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引言(三)
总纲目




伍 关于使徒的来到
 一 与基督是一
  1 联于基督
   a 同信徒
   b 为神所膏
   c 印和质

 读经:哥林多后书一章十五至二十二节。

 林后一章十五至二十二节,是本书长篇引言的一部分。我们已经指出,保罗写这么长的一段引言,是要平静、安抚哥林多的信徒。复杂的哥林多人谈论保罗,甚至批评保罗。有些人也许说,『保罗告诉我们他要到哥林多来,可是他还没有来。保罗好像很善变;他今天说是,明天又说不。因此保罗不信实、不可靠。他想说什么,就让他说什么吧。他总是改变他所说的话。』因为这至少是一些哥林多人的光景,保罗就把一章十五至二十二节包括在他的引言里。

伍 关于使徒的来到


 十五节说,『我既然这样深信,先前就有意到你们那里去,叫你们得着两次的恩典。』保罗『这样深信』,是指他刚刚在十二至十四节所说的:他的良心见证,他和他的同工凭着神的单纯和纯诚,在世为人,不靠属人的智慧,乃靠神的恩典。保罗既然这样深信,就有意到哥林多人那里去。他定意要访问哥林多,不是玩弄手腕,也不是善变。保罗和他的同工不是这样活着。相反的,他们是凭着神的单纯和纯诚而活。他们的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他们不会一时说是,一时又说不是。

 保罗在十五节说到哥林多人得着两次的恩典。这是因使徒两次到哥林多而得的双分恩典,一次在十五节,另一次在下节。因着使徒的来到,神的恩典,就是祂的分赐,作生命的供应和属灵的享受,得以赐给信徒。他两次的来到,带给他们双分这样的恩典。

 十六节说,『也要从你们那里经过,往马其顿去,再从马其顿回到你们那里,然后蒙你们送行往犹太去。』马其顿是罗马帝国的一省,在亚该亚北方,其中有腓立比城和帖撒罗尼迦城。

 保罗在十七节问说,『我有这样的意思,难道是行事轻浮吗?还是我所定的意是按着肉体定的,以致在我有忽是忽非吗?』这里的行事轻浮是多变,从一件事转到另一件事的意思。保罗在此指明,他不是行事轻浮的;他没有从是转到非,从非转到是。不仅如此,他也没有按着肉体定意。定意比决定还要强。保罗不是两面人,他没有同时说是又说不是,因为他不按着肉体定意。

 保罗在十八节宣告说,『但神既是信实的,我们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没有是而又非的。』『但』说出对比。在前节,使徒说到人指责他是忽是忽非的人。在本节,他为自己辩护说,神是信实的,所以他们所传的话,并没有是而又非的。因此,他们也不是忽是忽非、行事轻浮的人。他们的所是,乃是照着他们所传的。他们照着所传的而活。十八节里使徒对哥林多人所说的话,是指使徒所传的话,(林前一18,)就是他们所传关于基督的信息。(林后一19。)

 保罗在十八节指明,他与神是一。保罗不是行事轻浮的,他没有说是又说不是;他乃与神同样是信实的。他对哥林多人所说的话,就是他所供应的话,并没有忽是忽非。保罗没有改变他的腔调。从他头一次到哥林多人那里,到写这卷书信时为止,他所传的都是一样的。他所供应的话,一点也没有改变。

 保罗在十九节继续说,『因为藉着我和西拉并提摩太,在你们中间所传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并不是是而又非的,在祂只有一是。』『因为』说出前节所说之事的原因。神是信实的,绝不改变,特别在祂关于基督的应许上,更是这样。因此,使徒所传关于基督的话,照样绝不改变,因为神在祂信实的话里所应许,以及使徒在福音里所传的这位基督,并不是是而又非的,在祂只有一是。他们照着神的应许所传的基督,既然不是是而又非的,他们所传关于基督的话,也就没有是而又非的。不但他们的传讲,连他们的生活,都是照着基督的所是。他们传基督,并且活基督。他们不是是而又非的人,乃是和基督一样的人。

 保罗在二十节说,『因为神的应许,不论有多少,在基督里都是是的,所以藉着祂,对神也都是阿们的,好叫荣耀藉着我们归与神。』『因为』再次说出前节所说之事的原因。信实的神所应许,以及纯诚的使徒所传的基督,并不是是而又非的;祂并没有改变,因为在这位基督里面,神一切的应许都是是的,并且藉着祂,使徒和信徒也都对神说阿们,好叫荣耀归与神。基督是神所给我们一切应许的『是的』,具体答案,成就成全。这里的阿们是指我们藉基督对神所说的阿们。(参林前十四16。)基督是那『是的』,我们在神面前对这『是的』说阿们。这就叫荣耀归与神。基督是神一切应许的『是的』,成就,当我们在神面前对这事实说阿们,就叫荣耀藉着我们归与神。

 林后一章二十节的『我们』,不但指照着神的应许传扬基督的使徒,也指照着使徒的传讲接受基督的信徒。当二者对基督,神一切应许那伟大的『是的』说阿们时,荣耀就藉着这二者归与神。

 定意要到一个地方去并不是什么非常要紧的事,这当然无法与定意要结婚这么重大的决定相比。然而哥林多人却因这件小事批评保罗。他们有些人也许说,『保罗说他要到哥林多来,但他没有来;这证明他是一个是而又非的人。』对这种指责,保罗为自己辩护。因此,连这卷安慰的书信里,也有辩驳和表白的一面。

 一 与基督是一

 在这些经文里,保罗似乎是说,『你们哥林多人错了。我定意到哥林多来,不是凭着自己,或是在自己里面定意;我乃是藉着与信实之神那不变的基督是一而定意。』保罗为自己表白的时候说到神与基督,他向复杂的哥林多人指明,他绝对与神、与基督是一。神是信实的,保罗也是信实的。神的儿子基督是不变的,保罗既然与基督是一,就也是不变的。保罗不是照着属人的智慧定意,而是藉着与信实之神那不变的基督是一而定意。这些经文很强的指明,保罗绝对活在基督里,活在神里面。他与神、与基督乃是一。

 哥林多前书启示神今天所寻求的是什么。神一直在寻求一班活基督并与祂是一的人。这班人最终乃是召会。你知道召会是什么?召会乃是一个活基督,并与神是一的团体人。得着这班人,是神心头的愿望,也是祂在永远里定意要得着的。这事简略的启示在哥林多前书里;保罗在这卷书里劝勉信徒要忘掉犹太教、希腊哲学、属人的智慧和文化,并要看见神所要的乃是一班活基督并与神是一的人。然后在哥林多后书,保罗给他们看见他自己和他的同工就是这样的人。所有的使徒都是与神是一、并且活基督的人。因此,甚至在定意要到某地去这样微不足道的事上,保罗也不凭自己定意,而是凭基督并与基督一同定意。他没有一个意念是离开神,或是在神以外的。不,保罗乃是与信实的神是一,并且活那位不变的基督。他要到哥林多人那里去,乃是藉着与信实之神那不变的基督是一而定意的。

  1 联于基督

 保罗在一章二十一节继续说,『然而那把我们同你们,坚固的联于基督,并且膏了我们的,就是神。』使徒照神的应许传基督,又照所传的活基督,信徒就照着使徒所传的接受基督。使徒和信徒都联于基督,与祂成为一,并且藉着祂,在神面前对神的应许那伟大的『是的』,基督自己,说阿们。然而,将他们众人一同联于基督的,不是他们自己,乃是神。他们与基督成为一,是出于神、藉着神,不是出于自己、藉着自己。

 保罗在一章二十一节用『然而』这辞引出一个对比。保罗刚才指明他与信实的神是一,并活那位不变的基督。那么他为什么用『然而』来引出次一节?用『然而』通常含有一种相反的对比。保罗用『然而』来指明,甚至连他与神是一并且活基督,也不是出于自己、凭着自己。因这缘故,保罗似乎是说,『不错,我与神是一,我也活基督,但这不是出于我,乃是出于神;祂把我们同你们坚固的联于基督,并且膏了我们。我与神是一并且活基督,都不是出于我自己,乃是出于神。在这件事上我没有可夸耀的,任何的夸耀必须是出于神自己。』

   a 同信徒

 保罗在二十一节说到同信徒坚固的联于基督那受膏者。(但九26,约一41。)『把我们同你们,坚固的联于』,也可译为『把我们同你们,坚固的接于』。『联于』,直译,建立于。神把使徒同信徒,在基督里建立起来。这意思是说,神把使徒同信徒坚固的联于基督这受膏者。因此,使徒和信徒不仅与基督这受膏者是一,也彼此是一,而一同有分于基督从神所受的膏。神既已将我们联于基督这受膏者,我们自然就与祂一同为神所膏。

 林后一章二十一和二十二节很深奥。虽然二十一节的『联于』原意为建立于,但在这里的真义不是建立,乃是联于。保罗是说神把我们联于基督,不是指我们在基督里被建立。

 我们不该把这一节视为理所当然,或自以为懂得这一节。保罗说,神『把我们同你们,坚固的联于基督』,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是指使徒,而『你们』是指信徒。神不是把使徒同信徒联在基督里,乃是联于基督。表面看来,说神把我们联向『attach to』基督或是联于『attach unto』基督并没有两样。事实上,这里所用的介系词『于「unto」』比『向「to」』强,因为『于』含示一种结果,一种可预期的特别结局。譬如,我们已经被称义得生命了『justified unto life』,这意思是说,称义的结果是生命,称义是为着要得生命。这里保罗说,神把使徒联于信徒,是为着一个结果,就是使我们联于基督。

   b 为神所膏

 基督这辞原文的意思是受膏者。基督这受膏者满了膏油,满了膏油涂抹。阿利路亚,神把使徒连同所有的信徒都联于这位受膏者了!因为我们已经联于祂,膏油就流到我们身上。

 二十一节说,神把我们坚固的联起来,并且膏了我们。神是怎样膏我们的?祂是把我们联于那受膏者而膏了我们。我们可以用电和电器用品来说明。发电厂不需要直接把电供应给电灯。只要把电灯接好,把插头插在插座上,电就流进来了。照样,我们也因着联于基督那受膏者而受了膏。我们这些信徒都是这样接受了那灵。如果有人问你接受了那灵没有,你要回答说,『我已经联于那受膏者,我天天接受那灵,天天受膏。』

 保罗知道,他之所以能与信实的神是一,能活基督,乃是因为他已经联于基督,并且为神所膏。因着神把他联于基督而膏了他,他就能与基督是一,与信实的神是一。宣告这样的话,才是正确的传扬完全的福音。

 赞美主,我们已经联于那受膏者!因着我们已经联于宇宙的受膏者,我们也就受了膏。宇宙间只有一位为神所膏,这一位就是基督那受膏者。现今我们都在这位受膏者里面。我们藉着联于祂而受了膏。现今我们因着联于那受膏者,就能与复活的神是一,而过复活的生活。

 保罗在林前六章说到成为基督的肢体。成为基督的肢体是什么意思?这意思是说,我们是受膏者的一部分。阿利路亚,我们都是受膏者的一部分,因为神已经把我们联于祂了!

 我要请你们注意,林后一章二十一节的『联于』在原文里是现在式,而『膏了』是完成式。这相当不寻常,指明『膏』发生在『联于』之前。这使我们问这样的问题:我们是在什么时候受膏的?答案乃是:基督受膏的时候,我们就受膏了。元首受膏的时候,身体也受膏了。诗篇一百三十三篇说明了这一点。浇在亚伦头上的膏油,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照样,头上的膏油也流到身体上。因着基督受膏时我们也受了膏,所以我们甚至在出生以前就受膏了。然而,神乃是在我们的一生中,把我们联于基督。神在今世把我们联起来,但祂早在我们出生以前,基督自己受膏的时候,就膏了我们。我再说,我们是身体上的肢体,与元首同时受了膏。我们若了解这一点,就了解为什么『联于』和『膏了』这两个动词的时态会有不同。

   c 印和质

 林后一章二十二节是另一句深奥的话,保罗继续说到神:『祂既印了我们,又赐那灵在我们心里作质。』前节的膏就是印。神既叫我们与基督一同受了膏,也就在基督里印了我们。

 我们不该认为印和膏是分开的事。事实上,膏含示印的意思。我们受膏的时候,这个膏就成了印。这样,我们便和别人有所分别。不仅如此,印也使我们有神的形像。譬如,我用橡皮图章和墨水把一种标记盖在纸上,纸张立刻就盖上了印,并有图章的形像。印记就是形像。同样的原则,神膏我们,就是印我们。膏把神圣的素质带到我们里面,正如橡皮图章把墨水的成分印在纸上一样。首先,神膏我们,把祂自己的素质加给我们,然后这膏就用神的素质印我们,使我们成为神的形像。

 二十二节保罗又说,神赐那灵在我们心里作质。那灵的质就是那灵自己作为凭质。印是标记,标出我们是神的基业,神的产业,是属于神的。质是保证,保证神是属于我们的基业或产业。那灵在我们里面,乃是神在基督里作我们之分的凭质、保证。

 神把我们联于基督,产生三件事:(一)施膏,将神的元素分赐到我们里面;(二)盖印,使神圣的元素形成一种印记,彰显神的形像;(三)作质,给我们预尝,作我们对神全享的样品和保证。藉着对施膏的灵这三种经历,连同十字架的经历,基督的职事就产生了。

 这三件事─施膏、盖印、作质─实际上乃是一件事,是一件事的三方面。首先我们受膏,继而盖上印,然后得着质作保证。阿利路亚,我们有素质,有形像,也有保证!这些都是经过了种种过程的神,如今祂就是那灵。那灵是我们藉以受膏的油,也是我们藉以受印的素质;那灵还是质,保证神属于我们,是我们的分。因着我们已经受了膏,盖了印,并得着质,我们就能与信实的神是一,并且活基督。现在我们有资格,而且装备好,能活那不变的基督。

 根据保罗在二十二节的话,那灵的质乃是在我们心里。那灵是神作我们之分的凭质,对我们乃是预尝;所以这里说,祂在我们心里。罗马五章五节和加拉太四章六节说到爱;因此说到那灵在我们心里。但罗马八章十六节是说到那灵的工作,因为那节说,那灵同我们的灵见证。我们的心是爱的器官,而我们的灵是工作的器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