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新约的职事(二)
总纲目




贰 功用与资格
 一 功用─书写基督的信
 二 资格

 读经:哥林多后书三章一至六节。

 在前一篇信息里,我们看过新约职事的得胜与功效。这个职事就是凯旋的行列。这个职事无论往那里去,都表明基督的凯旋成了这职事的得胜。保罗和他的同工无论往那里去,都是凯旋的行列,庆祝基督的得胜。这样的庆祝总是带来基督的得胜,因此就有这职事的得胜。职事的得胜就是在这一长串的行列中,藉着被征服的俘虏庆祝基督的得胜。凡是在这行列中的人,都已经被征服、被制伏、被掳获了。今天我们也已经被基督所掳获,所制伏了,我们必须在信心里有这种体认。既然我们是在这行列中,无论我们觉不觉得自己的光景是这样,我们都已经被掳获、被制伏了。如果我们还没有被掳获、被制伏,我们就不会在这行列中。赞美主,我们都在基督凯旋的行列中!

 保罗的观念是说,传讲的职事乃是庆祝基督得胜的凯旋行列。今天我们自己就是基督胜过我们的实例。因为我们已经被基督所征服、制伏并掳获,所以如今我们在祂的行列中传扬祂。我们在这行列中传扬基督的这个事实,乃是我们已被基督征服的见证。

 保罗在腓立比三章说,他将万事看作粪土,因他以认识基督为至宝。在林后二章十四节这里,他说到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对基督至宝的认识乃是一种馨香之气。这意思是说,我们这些被征服、被掳获、并被带到凯旋行列中庆祝基督得胜的人,对别人述说对基督至宝的认识。凡我们所讲说的,都是对基督至宝的认识。我们认识基督,是藉着对祂的经历和享受。我们在凯旋的行列中前进的时候,对别人讲说基督。我们所讲论到祂的话语,就是甜美的香气。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有双重的功效,双重的结果:或是出于生命而叫人活,或是出于死而叫人死。这就是基督构成在我们里面之职事的得胜与功效。

贰 功用与资格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新约职事的功用与资格。(三1~6。)保罗把职事的得胜与功效这幅图画指示我们以后,就给我们看见这职事的功用与资格。这职事所作的是怎样的工作?其功用是什么?不仅如此,谁能承担这种生与死的责任?因为这职事或是出于生命而叫人活,或是出于死而叫人死,所以保罗在二章十六节宣告说,『对这些事,谁够资格?』因此,在三章一至六节,他给我们一幅图画,给我们看见这职事的功用与资格。

 一 功用─书写基督的信

 保罗在三章一节说,『我们岂是又开始推荐自己吗?岂像有些人,需要给你们荐信,或由你们写荐信吗?』由于使徒在前一节论到自己和同工坦率而忠诚的话,因而引发了这些问题。由保罗在前书和这封书信里所写的,哥林多人也许认为保罗和他的同工是在推荐自己。因此,保罗题出三章一节里的两个问题,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确定的『不是』。他们不是在推荐自己,他们也不需要荐信。

 二节说,『你们就是我们的信,写在我们的心里,是众人所认识、所诵读的。』信徒是使徒劳苦的果子,将使徒和他们的职事推荐给人。因此信徒成了使徒活的荐信,是使徒用内住的基督为内容,写在他们里面各部分的。

 保罗说,哥林多人是一封荐信,『写在我们的心里。』哥林多的信徒是使徒活的荐信,写在使徒的心里,因此他们由使徒带着,与使徒不能分开。他们在使徒的心里,(七3,)被使徒带到各处,作使徒活的荐信。

 三章三节是二节的延续:『你们显明是基督的信,由我们供职所写的,不是用墨,乃是用活神的灵写的,不是写在石版上,乃是写在肉版,就是心上。』基督的信是用基督为内容所写,以传输并表现基督的。所有基督的信徒,都该是基督这样一封活的信,使别人可以诵读并认识在他们里面的基督。这些信是由使徒们的职事所写的。使徒们被基督充满,以致他们的职事自然而然的把基督供应给所接触的人,将基督写在他们心上,使他们成为传输基督的活信。

 保罗在二节说到『我们的信』,在三节告诉哥林多人:『你们…是基督的信。』这里好像有两种信─写在使徒心里的信,以及信徒是基督的信。实际上不是两种信。照文法来看,保罗在这两节是说,『因为你们是基督的信,所以就是我们的信。』『显明』的意思是显而易见的事。显然的,哥林多人既是使徒的信,也就是基督的信。但那一个在先?是基督的信在先,还是『我们的信』在先?基督的信必是在先。因着信徒是基督的信,所以他们也是写在使徒心里的信。他们是使徒的信,因为他们先成了基督的信。

 二节说,『写在我们的心里,』而三节说,『写在肉版,就是心上。』二节说到使徒的心,而三节说到哥林多信徒的心。同一封书信写在使徒的心里,也写在信徒的心上。这件事多年来我一直不清楚,我也一直寻求,要明白这事。这封书信写在那里?是在使徒的心里,还是在信徒的心上?如果我们能答复这个问题,我们就会了解本篇信息主要的点。

 我们必须看见,同一封书信写在两班人的心里:在使徒的心里,也在信徒的心上。这是什么意思?这对我们领会林后三章,的确是一个问题。然而,能找出问题乃是一个记号,表明我们是认真研读圣经的人。如果我们读圣经的时候,找不出什么问题,那么我们的读法就不正确了。既然我们发现了这里的问题─同一封书信写在使徒的心里,也写在信徒的心上─我们就必须找出解释。

 新约职事的功用不是作工,而是写信。当然,这是一种比喻。保罗在较深的教训里常常使用隐喻。他讲到较深的真理时,就使用隐喻。譬如,二章十四节有两个隐喻:头一个是在凯旋行列中的俘虏,庆祝基督的得胜;第二个是带香的人散播对基督之认识的至宝,成为叫人死、叫人活的馨香之气。到了三章,保罗用了另一个隐喻,就是写信。

 照三节来看,基督的信『不是用墨,乃是用活神的灵写的』。活神的灵,就是活神自己,不是作工具像笔,乃是作成分像书写的墨;使徒用这成分供应基督作内容,书写传输基督的活信。写信者不是神的灵,乃是使徒。活神的灵是书写的『墨』、元素和素质。这意思是说,活神的灵乃是用来写信的元素。这是非常要紧的事。

 使徒的职事,是用赐生命的灵为素质来写信。使徒们越供应你,就越把赐生命之灵的元素放到你里面。我们可以用墨写在纸上为例,说明这事。我们越在纸上书写,加到纸上的墨就越多。同样的原则,藉着使徒们的职事,赐生命的灵就加到信徒里面。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是我们都必须看见的。

 保罗在三节说,基督的信『不是写在石版上,乃是写在肉版,就是心上』。我们里面由良心(灵的主要部分)、心思、情感和意志所组成的心,乃是使徒用活神的灵将基督的活信写在其上的版。这含示用活神的灵将基督写在我们里面的各部分,使我们成为祂活的信,使祂在我们身上得着彰显,并为人所诵读。

 一封正确书写的信,必定是写在纸的中央。我们可以说,那是写在纸的心上。你写信时,不是写在角落上或边缘上,乃是写在中央。把基督的信写在我们里面,原则上也是这样。这封信是写在我们的中央部分,就是写在由我们的魂与良心(灵的主要部分)所组成的心上。因此,基督的信乃是写在我们的灵与魂上。使徒传讲基督,供应基督的时候,就把基督供应到信徒的心和灵里。首先,乃是把基督这位赐生命的灵供应到信徒的灵里;也就是说,把基督写在信徒的灵里。然后藉着进一步的供应,基督就从灵扩展到心思、情感、意志里。最终,基督要写到我们里面的各部分里。用以弗所三章的话来说,这就是基督自己定居或安家在我们心里。基督安家在我们心里,就等于把基督写到我们全人里面。这样的书写,就使信徒成为基督的活信。这个人不论说什么、作什么,都彰显基督;他成了一封给人诵读的活信。所有的信徒都该成为这样的信。

 新约的执事在我们心里所进行的书写,有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为元素,这种元素实际上就是经过过程的神。这意思是说,写到我们里面的乃是三一神。这就是由新约的执事用经过过程的三一神─赐生命的灵─所写成的信。神写到我们里面,结果我们就成为基督的信。

 同一封书信怎么也能写在新约执事的心里?实在不容易解释。这样的问题只能照着属灵的经历来回答。没有充分的经历,就无法答复这个问题。我们由经历知道,当保罗把基督供应到哥林多的信徒里面,就是把基督这赐生命的灵写到他们里面时,他所写在他们心上的,同时也写在他自己心里。今天我们把基督供应给别人的时候,基督就写到我们所供应的人里面,同时也写到我们里面。因此,只写一次却产生了同一封信的两个正本,一个在我们的心上,另一个在我们所供应之人的心里。

 保罗供应哥林多信徒的时候,这种书写发生在信徒的心上,也发生在他自己的心里。这样,他们就成了基督的信,而这封信也在写信者─使徒─的心里。所以,同一封信写在信徒心上,也写在保罗心里。保罗无论去那里,这封信都在他里面,因为信徒已经成了他的信。一方面,他们是基督的信;另一方面,他们又是使徒的信,写在他们的心上。

 我永不能忘记那些我曾把基督供应给他们的人。我把基督写到他们里面的时候,同一位基督也写到我里面。只写一次,却产生了两个正本。然而,在今天基督徒一般肤浅的传讲中不会产生这样的书写。肤浅的传讲不会产生书信。但正确、适当的职事,总是将基督的一些东西,写在接受职事的人心上,也写到供职的人心里。我能作见证,我心里有许多这样写成的书信。

 在二节和三节保罗指出,因着哥林多人显明是基督的信,他们也就是写在使徒心里的信。因此,这两封书信是一次就写成的,只写一次,就在使徒和信徒的心里产生双重的结果。

 使徒不是轻率、肤浅的供应人什么。相反的,他们无论供应什么,都满了属灵的分量,因此就能写在信徒的心上,也能写在他们自己的心里。这就是使徒能向哥林多人保证,永远不忘记他们的原因,因为信徒已经写在他们的心里了。无论使徒去那里,他们都带着信徒同去,因为信徒已经写在他们心里了。这件事是非常主观的,也是经历上的。这超过了彼此的相联,因为牵连到两颗心成为一。

 我要鼓励你们,把使徒的职事和今天基督徒中间所作的工作相互比较。使徒的职事绝对是在生命里,并且满了属灵的分量。事实上,他们的职事不是一种工作,而是写信。我们已经看见,这就是新约职事的功用。我们没有充分的口才述说这事。也许这就是保罗用写信这个隐喻的原因。如果你默想、祷告、交通这个隐喻,你会看见得更多,也领略得更多。你会看见这的确是新约中之职事的功用。

 神无意用祂的执事来作大规模的工作。使徒的职事不是一种大量生产的工作。人的生命不是这样产生出来的;一个小孩子要生出来,必须先在母腹中孕育九个月。我们无法加速这个过程,来大量生产人类。这说明了神的路是生命的路,不是大量生产的路。

 不要盼望主的恢复会成为一个大量生产的工作。有些弟兄可能有这种观念;他们以为只要短短的时间,他们的国家在主恢复里的人就会达到百万人之多。我们从来没有听过,保罗出来尽职的时候,因着他的职事,得着好几千人来为着主。譬如在以弗所的召会,乃是在一个家里聚会。召会在一个家里聚会这个事实,指明信徒的人数不多。你以为古时候有任何一位信徒的家能容纳一千位信徒吗?那时当然没有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家里。

 保罗在林前十六章八至九节说,『但我要仍旧住在以弗所,直到五旬节,因为有宽大又有功效的门为我开了,并且反对的人也多。』我们读到有这样一道门为保罗开了,也许会以为有好几千人因他的职事加给了召会。但以弗所召会一直在亚居拉和百基拉的家里聚会。这样,他们怎么可能有成百上千的信徒?我题起这一点是要指出,神的路不是靠大量生产来得着庞大的人数。

 我们可以用真花的生长和人造花的制造,来说明大量生产的路和神生命的路的不同。花园里的真花需要时间长大,但工厂能在一天内生产出数百朵,甚至数千朵的人造花。照样,要生一个孩子也需要漫长、缓慢的过程。没有一位母亲会忘记她所生的孩子,因为那孩子是她这个人的一部分。这就是我们所说生命的路。

 保罗论到写信的话,含示神的路乃是生命的路。事实上,信徒不仅仅是写在他的心里,更是铭刻在他的心里。因此,保罗绝不会忘掉他们。这样的铭刻乃是凭着生命,藉着赐生命的灵来完成。

 二 资格

 谁有资格来作书写基督活信的工作?惟独神有资格作这事。写信的必须是我们里面的神,我们凭自己不足以作这事。我们凭自己里面所是的和所能作的,都没有地位。我们需要三一神构成到我们里面。惟有如此,我们才能成为这样的书写者。

 我在这里不仅仅是传福音或教导圣经,我的负担乃是要写基督的活信。如果我要成为这样的书写者,我就必须是由三一神所构成的人。这样,实际上我不是写的人;真正书写的乃是构成到我里面的三一神。祂是书写者,要把祂自己写到信徒里面。

 保罗在林后三章四至五节说,『我们藉着基督,对神有这样的深信。并不是我们凭自己够资格将什么估计作像是出于我们自己的;我们之所以够资格,乃是出于神。』这里我们看见,使徒职事的够格、胜任和资格乃是出于活神自己;这职事,为着神新约的经纶,将基督分赐到神所拣选的人里面,以建造基督的身体。我们自己算不得什么,我们所能作的也算不得什么。惟有构成到我们里面的三一神,才够资格作书写基督活信的工作。

 保罗在六节论到神,说,『祂使我们够资格作新约的执事,这些执事不是属于字句,乃是属于灵,因为那字句杀死人,那灵却叫人活。』这里的『使我们够资格』,意思也是使我们能,使我们胜任。『不是属于字句』是形容执事,不是形容新约。保罗在这里所说的『字句』,是指律法的成文条例。那灵就是活神的灵,使徒用这灵将基督供应到信徒里面,使他们成为基督的活信。使徒那为着新约的职事,不是属于死的字句,如摩西那为着旧约的职事,乃是属于赐人生命的活灵。

 保罗在六节告诉我们,那字句杀死人,那灵却叫人活。杀死人的字句,就是律法的字句,只向人要求,却不供应人生命;(加三21;)因着人不能满足它的要求,它就杀死人。(罗七9~11。)那灵,就是经过过程,成了赐生命之灵的三一神终极的表现,将神的生命,就是神自己,分赐到信徒和使徒里面,使他们成为新约(生命之约)的执事。因此,他们的职事乃是凭着赐生命的灵,用那是生命的三一神构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