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新约的职事(一)
总纲目




壹 新约职事的得胜与功效
 一 关切召会远过于关切传福音
 二 庆祝基督得胜的凯旋行列
 三 供应神的话

 读经:哥林多后书二章十二至十七节。

 保罗写了引言(林后一1~二11)之后,就来到新约的职事。(二12~三11。)职事与外在、神奇的恩赐绝对不同。一九四○年,倪弟兄释放哥林多后书的信息时,非常强调哥林多前书与后书之间的不同。他指出前书是对付外在、神奇的恩赐,特别是对付说方言。倪弟兄用巴兰的驴子说人话的例子,指出这是真正神奇的恩赐。驴子忽然得了说人话的能力,的确是一个神迹。倪弟兄说,恩赐是在突然之间就能得到的,然而要产生一个职事,却至少需要二十年。

 论到职事,倪弟兄说,基督必须编织到我们里面。这意思是说,基督必须构成到我们里面。职事是在于构成。我们必须以基督所是、所完成、所达到并所得着的为构成。基督已经得着了宝座、荣耀、以及至高的权能。基督也有所达到的,祂所达到的乃是祂所完成、所成就之事的结果。今天基督所是、所完成、所得着并所达到的,都在赐生命的灵里。这意思是说,赐生命的灵乃是基督在这四件事上的具体化身。包罗万有的灵就是基督所是、所完成、所得着并所达到的具体化身。这包罗万有的灵乃是包罗万有的饮料,其中有许多的成分。

 我们曾多次指出,包罗万有的灵是由出埃及三十章的膏油所预表的。这膏油是用油和四种不同的香料─没药、香肉桂、菖蒲、桂皮─调和而成的。这膏油描绘出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这灵现今构成到我们里面,结果乃是经过过程之神与蒙救赎之人的构成。这样以包罗万有之灵所构成的信徒,就成为基督的执事,他的工作和事奉就是新约中的职事。

 新约中的职事乃是独一的,新约只有一个职事。保罗和彼得都有分于这职事,所有的使徒也都有分于新约中的这职事。这独一的职事就是新约的职事。这样的职事不是由祷告和禁食得来的;这样得来的是恩赐,不是职事。职事乃是由包罗万有、赐生命之灵的构成所产生出来的结果。基督连同祂一切的所是、所有,以及所得着、所达到的,必须构成到神所拣选、所救赎之人的每一部分里面。这是得着职事惟一的路。

 我的负担不仅是要传福音或教导人圣经。我的负担乃是要实行这新约的职事,帮助那些诚心寻求主并顾念祂心头愿望的人,能有分于这职事。这就是保罗在哥林多后书所论到的职事,特别是在第三章,他多次用到职事这辞。保罗将这职事和旧约的职事相比较,新约的职事远胜于旧约的职事。新约的职事不仅是生命的事,更是在生命里并出于生命的构成。因此,这职事需要时间来长大成熟。

 一九四三年,我患了肺病,濒临死亡。我感谢主,祂为着祂自己和祂的职事宽容了我,保守了我。倪弟兄过去常告诉我们,主要得着一个由祂所构成的人需要许多年日,所以我们必须好好顾到我们的健康。这意思是说,我们该好好保重身体,免得早死。如果我们真属灵,就要学习怎样好好保重身体、注意健康,好得着长寿。

 要长大,要为三一神所构成,几年的工夫是不够的。多年来我经历了许多事,我能作见证,一个人至少必须到了六十岁,这个构成才能达到成熟。然而,人要在六十岁以前成熟,他就该在二十岁以前得救。四十几岁才得救的人,也许无法在六十岁以前达到神圣构成上的成熟。我们在基督徒生活的头二十年,必须学习一些事。然后我们需要再花二十年,让赐生命的灵来构成。

 青年人听见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才能构成新约的执事,也许会感到失望。青年人,我鼓励你们不要因着需要花二十年学习,又需要花二十年被构成,而感到灰心。我们是论到最高的生命,神圣的生命,构成到我们属人的生命里,当然这是需要时间的。即使就人天然的生命而论,也没有在四十岁以前就长大成熟的。我对于四十岁出头的总统,的确没有信心。我们作每一件事,都需要经验,甚至开车也是这样。我们开车的年日越久,就越有经验,也越老练。我不相信六十岁以下的人已经长大成熟,而能作总统或一国的元首。这是一个例子,说出生命长大是需要时间的。

 我们中间需要更多成熟的人,我盼望在要来的年日里,主的恢复中有许许多多为父的。在我们中间有这些为父的、成熟的人,乃是一个祝福。他们在我们中间,就是莫大的祝福。

 我再说,职事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形成的。我很喜乐,一九四三年我由倪弟兄那里听见了论到职事的话。大约二十年后,主才差遣我到美国这个国家来。

 现在我们预备好来看林后二章十二至十七节,这些经文是新约职事这段话的引言。一章一节至二章十一节是整卷哥林多后书的引言。但二章十二至十七节是论到职事这一段的引言。在论到职事的这一段之后,有很长的一段话论到新约的执事。(三12~七16。)

壹 新约职事的得胜与功效


 一 关切召会远过于关切传福音

 保罗用一种很切身、很亲密的方式来介绍职事,他一点不讲道理。保罗在二章十二节不是说,『引言我已经写完了,现在我要告诉你们一些关乎职事的道理。』相反的,保罗说,『再者,我从前为基督的福音到了特罗亚,藉着主也有门向我开了,那时没有找到我的弟兄提多,我灵里不安,便辞别那里的人,往马其顿去了。』(二12~13。)除了十至十一节所说的以外,使徒又告诉哥林多的信徒,他对他们的关切。虽然在特罗亚有门向他开了,且是藉着主开的,但他在那里因没有找到提多,就灵里不安;他切望见到提多,要知道他第一封书信在哥林多信徒中间的果效。于是他离开那里,往马其顿去,(13,)切望能见到提多,好得着消息,因他极其疼爱他们。他关切召会,远过于关切传福音。

 保罗是个在他的灵里生活行动的人,如林前十六章十八节所指明的。有门藉着主向他开了。保罗特意插入『藉着主』这个辞,指明他不是藉着天然的技巧或策略开了门。门是主开的,不是凭人的努力开的。但即使有门藉着主开了,保罗还是灵里不安。门是主开的是个事实,但保罗留在那里却灵里不安,这怎么能讲得通?好像很矛盾。在我们答复这个问题以前,我盼望强调,保罗灵里不安的原因乃是他没有找到提多。他所关切的,主要还不是传福音,而是找到提多,好知道哥林多人中间的光景。保罗等候提多来告诉他,哥林多的信徒对他第一封书信的反应如何。因此,保罗往马其顿去了。这封书信是保罗第三次出外尽职,于以弗所居留之后,在马其顿写的。(林后八1,徒二十1。)

 我们已经看见主开了门,而保罗离开了那个敞开的门。好像他不是随着主的开门而往前,而是随着灵的平安往前。这里我们找到关乎敞开的门和灵里的平安这个问题的答案。当主在外面为你作一些事情,而你里面的灵却不安,你要顺从那一个?是顺从外面的环境,还是顺从灵里的感觉?保罗是顺从他灵里的感觉。有时候主会同时作两件事:在外面开启一些事,但在里面又不给你平安的感觉。这就把你留在一种局面中,需要你在外面的环境和里面的感觉之间有所选择。如果你在这样的环境中操练你的灵,顾到你的灵,你就真属灵了。这意思是说,如果你顺从里面的感觉,而不顺从外面开启的环境,你就真是属灵的人了。在这些经文里,保罗的情形便是如此,他随从灵里的平安,往马其顿去,为要从提多得知哥林多信徒的消息。

 二 庆祝基督得胜的凯旋行列

 保罗在林后二章十四节说,『感谢神,祂常在基督里,在凯旋的行列中帅领我们,并藉着我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关于这节,康尼拜尔(Conybeare)这样说,『这里所用的动词,意在凯旋的行列中,帅领一个作俘虏的人;整个辞句,意为神在胜过基督仇敌的凯旋中,帅领俘虏…庆祝祂胜了仇敌;保罗(从前是福音的一大敌人)就是一个列在这凯旋行列中的俘虏,但(同时藉着隐喻上特有的转变)他又是一个带着香的人,在行列前进时撒香(在这些场合里总是这样作)。当行列到了罗马神殿时,有些被征服的仇敌要被处死;对他们而言,香的气味是死的香气叫他们死;对其余留下的人而言,是活的香气叫他们活。』同样的隐喻也用于歌罗西二章十五节。神总是以这样凯旋的方式,帅领使徒尽他们的职事。这里的『我们』指在基督凯旋的行列中,被征服、掳获的俘虏,庆祝并有分于基督的凯旋。使徒们就是这样的俘虏;他们在为着基督尽职时,作基督的俘虏而有的行动,乃是神对基督胜过祂仇敌的庆祝。

 在哥林多后书第二段,从二章十二节至七章十六节,使徒说到他自己和他同工的职事。首先他把他们的职事比作基督得胜的庆祝。他们为着基督尽职的行动,就像一队凯旋的行列,在神帅领下从一处到另一处。他和他的同工都是基督的俘虏,带着基督馨香的香,显出祂凯旋的荣耀。他们已被基督征服,成了祂凯旋行列中的俘虏,从一处到另一处,散放基督的馨香之气。这就是他们为着基督而有的职事。

 保罗在二章十四节指明,他是基督的俘虏。他曾经抵挡属天的大元帅─基督,但最终他被击败、被征服、被掳获了,而成为基督的俘虏。大数的扫罗抵挡基督,抵挡神的经纶,并抵挡众召会。但是当他正抵挡的时候,在往大马色的路上,他被基督击败、征服了。那时候主耶稣告诉他不要踢犁棒,就是不要抵挡祂。主耶稣似乎对扫罗这么说,『你在作什么?为什么踢犁棒?你岂不知道,我很容易就能征服你吗?我只需要动动我的小指头,你就会被击败、被征服、被掳获了。』大数的扫罗被掳获以后,就排入基督凯旋的行列中。彼得、约翰、雅各是这行列的头三名俘虏。保罗是一长列被击败仇敌当中的一名俘虏,在基督凯旋的行列中被帅领着。

 保罗用庆祝罗马将军凯旋而举行之游行的隐喻,来说明他在职事中的所是。保罗的职事,乃是主耶稣这位得胜元帅所帅领许多俘虏的凯旋行列。保罗和他的同工都是那个行列中的俘虏。这指明正确的新约职事,乃是一队庆祝基督得胜的凯旋行列。我里面也觉得我是在基督凯旋行列中的俘虏。身为这样的俘虏,我是一个见证人:从前我是仇敌,但我已经被击败、被征服、被掳获,并且也服从了基督。

 新约的职事乃是见证基督是得胜者、胜利者。我相信保罗在基督凯旋的行列中前进时,他能为着基督的得胜赞美祂,并且这样来为祂作见证。照样,身为基督的俘虏,我今天也能为祂作见证。我能见证说,我被祂击败,被祂掳获,被祂征服了。如今我是一名顺服的俘虏,对祂的得胜说阿们,并且赞美祂。这就是我们的职事。我们在主的恢复里乃是在庆祝基督得胜的行列中。倘若有人问你在召会生活里作什么,你就要回答说,『我们在举行凯旋游行,庆祝基督的得胜。我们都已经被祂击败,被祂征服,被祂掳获,现今我们都服从了祂。』

 我们已经指出,保罗首先把职事比作基督得胜的庆祝。使徒尽职事的行动,就像在神的帅领下从一处到另一处凯旋的庆祝。无论行列往那里去,他们都庆祝基督的得胜,并见证基督胜过了他们。阿利路亚,我们都已被基督击败了!如今我们在基督的游行行列中,乃是服从的俘虏。

 你也许已经作基督徒多年了,却不晓得新约的职事乃是庆祝基督得胜的行列。谁击败了我们,征服了我们,掳获了我们,并使我们服从?乃是得胜的基督。阿利路亚,新约的职事乃是庆祝基督得胜的行列!

 保罗在十四节也把自己和他的同工比作带着香的人,在基督得胜的职事里,如同在凯旋的行列中,散放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使徒是基督凯旋行列中的俘虏,也是基督职事里这样带着香的人。关于『那因认识…而有的香气』这句话,文生(Vincent)说,『根据原文的用法,香气和认识是同位语,所以对基督的认识,用香气为象征,藉着使徒的工作,传递其性质和功效。』使徒们对基督绝佳的认识,成了香气。

 保罗在十五节继续说,『因为无论在那些正在得救的人中,或是在那些正在灭亡的人中,我们都是献给神的基督馨香之气。』使徒们被基督浸透,成了基督的馨香之气。不仅他们是基督所产生的香气,而且基督自己就是那献给神的香气,散发在他们的生活和工作里;在那些正在得救的人中,是出于生命的香气叫他们活;在那些正在灭亡的人中,是出于死的香气叫他们死。

 十六节说,『在这等人,就是出于死的香气叫人死;在那等人,就是出于生命的香气叫人活;对这些事,谁够资格?』『叫人死』、『叫人活』这些辞句的意思是以至于死,以至于生命;指使徒的职事在不同的人身上,所产生两面不同的结果。这是生死攸关的事!惟有在基督里神的俘虏,藉着那灵被基督浸透,才够资格当得起这事。(三5~6。)『当得起』或,胜任,合格,适合,配得。原文与三章五节者同。

 三 供应神的话

 保罗在二章十七节说,『我们不像那许多人,为利混乱神的话,而是出于纯诚,出于神,在神面前在基督里讲神的话。』本节的在基督里讲神的话,就是供应神的话。『为利混乱』,原文意,零售、沿街叫卖,原指低阶层小贩用诡计高价出售劣货。许多人从事这种叫卖,为他们的利益搀混神的话。使徒却不是这样,他们在他们的职事里,出于纯诚并出于神,在神面前在基督里讲神的话。使徒的职事是何等纯诚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