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篇 对付收集馈送与结语
总纲目




壹 对付收集馈送
 一 使徒的吩咐
 二 使徒的意愿
贰 结语
 一 亲切的嘱咐
 二 问安与警告

 读经:哥林多前书十六章一至二十四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林前末了一章─十六章一至二十四节。在一至九节,保罗对付收集馈送。十至二十四节是这封书信的结语。

壹 对付收集馈送


 一 使徒的吩咐

 在一节保罗说,『关于为圣徒收集馈送,我从前怎样吩咐加拉太的众召会,你们也当怎样行。』这是使徒在本书里所对付的第十一件事,就是关于金钱、玛门和财物的事。所有堕落的人类,都在玛门和财物的辖制之下。(太六19~21,24~25,30,十九21~22,路十二13~19。)五旬节那天,在圣灵的能力下,所有的信徒都推翻了金钱的辖制,实行凡物公用,按所需用的分给各人。(徒二44~45,四32,34~37。)但由于信徒堕落天性的软弱,(参五1~11,六1,)这种实行并没有持续很久,到使徒保罗的时候就已经过去了。因此,信徒需要恩典,胜过玛门和物质的权势,释放这些物质脱离撒但的管辖,好献给主,以完成祂的定旨。复活的生命乃是全备的供应,能使信徒活出这种生活,一种信靠神而不信靠财物,不为着今天而为着将来,不为着今世而为着来世(路十二16~21,提前六17~19)的生活,一种推翻了短暂无定之钱财霸占的生活。这对付,摆在论到复活生命的实际之后,原因也许就是在此。无论如何,这对付是与神在众召会中的行政有关。

 对付收集馈送是紧随着论到复活生命之实际的一章之后,这是非常重要的。复活不仅是胜过罪与死的能力;复活也是胜过玛门和财物的能力。因此,在论到复活这一章之后,保罗立刻转到财物的事上。

 从林前十六章一节我们看见,保罗怎样吩咐加拉太的众召会,也照样吩咐哥林多的召会。这再次有力的指明,所有的地方召会,在实行上都该是一样的。(七17,十一16,十四34。)

 在二节保罗接着说,『每逢七日的第一日,你们各人要照所得的昌盛,拿出来储存着,免得我来的时候才收集。』七日的第七日,安息日,乃是神创造的记念。(创二1~3,出二十8,11。)七日的第一日,乃是主复活的表号,是主从死人中复活的日子,(约二十1,)称为主日。(启一10。)新约的圣徒在这日,(徒二十7,)就是主复活的日子,聚集并奉献财物。这表征他们藉着主的复活,(彼前一3,)已经与主一同复活,(弗二6,)并且表征他们在复活里聚集记念祂,并带着所献上的敬拜神,是凭着祂复活的生命,不凭着他们天然的生命。

 我们的供给,必须是在复活的生命里,不在我们天然的生命里。然而,今天许多基督徒的供给,都是照着天然的生命。他们凭着天然的生命募款,这种作法绝对是在旧造里的。不仅如此,捐得多的常是众所周知,捐得少的就被忽视。我们的供给必须与这种作法完全不同。我们的奉献必须是在复活里,并且凭着复活献上。

 在三节保罗说,『及至我来到,你们称许谁,我就打发他们带着信,把你们的馈送送到耶路撒冷去。』馈送,直译,恩典。这是外邦众召会,与耶路撒冷召会,在使徒指导下的交通。(林后八1~2,罗十五25~27。)

 我们已经一再指出,在林前的第二段,即十一至十六章,保罗对付一些在神圣行政范围里的事。这段落开始于神的作头,结束于一件表面看似无关紧要的事─给圣徒的物质馈送。我们是否真在神的行政里,真为着神的行政,并且真执行神的行政,可以从我们与物质事物的关系,以及我们如何处理我们的金钱上试验出来。我们若以属世的方式使用我们的金钱,那么我们不论如何谈论复活,都不是真正在神的行政里。我们在神圣的行政里,以及为着神圣行政的程度,决定于我们对金钱和财物的态度如何。

 这些年来,我们在主的恢复里一直听见祂的话语,也一直在基督的丰富里被建造。我们实在得着了神圣话语的滋养。现在,我们若在顾到金钱和财物的事上,能忠信的为着神的行政而活,主的恢复就不会有任何财物的缺乏。例如,我们一定可以运用我们的灵和我们的意志,每周节省少许的钱,也许只是美金二元五角,而将这钱奉献给主,为着祂在地上的行动。一周里我们可以有一天不上馆子吃午餐,只吃自己家里准备的简单饭菜。这样省下来的钱就可以给主。想想看,如果我们周周都忠信的如此行,会有怎样的光景!

 在这一卷对付属灵、属天事物之属灵书信的末了,保罗至终转到财物这件非常实际的事上。谈论元首权柄是很容易的:『赞美主,我在基督的元首权柄之下!基督是我的头。对于祂的元首权柄,我没有任何难处。』但是你能说,对于保罗在十六章所题出的事,你没有难处吗?我们可以谈论复活的得胜胜过罪与死,但是在复活里的得胜,胜过你如何使用金钱与财物吗?我们谈到元首权柄,分辨那身体、恩赐、复活,很容易流于抽象而不切实际。为这缘故,保罗在神的智慧里,题到复活之后,立刻对付供给的事。我们若真是活在复活里,就不会有金钱或物质事物的难处。

 在二节保罗特别题到『每逢七日的第一日』。我们看见,这一天,就是主日,乃是基督复活的表号。我们不是一班在七日的第七日生活行动的人,因为那一天乃是旧造的一个记念。我们应当活在七日第一日的复活里。这就是说,我们不该作第七日的人;我们该是第一日的人。我们若活在复活里,活在七日的第一日里,主的恢复就不会有财物短缺的难处。

 二 使徒的意愿

 十六章四至九节给我们看见使徒的意愿。四节说,『若我去也合式,他们可以和我同去。』在六节他又接着说,『或许和你们同住几时,或者也过冬,以便我无论往那里去,你们都可以给我送行。』在八节保罗告诉我们,他要仍旧住在以弗所,直等到五旬节。本书写于以弗所,使徒第三次出外尽职时,在那里留了三年。(徒十九21~22,二十1,31。)

贰 结语


 一 亲切的嘱咐

 林前十六章十节说,『若是提摩太来到,你们要留心,叫他在你们那里无所惧怕,因为他作主的工像我一样。』要叫提摩太在哥林多人那里无所惧怕,哥林多人就必须顺从并服从保罗的话。在本节保罗似乎是说,『你们必须在七日的第一日里,就是活在复活里。你们也必须在基督与神的作头之下,你们必须分辨那身体,切慕那更大的恩赐,在爱里运用恩赐,还要在复活里。你们的光景若是这样,那么我年轻的同工在你们那里就无所惧怕。你们要留心,叫提摩太在你们那里无所惧怕,因为他作主的工像我一样。』

 在十一节保罗接着说,『所以无论谁,都不可藐视他。但你们要送他平安前行,使他可以到我这里来,因我正等待他和弟兄们同来。』这里保罗劝崇尚哲学的希利尼信徒不要藐视他的年轻同工。除非哥林多人活在复活里,不然他们怎能送提摩太平安前行?这是不可能的。本节实在给我们看见一幅非常愉快的图画。保罗正等待提摩太和弟兄们同来,盼望哥林多人送他平安前行。

 在十二节保罗继续说,『至于亚波罗弟兄,我再三的劝他,要同弟兄们到你们那里去;但现在他绝不愿意去,几时有了机会他必去。』哥林多人藉此应当晓得保罗对亚波罗的态度,以及保罗与亚波罗的关系;这与他们的爱好成了明显的对比。(一11~12。)保罗对亚波罗的态度和关系保守了一,哥林多人的爱好造成了分裂。

 保罗和亚波罗都是活在那灵里的人,然而一位劝另一位去看望召会,另一位却不愿意去。这表明二人在那灵里都有自由,那灵在他们里面也有自由。这也表明没有人对主的工作施行控制。

 在十节保罗直截了当的题到提摩太。但是他在十二节说到亚波罗的时候,却用了『弟兄』一辞。这是亲爱、亲切的措辞。从本书的前几章我们知道,有些哥林多人喜欢亚波罗过于保罗。他们的偏好是分裂的原因。现在保罗题到『亚波罗弟兄』,指明他和亚波罗之间没有什么。保罗似乎是说,『你们哥林多人在亚波罗和我之间造成了差别。但是我愿意你们知道,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亚波罗是我的弟兄;他是我们的弟兄。我极力劝他到你们那里去。』尽管保罗知道有些哥林多人比较喜欢亚波罗,他仍然鼓励亚波罗到哥林多去。事实上,他乃是再三的劝他去。然而,今天许多的基督徒工人,如果知道某地的人对另一位同工有偏爱,就不可能鼓励那位同工到那个地方去。

 我们已经指出,虽然保罗劝亚波罗到哥林多去,但那时亚波罗绝不愿意去。那么,是谁活在那灵里,是保罗,还是亚波罗?答案是:两个人都活在那灵里。虽然保罗和亚波罗都活在那灵里,可是他们对于亚波罗到哥林多去这件事,却有不同的感觉。

 有些人定罪我,控告我是独裁者;他们说我有统治的权柄,控制众召会与众圣徒。事实上,我并没有控制众召会或众圣徒。许多人能作见证,当别人来找我,寻求一些建议时,我鼓励他们到主面前去祷告。我告诉他们,他们该作什么,不是由我来决定的。保罗没有控制人,今天我们也不控制人。

 在十三节保罗说,『你们要儆醒,在信仰上站立得住,要作大丈夫,要刚强。』在此保罗嘱咐哥林多人不为任何异端,特别是说没有复活的异端所动摇。这节的信仰是客观的,指我们所信的。作大丈夫就是作长成的人,在信仰上刚强,并且站立得住,在领悟上不作小孩子,(十四20,)也不作婴孩为波浪漂来漂去,并为一切教训之风所摇荡。(弗四14。)这需要在生命里的长大,(林前三1,6,)是在哥林多的信徒所轻忽而缺乏的。

 十六章十四节说,『凡事你们都要在爱里作。』这里的爱正如十三章所说明的。

 在十六章十七至十八节保罗说,司提反、福徒拿都并亚该古『使我和你们的灵都畅快』。这应当是由于基督的丰富,藉着他们的灵,供应给别人,以摸着别人的灵。这指明我们与圣徒的接触和关系,必须是在我们的灵里,并且是藉着我们的灵,不是在我们属魂的情感里,也不是藉着我们属魂的情感。如果这些弟兄们到保罗这里来是满了闲谈,就不能使他的灵畅快。他们叫使徒和所有哥林多人的灵都畅快,这事实指明他们是活在灵里,并在灵里行事为人的人。

 二 问安与警告

 十九节说,『亚西亚的众召会问你们安。亚居拉和百基拉,并在他们家中的召会,在主里多多的问你们安。』这是说,当亚居拉和百基拉住在以弗所时,在以弗所的召会是在他们家里聚集。(徒十八18~19,26。)当他们住在罗马时,在罗马的召会也是在他们家里聚集。(罗十六5,参西四15~16,门2。)

 林前十六章十至二十一节,陈示一幅美丽和谐,基督身体的生活实际实行的图画,这不仅在使徒和他的同工之间,也在他们和众召会之间,使基督的身体得着建造,这是十二至十四章所极力强调的。

 在二十二节保罗宣告说,『若有人不爱主,他就是可咒可诅的。主来了!』可咒可诅,原文意,受咒诅的事或人,分别出来,专遭灾祸的。爱神使我们成为蒙神赐福的人,有分于祂所命定,为我们所预备,过于我们所能领略的神圣福分。(二9。)不爱主使我们成为可咒可诅的人,被分别出来,遭受咒诅。这是何等的警告!

 『主来了!』这句话是源自亚兰文的辞句,也可译为,『我们的主来罢!』这呼求语题醒我们,主必再来施行审判。

 二十三节说,『愿主耶稣的恩,与你们同在。』如我们在前面有一篇信息里所指出的,恩典乃是复活的基督,成了赐生命的灵,将在复活里经过过程的神带进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

 保罗通常以恩典的话结束他的书信。但是本封书信却结束于爱的话:『我在基督耶稣里的爱,与你们众人同在。』(24。)这不是天然的爱,乃是在基督里的爱,在复活里的爱,(四21,)也是神的爱,藉着基督的恩,和那灵的交通,(林后十三14,)成了我们的爱。在保罗的十四封书信中,只有这一封结束在这样爱之确信的话上。这是因为使徒以严厉的责备,对付了他们。(林前一13,三3,四7~8,五2,5,六5~8,十一17。)他在基督里,在神的爱里,对他们是忠信、诚实、率直的,(林后二4,)一点不耍手腕。因此,主尊重他的对付,使哥林多人接受他的责备,并且悔改得了益处。(七8~13。)

 哥林多前书结束于一个愉快的灵,同一幅交通的愉快图画。虽然这是一卷对付和责备的书,却是这样愉快的结束。这给我们看见,古时众同工之间,众同工与众召会之间,以及众召会彼此之间,都有甜美的交通。众同工与众召会都在这样愉快的交通里。

 我们已经看见,这封书信的后半段论到关乎神行政的五件事:宇宙中的头、身体、恩赐、复活、以及财物。神的行政需要正确的作头。为着要在神的作头之下执行神圣的行政,就需要身体。如果身体要执行神的行政,身体上所有的肢体就需要有恩赐来尽功用。因此,我们看见神的作头、身体、恩赐、能力。不仅如此,还需要权能、力量。这就是复活的生命。复活的生命使众肢体能够发挥他们的恩赐来尽功用,好使身体能够运行,在神的作头之下执行神的行政。本段末了的一项─金钱与财物─乃是一项试验,验证我们活在复活的生命里有多少。

 财物这项非常实际的试验,与七日的第一日有关。日子指明我们的生活。我们过那一种生活,在于我们过那一种日子。如果我们的生活失败,就是说我们过着失败的日子。此外,我们若活在旧造里,就是活在第七日。但我们若活在复活的生命里,就是活在七日的第一日。我们若不在复活里,就着恩赐、身体、以及神的作头而言,我们就了了。然而,我们若活在七日的第一日,也就是活在复活的生命里,那我们必定是在神的作头之下,我们也在身体里,我们运用恩赐也是有益处的。这样,我们所过的日常生活就可以向全宇宙宣告说,我们是一班过一种绝对在复活里之生活的人。

 对基督来说,末了的仇敌乃是死。但是对我们来说,末了的仇敌是玛门,就是财物。复活的生命使我们能胜过罪的权势。复活也是一种大能,使基督能掌管背叛者,征服祂一切的仇敌。基督末了所征服的仇敌就是死。十六章是十五章的延续,指明我们里面复活的生命,胜过我们最后的仇敌─财物。

 从我的观察和经历,我能见证在许多属灵的人身上,末了一件要胜过的事,就是金钱。有些基督徒胜过了他们的脾气、他们的软弱和他们的罪,但他们在财物这件事上,却无法得胜。

 从我年轻作基督徒的时候开始,主就在金钱和财物的事上训练我。主训练我为着祂使用金钱。当我还是青年人的时候,就用我仅有的钱,去印制自己所写的福音单张。有过一些经历之后,我真能作见证说,财物是末了的仇敌。因此,我从经历中领悟,十六章所说胜过物质的事物,乃是十五章所论复活一事的延续和总结。

 为着神的作头、身体、恩赐、复活、以及胜过财物,我们赞美主!得胜证明我们是活在七日的第一日。我们不是一班活在安息日,活在旧造里的人。我们乃是一班属于主日,活在复活里的人。藉着复活的生命,我们已经胜过一切,一切都在我们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