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新约的职事(三)
总纲目




叁 荣光与卓越
 一 荣光
  1 旧约职事的荣光
  2 新约职事的荣光
 二 卓越

 读经:哥林多后书三章七至十一节。

 保罗在林后二章十二至十七节说到使徒职事的得胜与功效;在三章一至六节说到其功用与资格;而在三章七至十一节说到其荣光与卓越。我们将要来看,七至十一节表明摩西的职事,律法的职事,就是定罪和属死的职事,其荣光是低下的;而使徒的职事,恩典的职事,就是义和那灵的职事,其荣光是卓越的。前者是暂时经过荣光;后者是永远长存在荣光里。

 保罗说过新约职事的得胜与功效以后,继续论到这职事的功用与资格。其功用是要写基督的活信,而其资格乃是神自己。写这些活信的,实际上不是保罗,乃是那构成到保罗里面的神。因此,神不仅是书写者,也是书写的『墨』,也就是书写的本质或元素。这意思是说,神正在把祂自己书写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这样书写的结果,乃是三一神构成到祂的子民里面。因此,书写者是神,书写的本质是神,结局、结果也是神。

 我们可用原子笔写字,来说明神如何把祂自己写到我们里面。首先笔装满了墨,然后用笔在纸上写字。实际上不是笔在写,乃是那装满在笔里面的墨这个本质在写。写在纸上的,没有属于笔的东西。写在纸上的,乃是墨的本质。最终,写在纸上的就是墨的组合、墨的构成。同样的原则,经过种种过程的三一神这位包罗万有的赐生命之灵,乃是书写者,也是书写的本质。在写基督之活信的时候,那写到我们里面的本质,乃是那灵。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新约职事的荣光。书写的本质是里面的,而荣光是外面的。书写的元素是隐藏的,而荣光是显出的。事实上,荣光乃是隐藏的本质照耀了出来。我们可以再用电作例证。电的元素流进灯泡里。这个元素就是光的本质,从灯泡里面照耀出来。但光的照耀乃是电的荣耀。因此,电有素质,就是元素,也有照耀,就是荣耀。

 保罗写新约的职事有很好的顺序。首先他给我们看见,新约的职事是得胜且有功效的。这职事是得胜的,因为基督已经凯旋得胜了,也因为使徒已经被俘掳,服从了基督。早期的使徒都已被基督所征服、所制伏、所掳获,并且极其服从祂。他们的传讲就是服从的表记。想想大数扫罗的例子。他原初是何等悖逆,敌挡主耶稣,敌挡众召会,敌挡神的行政,敌挡神新约的经纶!即使是这样悖逆,他还是被征服、制伏、掳获了。然后他就服从基督,以致对神的经纶毫无问题。他无论往那里去,都传讲神新约的经纶。这种传讲很强的指明,他服从了神的管理和行政。因此,保罗成了服从基督的俘虏。他的服从乃是基督得胜的彰显。

 每一个在基督凯旋行列中的俘虏,都是基督得胜的明证。这个行列庆祝基督的得胜。使徒在这行列中前进的时候,他们能说,『犹太人和外邦人哪,看看我们,就知道基督是何等得胜。』这就是保罗在二章十四节的观念。他经过以弗所、特罗亚、马其顿的时候,乃是在基督凯旋的行列中。今天神也带领我们在基督凯旋的行列中,庆祝基督的得胜。我们都是这个行列中的俘虏。基督已经征服了我们,制伏了我们,并使我们服从祂。赞美祂!

 新约的职事不仅是得胜的,也是有功效的。这职事极有功效,以致在这等人就是出于生命叫人活,在那等人是出于死叫人死。因此,这个职事是生死攸关的事。

 我们已经强调过,新约职事的功用是书写,甚至是铭刻基督的活信,而这职事的资格,乃是经过过程的三一神这位赐生命的灵。这职事的荣光,就是它的照耀,它的彰显。

叁 荣光与卓越


 一 荣光

  1 旧约职事的荣光

 保罗在三章七节说,『若那用字刻在石头上属死的职事,尚且是带着荣光立的,以致以色列子孙因摩西面上渐渐废去的荣光,不能定睛看他的脸。』属死的职事就是旧约的职事,这约属于杀死人的死的字句。七节里的荣光是暂时照耀的,且只照在摩西的面上。(出三四29,35。)

 林后三章七节开头按原文可加上『再者』或『此外』,这符合保罗的思想。保罗说到职事的得胜与功效,功用与资格之后,又继续说到职事的荣光与卓越。新约的职事有荣光,并且这荣光远超过旧约职事的荣光。

  2 新约职事的荣光

 八节说,『何况那灵的职事,岂不更带着荣光?』这职事就是使徒新约的职事,这约属于赐生命的活灵。这里的荣光是指显在基督面上神的荣光,这荣光就是神自己,永远照在使徒心里,(四6,)远超过摩西旧约职事的荣光。(三10。)

 保罗用字非常谨慎。他在七节说,旧约的职事是带着荣光立的,按原文直译也可作,是在荣光里来的;但在八节他却指明,那灵的职事是在荣光里。(直译。)他在七节说『在荣光里来』,八节说『是在荣光里』,为什么从『来』变成『是』?如果我们来写这卷书信,我们也许会说,定罪的职事和那灵的职事都是在荣光里来的。但在『来』与『是』之间有所不同:来是暂时的,多少也有点肤浅;然而,是却是永久的,并且相当深。旧约的荣光从前来过,但新约的荣光现在是,且一直是。旧约的荣光来过片时就消失了;然而,新约的荣光现在在这里,并且一直存留。

 保罗写这卷书信的时候,他知道旧约职事的荣光是暂时的,新约职事的荣光却要永远长存。不仅如此,保罗在九节说,『那称义的职事,就越发充盈着荣光了。』使徒新约的职事不但有荣光,更充盈着神的荣光,远超过摩西旧约职事的荣光。(10。)

 保罗在七至八节,把属死的职事和那灵的职事作了强烈的对比。我们通常并不认为那灵是与死相对的;反之,我们总是以为生命是与死相对的。因此,我们没有料到保罗会说那灵的职事,而以为他会说生命的职事。然而,保罗在这里是说那灵的职事,而不用生命的职事这个辞。是的,新约的职事乃是生命的职事。保罗在这里说那灵的职事,而不说生命的职事,其原因乃是那灵就是生命的源头、元素和范围。没有那灵,就没有生命的源头,也没有生命的元素和范围。因此,在这里说生命的职事远不如说那灵的职事。保罗选择了最好的说法,不是拿死与生命作比较,而是拿死与那灵作比较。

 保罗在九节继续说,『若定罪的职事有荣光,那称义的职事,就越发充盈着荣光了。』旧约的职事成了属死的职事,因为旧约带进定罪,叫人死。(罗五13,18,20~21。)死又导致定罪。因此,旧约的职事也是定罪的职事。新约的职事乃是赐人生命之灵的职事,(林后三8,6,)因为新约带进神的义,叫人得生命。(罗五17,21,)并且这生命又带进义。因此,新约的职事也是义的职事,就是称义的职事。

 在林后三章九节里,我们看见定罪的职事有荣光,而义的职事充盈着荣光。『充盈』比『有』这个字强多了。这一节里的『有』字,原文没有,是译者加进去的。也许本节用七节里说到旧约的荣光时所用过的『来』字更好。我们很难说旧约有荣光,但我们知道旧约是在荣光里来的。在荣光里来与有荣光不同。譬如,一个人也许没有钱,但他可能为了替别人效劳而带钱到你这里来。有钱是一回事,带着钱而来又是另一回事。照样,旧约的职事在荣光里来与有荣光也不相同。但新约的职事乃是越发充盈着荣光。它是在荣光里,并且是充盈着荣光。这意思是说,荣光一直在扩展、加增。

 二 卓越

 保罗在十节继续说,『那从前得荣光的,在这一点上,因这超越的荣光,就算不得有荣光。』旧约的职事乃是暂时在摩西面上照耀的荣光;就这一事实来说,律法的职事算不得有荣光。在这一点上,因那超越的荣光,律法职事的荣光是渐渐废去的。因着新约职事的荣光,(这荣光是神的荣耀,就是神自己,永远显在基督的面上,超过照在摩西面上旧约职事暂时的荣光,)律法职事暂时的荣光就消逝,不再存在了。

 要了解旧约职事的荣光与新约职事的荣光的对比,我们可以拿灯光和太阳作比较。会所里的灯光好像相当明亮,但如果室内充满阳光的话,灯光就算不得是光了。同样的原则,我们把新约职事的荣光与旧约职事的荣光作个比较,旧约职事的荣光就算不得是荣光了。

 保罗在十节非常谨慎的用了『得荣光』一辞。旧约的职事得了荣光,因为它的确照在摩西的面上。因此,由这一面说,它得了荣光。摩西下山的时候,他的面皮发光,以色列人也看见那个照耀。毫无疑问,那就是把律法带给神子民之职事所得的荣光。然而,得荣光是一回事,荣光本身又是一回事。有些东西也许能得着荣光,但仍然可能没有什么荣光。旧约的职事是暂时得着荣光,但因着那超越的荣光,就从来没有什么荣光。旧约的职事虽然得着荣光,但新约的职事有荣光的本身,甚至有超越的荣光。把旧约职事的得着荣光与新约职事超越的荣光一比较,那得着的荣光就算不得什么了。

 十一节说,『因为那渐渐废去的,如果是经过荣光的,这长存的就更多在荣光里了。』『渐渐废去,』指在废除的过程中,这是藉着新约职事的开展。

 保罗在十一节不是说那渐渐废去的有荣光,或在荣光里。我们已经指出,保罗在七节说,它是在荣光里来的;这里说,它是经过荣光。但新约的职事是在荣光里。前者是暂时经过荣光,后者是永远留在荣光里。

 不仅如此,旧约职事的荣光乃是照在一个人的脸上。然而,新约职事的荣光乃是照在千万信徒的里面。旧约的荣光仅仅临到摩西,暂时停留在他的脸面上。但新约的荣光一旦来到就永远留下,绝不离去。虽然它在照耀,也不是照耀在信徒的表面,就是我们的面皮上;这新约的荣光乃是从我们里面照耀出来。这荣光不是临到我们,而是来充满我们、渗透我们、饱和我们、浸润我们、并浸透我们。它先来浸透我们,然后再从我们里面照耀出来。旧约的荣光单独照耀在摩西的面上,而新约的荣光由许多不同的信徒照耀出来。

 我们看过与新约职事的荣光有关的这些点,就知道它远超过旧约职事的荣光。阿利路亚,新约职事的荣光在我们众人里面照耀!

 我能作见证,我为着主的职事来到美国时,主一直在我里面照耀。祂尊重祂的职事,并使用这职事。到处都开了门,我也应邀到各地访问。没有疑问,神在基督凯旋的行列中帅领着我们,我是这行列中的一名俘虏,同时也是带着香的人,散播对基督甜美的认识。许多信徒得着了属灵的帮助。今天三一神作为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在许多信徒里面照耀着。这与旧约的荣光大不相同。新约的荣光不是仅仅临到我们,乃是留在我们里面,并从我们里面照耀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