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篇 对付恩赐(二)
总纲目




叁 一个身体,许多肢体
 一 身体的构成
 二 肢体的不可缺

 读经: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十二至二十二节。

 在林前十二章一至十一节,保罗强调两件事:说话与那灵。基督徒必须是说话的人。如果我们敬拜的时候静默无声,我们就成了哑吧的敬拜者。我们所敬拜的不是静默的神;我们所敬拜的乃是活的、说话的神。因此,我们的说话是一个表记,指明我们是正确敬拜神的人。不仅如此,每当我们说话的时候,基督应当是中心。我们甚至该把主耶稣说出来。根据十二章三节,当我们说,『主,耶稣!』我们就在那灵里。因此,在十二章一至十一节,保罗首先强调说话,其次强调那灵。

 我们既是基督徒,就都该说话。当我们把主说出来,我们就在那灵里。例如,我说话的时候,就将空气吸进来。我不仅被空气包围,空气也在我里面。我越开口说话,空气就越进到我里面来浸透我。我若不说话,也不呼吸,空气就无法进到我这人里面。这样,我里面的人就得不着所需氧气的供应。为了让氧气在我里面运行,我需要呼吸,也需要说话。藉着说话,我就享受了空气。同样的原则,当我们以基督为我们说话的中心来说话时,我们就在那灵里。

叁 一个身体,许多肢体


 保罗对付恩赐这事,所强调的第三点是身体。在十二章十二至二十二节,他一再的说到身体。今天在许多灵恩派的人当中,身体被忽略了;他们可能寻求那灵与那灵的恩赐,却不领悟那灵的恩赐完全是为着身体的。恩赐属于肢体,却不是为着肢体。反之,恩赐属于肢体,却是为着身体的。

 我们可以用我们物质身体的肢体为例,说明恩赐如何是为着身体的。我的手有特别的恩赐,能够作一些事情。但手的恩赐与功用不是为着手自己,乃是为着身体。照样,脚有走路的能力。我们可以说,脚有走路的恩赐。但这个能力,这个恩赐,乃是为着身体,而不是仅仅为着脚。同样的原则,我们的口是为着身体而吃,我们的眼睛是为着身体而看。如果口吃东西只为着自己,而不是为着身体,岂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吗?若是如此,食物就会留在口里,不会供应到身体。如果眼睛尽功用只为着眼睛,却不是为着身体来看,这也是一件可怕的事。眼睛有个功用,就是有看的能力。然而,这个看的恩赐虽然属于眼睛,却不是为着眼睛,而是为着身体。鼻子也是为着身体尽功用。如果鼻子自私,保留所有的空气为着自己,身体就无法得着空气了。鼻子呼吸空气乃是为着身体。这些例证都说明,属于各个肢体的恩赐,乃是为着全身体。

 我们需要对这个事实有深刻的印象:保罗强调那灵以后,就立刻转到身体,并且极力强调身体。在十二章一至三节,保罗强调说话;在四至十一节,他强调那灵。在这几节经文中,共有七次题到那灵;但是从十二至二十二节,关键的辞乃是身体。

 一 身体的构成

 十二节说,『就如身体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身体上一切的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体,基督也是这样。』『就如』指明本节是十一节的说明。十一节说,那灵表显的各面,都是这一位灵所运行,个别分给许多信徒的。这就如我们物质的身体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

 十二节的基督,直译,那基督。这是指团体的基督,由基督自己作头,召会作祂的身体,连同所有信徒作肢体所组成的。所有基督的信徒,都与祂有生机的联结,并都是用祂的生命和元素所构成的,成为祂的身体这个生机体,以彰显祂。因此,祂不仅是头,也是身体。就如我们物质的身体虽有许多肢体,仍是一个身体,基督也是这样。

 在十三节保罗接着说,『因为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或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或自主的,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成了一个身体,且都得以喝一位灵。』那灵是我们灵浸的范围和元素,在这样一位灵里,我们众人浸成一个生机的实体,就是基督的身体;所以不论我们的种族、国籍、社会地位如何,我们众人都该是这一个身体。基督是这身体的生命和构成成分,并且那灵是基督的实际。我们众人乃是在这一位灵里受浸,成了这一个活的身体,以彰显基督。

 基督的信徒藉着水,并在那灵里浸入了:(一)基督;(二)基督的死;(罗六3;)(三)三一神的名─人位;(太二八19;)(四)基督的身体。受浸把信徒引进与基督并三一神生机的联结里,使他们成为基督身体的活肢体。所有的恩赐,就是那灵所分给各个信徒的表显,都是为着叫这身体得益处,被建造。使徒对这事非常有感觉。他非常有身体的感觉,以身体为中心,不像哥林多人,也不像历代许多在属灵恩赐上,非常以自我为中心的信徒。因此,他在这一节之后,向他们发表了关于身体的长篇谈话。他的用意是要拯救他们脱离这种为着自己的追求,而回到对身体的关心,使他们不再是为着自己的益处,乃是为着基督身体的建造。

 在林前十二章十三节保罗说到犹太人和希利尼人,为奴的和自主的。犹太人和希利尼人是指种族和国籍,为奴的和自主的是指社会地位。

 在那灵里受浸,乃是进入那灵,消失在祂里面;喝那灵,乃是把那灵接受进来,使我们全人被祂浸透。藉这两种手续,我们就与那灵调和。在那灵里受浸,是调和的起始,是一次永远的。喝那灵,是调和的延续和成就,是持续不断直到永远的。这需要我们不断的呼求主,从祂这活水的泉源欢然取水。(赛十二3~4,约四10,14。)

 今天,灵恩派的人对于在那灵里受浸谈论了许多,却不怎么谈论浸入身体。在那灵里受浸不是为着个人,乃是为着身体。在林前十二章十三节保罗清楚的说,我们『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成了一个身体』。这身体乃是一个生机的实体。我们从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和加拉太三章二十七节得知,我们已经浸入三一神里,并浸入基督里。三一神和基督是生机的、活的。从罗马六章三节我们得知,我们受浸不仅是浸入基督,也是浸入基督的死里。在积极一面,我们已经浸入三一神和基督里;在消极一面,我们已经浸入基督的死里。受浸消极的这一面清除了罪、肉体、己和旧造这些消极的事物。受浸终极的结果,乃是我们被摆进身体里。阿利路亚,我们在这身体里!

 我们若要对属灵的恩赐有正确的珍赏,就需要看见说话、那灵、身体这三件重要的事。属灵的恩赐与说话有关,并且是藉着那灵,又是为着身体的。每当你为着自己,而不为着身体运用属灵的恩赐时,你就废掉了你的恩赐。我再说,恩赐不是为着肢体本身,乃是为着身体。如果脚运用走路的恩赐是为着自己,而不是为着身体,脚就废掉了它们的恩赐。许多人寻求属灵的恩赐,有些人似乎也得着了恩赐;但是许多时候,他们徒然接受这些恩赐,因为他们运用这些恩赐不是为着身体,乃是为着自己。今天许多基督徒没有想到身体。实际上,我们不需要这么寻求恩赐,我们只当学习为着身体。我们若是为着身体,就会有充足的恩赐。不仅如此,为着身体使我们的恩赐丰富、拔高、加强、甚至繁增。

 保罗对付恩赐时,非常有身体的感觉,非常有召会的感觉。他所关心的,乃是召会的建造。恩赐不是为着造就自己;恩赐乃是为着身体的建造。

 靠着主的怜悯,我愿意作见证,这些年来我一直关心身体。我说话的恩赐强,原因乃在于我从未想过为自己来运用这恩赐。我的负担,我的关切,以及我的存心,一直是为着众召会,现今仍是如此。我没有作名演说家的欲望。我的负担就是为着身体,并为着众召会。我越为着众召会,越向着众召会说话,就越有可以服事给人的。

 我珍赏保罗在林前十二章十三节的话:『我们…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成了一个身体,且都得以喝一位灵。』我们在那里能喝一位灵?我们乃是在身体里喝那灵。我们若不在身体里,就不会有水流,也就没有什么可喝的。水流乃是在身体里。按照启示录,在永世里,在新耶路撒冷有一道水流。(启二二1~2。)今天这水流、水河是在身体里。我们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成了一个身体,为要喝一位灵。

 我们中间许多人能作见证,在我们进入主恢复的召会生活之前,我们不是在干旱的焦土,就是在沼泽地。沼泽地虽然有水,却不能喝。可是在主恢复的召会生活中,我们天天,甚至时时喝那灵。我们不仅在泉源这里─我们乃是在流中。我何等珍赏这节圣经,它说,我们已经受浸,成了一个身体,为要来喝!我们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成了一个身体,为要喝一位灵。当我们满了那灵的水,我们就别无选择,只有让这水从我们里面往外涌出来。我在美国尽职的这些年间,那灵一直涌出来。我一直涌出智慧的言语,就是关于基督是神的深奥的话语。我也涌出知识的言语。不仅如此,我能作见证,我不是为着自己的利益。我惟一所关心的,乃是基督的身体。

 我们都需要忘掉自己,忘掉我们所在的地方、我们的工作、以及我们个人的属灵,而从主接受祂身体的负担。这会使我们在属灵恩赐上得以丰富、拔高并加强。所有接受这话的人若都能为着身体,并愿意忘掉自己,忘掉他们个人的属灵,以及他们属灵的前途,想想看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这种光景会是多么美妙!在接下来的一段时日里,主能成就许多事,来执行神在地上的行政。全地的众召会就真成了属天的电视,发表基督在祂天上职事里所正在作的。这事若要实现,我们就必须看见身体,并且为着身体。

 二 肢体的不可缺

 在林前十二章十四至二十二节,我们看见身体上每个肢体的不可缺。身体原不是一个肢体,乃是许多肢体。脚不该说,『我不是手,所以不属于身体。』耳不该说,『我不是眼,所以不属于身体。』若全身是眼,听觉在那里?若全身是听觉,嗅觉在那里?但如今神照着自己的意思,把肢体俱各安置在身体上了。眼不能对手说,『我不需要你;』头也不能对脚说,『我不需要你。』不但如此,身上肢体似乎较为软弱的,更是不可少的。

 在十二章十四至二十二节,按原文看,保罗题到身体共有十次。然而,在这几节里,他一次也没有题到那灵。在此保罗强调的乃是身体。为这缘故,我无法赞同灵恩派的人,他们谈论林前十二章的那灵和那灵的恩赐,却没有正确的强调身体。注意那灵而忽视身体的人,乃是制造分裂的。再没有基督徒像灵恩派的人那样分而又分的。

 我们一再指出,保罗在十二章先是强调说话,然后强调那灵,进而强调身体。正确的说话会带进那灵。当我们说,『主,耶稣!』我们就在那灵里。然后,照着十三节,那灵把我们引进身体里。现在我们需要以身体为中心,并且有身体的感觉。这是保罗在林前十二章所强调的。

 为着说话、那灵、身体,阿利路亚!藉着说话,我们就在那灵里。当我们顾到身体时,我们就蒙保守在那灵里。我们怎么能使自己进入那灵里?乃是藉着说,『主,耶稣!』我们怎么能留在那灵里,并且蒙保守在那灵里?乃是藉着在身体里,并且顾到身体。我们需要作两件事:说话,并且留在身体里。我们说话的时候,就被带进那灵里;我们留在身体里,就蒙保守在那灵里。

 我能够作见证,我每天都非常享受那灵。我享受那灵的原因,乃是我说,『主,耶稣!』并且留在身体里。我不可能摆脱身体。无论我去那里,身体就在那里。为着保守我们在那灵里的身体,赞美主!

 我们在那灵里,就有那灵的恩赐。那灵的运行绝不是徒然的;祂既与我们同在,就把一些恩赐分配给我们。

 如果我们都藉着说话进入那灵,又藉着顾到身体而留在那灵里,主就有路来执行神的行政。祂就得着奥秘的身体作凭借,在地上发表祂在天上所作的。我们都能成为在那灵里,并在身体里的人。

 从一九四九年我离开中国大陆的时候起,藉着这分职事,大约有三百八十处召会已经在全球五大洲兴起。这一切得以成就,不是凭着差会、基金的筹募、或神学院训练出来的人。相反的,这乃是我们反映基督天上的职事,为要执行神的行政。主自一九四九年以来所作的,强有力的证明,今天神在地上所需要的,乃是基督奥秘身体实际的显出。例如,因着身体是宇宙性的,所以我们虽然从未差遣人到南非的普勒多利亚(Pretoria)去建立召会生活,但是现在那里有了召会。这使我对将来有很高的期望。主恢复的将来是荣耀的,我确信主在新约所说的话都要应验。毫无疑问,主一直在作工,以恢复、得着祂那奥秘的身体。我们需要分辨祂的身体,并且留在身体里,好叫我们享受那灵,来为着神的行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