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篇 对付恩赐(六)今天说方言的难处
总纲目




身体和召会
保罗和约翰的著作
不鼓励说方言的原因

 读经: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四至三十一节,十四章一至二十五节。

 保罗对付恩赐的问题时,强调六件事:说话、那灵、基督的身体、神的行政、爱、以及申言建造召会的超越。在林前十二章,保罗一再题到身体,至少有十八次之多。但在十四章,他却说到召会的建造。因此,在十二章,我们有身体;在十四章,我们有召会。

身体和召会


 身体和召会是同义辞,都是指同样的东西。身体就是召会,召会就是身体。但在十二章,保罗强调的是身体,而在十四章,他强调的是召会。身体和召会是有区别的。身体是生机体,为着让基督作信徒的生命,长大并彰显祂自己。召会是会众,为着让神执行祂的行政。基督作生命,乃是身体这生机实体的素质。这生机体不是为组织,乃为活着以彰显基督。基督乃是祂身体的素质,而祂的身体是一个生机的实体,凭基督自己而活着、长大并成熟,直到最终将祂彰显出来。

 十二章十二至二十七节的主要思想,不在于活动或事业,乃是说到身体是生机体,活着、长大、成熟,并将基督这内里的素质彰显出来。为这缘故,三节告诉我们,当我们说『主,耶稣!』我们就在那灵里。将我们带到身体里的乃是那灵,因为那灵不仅是创世记一章二节里所说神的灵,更是赐生命的灵,生命的灵。我们都已经接受了那生机的将我们带进身体里的那灵。

 在罗马十章十三节保罗说,『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行传二章二十一节说,『那时,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我们需要把这两节合起来看。行传二章的得救是接受那灵的初期恩赐。接受那灵的初期恩赐,相当于得救。这事的发生不仅是藉着相信,也是藉着呼求主。每一个真正相信主耶稣的人都会呼求祂,并且说,『主,耶稣!』我们若说,『主,耶稣!』那灵就会进到我们里面,我们也会在那灵里。那灵乃是pneuma,纽玛,气息,空气,是给我们呼吸的。我们呼吸时,不可能不将空气吸入。当我们呼吸时,空气在我们里面,我们也在空气里面。照样,当我们呼求主耶稣时,我们就在那赐人生命,并将我们带进身体的那灵里。

 按照林前十二章十三节,我们是在那灵里受浸,浸成了身体。受浸的水表征一个事实:我们已经浸入三一神,(太二八19,)并浸入基督。(加三27,罗六3。)我们一浸入基督,也就浸入祂的身体,成为这生机身体的一部分。林前十二章清楚启示,我们成了基督生机身体的肢体。阿利路亚,如今我们乃是在身体里!我们都呼求了『主耶稣』,也都被带进那灵里,那灵也把我们引进身体里;现今我们都生机的在身体里。

 保罗在十二章十二至二十七节,说了这么多关于身体的话之后,到了二十八节就开始论到召会:『神在召会中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申言者,第三是教师;其次是行异能的,再次是得恩赐医病的,帮助的,治理的,说各种方言的。』召会乃是为着神的行政。保罗题到召会时,他所强调的不在于生机的实体,乃在于神的行政。身体是为着彰显基督,召会是为着神的行政。在十四章,保罗的观念主要不在于生机的长大,乃在于行政的管理。十二章着重的是生命,而十四章着重的是行政。因此,十二章可用『生机的彰显』来形容,十四章可用『行政的管理』来形容。不仅如此,召会的建造是为着行政,但身体的建造却是为着基督生机的彰显。我们要彰显基督,就需要身体;要执行神圣的行政,就需要召会。为这缘故,十二章在生机一面强调身体,为要生长基督并彰显基督;但十四章是在行政一面强调召会,为要执行神永远的定旨。

 在这点上,我要题出一个问题,是和说方言有关的:为使身体能够生机的长大并彰显基督,说方言到底有没有帮助?我们必须谨慎的回答这问题。倘若我们说,说方言对身体的长大毫无帮助,那就错了。说方言多少与那灵有关,而那灵是为着身体的。为这缘故,我们不该说,说方言对身体绝无帮助。决定的因素在于我们对说方言的领会和实行。如果你说方言只是为着自己的利益,这就会破坏身体。倘若你说方言是为着身体,你也顾到身体,你的说方言就对身体有帮助。我们中间有人曾见证说,说方言在他们里面激动他们寻求基督。这是个不能否认的事实。诚然,寻求基督乃是凭着那灵,并且是为着身体。然而,那些藉着说方言被那灵激动而寻求基督的人,可能不领悟,他们寻求基督该是为着身体的。在这事例中,他们对说方言的领会有点缺欠。说方言对身体是不是有帮助,完全在于正确的领会和实行。

 现在让我题出另一个问题:在为着神的行政建造召会的事上,说方言有没有帮助?答案清楚、明确的是:『没有。』特别是今天所实行的说方言,对神的行政一点帮助也没有。反之,从层出不穷的例子看,说方言会破坏召会,拆毁神的行政,并推翻神圣的管治。

保罗和约翰的著作


 哥林多前书是保罗在以弗所写的。保罗写这封书信的用意,是要改正、调整在哥林多的召会。当时不论在基督徒的生活,或在神的行政上,那里的召会都是一团混乱。保罗的用意是要规正哥林多人,救他们脱离受打岔的光景,并把他们带回神经纶的中心在线。保罗写这封书信时,正在享受以弗所召会绝佳的召会生活。

 罗马书是在哥林多写的。保罗写完哥林多前书之后,就离开以弗所,访问哥林多。正如他在哥林多后书所说,他迟延到哥林多人那里,是因为要宽容他们,不愿带着忧愁到他们那里去。但因着他们收了保罗的前书,就悔改并受调整,保罗就欢欢喜喜的到哥林多去看他们。当他留在哥林多时,就写了罗马书。

 罗马书是基督徒生活和召会生活基本的轮廓,管治的概要。在这卷书中,保罗对于说方言或神医只字未题。从在哥林多召会的经历,他知道方言和所谓神奇的医病是多么破坏召会。当时,哥林多召会正是这些事的温床。许多人为说方言狂热,为神奇的事物疯狂。然而,召会就被这些事破坏、毁坏了。保罗领悟到这些事给哥林多召会所带来的破坏,所以当他写罗马书时,就格外清明。

 在罗马十二章,保罗说到在主的身体里正确恩赐的功用。我再说,保罗在这里对于说方言和神医只字未题。他所强调的乃是怜悯人、彼此相爱、款待圣徒。这指明保罗率先贬低说方言。保罗在他完成的职事里,对于说方言是采取贬抑的态度。

 倘若这是保罗在他完成职事里的态度,那么约翰在他修补职事里的态度又是如何?约翰在他的约翰一书中有没有题到任何关于说方言、神医或神迹的事?没有。约翰在该书中所说的,乃是根据他的福音书。在约翰七章三十七至三十九节,约翰指出,凡信入基督的人都要接受那灵,并且从他们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这里的灵不是指说方言或医病,乃是生命的灵。在基督里的信徒都要喝生命的灵,然后从他们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这是约翰在他的福音书中所说的。到了约翰一书,他继续说到我们里面的膏油涂抹。他不是说我们身上的膏油涂抹,乃是说我们里面的膏油涂抹。我们里面有生命的灵,这灵就是那涂抹我们的膏油。这膏油就是出埃及三十章,复合着香料的油所预表的。这膏油涂抹不是以神奇的方式来经历,乃是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以自然的方式来经历的。因此,从这里我们看见,在不强调说方言、医病或神迹的事上,约翰与保罗乃是一。

 关于那灵,约翰在启示录里说了什么?他并没有题到任何关于说方言或神医的事,但他却说到七灵。根据启示录四章五节,这七灵乃是七盏火灯,从里面发光照耀。这七灯的发光照耀并不是神奇的,乃是正常的。

 在启示录四章我们看见神的七灵,就是七灯;但在二十二章,我们看见那灵,由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所流出浇灌新耶路撒冷的河所表征。这里还是没有题到说方言。倘若说方言那么重要,那么要紧,保罗和约翰当然会加以强调的。

不鼓励说方言的原因


 我所渴望的乃是为基督说话,并且说出基督。可是,特别为了帮助年轻人,我有负担说明我不鼓励说方言的原因。我虽然不反对说方言,可是我也不鼓励。我的理由乃是基于亲身的经历和观察。

 我不鼓励今天的说方言,因为它可比作鸦片或吗啡。作医生的都知道,鸦片和吗啡对于某些疼痛或疾病是有疗效,但用量、用法必须限制。使用得当,限制得宜,鸦片和吗啡就很有用。使用这些药物的危险,乃在于这些会使人上瘾。人一旦对鸦片或吗啡上了瘾,后果就相当可怕。许多人可能练习说方言,说了一阵子,就不说了,但有些人却上瘾了。他们可能上瘾到一个地步,当他们来在一起聚会时,不顾到其它任何事。他们太顾着说方言,即使所谓的方言不是真的,他们也不在意。

 第二,就长远看,说方言并不能帮助信徒在生命上长大。反之,沉溺于说方言可能会导致情欲的放纵。不错,有些人见证,说方言会在里面激动他们寻求基督。这是说方言正确的结果。但是沉溺于说方言的人只顾到自己的狂热,却不懂得节制。结果,他们中间就有许多淫乱的事情发生。

 第三,沉溺于说方言的人,无心听十字架以及基督深奥之事的话。他们没有兴趣知道,基督的十字架如何对付肉体和己。他们不在乎这类公义清明的话;他们就像一块被劣等木工蹧蹋的木头,不能用来作上等的家具。他们无心知悉基督深奥的事或复活里的生命。例如,我们所释放哥林多前书的信息,以及构成神圣启示之心脏的四卷书─加拉太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的所有信息,他们无耳聆听。反之,他们喜欢注意行传二章、林前十二章和十四章。然而,他们误用了这部分的圣言,无心听清明的话。

 因着我从主所领受的负担,并因着祂的托付,我深恐灵恩运动会潜入主的恢复里。这事若是发生,主的恢复就会受到破坏。但这并不表示我反对真正的说方言。真正的说方言是出于神的,我并不反对。但是,我不鼓励今天的说方言。此外,即使是灵恩运动的领袖,这些年来也作了一些修正。他们领悟,若不作某些调整,他们就无法推展他们的工作。我听说在美国密苏里州春田市(Springfield)神召会的神学院,学生受教导,在会众聚会时要强调教导,而不强调说方言,并且鼓励人要说方言就在私下说。但是,说方言还是拦阻了那里许多亲爱的圣徒在生命上的长大。

 第四,没有其它的基督徒像这些鼓动说方言的人这么孤立,这么四分五裂。每一个说方言的人都是孤立、个人主义、分裂的。每个人都只顾到自己。藉此我们看见,仇敌潜入而利用一些也许出于神的东西,来破坏神的行政。在五旬节派和灵恩运动的人中间,没有建造可言,没有身体生活,没有顾到一,也毫无神圣的行政。

 现在,我们能够明白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的观念,我们也知道他写本书时,他灵里和心里的负担。保罗深深关切基督的身体,关心神的行政。他认识神的心意和神的计划。他知道神的定旨是要得着一个身体,来生长基督并彰显基督,也要得着召会,来执行神圣的行政。今天的说方言已经被仇敌利用,拦阻身体的长大,破坏为着神行政之召会的建造。因此,我不能鼓励说方言的实行。但是,我要再说,我并不反对真正的说方言。达秘认为说方言的时代已经过去,这点我不同意。真正的说方言仍然可能存在,但是说方言必须行得合宜。

 说方言实在弊多于利。已过我们曾三次试着在召会生活中实行说方言,而每一次我们都受亏损。我们盼望主的恢复能蒙保守,免于受今天说方言可能引起的破坏,而能在纯净生命的路上往前,不受任何搀杂的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