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篇 对付复活(四)
总纲目




 二 属灵的身体
陆 复活的得胜
 一 不朽坏胜过朽坏
 二 生命胜过死亡
 三 为主工作的动机

 读经: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四十五至五十八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看复活的定义,然后往前看复活的得胜。

 二 属灵的身体

 林前十五章四十五节说,『经上也是这样记着:「首先的人亚当成了活的魂;」末后的亚当成了赐生命的灵。』亚当藉着受造,成了活的魂,有属魂的身体。基督藉着复活,成了赐生命的灵,有属灵的身体。亚当是活的魂,乃是天然的;基督是赐生命的灵,乃是复活的。首先,在成为肉体里,基督为着救赎成了肉体;(约一14,29;)然后,在复活里,祂为着分赐生命(十10下)成了赐生命的灵。祂藉着成为肉体,有属魂的身体,和亚当一样;祂藉着复活,有属灵的身体。祂属魂的身体,藉着复活已成了属灵的身体。祂现今在复活里,乃是赐生命的灵,带着属灵的身体,预备好了给信祂的人接受。我们一信入祂,祂就进到我们的灵里,我们就联于祂这赐生命的灵。因此,我们与祂成为一灵。(林前六17。)我们的灵被点活,并与祂一同复活。至终,我们现今属魂的身体,也要在复活里成为属灵的身体,正如祂的身体一样。(十五52~54,腓三21。)

 林前十五章四十五节含示创造和新造。首先的人亚当是旧造的元首。神创造亚当的时候,他成了活的魂。这意思是说,他成了一个人。在希伯来文里,亚当的意思就是人。因为神把亚当造成活的魂,他主要的部分便是魂,而魂是为着旧造的。今天在原则上,我们若活在魂里,凭着魂而活,或是为着魂而活,我们就是在旧造里。魂是旧造的中心和生命线。一个人可能很有道德,但他若活在魂里,他仍然是属旧造的。

 基督是末后的亚当,含示旧造的了结与结束。旧造结束于一个人,就是末后的亚当。这人了结了旧造,在复活里成了赐生命的灵。如今这灵乃是新造的中心和生命线。

 旧造是神所创造的,但新造的产生却不是藉着创造,乃是藉着复活。因此,四十五节含示两种创造:旧造和在复活里的新造;前者以人这活的魂为中心和生命线,后者以赐生命的灵为中心和生命线。

 今天许多基督徒缺少启示,缺少正确的属灵异象;他们反对我们说,基督是末后的亚当成了赐生命的灵。但否认基督是赐生命的灵,等于否认复活的实际。赐生命的灵是基督复活的命脉。如果基督仅仅带着身体复活,而没有成为赐生命的灵,祂的复活对于我们就几乎没有多少意义了。复活就仅仅是一个客观的事实,与生命无关。这好比拉撒路的复活,只是一个复活的行为,没有产生、带来任何与生命有关的东西。但基督的复活绝对是一件与生命有关的事,因为在复活里,祂成了赐生命的灵。

 大部分的基督徒只是客观的相信复活。对他们而言,基督的复活不过是一个客观的行为,与基督身体的肢体毫无关系。这样来领会基督复活的人,也会绝对以客观的方式来看祂的升天。他们不领悟,升天与我们有主观的关系。由一些基督徒的观点来看,就生命而言,基督的复活和升天与我们毫无关系。反之,二者都是基督所成就的客观事实。他们持守这些事实,作为他们基要信仰的一部分。

 复活不仅仅是基督所成就的客观行为,复活更与我们有非常主观的关系。基督藉着成为肉体成了一个人;祂成为我们。因此,成为肉体不仅是一件客观的事实,更是将神带到人性里的过程。复活的过程在原则上也是一样。复活本身不仅是一个举动;复活乃是产生赐生命之灵的过程。藉着复活的过程,那结束旧造的人,成为赐生命的灵,就是新造新生起头的元素。

 很少基督徒看见,在复活里的基督乃是赐生命的灵。然而,慕安得烈(Andrew Murray)领会这事。在他的名著『基督的灵』一书中,题为『那得着荣耀之耶稣的灵』那一篇里,他写到这事。那得着荣耀之耶稣的灵,实际上就是在复活里,并在荣耀里的主耶稣自己。祂进到复活里,就成了赐生命的灵。这位赐生命的灵乃是使新造有新生起头的素质。新造新生起头的元素,乃是复活的基督成了赐生命的灵。

 传统的基督教神学反对基督成了赐生命之灵的真理。根据许多人的意见,这乃是异端。事实上,这是在神话语深处所发现的真理。真理终必得胜。

 林前十五章四十五节是很重大的一节。我再说,这一节含示以魂为中心的旧造,以及以那灵为中心的新造。这灵一点不差就是基督,三一神。事实上,赐生命的灵乃是经过过程的三一神。神经过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和复活的过程。如今在复活里,祂是生命素质,好使新造有新生的起头。我们已经成为新造,藉着三一神这赐生命的灵而得着新生的起头。在『神的经营』一书里,我们强调人的灵,以及基督成了赐生命的灵。复活最高的定义乃是:复活是末后的亚当基督成为赐生命之灵的过程。

 一九六四年我们整编诗歌的时候,有一位弟兄劝我们不要出版基督是那灵的诗歌。他承认圣经启示基督是那灵。然而他说,大部分的基督徒不会接受这种教导,所以我们不该把关于这事的诗歌放在我们诗歌本里面。我对他说,我从不勉强人跟随我的教导,但我的确需要自由,以教导圣经里的真理。我接着指出我们的目标,首先是传福音拯救罪人;其次是造就圣徒,并藉着正确的教导把他们建造起来,使他们在生命上长大;第三,以召会独一的立场来建立地方召会;第四,与众召会有交通,成为一个身体。我说,只要我们的工作有这四方面,我们就有同一的目的,同一的目标。我也告诉他,我对基督是那灵有沉重的负担,我别无选择,只能照着这负担来尽职。我对他说,我必须宣告基督今天乃是赐生命的灵。别人接受或拒绝这教导,不是我的事。在路德马丁的时代,并非人人都接受因信称义的真理。如果路德在这一点上犹豫不决,怎么会有宗教改革?我坚决的告诉他,我不害怕反对。

 我不要任何人盲目的跟从我。保罗说,『你们要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样。』(林前十一1。)如果我跟随基督,跟随圣经,跟随真理,那么你们就该跟随我。同样,如果你们跟随基督,跟随圣经,跟随真理,我也该跟随你们。这样,我们应当彼此跟随。这就是我们在主的恢复里所竭力实行的。

 有些人反对基督今天是赐生命的灵这个说法;他们竭力争辩说,林前十五章四十五节没有用指定冠词,所以这节不是说那赐生命的灵(the life-giving Spirit),乃是说一位赐生命的灵(a life-giving Spirit)。然而,这里要紧的不是有没有指定冠词;这里清楚的题到赐生命的灵。难道反对我们的人相信有两位赐人生命的灵─圣灵和赐生命的灵吗?教导人有两位赐生命的灵,这才是异端。我越说到基督成了赐生命的灵,我就越放胆,越有把握,越受激励。末后的亚当基督成了赐生命的灵,的确是照着神圣的启示。

 说末后的亚当成了赐生命的灵,与照着约翰一章十四节说,话成了肉体(the Word became flesh)是类似的。请注意:这里的『肉体』一辞前面没有指定冠词。如果这节说,『话成了那肉体』(the Word became the flesh),那会有什么不同?肉体也好,那肉体也好,二者的意思都是一样的。同样的原则,林前十五章四十五节没有指定冠词并不要紧。我再说,要紧的乃是赐生命的灵。

 基督徒也许承认有些事是在圣言里,但因着惧怕人,就没有胆量为真理站住。因着传统的影响,他们没有完全为真理站住。有些反对我们的人承认,在以赛亚九章六节,子称为父,但他们因着传统而不愿这么说。别人也许跟随传统,但我们只在意圣经,就是神纯正的话。

 在林前十五章四十六节,保罗说,『但不是属灵的在先,乃是属魂的在先,以后才是属灵的。』这里属灵的是指基督,第二个人;属魂的是指亚当,头一个人。(47。)照着人的领会、传统和作法,我们应当跟随头一个,不该跟随第二个。本节保罗刻意的说,属魂的在先,而不是属灵的在先,原因就在这里。属灵的是第二个。我们若接受圣经的方式,就该跟随第二个,不该跟随头一个。例如,你应该跟随该隐,还是跟随亚伯?我们的确不该跟随该隐─头一个,乃该跟随亚伯─第二个。不但如此,在逾越节的时候,被击杀的乃是长子。这指明神的审判是临到长子身上。同样的原则可应用在头一个创造和新造。神不要头一个;祂要第二个。

 在四十七节保罗继续说,『头一个人是出于地,乃属土;第二个人是出于天。』出于地,指头一个人亚当的来源。属土,指他的性质。基督不仅是末后的亚当,也是第二个人。头一个亚当是人类的开始;末后的亚当是人类的终结。亚当是头一个人,是旧造的元首,在创造中代表旧造。基督是第二个人,是新造的元首,在复活中代表新造。全宇宙中只有两个人:头一个人亚当,包括他所有的子孙;第二个人基督,包括祂所有的信徒。我们这些信徒,因着出生,包括在头一个人里面;又藉着重生,成为第二个人的一部分。我们的信,把我们从头一个人迁出,迁入第二个人里面。就着我们是头一个人的一部分说,我们的来源是地,性质是属土的。就着我们是第二个人的一部分说,我们的来源是神,性质是属天的。出于天,指第二个人基督的神圣来源,和祂属天的性质。

 四十八节说,『那属土的怎样,凡属土的也怎样;那属天的怎样,凡属天的也怎样。』『属土的』指头一个人亚当,他是属土的。『凡属土的』指亚当所有的子孙,他们都是属土的,和亚当一样。『属天的』指第二个人基督,祂是属天的。照样,『凡属天的』指在基督里所有的信徒,他们都是属天的,和基督一样。我们曾是属土的,但如今我们是属天的。

 在四十九节保罗宣告说,『我们既有属土者的形像,将来也必有属天者的形像。』就着我们是亚当的一部分说,我们藉着出生带有属土者的形像;就着我们是基督的一部分说,我们要在复活里带有属天者的形像。这指明我们在亚当里如何出生为属土的人,照样在基督里也必复活为属天的人。这样的复活乃是我们的定命。这就像我们的出生一样确定,我们不该有任何疑问。

 今天我们有两种形像:属土者的形像和属天者的形像。我们可用毛毛虫在变成美丽蝴蝶的过程中为例,说明我们的光景。有时候可以看见我们里面的毛毛虫;有时候也多少可以看见蝴蝶。至终,藉着复活,我们都要完全脱茧而出,成为蝴蝶。我们不再是丑陋的毛毛虫─乃要成为美丽的蝴蝶,有基督的形像。照腓立比三章二十一节看,我们这卑贱的身体要改变形状,成为荣耀的身体,与基督的身体一样。这事要藉着复活,并在复活里发生。

陆 复活的得胜


 一 不朽坏胜过朽坏

 林前十五章的末段─五十至五十八节,是说到复活的得胜。在五十节保罗说,『弟兄们,我告诉你们,血肉之人不能承受神的国,朽坏的也不能承受不朽坏的。』血和肉是属魂身体的组成成分。这身体是朽坏的,没有资格承受不朽坏之神的国。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我们朽坏的身体必须复活成为不朽坏的,使我们可以在复活里承受不朽坏之神的国。甚至在今天,我们若凭着血肉,不凭着灵而活,我们就无法实行召会生活,召会生活乃是今天神的国。然后到了千年国,我们也无法承受神的国。为此,我们必须属灵。

 在五十节保罗说,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旧造不仅是朽坏的,旧造本身就是朽坏。然而,神的国是不朽坏的。朽坏的不能承受这不朽坏的。

 五十一节说,『看哪,我把一个奥秘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这里的奥秘指我们朽坏的身体要改变形状,包括复活,成为不朽坏的身体。(腓三21。)这是奥秘的,远超人所能领会。

 林前十五章五十一节的『睡觉』指死。(十一30,约十一11~13,帖前四13~16。)『改变』即从朽坏、羞辱和软弱的,改变为不朽坏、荣耀、并有能力的;(林前十五42~43;)我们卑贱的身体,要模成基督荣耀的身体。(腓三21。)

 林前十五章五十二节说,『就是在一剎那,眨眼之间,末次号筒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末次号筒指第七号,(启十一15,)就是神的号。(帖前四16。)这意思是说,这里的末次号筒与启示录的第七号是一样的。的确,在启示录的七号之后,就不再有号筒了。因此,说启示录的第七号就是林前十五章五十二节的末次号筒,乃是正确的。

 末次号筒的时候,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就是死了的信徒,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帖前四16。)我们这些在主回来时还活着的信徒也要改变。死了的圣徒要先复活,然后活着的圣徒要在被提中改变形状。(15~17。)在林前十五章五十三节,保罗继续说,『因这必朽坏的,必要穿上不朽坏;这必死的,必要穿上不死。』『这必朽坏的』和『这必死的』指我们必朽坏、必死的身体。藉着在基督来时我们或从死人中复活,或活着改变形状,我们这必朽坏、必死的身体,必要穿上不朽坏和不死。这在天然的眼光看来是奥秘难解的。今天不论我们多健康、多强壮,我们的身体都是必朽坏、必死的。但在复活里,这身体要穿上圣经所说的不朽坏和不死。

 二 生命胜过死亡

 在五十四节保罗继续说,『几时这必朽坏的穿上不朽坏,这必死的穿上不死,经上所记「死被吞灭而致成得胜」的话,就应验了。』这里『几时』是指我们这必朽坏、必死的身体,复活或改变形状,脱离朽坏和死,进入荣耀和生命之时。那时,死就要被吞灭而致成得胜。这是我们藉着在基督里的救赎和救恩,在神的经纶中所同享之复活的完成。这复活开始于我们死了的灵活过来,完成于我们必朽坏的身体改变形状,中间的过程乃是我们堕落的魂,藉着基督那赐生命的灵,就是复活的实际,而有新陈代谢的变化。(林后三18。)

 死乃是人的失败。藉着基督在复活生命里的救恩,死要被吞灭,而致成我们这些受益于基督复活生命之人的得胜。本节的得胜是复活的同义辞。复活就是生命胜过死亡。

 在林前十五章五十五节,保罗问:『死阿,你的得胜在那里?死阿,你的毒刺在那里?』这是使徒关于复活的生命胜过死,得胜的宣告。

 五十六节说,『死的毒刺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死是属于魔鬼的,(来二14,)它用罪螫死我们。(罗五12。)在神的救赎里,基督替我们成为罪,(林后五21,)为要藉着祂的死定罪罪,(罗八3,)因而废除死的毒刺。然后,藉着祂的复活,死就被复活的生命吞灭了。

 罪藉着律法,在我们的良心里,并在神面前,将咒诅和定罪带给我们。(罗四15,五13,20,七7~8。)因此,律法成了罪的权势(能力),杀死我们。(七10~11。)基督的死既成就了律法在我们身上的要求,(彼前三18,二24,)罪的权势(能力)就被废除了。这样,基督的死定罪了罪,并且废除了律法,祂的复活也吞灭了死。所以,我们必须感谢神,祂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死与复活,使我们胜过罪与死。(林前十五57。)

 在五十七节保罗呼喊说,『感谢神,祂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使我们得胜。』藉着基督的死与复活,胜过罪与死的得胜,不该只是一件完成的事实给我们接受,也必须藉复活的基督这赐生命的灵,(45,)与我们的灵成为一,(六17,)而成为我们每天在生命里的经历。因此,我们当凭着这调和的灵生活,并照着这调和的灵行动。这样,我们就会不断的感谢神,因祂藉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使我们得胜。那释放我们脱离罪的律、罪的权势的,乃是复活的大能。将来要吞灭死的,也是复活。

 三 为主工作的动机

 在十五章五十八节,保罗下结论说,『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怀疑复活的真理,就是摇动;确信复活并留在复活的实际里,就是坚固不摇动。

 不信复活的真理,使我们对将来失望,因此使我们在主的工作上灰心。信,使我们切愿在主的工作上满溢,盼望在主回来时,在复活里讨主喜悦。

 保罗说,我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这不是凭我们天然的生命和才干,乃是凭主复活的生命和大能。我们在主复活的生命里,用主复活的大能为祂劳苦,绝不会徒然,但藉着向罪人传扬基督,对圣徒供应生命,并用对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的经历作金、银、宝石来建造召会,(三12,)其结果必要完成神永远的定旨,并且到义人复活时,(路十四14,)我们必要得着再来之主的赏赐。(林前三14,太二五21,23。)

 我得救以后不久,我在神学院读书的姊姊写信给我,用林前十五章五十八节来鼓励我为主作工。那时候我不领悟这一节是说到复活里的事,与复活有密切的关系。如果我们在复活里,这节就可以应用到我们身上。但如果我们不在复活里,我们也许会有错误的想法,以为这一节是鼓励我们努力苦干。历年来,基督徒一直引用这一节。然而,我不信有许多人领悟这一节是与复活有关的。本节开头的『所以』指明这一点,这辞是指保罗在本章里所说的一切。保罗基于他在这里所写的,鼓励亲爱的弟兄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作主工。照着他们天然的生命,连一件小事也能够使他们摇动。那么他们怎样才能坚固?我们惟有藉着里面复活的生命才能坚固。复活使我们坚固不摇动,常常竭力多作主工;不但如此,复活也使我们认识,我们在主里面的劳苦不是徒然的。若没有复活,我们无论作什么都是徒然的。但在复活里,我们在主里面的劳苦就不是徒然的。因此,复活不但是一种鼓励,更推动我们为主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