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篇 对付恩赐(一)
总纲目




壹 管治的原则
贰 那灵的表显
 一 恩赐虽有分别,灵却是同一位
 二 职事也有分别,主却是同一位
 三 功效也有分别,神却是同一位,在众人里面运行一切的事
 四 那灵的表显赐给各人,是要叫人得益处

 读经:哥林多前书十二章一至十一节。

 为什么保罗在说到主的晚餐以后,立刻对付恩赐?表面看来,主的晚餐与恩赐之间没有关联。许多读圣经的人发觉很难领会,为什么保罗先对付主的晚餐,然后就对付恩赐。我们若要领会这两件事之间的关联,必须看见二者都与神的行政有关。神圣的行政是解开哥林多前书后六章所说五个难处的秘诀。所以,我们若看见本书这一段是与神圣行政范围里的事有关,我们就得着领会这几章的钥匙。

 这一段所说的第一件事,是与作头有关的蒙头。作头是神行政里的第一项。蒙头怎样与作头有关,主的晚餐照样与身体有关。身体是神藉以执行祂行政的凭借。没有身体,头就无法在地上成就什么以执行神的行政。

 现在我们必须进一步看见,身体需要不同的功用。倘若我物质的身体没有功用,身体就不能作什么。然而,我身体的每个肢体都有功用。功用来自每个肢体的恩赐。手指、手、手臂、和肩膀都有其恩赐。我们身体的每个肢体,无论看起来多么微小或多不重要,都有恩赐。只要是身体的肢体,就有恩赐,有恩赐就有功用。藉着身体所有肢体的功用,身体就能工作。身体所有肢体之恩赐的功用加起来,就是身体的工作。我说话时,我身体的每个肢体都牵连在内。我身体的每一部分,每束肌肉,甚至鼻子和耳朵,都在尽功用。

 神在管理整个宇宙以完成祂永远的定旨。作头的基督需要身体─召会。这是撒但恨恶召会的原因。今天我们遭受反对,就是因为我们为着召会站住。有些基督教书店卖倪弟兄所有的书,就是不卖他说到召会的书。有些在台湾的传教士承认,我们在台湾的工作是绝佳的,但他们认为召会的实行这件事是『香膏里的死苍蝇』。

 撒但恨恶身体,并反对身体。召会若只是信徒的会集,只是信徒来在一起交通而已,撒但就不会这么恨恶召会。然而,对我们而言,召会不仅仅是会集,乃是为着执行神行政的身体。要成为这样的召会,我们都需要尽功用。然而,假定有一个召会,其中只有一些肢体尽功用,其余的坐在聚会中不尽功用。那种情形的召会也许遭受仇敌反对,但远不及为着身体站住的人所遭受的反对;这身体是头执行神圣行政的凭借。

 身体有许多肢体,每个肢体都有恩赐。这就是为什么保罗说到作头和身体以后,就说到属灵的恩赐。属灵的恩赐是为着身体肢体的功用。因此,十二章是直接接续十一章。我们分辨那身体以后,需要看见身体的肢体一切恩赐的重要。在十二章四至十一节,保罗题起九种恩赐。这不是说,只有九种属灵的恩赐。保罗列举九种恩赐乃是作为例证。

壹 管治的原则


 十二章一至三节有属灵恩赐管治的原则。在一节保罗说,『弟兄们,关于属灵的恩赐,我不愿意你们不明白。』保罗在十二至十四章,对付哥林多人的第九个难处,就是有关神的行政和运行上,属灵恩赐的难处。

 在二至三节保罗继续说,『你们作外邦人的时候,无论何时不论怎样受到带领,你们就被带走,去拜那不能出声的偶像,这是你们知道的。所以我要你们知道,在神的灵里说话的,没有人说,受咒诅的,耶稣!若不是在圣灵里,也没有人能说,主,耶稣!』使徒这里的意思是说,在二节不能出声的偶像,使敬拜它们的人哑口无声;但活神却使敬拜祂的人,在祂的灵里说话。这样的说话,与属灵的恩赐有关。在神的灵里说话的,没有人说,受咒诅的,耶稣!他愿意说,也能说,主,耶稣!敬拜神的人不该缄默,乃该在神的灵里发声说出主,耶稣!这样说主,耶稣!乃是一切属灵恩赐的主要功用。

 恩赐的管治原则是用我们的灵凭那灵说话,就是在我们的灵里凭那灵发表一些东西。这样的说话是以主耶稣为中心。所以,我们所说的该以基督为中心。基督该是我们说话的本质、元素、素质、中心和圆周。

 保罗写到身体上肢体的恩赐时,开头说到『不能出声的偶像』。当然,恩赐与偶像无关。但保罗说到属灵的恩赐,是反对哥林多人拜偶像的背景。在二节保罗题醒他们,他们作外邦人的时候『被带走,去拜那不能出声的偶像』。这里保罗不是说,他们被带到罪、情欲或世界里;他说他们无论何时不论怎样受到带领,他们就被带走,去拜那不能出声的偶像。不管他们以什么方式受带领,他们就被带走,去拜那不能出声的偶像。保罗用形容词『不能出声的』,含示偶像与拜偶像的人都是不能出声,不能说话的。哥林多人从前是不信的人,也是不能出声的;他们是不能出声的偶像无声的敬拜者。这就是说,他们敬拜偶像时没有说话。反之,因为偶像不能出声,他们也不能出声,静默无声。但他们相信基督以后,现今乃是活神的敬拜者。

 我们说话就证明我们是活的。我们的神是活的。圣经启示我们的活神是说话的神。历世纪以来,尤其在这新约时代,神一直在说话。要证明我们是基督活的肢体,我们也必须说话。当然,这不是说,我们该随便说话或闲谈。反之,我们该为主说话,甚至说出主来。我们需要说以基督为中心的事。不但如此,基督必须是我们的说话,我们的发表。祂必须是我们话语的中心和圆周。这样说基督,有力的证明我们是活的。因为我们所敬拜的神是活的、说话的神,我们也说话,因此证明我们是基督身体活的肢体。

 我能从经历见证,我越说话,就越活。说话实际上就是呼吸。我运用我的灵说话,就将基督吸进来。我们需要天天向我们的丈夫或妻子、向我们的儿女、并向我们的邻居说基督。我们需要说基督,以祂为我们的中心。这种说话是属灵恩赐的管治原则。

 照着三节,我们的说话必须受主耶稣的管治。在这一节保罗说,『所以我要你们知道,在神的灵里说话的,没有人说,受咒诅的,耶稣!』受咒诅的,原文意,受咒诅的事或人,分别出来,专遭灾祸的。说『受咒诅的,耶稣』,意思是消极的说到基督。每当有人消极的说到基督,那就是咒诅。

 在三节保罗也说,『若不是在圣灵里,也没有人能说,主,耶稣!』这是按原文直译。这指明当我们以正确的灵说『主,耶稣!』我们就在圣灵里。因此,呼喊主耶稣,乃是有分于、享受并经历圣灵的路。

 我们刚才指出,三节按原文直译是『主,耶稣!』我们说,『耶稣是主,』就承认主耶稣是主。但我们说,『主,耶稣!』不但这样承认,也呼求祂。说『主,耶稣!』比说『耶稣是主』更甜美。这个不同能以我们怎样说到我们的父亲来说明。例如,说,『这是我的父亲,』不像说『我的父亲!』这样甜美、亲密。你在日常生活中说『耶稣是主』,还是更常呼喊『主,耶稣』?我们多半会见证,我们呼喊『主,耶稣!』远比我们宣告『耶稣是主』多得多。

 毫无疑问,三节的『主,耶稣!』指明呼求主耶稣的名。今天有些人反对呼求主名的实行。但在十二章三节保罗明确的说到以听得见的方式呼求主。这句话若译为『耶稣是主,』就不是指明呼求。但直译为『主,耶稣!』不但指明承认,也指明称呼、呼求主。

 我们许多人都能见证,呼求主耶稣的名使我们成为活的。我们觉得有点受压时,只需要呼求:『哦,主耶稣!』我们就得着加强并拔高。我们听见报导,某地好些圣徒藉着呼求主名和祷读得了帮助。一位弟兄见证,主将祂的话、祂的灵、和祂的名赐给了我们。我们可藉着祷读享受祂的话;我们可藉着跟随膏油涂抹享受祂的灵;我们也可藉着呼求主名享受祂的名。

 我们这些敬拜活神的人必须说话。然而,许多基督徒哑口无声。灵恩运动进来,是对这种哑口无声的反应。在已往不同的时代,也有对形式宗教的哑口无声所引起的反应。例如,在韦斯利约翰(John Wesley)的时代,主话的传讲只限于教堂。没有人可在世俗的地方传讲。但韦斯利约翰反对那种限制,在户外传讲,在街上,甚至对下班后从矿坑出来的矿工传讲。有些人被韦斯利的传讲感动,悔改并哭泣。有些人喜乐忘形,向主呼喊。

 基督是神的话,神的说话。因此,我们享受基督时,也要说话。我们要说出基督,有时甚至要喊出基督。在我们赴召会聚会的路上,我们不该静默无声。甚至我们在路上,也该说基督,然后藉着我们的说话将基督带到聚会中。

 说『受咒诅的,耶稣!』就是说些消极的事论到祂。但说『主,耶稣!』意思是积极的说到祂。不但如此,在十二章三节保罗告诉我们,若不是在圣灵里,没有人能说,『主,耶稣!』何等鼓励人的话!只要我们用正确的灵说,『主,耶稣!』我们就在圣灵里。你觉得自己不在灵里吗?那么就呼求主耶稣的名。藉着呼求祂的名,你就会吸入属天的空气,圣灵,并且你会在那灵里。然而,你若安静,不呼求主,你就不会吸入属灵的空气。这会使你在属灵上不健康、不喜乐。但你越为基督说话,甚至说基督,你就会越喜乐。我们在主的恢复里有许多积极的事可谈论。我们有基督,我们有召会生活,我们也有神永远的定旨。让我们都学习说基督。这种说话乃是属灵恩赐的管治原则。

 一九七○年我们在洛杉矶的艾尔登会所时,聚会总是在预定时间之前开始。早在既定的聚会时间之前,圣徒们就聚集说话、歌唱、呼喊并赞美。但今天有些地方,圣徒们有安静的倾向。似乎许多人失去了他们的功用和恩赐。这开了路,使人回到堕落的情况,就是聚会有形式,有了圣品阶级和平信徒的制度。在召会中,所有的肢体都该是活的、说话的。这样,所有的时间都会满了讲说基督,并为着基督的说话。

贰 那灵的表显


 一 恩赐虽有分别,灵却是同一位

 在四节保罗继续说,『然而,恩赐虽有分别,灵却是同一位。』这里的『然而』,指明三节与四节间的对比。三节说,当我们在神的灵里说话尽职时,我们都说主,耶稣!高举耶稣为主。『然而』为着那灵的表显,恩赐是各有不同的。

 十二章四节的恩赐是指外面的恩赐,事奉的才能或本能。它们有些是神奇的,有些是由一章七节所说初期的恩赐发展出来的。这些恩赐都与初期的恩赐不同。

 分别,原文也可译为不同,相异,区别。五、六节者同。

 二 职事也有分别,主却是同一位

 在五节保罗继续说,『职事也有分别,主却是同一位。』这里的职事即服事。四节的恩赐是为着这些职事,在这些职事中显出六节的功效。

 三 功效也有分别,神却是同一位,在众人里面运行一切的事

 六节说,『功效也有分别,神却是同一位,在众人里面运行一切的事。』这里的功效指神圣的能力,在恩赐活动中,推动恩赐而有的结果,这结果就是(恩赐)所显出的功用。(弗四16。)

 恩赐是凭着那灵;职事,服事,是由主来主动,而为着主;功效是出于神。在这里,三一神与恩赐、职事和功效这三者有关。凭着那灵而有的恩赐,是要为主完成职事,而在为着主的职事里,显出了由神运行、工作,而有的恩赐功效。这就是三一神运行在信徒里面,好成就祂永远的定旨,以建造召会,就是基督的身体,作神的彰显。

 在这些经文里,保罗说到神圣的三一。祂在林前十二章四节说到那灵,在五节说到主,在六节说到父。恩赐是凭着那灵,职事是由主来主动,而为着主,功效是出于神。恩赐是给人本能。我们运用我们的恩赐,职事就产生出来。因此,恩赐是为着职事。

 职事原文的意思就是服事。职事与执事,服事者,原文同字根。执事是服事的人,而职事是他们的服事。我们运用我们的恩赐尽功用时,那功用自然而然就成为一种服事。

 服事是出于主,但恩赐是由那灵分给的。恩赐尽功用,就有出于主并为着主的服事。然后这些服事为着神来成就一些功效。所以,恩赐是为着职事,职事是为着功效。

 神是管理者,藉着功效而管理的一位。这些功效是完成神圣行政的工作。这些功效,这些工作,藉着服事(职事)而成就。主耶稣基督是受膏者,顾到这一切职事。因此,职事是属于祂并出于祂。但主如何得着这些服事?乃是藉着那灵的恩赐。不但如此,这些恩赐的使用在于我们的合作。我们若不说话,我们若不说主的话,不为主说话,那灵就没有路。恩赐的运用完成职事,而职事成就功效。这些功效是为着执行神的行政,这行政是要实现祂永远的定旨。

 已往我们曾指出,新约里只有一个职事,而现在我们说到众职事。我们说新约里只有一个职事时,意思是一切有恩赐的人都该供应同样的事物─基督与召会。这是惟一的职事。然而,十二章五节的职事(复数)指身体不同肢体的服事。身体不同的肢体有他们不同的职事,他们不同的服事。

 四 那灵的表显赐给各人,是要叫人得益处

 在七节保罗说,『只是那灵的表显赐给各人,是要叫人得益处。』各种不同的恩赐,都是那灵的表显,就是那灵表显在领受了恩赐的信徒身上。那灵这样的表显,乃是为着叫召会(基督的身体)得益处。叫人得益处,意即为着使基督身体的肢体在生命里长大,并为着使基督的身体得建造。

 在八节保罗继续说,『这人藉着那灵得了智慧的言语,那人也照同一位灵得了知识的言语。』照本书的全文看,智慧的言语,是关于基督是神深奥之事的话,神已预定这位基督作我们的分。(一24,30,二6~10。)知识的言语,是分授关于神和主一般知识的话。(八1~7。)智慧的言语,主要的是出于我们的灵,并藉着启示的;知识的言语,主要的是出于我们的悟性,并藉着教导的。前者要比后者深。不过,这二者(不是说方言,也不是其它神奇的恩赐),都被列为首要的恩赐,和那灵最高的表显。因为这二者都是造就圣徒,建造召会,以执行神的运行,最有益的职事或服事。

 要区别智慧
的言语和知识的言语并不容易。照着哥林多前书,智慧的言语是关于基督的话。我们若要说基督,就需要智慧的话。在一至二章保罗强调基督是神的智慧,这也是我们所说的智慧。为着这智慧的言语,我们需要启示,不仅仅需要教导。这就是说,我们需要那灵在我们灵里给我们看见一样东西─我们需要基督是神深奥之事的异象。关于基督是神深奥之事的话,就是智慧的言语。这话主要是使徒和申言者讲的。他们看见了基督的异象、启示,凡他们说到祂的,都是智慧的言语。

 知识的言语是关于属灵之事的话,尤其是关于神的所是并所作的话。这话主要是教师讲的。

 在九节保罗说,『另有别人在同一位灵里得了信心。』这里的信心,就如能移山的信心,如在十三章二节和马可十一章二十二至二十四节者。

 在林前十二章九节保罗也说到『在这一位灵里得了医病的恩赐』。这些恩赐指医治各种疾病的神奇能力。

 在十节保罗说,『另有一人能行异能。』这些异能指医病以外之神奇能力的作为、神迹,如彼得叫多加从死里复活。(徒九36~42。)

 在林前十二章十节保罗也题起申言。这是指为神说话,并说出神,包括预言,预告。为神说话,并说出神,是出于生命的恩赐,就是由生命长大而发展出来的;预言,预告,是神奇的恩赐,与生命无关。我们不该将这里申言一辞的首要意思领会成预告。这辞主要的意思是为主说话,并说出主。当然,有时也包括预告、为…说话、说出…、以及预先说话等意思。

 保罗在十节也告诉我们,另有一人能辨别诸灵。这是指把出于神的那灵,从那些不是出于神的灵辨别出来。(提前四1,约壹四1~3。)这需要生命的成熟。

 保罗总结林前十二章十节说,『另有别人能说各种方言,另有一人能翻方言。』这里的方言指人或天使(十三1)的正常语言或方言,(徒二4,6,8,11,)不是无意义的口音或声音。真正且正常的说方言,乃是那灵所赐诸多恩赐的一种,(林前十二4,)也是那灵诸多表显的一面。(7。)有些人认为,『说方言首先是灵浸的初证,后来成了那灵的恩赐;就着说方言是初证而言,每位信徒都必须有;就着说方言是恩赐而言,每位圣徒不需要都有。』然而,这种教训在新约中是没有根据的。新约说得非常清楚,说方言只是那灵许多恩赐的一种,并非所有的信徒都有。

 翻方言指将人所不懂的方言,翻成人所能懂,能明白的话。(十四13。)这是这里所列举,那灵表显的第九项。可是,那灵藉着信徒所表显的不仅有这九项。十二章二十八节所列,由那灵所产生的使徒职任、帮助和治理;行传二章十七节所题,因着那灵而有的见异象和作异梦;希伯来二章四节所说的神迹和奇事,以及马可十六章十七至十八节所预言,五种神迹中的三种,都没有列在这里。使徒在这里,只列举那灵表显的九项,作为例证。在这九项中,说方言和翻方言列在末两项,因为这两项不像其它各项那样对召会的建造有益处。(林前十四2~6,18~19。)在这九项恩赐,和十二章二十八至三十节所列的各种恩赐中,申言的预言、信心、医病的恩赐、行异能、说方言和翻方言,都是神奇的。其余的恩赐,如智慧的言语(如使徒的话语)、知识的言语(如教师的话语)、以及申言者在申言中为神说话并说出神、辨别诸灵、帮助和治理,都是由于生命长大(三6~7)发展出来的,就如罗马十二章六至八节所列的那些恩赐,乃是出于林前一章七节所说内在、初期的恩赐。神奇的恩赐,特别是说方言和翻方言,不需要生命长大。哥林多人方言说得很多,但他们仍是在基督里的婴孩。(三1~3。)然而,由生命所发展出来,为着召会建造的恩赐,需要生命的长大,甚至需要生命的成熟。本书写给他们,就是为着这个目的。

 有时灵恩派的人问我们在聚会中有没有那灵的恩赐。有些圣徒以为我们没有这些恩赐,也许不知道如何答复这问题。但我们有上好的恩赐,拔尖的恩赐,为首的恩赐,而不是末尾的恩赐。我们有智慧
的言语和知识的言语。这些恩赐是『头』,而说方言和翻方言是『尾』。我们将会看见,保罗至少有三次把这些恩赐列在末后。

 我们已经指出,在这些经文里,保罗说到那灵表显的九项例证。那灵的恩赐是无限的。我们有恩赐,就有表显;我们运用恩赐,就有主的职事;然后这些职事会成就神的工作,执行祂的行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