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引言(二)
总纲目




肆 使徒们的夸耀
 一 他们良心的见证
 二 在世为人
  1 凭着神的单纯和纯诚
  2 不靠属肉体的智慧,乃靠神的恩典

 读经:哥林多后书一章十二至十四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只看三节圣经,就是林后一章十二至十四节。这三节圣经说到一件非常深的事;这件事的深,不是在道理上,而是在经历上。如果我们不曾有过这里所说的经历,就无法明白保罗在这几节圣经里所谈论的。表面看来,保罗这里的话简单易懂;然而实际上,他是题到一件又深又奥的事。

肆 使徒们的夸耀


 保罗在十二节说,『我们所夸的,是我们的良心见证我们凭着神的单纯和纯诚,在世为人,不靠属肉体的智慧,乃靠神的恩典,对你们更是这样。』保罗在这里说,他们所夸的,乃是他们的良心所作的见证,就是关于他们如何生活为人的见证。我们需要有洞察力来了解保罗这句话的意思。

 十二节的单纯,也可译作简单。除了单纯、简单,有些古卷作,圣别。十二节深刻的思想与丰富的经历,主要与意为单纯、纯诚的这个希腊字有关。在新约里,这个字至少用过五次。不同的译文采用不同的翻法:单纯、简单、胸襟开阔、慷慨、丰富施与。如果我们的经历不够,就很难决定这里的译文该用那一个辞。

 十二节一开始,在原文里有表示原因的语气,这指明本节是解释前面的经节。因此,我们要了解十二节,就必须记得保罗在前几节所说的。保罗不久前向哥林多信徒指出,他和同工们处在死亡的景况中。在十节他见证说,神曾救他们『脱离那极大的死亡』。所有的困难、难处、艰难的处境,都可用人为的力量、能力、智慧或方法加以改变。惟一的例外是死亡;没有一个人有办法处理死亡的景况。有钱的人可以签大额支票解决问题。有句谚语说,『钱能通关。』这意思是说,钱能解决一切的难处。但是甚至最富有的人也不能应付死亡的景况。当死亡临到一个百万富翁的时候,再多的钱也不能叫他免去死亡。保罗写这封书信以前,是处在死亡的景况中。就人来说,他是无法脱离那种景况的。但是对使徒和那些相信复活的人来说,有一条出路;复活的神就是这条路。

 保罗在亚西亚所处的境遇,逼着他以单纯、简单来应付。富有、强壮、或有知识的人,不会以单纯来应付困难的处境。相反的,他们运用自己的知识和智慧
。如果一个办法行不通,就再换一个办法。他们的心思非常复杂,极不简单。他们既有知识又能干,有许多办法来应付各种处境。有许多办法来应付各种处境的人,必定是不简单的。

 根据前面几节圣经所说,保罗和他的同工们处在一种境遇中,叫他们很受限制,人的办法都无济于事。他们惟一可行的路,乃是复活的神。他们不仅遭遇困难或患难,也不仅有难处;他们乃是在死亡之中。不论我们多有知识,多么能干或多么富有,我们对死亡的处境总是束手无策。对保罗和他的同工们来说,惟一逃脱的路乃是复活的神。

 死了的人总是简单的。但是,活着的人就不简单了,他总有办法面对任何一种处境。我们这些人实在不简单,我们都有许多不同的办法。但是,简单的人有福了。那一种人是简单的?只有死人是简单的。当保罗和他的同工们在亚西亚遭受患难的时候,他们被压到一个地步,看自己是死的。他们没有办法应付自己的处境。他们不信靠自己,只信靠那叫死人复活的神。

 一 他们良心的见证

 保罗在十二节题到良心的见证。我们必须有清洁的良心,(提后一3,)无亏的良心,(徒二四16,)见证我们的所是和所作。保罗的良心见证他是纯诚的、忠信的、诚实的。他的良心特别见证他是单纯的,他没有用任何人的办法去应付处境。他没有运用他的知识、才干、力量或智慧。他没有运用任何计谋,也不玩弄手腕;相反的,他是单纯、简单的。他的良心为此作见证,这个见证乃是他的夸耀。因此,保罗能说,『我们只在神里面生活、为人、行动、工作,而不在我们自己的办法里。我们惟一的路乃是复活的神。叫死人复活的神乃是我们惟一的路。因此,我们不玩弄手腕,也不运用我们的智慧。我们绝对的简单,就像死了的人那样简单。我们不信靠别的,只信靠那活的人位,也就是那复活的神。这是我们的夸耀,这也是我们良心所作的见证。』

 二 在世为人

  1 凭着神的单纯和纯诚

 保罗为什么对哥林多人说到单纯?因为哥林多人非常复杂,他们有许多不同的办法。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有些人比较喜欢亚波罗,有些人比较喜欢矶法或保罗。实际上,哥林多前书这卷书,乃是对付哥林多信徒的复杂。

 今天基督徒中间混乱与分裂的根源,乃是信徒里面的复杂。如果基督徒个个简单,他们中间就不会有什么难处。一个地方召会的难处,总是从复杂产生的。如果你所在的地方有了难处,那个难处必定是出于一个不简单、很复杂的人。为这缘故,我总是尽量避免和复杂的人有牵连。每当你遇到一个复杂的人,你不该想要和他辩论或改正他。只要你想去辩论或改正,那就会叫你落入复杂的陷阱里。

 保罗在林后一章十二节说到神的单纯和纯诚。神的纯诚是一种神圣的美德,神之所是的美德。凭这样的美德为人,意即经历神自己。因此,凭这样的美德为人,等于本节下半『靠神的恩典』。

 神是智慧的,又是全能的。但一面来说,神也是单纯的,祂非常简单。当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祂很有智慧;但祂也是简单而单纯的。我接触主耶稣的时候非常有享受,因为祂是单纯而简单的。但是,当你跟某些弟兄谈话的时候,你发现他们非常复杂。但我们的神是简单的;每当我们与祂交谈,会发现祂并不复杂。当祂说是,祂就真是;当祂说不,就真的是不。照样,当祂说白色或黑色的时候,就是指白色或黑色,而不是指灰色。不论神在那一个时刻对我们有什么感觉,祂总是单纯的。祂对我们也许满意,也许不满意,但祂自己总是简单的。

 从经历中我们知道,一个简单而单纯的人也是慷慨且宽宏大量的。简单的人是慷慨施与的人。比方说,一位弟兄到一个单纯的人跟前,告诉他没有钱付房租。那位单纯的人会立刻愿意供应那位弟兄所需用的。但是复杂的人就不会那么宽大。他们不愿意慷慨的给与,却从复杂的角度来看这件事,于是所给的就少于所需要的。这说明了简单就是慷慨的事实。保罗是单纯、简单的,也是慷慨的。

 只有单纯的人才是慷慨的人。如果你不够单纯,你对别人就绝不会慷慨、丰富的施与。神对我们是丰富施与的,因为祂是单纯的。如果神不单纯,如果神对我们的想法复杂,想想看我们会有什么样的遭遇;祂也许就不管我们了。你愿意让神考虑你的光景,细细的察验你吗?你愿意神把你从头看到脚,考虑你里里外外的所是吗?如果神这样来察验我们,没有一个人能蒙神的恩眷。但是因着神的单纯和慷慨,我们就从祂领受了许多的福分。

 我请你们把保罗和哥林多人比较一下。保罗就像简单的神,哥林多人却极其复杂。如果保罗不单纯,也不简单,他也许就不管哥林多人,也不愿再在他们中间尽职了。保罗的良心见证,他和他的同工们向着哥林多人的为人,乃是凭着神的单纯。因此,他们向着哥林多人是慷慨的,愿意把一切都给他们。保罗和他的同工们,向着那些信徒是慷慨且丰富施与的。

 单纯,原文的意思很丰富。这字翻作单纯或简单,还不够达意。原文这字含示慷慨、宽宏、丰富施与、乐意施与。如果一位已婚的弟兄是简单的,不论他的妻子作什么,或怎样对待他,他对妻子总是非常的慷慨。但是,如果一位弟兄是复杂的,他就会严厉的对待他的妻子。

 保罗的为人乃是凭着神的单纯。他是一个真正效法神并且活神的人。神是简单的,保罗也是简单的。神是慷慨的,保罗也是慷慨的。他乃是凭着神的单纯为人。

 当我们有了单纯和慷慨时,我们也会是纯诚的。一般英文信件末了总要写『sincerely yours(纯诚敬禀)』。实际上,这个意思通常是说『politically yours(圆滑致意)』,或者至多不过是说,『politely yours(敬谨启禀)』。一个人也许写一封十分复杂的长信,末了却写上『纯诚敬禀』;那不是纯诚。惟有当你凭着单纯与慷慨对待别人的时候,才真能够说『纯诚敬禀』。因为保罗凭着神的单纯为人,又因为他是慷慨的,所以他真是纯诚的。

 我当然不是说自己是个绝对且忠信效法保罗的人。但是我能见证,多年来靠着主的怜悯和恩典,我一直受训练、受教导、得帮助,要凭着简单、单纯、纯诚和慷慨来行事为人。我能在主面前向你们见证,我不玩弄手腕。不仅如此,我能在祂面前说,我是个简单的人。我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

  2 不靠属肉体的智慧,乃靠神的恩典

 保罗在十二节题到属肉体的智慧和神的恩典。属肉体的智慧就是在肉体里属人的智慧。这等于我们自己,正如神的恩典等于神自己。神的恩典就是给我们享受的神。十二节的恩典就是十一节的恩赐,这是使徒所领受的,为着在苦难中经历复活。

 简单与单纯是复活生命一方面的彰显。惟有当我们在复活里,不凭着自己而凭着复活的神生活时,我们才是简单的。当我们在复活里生活,我们就是效法神的人。别人虽然会跟我们玩弄手腕,我们却不照样对待他们。我们要尽全力使自己脱开复杂的网罗。我要效法保罗,凭着神的单纯和纯诚为人。这是复活一方面的显明。

 我们惟有凭着神的单纯和纯诚生活,才能被构成为基督与恩典的执事。今天召会中所需要的,乃是这样被构成的人。长老和所有事奉的人,都必须是这种人。如果你考虑主恢复的历史,就会看见那些玩弄手腕而不在神的单纯里生活的人,对主的恢复以及他们自己会造成破坏和损失。惟有那些真正在神的单纯里生活的人,才能对主的恢复有帮助。在这一点上,我们学了一些重要的功课。在复活里生活,就是在神的单纯里生活。林后一章十二至十四节是哥林多前书的延续,给我们看见如何在复活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