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篇 对付恩赐(五)
总纲目




陆 申言的超越
 一 更多建造召会
  1 追求爱,更要切慕属灵的恩赐,尤其要切慕申言
  2 说方言和申言的比较
 二 更多劝服人

 读经:哥林多前书十四章一至二十五节。

 保罗写林前十二、十三和十四章时,在他的灵里和他的心里,对说话、那灵、身体、神的行政,以及爱这几件紧要的事有负担。这五件事在十二章和十三章都强调了。到了十四章,保罗说到另一个主要的点:有一项特别的恩赐,对于建造召会是超越的。在许多属灵的恩赐中,有一项恩赐特别超越,不是为着我们的工作、成熟,也不是为着我们属灵的益处,乃是为着召会的建造。我们将会看见,这超越的恩赐乃是申言。因此,保罗对付恩赐时,强调六件事:说话、那灵、身体、神的行政、爱、和为着建造召会那超越的恩赐。

 保罗至终所关切的,不是说话、那灵、身体、神的行政,也不是爱作为运用恩赐极超越的路。使徒至终所关切的,乃是召会的建造。保罗非常有召会的感觉,并且以召会为中心。他所关切的中心点乃是召会。

 保罗在歌罗西一章二十四节说,『现在我因着为你们所受的苦难喜乐,并且为基督的身体,就是为召会,在我一面,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基督受死不仅是为着救赎,也是为着召会。从以弗所五章二十五节看,基督舍己乃是为着召会。不错,基督受死是要完成救赎;然而,救赎只是手续,并不是神的目标,不是神的目的地。救赎是达到目标的途径,而目标乃是召会。

 因着召会是神的目标,我们就不能和那些忽视召会,只肤浅领会基督救赎的基督徒妥协。许多人甚至不愿听到人题起召会这辞。然而,基督的死主要且终极的目的,乃是为着召会。

 在永世里,我们就蒙神拣选并预定。但因着我们远离了神,所以需要基督来完成救赎,把我们带回归神。但救赎不是神的目标,不是神终极的目的。神的目标,神的目的,乃是要祂的选民生机的联结成基督的身体,就是召会。即使我们没有堕落,神仍需要完成一些手续,好得着召会。

 我年轻时,别人只简单的告诉我,基督来,是因为我们堕落到罪中。我受教导说,神爱我们,舍了祂的独生子来拯救我们。按照这种领会,我们若没有堕落,基督就不需要来。但是,认为神的目的只是要救赎我们脱离地狱并上天堂的想法是错误的。神的目的乃是要得着召会,而基督的死将我们赎回,就是要使我们成为祂的身体。这就是保罗有召会的感觉,以召会为中心的原因。在保罗的感觉里,召会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

 我们思考属灵的恩赐时,就必须问:恩赐是为着什么?许多基督徒只注意恩赐,却不注意恩赐的目的。有人盼望有传福音的恩赐,有人盼望有神奇的恩赐,如说方言、医病等恩赐。但他们却可能一点也不在意这些恩赐是为着什么。保罗和他们不同。他深处所关切的,乃是召会的建造。他知道什么恩赐对召会的建造有用。我们需要学习保罗那样关切召会的建造。我们是否属灵、成熟、有恩赐,都是次要的;神经纶的第一要务,乃是召会的建造。保罗在林前十四章所强调的主要的点,不是什么恩赐对我们最好,乃是什么恩赐对召会的建造最好。不错,神的确赐下了许多恩赐;但是,论到召会的建造,并非所有的恩赐都是重要的。因此,在本章保罗给我们看见,为着召会的建造,什么恩赐才是超越的。

陆 申言的超越


 一 更多建造召会

  1 追求爱,更要切慕属灵的恩赐,尤其要切慕申言

 在十四章一节保罗说,『你们要追求爱,更要切慕属灵的恩赐,尤其要切慕申言。』这吩咐是基于十二章三十一节至十三章十三节的启示。追求爱,就是追求在生命里长大,好在生命里发展恩赐。因此,追求爱,必须配以切慕最有益的恩赐,就是申言的恩赐。

 保罗很有智慧;他用智慧
的方式写了第一节。在这节里,事实上他并不是鼓励哥林多信徒寻求医病、神迹、说方言等恩赐;保罗的目的乃是要他们寻求申言的恩赐。可是,保罗并没有叫哥林多人忘记申言恩赐以外的一切属灵恩赐。他告诉他们要切慕属灵的恩赐,尤其要切慕申言。他要他们追求上好的,最有价值的。他知道哥林多人中间有混乱的情形,他们必须平静下来。为这缘故,他运用智慧告诉他们,爱是运用恩赐绝佳的路,然后吩咐他们要追求爱,更要切慕属灵的恩赐,尤其要切慕申言。

 申言既是为主说话,并说出主,也就是把基督供应给人。这是召会聚会中最主要的事。这种申言需要充满神的生命为内容。爱是经历神的生命,并使神的生命为着建造召会,成为申言恩赐的内容,极超越的路。因此,我们必须追求爱,并要切慕这更大的恩赐。

  2 说方言和申言的比较

 在十四章二至三节保罗说,『那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乃是对神说,因为没有人听出来,然而他在灵里却是讲说各样的奥秘。但那申言的,是对人讲说建造、勉励和安慰。』使徒在二至六节的话,使人清楚明确的看见,说方言远不及申言重要。他很强的贬低说方言的恩赐,而高举申言的恩赐,因为他主要的关切是召会,不是单个的信徒。说方言,即使是真正和正确的,也不过造就那说的人,但申言却建造召会。在启示里申言,或用清楚明白的话在知识里教导,比用人所不懂的话说方言,对召会更有益处。既然申言说出主,把基督供应给人,就建造人,给人勉励和安慰。

 我要强调一个事实,在新约里,申言主要的还不是说预言,乃是为主说话,并说出主。甚至在旧约以赛亚书和耶利米书,申言主要的也不是说预言,乃是为神说话,并说出神。当然,申言也包含说预言的成分。在整本圣经里,申言的意义是为神说话,并说出神;其次才是说预言。申言就是为…说话,说出…,以及预告。这是对圣经里申言的正确领会。

 就着为…说话,并说出…的意义而言,申言需要生命长大。为这缘故,我们需要认识神,也需要经历基督。我们对神若没有足够的认识,对基督若没有足够的经历,就没有什么可为祂说的,也不能说出祂。就着预告,在事情发生之前说预言的意义而言,申言是神奇的,并不需要生命的长大。

 我再说,林前十二章和十四章中的申言,主要的不是指说预言,乃是指为神说话,并说出神。然而,今天的五旬节派或灵恩运动中有许多人大大强调说预言,而忽略更重要的事,就是为神说话,并说出神。

 到了十四章四节,保罗接着说,『那说方言的,是建造自己,但那申言的,乃是建造召会。』申言是为主说话,并说出主,不仅建造单个圣徒,更建造召会。反之,说方言却不能建造召会。

 在五节保罗继续说,『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但我更愿意你们申言;说方言的,若不翻出来,使召会得建造,那申言的,就比他强了。』保罗心里所想的,不是叫哥林多人寻求说方言的恩赐,乃是鼓励他们申言,好叫召会得着建造。保罗的负担是召会的建造。这是他由衷的关切。

 在六节保罗题出一个问题:『弟兄们,我到你们那里去,若只说方言,与你们有什么益处?除非我用启示,或知识,或预言,或教训,对你们讲说。』这含示说方言除了说的人以外,与任何人都无益处。这里我们再次看见保罗写信给哥林多人的智慧。他知道他们在混乱中,所以他对他们说话时相当谨慎,为要使他们平静下来。他向他们指出,除非他用启示,或知识,或预言,或教训,对他们讲说,否则他与他们就没有什么益处。

 在七节保罗接着说,『就是那无生命而发声之物,或箫、或琴,若发出来的声调没有分别,怎能知道所吹所弹的是什么?』使徒在七至十一节的例证,指出哥林多的信徒荒谬的滥说方言,发出没有分别的声调,(7,)吹出『无定的号声』。(8。)他们也过度的使用方言,无论在什么地方,用什么方法,或在什么情形里,都说方言。因此,他规正并约束他们,不滥用也不过度的使用这种益处最少的小恩赐,叫他们能追求更大的恩赐,好更多的造就圣徒并建造召会。

 在七节保罗很明确的指明,哥林多人应当停止发出无意义的声音。今天,许多人无意义的说方言。许多说方言的人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在八节保罗说,『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预备打仗?』今天在灵恩派中间,没有人能预备打仗,因为没有确定的方向。

 在九节保罗说,『你们也是如此,若不用舌头说容易明白的话,人怎能知道你所说的是什么?这样,你们就是向空气说话了。』这里的舌头是指肉身的舌头,不是语言或方言。在这一节,保罗的确不鼓励人说方言。

 十节说,『世上的口音,种类或者甚多,却没有一样是无音义的。』这里的『口音』,原文与七至八节的声同字。在此指口音,就是语言。

 十一节说,『这样,我若不明白那口音的意思,我对那说话的便是化外之人,那说话的对我也是化外之人。』这里的『意思』,直译,效能,与能力同字。化外之人,原文意外国人,就是非希利尼人,不说希利尼话的人。『推测本字原初是用以描述一些发音刺耳、腔调粗鲁的人;…后来,这字演变为化外或野蛮之意。』(Vincent,文生。)

 在十二节保罗宣告说,『你们也是如此,既渴慕灵,就要为着召会的建造,寻求得以超越。』这节说,『就要为着召会的建造…得以超越,』再次给我们看见,使徒全心顾到召会的建造。他满有召会的感觉,完全以召会为中心,与那些以自我为中心的哥林多人,完全不同。他们在属灵恩赐上的难处,是由于他们为自己追求,不顾到召会的建造。在对付头六项为人生活范围里的难处时,使徒强调基督是神给我们惟一的分;在对付后五项神圣行政范围里的难处时,使徒强调召会是神给我们惟一的目标。哥林多人不仅缺少基督,也不认识召会。使徒完成的职事,(西一25,)乃是由基督是神的奥秘,(二2,)和召会是基督的奥秘(弗三4)所组成的。哥林多人虽在使徒的职事之下,却失去这二者。他们很可怜的在自己里面,又瞎眼又无知。

 在林前十四章十三至十四节,保罗接着说,『所以那说方言的,就当祷告,使他能翻出来。因为我若用方言祷告,我的灵就祷告,我的心思却没有作用。』在祷告中使用并操练我们的灵,对我们属灵的生命必是健康的。但我们的心思若没有作用,也不使用,就绝对是不健康的。我们向主祷告时,必须运用我们重生的灵,以及我们更新的心思。我们的心思应当置于我们的灵,(罗八6,)不用说在祷告中,就是在日常的生活行动里,也绝不脱开灵。我们的祷告必须发自我们接触过神,并正在接触神的灵,并且经过我们清明而能领悟的心思,用清楚和明白的话,使我们的祷告能摸着神,滋养、加强自己,并建造别人。

 林前十四章十五节说,『这却怎么样?我要用灵祷告,也要用心思祷告;我要用灵歌唱,也要用心思歌唱。』保罗说,『也要用心思祷告,』这含示使徒鼓励受信者,不要只用人所不懂的方言祷告,也要用清楚、明白的话祷告。

 『用心思』的意思不是说只用心思,一点不用灵。在以弗所六章十八节,使徒嘱咐我们要时时在灵里祷告。祷告就是敬拜,敬拜就当在灵里。(约四24。)当我们用灵祷告,不用人所不懂的方言,而用人明白的话语,我们就自然而然的用心思解释、表达灵的思想。使徒在这里的意思是说,在召会的聚会中,为了全体与会者的益处,我们应当用心思,用人所理解的话祷告,(林前十四19,)以发表我们灵里的负担。在召会的聚会中,我们的祷告不仅该让主听见,蒙祂应允,也该让全体与会者懂得,叫他们得益处。为着这目的,我们在公众的祷告里,也应该学习用心思,就像用灵一样,训练心思与灵合作,甚至与灵成为一,使灵能成为心思的灵。(弗四23。)

 林前十四章十六节接着说,『不然,你若用灵祝福,在场那不通方言的人,既然不晓得你所说的,怎能在你感谢的时候说阿们?』阿们,直译,那阿们。这启示在使徒时代,一人在召会的聚会中祷告,众人都说,阿们,甚至加重的说,那阿们。

 在十七节,保罗再次指明他是多么关心召会的建造。他说,『你固然感谢得好,无奈别人得不着建造。』这指明在召会的聚会中,不仅我们的申言和教导该建造别人,连我们向主的祷告和感谢,也该建造别人。这表明使徒何等关心召会与众圣徒的建造。他在本节的话,不只是改正,也是嘱咐。

 那些鼓吹说方言的人,一定会欣赏保罗在十八节的话:『我感谢神,我说方言比你们众人还多。』然而,他们通常似乎忘记保罗的思路并非结束于十八节,乃是延续到十九节:『但在召会中,我宁愿用我的心思说五句话,可以教导人,强如用方言说万句话。』这表明在召会的聚会中,为着召会的建造,何等需要说人所理解的话,一点不需要说方言。的确,在这些经节中,保罗并不鼓励我们说方言。

 二 更多劝服人

 在二十节,保罗继续说,『弟兄们,在领悟上不要作小孩子,但在恶事上要作婴孩,在领悟上却要成熟。』哥林多的信徒不仅在生命上是婴孩,(三1,)在领悟上也是小孩子。他们需要在生命里长大,也需要在心思的领悟上长大。使徒对付他们的难处,就是为这目的,使他们在各方面都能成熟。

 『领悟』一辞或可译作思想、推理、心思。原文这辞与十四章十五、十九节的心思不同。这辞『强调与狂热的区别』。(Vincent,文生。)这是说到哥林多的信徒,对说方言的领悟和思想。他们狂热于说方言,因此对这事的领悟像小孩子,不像成熟的信徒,能合式的运用心思。使徒劝他们要在领悟上长大成熟,就是在说方言的事上像他一样,(19,)能合式的运用心思。幼稚的哥林多信徒需要在领悟上成熟,使他们能认识以下二十一至二十五节所说的事。

 二十一节说,『律法上记着:「主说,我要用异邦人的舌头,和异邦人的嘴唇,向这百姓说话;虽然如此,他们还是不听从我。」』这节的律法是指旧约。这话在以赛亚二十八章九至十三节,指明用异邦人的舌头说话,对以色列人乃是惩治,因为他们不信神那可理解的话。因此,使徒引用这话,含示哥林多人未曾正确的接受神藉使徒所传可理解的启示。

 林前十四章二十二节继续说,『这样,方言不是给信的人作表记,乃是给不信的人;但申言不是给不信的人作表记,乃是给信的人。』本节开头的『这样』,指明根据二十一节所引以赛亚二十八章的话,方言乃是给不信的人作消极的表记,表明他们不信的可怜光景。这含示那里有人说方言,那里就有人的不信。使徒在这里的用意,是要制止哥林多人过度的说方言。但申言是给信的人作积极的表记,表明他们有信的正确光景。这对申言的实行是一种鼓励。方言是给不信的人作表记这事实,指明那些要接受方言恩赐的人,可能有不信的恶心。

 林前十四章二十三节说,『所以若全召会聚在一处的时候,众人都说方言,有不通方言的,或是不信的人进来,岂不说你们癫狂了吗?』在全召会的聚会中,若众人都说方言,人会认为他们癫狂了。因此,鼓励众人在召会的聚会中都说方言是不对的,这违反使徒保罗的话。

 『癫狂』一辞原文或作疯狂,发疯。这话对于过度说方言是很强的劝阻。

 在二十四节保罗说,『但若众人都申言,有不信的,或是不通方言的人进来,他就被众人劝服,被众人审明了。』本节含示全体与会者都有责任,也有能力申言。在召会的聚会中,若众人都申言,这会劝服人。这种申言,主要的必定不是说预言,乃是为主说话,并说出主。

 被众人劝服和被众人审明,都必定不是藉着预言的申言,乃是藉着为主说话,并说出主的申言。这种申言需要在生命里有相当程度的长大。这话对于申言的实行,也是一种鼓励。

 在二十五节保罗作结论说,『他心里的隐情显露出来,就必面伏于地敬拜神,宣告说,神真是在你们中间了。』这含示申言为神说话并说出神,以神为内容,把神供应给听见的人,并带他们归向神。这也指明,召会的聚会应当充满神,会中一切的活动都该把神传达并传输给人,使他们为神所灌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