。藉着不断的杀死─死的工作,我们外面的人,就是我们物质的身体,以及使其有生命的魂,(林前十五44,)就渐渐销毁磨损。

 林后四章十六节说『销毁』也许比『毁坏』更好。毁坏含示一个东西没有外来的作用而自行解体。保罗在这里的意思,不是说使徒们在毁坏。从上下文来看,他们被治死不是他们发起的。如果是他们发起的,我们就可以说他们在毁坏。但既然是逼迫他们的人和环境、情势所发起的,所以最好是说他们渐渐被销毁。他们渐渐被消耗掉。这辞的原意包括毁坏、销毁、消耗。

 逼迫者和环境一直作工在使徒们身上。这项工作不是使徒们加诸自己身上的。磨碾绝不是谷粒发起的;磨碾的工作乃是磨碾的人所作的。不是使徒们去磨碾人,乃是他们被人磨碾。他们外面的人渐渐在销毁、破坏、治死。

 圣经教师对于『外面的人』一辞有不同的解释和说明。有些所谓内里生命派的人认为,外面的人是属魂的人、天然的人;他们认为活在灵里的人,属灵的人,是里面的人。保罗在林前二章和三章,的确说到属灵的人、属魂的人和属肉体的人。属肉体的人就是活在肉体情欲里的人,属魂的人则是活在魂里的人。属魂的人会制造分裂。他们在召会生活中有自己的偏好和拣选。属灵的人(如保罗和众使徒)则是在灵里生活行动的人。根据一些内里生命派教师的说法,我们可能是在外面的人里生活之属魂的人,也可能是在里面的人里生活之属灵的人。

 根据林后四章的上下文看,外面的人主要是指十节的身体和十一节必死的肉身。这两个辞可交互的使用,因为我们堕落的身体已经成了必死的肉身。十六节所说外面的人,必定是指这堕落的身体,必死的肉身。然而,说外面的人仅仅是指身体,是不够的。这样的领会并不完全,因为身体本身还不能算是一个人,不能算是一个人位。身体只不过是一个器官。在林前十五章四十四节保罗说到属魂的身体,那是由魂使其有生命的天然身体,是魂在其中掌权的身体。因此,外面的人是以身体为其器官,以魂为其生命和人位。因此,外面的人包括身体和魂。身体不是人位;人位乃是魂,身体是器官。照样,身体不是生命,外面之人的生命乃是魂。魂是外面之人的人位和生命。不错,身体是外面之人的主要部分。然而,身体不过是个器官,是由魂所指引,使其有生命并使用的。

 里面的人是我们重生的灵,以魂为其器官。灵是生命和人位,更新的魂是器官。魂的生命,就是属魂的生命,必须被否认。但魂的功用─心思、意志、情感,必须被更新。我们在召会生活中,不断经历心思的更新和心思的提高。当我们的心思被主征服,我们的心思就得着更新。这样,心思就能为我们的灵使用;我们的灵乃是里面之人的人位。外面的人渐渐被销毁、磨损、并被治死;但是里面的人却日日在更新。销毁含示减少,更新含示扩增。因此,我们外面的人渐渐减少,里面的人渐渐扩增。外面看来,我的身体渐渐衰老,但我里面的人却越发年轻、更新。外面看来我们都越过越衰老,但我们里面却越过越更新。

 里面的人因复活生命新鲜的供应得着滋养,而得以更新。我们外面的人,我们必死的身体,因着死的杀死工作逐渐销毁;我们里面的人,就是我们重生的灵,连同我们里面的各部分,(耶三一33,来八10,罗七22,25,)却因复活生命的供应,得以日日新陈代谢的更新。

 更新与构成相似,二者都需要特别的元素。我们若要得着更新,就必须有一些元素加到我们里面。这更新我们的元素,就是隐藏在我们里面的宝贝。(林后四7。)然而,我们若要得着更新,光有宝贝在我们里面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被杀死、毁坏、销毁、磨碾。为这缘故,我们里面有宝贝,外面有环境。藉着我们的环境,神就主宰的把我们摆在磨石之下受磨碾。

 我们逃避不了神的手。你成熟了吗?你破碎了吗?你可能还用自己的聪明来逃避破碎和磨碾。没有人对付得了你。然而,最想要逃避破碎的人,末了受的苦也最多。我们的定命就是被销毁。弟兄们,主也许会用你的妻子来磨你。甚至最好的妻子,也这样为主使用。

 主凭着祂主宰的权柄,利用我们的环境来销毁我们。不要以为是因为你不对,所以需要被销毁。实际上,乃是因为你对,所以需要被销毁。你越对,就越需要被销毁。保罗非常的对,所以他很需要被销毁。这不是说,你应当故意犯错。你如果错了,你可能受惩罚。

 你也许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你对了,会被销毁;你不对,又会受惩罚。答案是你什么也不该作。主迟早要把你放在磨石底下。

 因着我们爱主,所以我们愿意受磨碾。但这不是说,我们应当主动的把自己摆在上下两块磨石之间。那是自杀,不是磨碾。要让主用祂主宰的权柄把你摆在磨碾之下。我们不需要作什么,磨碾会自自然然的发生。

 我们外面的人销毁,基督才能活出来并供应给别人。这是主的路。惟有这样,新妇才能为祂预备好。

  2 这短暂轻微的苦楚,要为他们成就永远重大的荣耀

 保罗在十七节说,『我们这短暂轻微的苦楚,要极尽超越的为我们成就永远重大的荣耀。』这里的苦楚是指治死,十字架的工作。(10。)极尽超越,直译,超越的达到超越。永远重大的荣耀与短暂轻微的苦楚相对。这里的荣耀指那是复活生命之神的彰显,与苦楚相对。

 短暂轻微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永远重大的荣耀。这重大的荣耀要成为装饰好之新妇的荣美。

  3 不是顾念所见的、暂时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永远的

 十八节说,『我们原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才是永远的。』所见的是暂时苦楚的事,所不见的是永远荣耀的事。保罗不在意苦难、环境、贫穷、反对、逼迫或磨碾。这些事是所见的,是暂时的。他只顾念永远的事。他知道当他处在受磨碾的光景中,苦楚要为他成就重大、荣美、永远的事。这样,当基督回来的时候,我们就要为祂装饰成光明、荣美的新妇。

 这几章圣经给我们看见执事与职事,也看见这职事的结果。这里描绘了新约的执事,他们有荣美而奇妙的职事,这职事建造召会,并且使新妇得着荣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