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篇 对付恩赐(三)
总纲目




 三 肢体的调和
肆 恩赐的设立

 读经:哥林多前书十二章二十三至三十一节。

 三 肢体的调和

 保罗在林前十二章二十三至二十七节说到肢体的调和。二十三至二十四节说,『身上肢体我们以为比较不体面的,就给它加上更丰盈的体面;我们不俊美的肢体,就得着更丰盈的俊美;至于我们俊美的肢体,就不需要了。但神将这身体调和在一起,把更丰盈的体面加给那有缺欠的肢体。』调和含互相调节意。神已把基督各个不同的肢体,调和在一起,成了一个身体。为此我们需要多有变化,(罗十二2,)藉着同一位灵,从天然的生命变化为属灵的生命,好有实行的身体生活。

 在身体里调和在一起并不容易。甚至夫妇调和在一起也很困难。我们在身体里与许多别的肢体调和在一起。不仅如此,身体是地方的,也是宇宙的。你若认为自己与当地的圣徒调和得相当不错,主可能会带一个人从世界的另一个地方来,试验你的调和到底有多少。这就是安那翰召会的光景。安那翰召会是个很好的例子,这里有许多种族和国籍的人聚集在一起,经历互相调节。神已把基督各个不同的肢体调和在一起,成了一个身体。这样的调和需要许多的变化。为着实行的身体生活,我们需要藉着那灵,从天然的生命变化为属灵的生命。

 神将这身体调和在一起,把更丰盈的体面加给那有缺欠的肢体,『免得身体上有了分裂,总要肢体彼此同样相顾。』(林前十二25。)在身体生活里,各个不同的肢体,该得着同样的照顾。在照顾上有差别,会引起分裂。

 如果身体有了分裂,神就无法执行祂的行政。神有一条路,要在宇宙中执行祂的行政。根据以弗所一章十节,神要藉着基督的身体,使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首先,基督必须成为召会的元首。然后神要用那在基督里、以基督为元首之基督的身体,将万有都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万有都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的时候正要来到。这就是时期满足时的经纶。这事若要成就,神就必须先使我们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这是主确实需要祂的恢复的原因。

 今天在基督教里,身体已经四分五裂了。有人声称我们既狭窄,又排外。事实上,实际的情形正好相反。我们既不排外,也不狭窄。我们承认并接纳所有的真信徒,不论他们的背景如何。只要他们是蒙宝血洗净,由那灵重生,在基督里的信徒,我们就接纳他们。我们没有任何的信条,任何特别的信仰,也没有任何特别的名称或条件。我们乃是全盘的相信圣经。这让神有机会,召聚一班余数,就是爱祂、追求祂的人,用他们来恢复正当的召会生活。神一直使用主恢复里的召会生活,在各种分裂中作一的见证。

 我们极力的见证说,我们拒绝所有分裂的因素。举例来说,坚持某种受浸的形式,就是一种分裂的因素。虽然我们实行祷读,但我们不容让祷读成为分裂的因素。如果参加聚会的人不愿意祷读,我们不会坚持他们非祷读不可。在我们中间,方言不是分裂的因素。因为我们拒绝所有分裂的因素,主就有路能得着一班余数来顶替分裂,使神能够执行祂的行政。

 在林前十二章三至十一节,保罗一再的题到那灵。但是在十二至二十七节,他没有题到那灵,反而用了『身体』一辞十八次之多(按原文)。十三节就从那灵转到身体:『因为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或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或自主的,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成了一个身体,且都得以喝一位灵。』我们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成了一个身体。但是,许多灵恩派的人只谈论在那灵里受浸。然而,十三节说,我们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成了一个身体,为要喝一位灵。有一件事非常要紧,就是我们要领悟,我们已经受浸,成了一个身体,为要来喝。我们不仅在一位灵里受浸,也已经浸成一个身体,并有一个特别的目的─喝一位灵。我们在主的恢复里,极力强调在一个身体里喝一位灵。你现在是在身体里喝吗?我能放胆宣告说,我是在一个身体里喝一位灵。

 浸成一个身体的经历是一次永远的,但喝一位灵的经历却是持续不断的。我们可以把受浸比作婚礼,把喝比作婚姻生活。婚姻生活的真实经历并不是在婚礼时发生;婚礼乃是承认婚姻这个事实的手续,但是婚姻生活的经历却是天天持续不断的。受浸与喝也是一样。许多基督徒只有『婚礼』─受浸,却没有『婚姻生活』─天天喝一位灵。我们在主的恢复里,有受浸也有喝;有婚礼,也有每天的婚姻生活。我们有接受并领受这件事实的手续,我们也有每时每刻的经历。如今我们都在身体里喝。我们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现在我很喜乐的说,我们在身体里喝一位灵。我们在身体里一直喝那灵,这是何等美好!有时候我享受这样的喝到一个地步,兴奋并喜乐得不能自已。

 保罗在十三节从那灵转到身体后,在十四至二十七节就说到身体及肢体。在这里我们看见,保罗是以身体为中心,而且对身体有负担。属灵恩赐不仅是在于那灵,更是为着身体。这些恩赐是出于那灵,也是凭着那灵的;但这些恩赐不是为着我们个人,乃是为着身体。

 多年来,我认识许多弟兄姊妹,按人说,他们好像没有什么恩赐。但是他们有刚强的灵,并且有心为着身体。结果他们终究被主大用。我认识一对夫妇,他们蒙主的怜悯眷顾,领受了主的恩典,开始爱主。这些年以来,他们渐渐在身体里长大,并且为着身体接受负担。他们似乎只有一个恩赐,就是爱身体,爱圣徒。如今他们所在的地方,召会生活有了美丽的显出。

 可是,一些生来有才干,重生之后有恩赐,又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在兴起正当召会生活的事上,可能一无是处。他们运用恩赐也许不是为着身体,而是为着自己。但是我刚才题到的那对夫妇,却是在身体里,而且顾到身体。为这缘故,主使用他们来兴起地方召会。如果这对弟兄姊妹不断的接受恩典,并且蒙保守在恩典里,他们的功用、恩赐会得着丰富、拔高并繁增。然而,那些有才干、有恩赐、受过教育、有口才的人,会产生难处,至终甚至会造成分裂。

 今天灵恩运动似乎很盛行。不过,灵恩运动也分裂得很厉害。不仅如此,这个运动并没有帮助信徒在生命上长大。灵恩运动与主的恢复领域完全不同。

 重要的是我们要看见,保罗说到恩赐时,非常强调身体。我们必须在身体里,我们必须为着身体,我们也必须彻底有身体的感觉,并完全以身体为中心。我们若有身体的感觉,并以身体为中心,我们就要为主所用。

 如果我们察看主恢复的历史,就会看见,顾到身体的人就为主使用;但那些忽视身体的人,却经历失败。凡是倚靠身体,在身体里,并且为着身体,不信靠自己恩赐的人,都会有用。这是属灵范围里所运行的律。这律起作用的原因,乃是神并不在意我们的恩赐─祂所在意的乃是身体。你的恩赐不是神执行祂行政的凭借。神的凭借乃是基督奥秘的身体。身体是神所使用的工具,好执行祂的行政。

 有些人会指出,身体已经分裂了。不错,这是事实。但是圣经里有个原则─恢复的原则。虽然身体分裂了,神仍然有恢复的原则。照着这原则,神不需要庞大的人数,也不需要群众运动。少数的余数站住神心意的立场,在神的心意上与神是一,这就够了。然后这些余数,少数的人,就能够为神使用,来恢复已经失去的。因此,在神眼中,我们是身体。我们并不是原初的身体,而是恢复的身体。

 我们从经历中得知,恢复的东西往往比先前所失去的更为珍贵、卓越和宝贵。主失去了祂的珍宝,但如今祂有一个恢复。这恢复对祂是珍贵、宝贵的。不仅如此,主的恢复在全世界都非常蒙主祝福。例如,我们虽然没有差遣传教士到日本,那里却有多处召会兴起,这是属天的管理者藉着祂的身体运行所作成的工。

 我们要看见属天的行政和属天的原则,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当然不轻看今天的基督徒;但是,我不赞同他们的错误和盲目。他们所认为替神作工最好的路,实际上并不是最好的。我们不需要作这么多事,也不需要像他们那样花钱。我们所需要的乃是让主有路,藉着祂的身体来执行祂的行政。我们若接受祂的路,让祂作管理者,祂就能够为自己得着全地。靠着主的怜悯,这正是我们今天在召会生活中所作的。我们就是让祂作管理者,我们也遵循一个原则,就是恩赐必须是为着身体。只要是为着身体,就是最有用的恩赐。因此,我鼓励你们忘记你们所能作的,忘记你们的恩赐,只要顾到身体。

肆 恩赐的设立


 在十二章二十八至三十一节,保罗说到神在召会中所设立的恩赐。三至十一节强调那灵,十二至二十七节强调身体,二十八至三十一节强调行政。二十八节说,『神在召会中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申言者,第三是教师;其次是行异能的,再次是得恩赐医病的,帮助的,治理的,说各种方言的。』这里的召会,乃指她宇宙和地方的两面。在十二至二十七节,召会是基督的身体。『身体』是生机体,为着让那作信徒生命的基督,长大并彰显祂自己。『召会』是会众,为着让神执行祂的行政。因此,十二章在对付恩赐这事上,强调四件事:说话、那灵、身体、以及行政。说话把我们引进那灵里,那灵带我们进入身体,而身体保守我们在那灵里。因此,以弗所四章四节说到一个身体和一位灵。如果我们在身体里,我们就有那灵,因为身体保守我们在那灵里。如果我们有这样的光景,身体就不会分裂,反而会在那灵里是一。这样,身体就有资格执行神的行政。从身体是召会这面意义来看,身体乃是神在地上执行祂行政的凭借。

 身体作为召会,乃是神的会众。基督的身体是一个生机体,为要生长基督并彰显基督。神的会众─召会,乃是神执行祂行政的凭借。因此,我们从说话到那灵,到身体,末了到神的行政。主的再来将是祂行政的终极完成和高峰。我们在主的恢复里所作的,乃是预备道路将祂带回来。为着说话、那灵、身体和行政,阿利路亚!这一切乃是为着要把主耶稣带回来。

 在二十八节保罗题到使徒、申言者和教师。使徒指蒙神呼召并差遣的人,(一1,罗一1,)他们:(一)传福音使罪人得救,成为建造召会的材料;(二)建立众召会;(徒十四21~23;)(三)教导神圣的真理。他们的职事,乃是普遍为着众召会的。申言者指藉着神的启示,为神说话并说出神的人,有时候他们也受感说预言。(十一27~28。)为着造就圣徒,建立召会,他们仅次于使徒。教师指照着使徒的教训(二42)和申言者的启示,教导真理的人。申言者和教师是为着地方的,也是为着宇宙的。(弗四11,徒十三1。)

 在林前十二章二十八节保罗还题到帮助的,治理的。帮助的,或作帮助者,帮助。这必是指执事和女执事的服事。(提前三8~13。)治理的,或作管理者,管理,指召会中的长老职任。

 在林前十二章二十八节保罗最后题到说各种方言的。说方言再次被列为神在召会中运行之各方面的末一项。

 在二十九至三十节,保罗问了几个问题:『岂都是使徒吗?岂都是申言者吗?岂都是教师吗?岂都是行异能的吗?岂都有医病的恩赐吗?岂都说方言吗?岂都翻方言吗?』当然,这七个问题的答案都是『不』。说方言和翻方言,在保罗的著作里,第三次列在末后,因为它们对召会的益处最少。(十四4~6,19。)

 在三十一节保罗说,『但你们要切慕那更大的恩赐。我还要把极超越的路指示你们。』切慕那更大的恩赐,就是热切于这些恩赐,以这些恩赐为乐。『更大的恩赐』指明有些恩赐(如说方言和翻方言)是较小的,因为这些恩赐对于召会的益处较少。这也指明我们该切慕那更大的恩赐,如申言和教导,这些对召会的建造,益处更多。(十四1~6。)要有这些更大的恩赐,我们需要在生命中长大,达到成熟。这些恩赐是藉着生命的长大,由我们重生时所受的初期恩赐(一7)发展出来的。

 在十二章三十一节保罗下结语说,他要把极超越的路指示哥林多人。得着更大的恩赐极超越的路乃是爱,这爱在下一章有充分的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