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引言(四)
总纲目




 二 耽延的原因
  1 宽容哥林多人
   a 呼求神在他的魂上作证人
   b 不是作主管辖信徒的信心,乃是与他们同工,使他们喜乐
  2 不带忧而来

 读经:哥林多后书一章二十三节至二章十一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林后一章二十三节至二章十一节。在这些经文里,保罗说出他耽延去哥林多的原因。

 二 耽延的原因

  1 宽容哥林多人

 保罗在一章二十三节说,『我呼求神给我作见证,我还未往哥林多去,是为要宽容你们。』对保罗而言,宽容哥林多人就是容忍哥林多人。使徒不愿带着刑杖去管教哥林多的信徒,乃愿在爱和温柔的灵里建造他们。(林前四21。)他为了避免不愉快的感觉,所以不去。他宽宏的对待他们,不愿带着忧愁到他们那里去。(林后二1。)他不喜欢作主管辖他们的信心,乃要与他们同工,使他们喜乐。(一24。)这是真实的。他呼求神为他作这见证。

   a 呼求神在他的魂上作证人

 根据二十三节,保罗呼求神在他的魂上(意即反对他的魂)作证人。(直译。)使徒呼求神在他的魂上作证人,也就是说,使徒呼求神,倘若他所说的是虚假的,就作证反对他的魂,就是反对他自己。

 呼求神不仅是祷告神,或是求祂为我们作什么事。说『神阿』或『父阿』,不仅是祷告神,更是呼求神。今天许多基督徒没有呼求的灵,也就是没有一个呼求神的刚强的灵。如果环境或情况许可,我愿不断的呼求:『哦,我的父阿!哦,主耶稣阿!』呼求和祷告不同。譬如,有人也许这样祷告:『父神,你是信实的,你永不改变。求你帮助我也成为信实的,绝不改变。我这样祈求是奉主耶稣的名,阿们。』虽然这样祷告很好,却不太活。我们祷告的态度也可能不很活。我们也许说,『主耶稣,我感谢你,你爱我。主阿,我也爱你,但你知道我是软弱的。主阿,求你在我的软弱上帮助我。』许多基督徒这么祷告,但他们没有心,也不运用灵。他们甚至不懂在祷告中运用灵是什么意思。主耶稣在约翰四章二十四节说,『神是灵;敬拜祂的,必须在灵和真实里敬拜。』敬拜神包含了向神祷告。既然祷告就是敬拜,并且主耶稣说,我们必须在灵里敬拜神,所以我们的祷告也必须在灵里。我们在祷告中用来表达自己的话语还在其次,运用我们的灵接触神才是首要的事。我们祷告的时候,必须呼求神,运用我们的灵,说,『父阿!我的神,我的父阿!』这就是呼求神。

 父神喜欢听见我们呼求祂。根据主在约翰四章的话,今天父一直寻找在灵里敬拜祂的人。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比呼求神更能操练灵。呼求不需要大声。大声呼求通常既不方便,也不恰当。譬如,别人也许正在工作或睡觉,你大声呼求就会打扰他们。甚至很低声的呼求,也可以操练我们的灵。

 保罗写每一卷书信时,遣辞用字都非常谨慎,考虑也很周详。在林后一章二十三节他不是说,『我求神;』也不是说,『我祷告神。』他乃是说,『我呼求神。』这样呼求神含示操练灵。保罗是个活在灵里,在灵里敬拜神的人。倘若我们不活在灵里,的确很难在灵里敬拜神。

 保罗在二十三节呼求神作证反对他的魂。(另译。)这意思是说,他呼求神从反面来为他作见证。这里保罗似乎是说,『哥林多的弟兄们,我不是在魂里行事。如果我这样行,神会作证反对我。我不是一个活在魂里,在魂里行事的人。我没有在魂里定意要到你们那里去。如果我的光景是这样的话,神会作证反对我。』

 有趣的是,保罗不是说,『我呼求神为我的灵作证人,证实我是在灵里定意到你们那里去。』反之,他呼求神从反面作证反对他的魂。他呼求神证实他不是在魂里凭着己定规事情。神会作证反对这种在魂里的定意。这种反面的作证,有时候比正面的作证还要强。

 保罗没有到哥林多去的原因,乃是要宽容哥林多人,而不是因为他反复不定,忽是忽非。保罗不愿带着刑杖到哥林多去管教他们;反之,他要宽容他们,并在爱里到他们那里去。他呼求神在这件事上给他作见证。

 保罗给了我们效法的好榜样。靠主的怜悯,我们都必须向他学习,跟随他。保罗是个奇妙的人;他很属灵,由基督所构成;他也很老练,在基督的丰富上很成熟。身为这样一个人,保罗要宽容哥林多人,并且因这缘故,他没有到哥林多去。

   b 不是作主管辖信徒的信心,乃是与他们同工,使他们喜乐

 保罗在二十四节继续说,『我们并不是作主管辖你们的信心,乃是与你们同工,使你们喜乐,因为你们是凭信而立。』信徒要在客观的信仰上站立得住,(林前十六13,)就需要主观的信心。作主管辖他们主观的信心,叫他们的信心软弱;而与他们同工,使他们喜乐,叫他们的信心刚强。

  2 不带忧而来

 保罗在林后二章一节说,『但为了我自己,我已经这样断定,不再带着忧愁到你们那里去。』一面,保罗呼求神在他的魂上作证人;另一面,他告诉我们,他自己已经作了断定。这不是在魂里吗?在二章一节,保罗的己是属灵的己,属灵的魂,在灵的控制和指引之下的魂。保罗按着属人的方式,为了他自己,已经这样断定,不再带着忧愁到哥林多人那里去。这个断定不是那灵所感动的,乃是一件属人的事,是保罗为了自己而断定的。不过我们必须记得,这是在灵的控制和指引之下的人所断定的。这是另一个例子,说出神成肉体的原则。这个原则可见于加拉太二章二十节。神成肉体的原则总是这样运用的。主耶稣作为一个人,行了神迹,但行这些神迹的不是主耶稣自己,而是神。这就是我们所说神成肉体的原则。

 保罗在林后二章二节问说,『因为我若叫你们忧愁,这样,除了我叫他忧愁的那人以外,谁能叫我快乐?』这句话富于哲理,合乎逻辑,也很属灵。

 保罗在三节继续说,『我曾把这事写给你们,免得我来的时候,那些应该叫我喜乐的人,反倒叫我忧愁;我深信你们众人,都以我的喜乐为你们众人的喜乐。』这里的『曾…写』,是指保罗在前书里所写给哥林多人的话。

 保罗在四节说,『我先前由于许多的患难,和心中的困苦,多多的流泪,写信给你们,不是要叫你们忧愁,乃是要叫你们知道,我对你们的爱是格外充盈的。』保罗在这里说到他自己。有些所谓的属灵人坚持说,我们绝不该谈论自己。我在弟兄会的那些年间,受到教导说,信徒绝不该谈论他们自己的事。我多年采取这种作法,后来我看见这种作法未必正确。我们是否谈论自己,在于我们的动机。保罗在哥林多后书说了许多自己的事。在这段引言里,他不但谈到自己,也为自己辩护,为自己表白。有时候我们必须谈到自己。基督需要见证人。基督是实际,而我们就是这实际的见证人。身为见证人,我们不该骄傲,也不该谦卑。时候到了,我们就必须诚实而放胆的为主作见证。这正是保罗在这里所作的,他告诉哥林多人,他先前由于许多的患难,和心中的困苦,多多的流泪,写了前书给他们。他这样写信给哥林多人,不是要叫他们忧愁,乃是要叫他们知道,他对他们的爱。

 五节说,『只是若有叫人忧愁的,他不是叫我忧愁,乃是有几分叫你们众人忧愁。「我说几分,免得我说得太重。」』保罗很谨慎、不夸张。他写信很慎重,用『有几分』这个辞。这里的太重就是压得太重、说得太过。保罗说,犯罪的人有几分叫全召会忧愁。他说有几分,免得压得太重、说得太过。这指明他是个柔细、谨慎、体贴的人。

 保罗在六节说,『这样的人,受了多数人的责罚,也就够了。』这指明哥林多的信徒读了保罗的前书以后,多数人都责备并惩罚那乱伦的人。这里保罗指出,这样受了多数人的责罚,也就够了。因此,他在七节继续说,『你们倒不如饶恕他,安慰他,免得这样的人或者忧愁太过,就被吞灭了。』这里的饶恕也是待他以恩慈的意思。现在需要的不是指责,而是鼓励和饶恕,抚慰并裹伤。因此,保罗在八节说,『所以我劝你们,要向他证实你们的爱。』

 九节继续说,『为此我也曾写信给你们,要知道你们经过试验的品德,看你们是否在凡事上都顺从。』经过试验的品德,或,蒙称许的品德。蒙称许就是经过试验的质量,蒙称许的品格。保罗写前书给哥林多人的目的,是要知道他们是否蒙称许。他写信是要试验他们是否顺从。现在保罗知道哥林多人是顺从的,也是蒙称许的。他们对前书的顺从,向保罗证实了他们是蒙称许的。

 十节说,『你们饶恕谁什么,我也饶恕;我若曾有所饶恕,我所已经饶恕的,是在基督的面前,为你们饶恕的。』有些人以为,在基督的面前饶恕,意思就是代表基督饶恕。持这种观点的人会引用约翰二十章二十三节的话,论到门徒有赦罪的权柄。根据这种解释,饶恕一位犯罪的弟兄,意思就是代表主饶恕他。这种领会虽然没有错,但不是保罗在林后二章十节所说之话的正确解释。

 『面』与四章六节者同;指眼睛周围的部分,其神色乃是内在思想和感觉的标示,将全人表明并陈明出来。这指明使徒是照着基督眼中所表露祂全人的标示,在祂面前生活行动的人。使徒给在哥林多混乱的信徒写了前书,接着又写了后书;头一段,一章一节至二章十一节,是后书的长篇引言。他得到他们接受他在前书的责备而悔改的消息,(七6~13,)就得了安慰和鼓励。因此他非常切身、柔细且热切的写了后书,安慰并鼓励他们,甚至后书可视为他的自传。在后书,我们看见一个活基督的人,照着他在前书所论到的基督,与祂有最亲近、最密切的接触,按着祂眼睛的标示而行动;也看见一个与基督是一,满有基督,并给基督浸透的人;他天然的生命被破碎,甚至被了结,他的意志柔软有弹性,情感热切而受约束,心思周到顾人,清明自守,并且他的灵向着信徒纯洁真实,叫他们得益处,使他们像他一样经历并享受基督,好建造基督的身体,完成神永远的定旨。

 我们已经指出,这里的『面』是指眼睛周围的部分,这一部分乃是人的思想和感觉的标示,所以是全人的表征。你若要知道某人对你的感觉如何,他快乐不快乐,满意不满意,你不需要看他的整个面孔,只要看他眼睛周围的部分就够了,这部分是人的思想和感觉的标示。保罗注视主耶稣眼睛的标示,饶恕了那位犯罪的弟兄。如果主眼睛的标示指明祂不喜悦保罗饶恕那位弟兄,保罗就不会饶恕他。他会知道主不欢喜他所作的。保罗饶恕那位弟兄时,他是在注视主耶稣,晓得主在鼓励他。因此保罗能说,他是在基督的面前饶恕的。这指明保罗乃是在基督面前生活行动的人。

 一九四○年倪弟兄指出,申命记可以当作摩西的自传,而哥林多后书可以视为保罗的自传。在哥林多后书里,保罗说了许多自己的事。事实上,他谈论自己比谈论基督还要多。在这本自传里,保罗为基督作见证。我们在这卷书里看见,保罗是一个照着他在前书所论到的基督,而活基督的人;他与基督有最亲近、最亲密的接触,照着祂眼睛的标示来行动。他真是一个与基督是一,满有基督,并给基督浸透的人。

 保罗在二章十一节说,『免得我们给撒但占了便宜,因我们并非不晓得他的阴谋。』本节揭露出那恶者撒但,在每件事的幕后藏着,在每件事的里面作祟。这里的『阴谋』一辞,原文的意思是计划、策略、企图、设想、计谋、打算、目的。甚至在召会生活里,撒但也会在幕后藏着。不要以为饶恕弟兄单单是召会的事,不会涉及撒但的阴谋。甚至在这件事背后,撒但也会蹲伏着,要寻找一条路来执行他邪恶的计划,吞吃软弱的人。

 在这些经文里,我们看见保罗很亲切,很属灵,也很警觉。他亲密的照顾圣徒,活在基督所是的标示里,并留心仇敌在召会生活里幕后的阴谋。我们都该学习保罗这样照顾圣徒,活基督,并留心仇敌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