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篇 对付主的晚餐(三)
总纲目




以至于记念主
与神的行政有关的记念
察验并分辨
宣告主的死
基督两次的来
基督之死惟一的产品
头藉着身体运行
吃主晚餐的原因

 读经:哥林多前书十一章十七至三十二节。

以至于记念主


 林前十一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说,『祝谢了,就擘开,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在『为的是记念我』这句话里,『为的是』按原文可译为『以至于』。因此,这句话可译为『以至于记念我』。这辞不仅含示目的,也含示结果。有分于主的晚餐,必定产生一个结果,就是继续不断的记念主,使祂得着满足。

 吃主的晚餐,为的是记念主,意思是我们吃晚餐,目的为着记念祂。但吃主的晚餐,以至于记念主,意思是我们吃晚餐,结果使我们记念主。我们也许带着记念主的目的来有分于主的晚餐,但我们吃晚餐的结果也许没有记念主;结果没有正确的记念主,反而使我们被定罪。假如哥林多的信徒聚在一起要记念主,但结果却全然不是这样。他们的吃喝就不是以至于记念主,反而是以至于自己被定罪。

 在十一章保罗警戒哥林多人要怎样吃主的晚餐,结果才不会使他们被定罪,乃是使主得着记念。很可能我们吃主的晚餐,结果也是定罪,而不是对主的记念。

 在这两节里,『以至于』一辞所包含的思想很深奥。这里使用这辞,其意义不仅是目的,也是结果。你吃主的晚餐,结果会是什么?是记念主,还是因着错误而被定罪?这是保罗对哥林多人严肃的话。

 吃主的晚餐是要满足主。但哥林多人没有聚在一起满足主,却寻求满足自己。有些人甚至酒醉,这事实证明他们顾到自己的满足。(21。)带着为自己得满足的存心来赴主的晚餐,就违反祂晚餐的原则。我们不应当带着这样的存心来赴主的晚餐。反之,我们应当带着满足主的存心而来。

 仅仅给主某种肤浅的记念,并不能使祂满足。我们的吃晚餐若有一个结果,使祂得着记念,祂就会得着满足。单单记念主乃是肤浅的。但有分于主的晚餐,结果使我们有对祂的记念,这是很深的。记念主是暂时的,只在我们吃祂的晚餐时才持续。我们吃主的晚餐时,就记念祂。但若说吃主晚餐的结果是记念主,就含示这记念是随之而来的,也含示我们吃过之后,这记念仍要继续。因此,这记念是我们吃的延续。我们吃的结果是记念,而这记念乃是吃的延续。

与神的行政有关的记念


 保罗在十一章的话与主在马太二十六章二十九节所说的有关:『但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绝不喝这葡萄树的产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这话是在马太福音这卷与国度有关的福音书里。国度是神行政的事。我们吃主的晚餐,结果必须产生与神的行政密切相关的记念。

 你吃主的晚餐,结果带进神的行政吗?若没有,你有分于主的晚餐就太肤浅了。信徒在主的晚餐中,也许对自己说,『哦,我领悟主为我死。现今在主日晚上,祂的爱困迫我,藉着吃祂的晚餐而记念祂。我有分于这晚餐时,就记念祂。我记念祂的成为肉体,祂如何由童女生在伯利恒。我记念祂如何生长在拿撒勒城,祂如何受苦、遭逼迫,祂如何被出卖、受审判、被定罪、并且被判死在十字架上。我尤其记念祂在十字架上为我的罪而死。』这样记念主是好的,但这与国度,与神的行政无关。在主的晚餐之后,就着记念主而言,并没有持续的结果。我们吃主的晚餐若止于这种记念,我们有分于主的晚餐就太肤浅了。真正吃主的晚餐,结果必须是神的行政,结果必须是国度。

 我们吃主的晚餐,必须与国度有关。每次有分于主的晚餐之后,不该没有持续的结果。反之,结果必须是国度,神的行政。换句话说,我们吃主的晚餐,结果必须带进国度,必须使我们自己以及与我们有关的一切,都被带进与神的行政正确的关系里,而使祂得着满足。这不是在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就能发生的事,惟有藉着一个要来的过程才能成就。这要来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在地上实现神的国,神的行政。

察验并分辨


 因为主的晚餐与神的行政之间的关系是非常严肃的事,保罗就嘱咐哥林多人要察验自己,并分辨那身体。(林前十一28~29。)我们若不察验自己,若不分辨那身体,我们也许吃主的晚餐,而结果没有记念主。我们需要察验自己,确定我们的立场是正确的,我们也必须分辨那身体。然后我们吃主的晚餐,结果就会使主完全满足,也会执行神的行政。这是正确的吃主的晚餐。

 可能你会希奇,吃主的晚餐,结果怎能执行神的行政。我们基督徒已经得救,我们已经由神所生,成为神的儿女,并且我们已被带进神的国里。照着约翰三章三节、五节,重生将我们带进神的国里。我们若不是从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但我们藉着重生,就被带进神的国里,并成了基督身体的肢体。我们需要领悟,我们已重生成为神的儿女,被带进国度里,并成为基督身体的肢体。一旦我们有这领悟,我们就需要探讨这一切的目的。为什么我们得重生,被带进国度里,并成为基督身体的肢体?答案是我们得重生,使我们得以过一种为着神的国与基督身体的生活。国度与基督的身体该是我们生活的目标。

 我们基督徒在这里不仅是要过美好的生活。许多基督徒爱主,但他们不领悟,他们在地上的生活是为着神的国与基督的身体。为着神的国与基督的身体,就是为着神的行政。今天神的行政乃是藉着国度与身体来执行的。这该是我们日常的生活。然后在七日的第一日,我们特意聚在一起吃主的晚餐,期望我们的生活将是为着神的国与基督的身体的生活。你若领会这点,就会知道吃主的晚餐,怎么会产生一个结果,这样使主得满足。

 关于主的筵席与主的晚餐,我们的领会也许仍受我们宗教背景的影响。我们的心思也许被传统的思想和观念浸透了,以致我们没有空间接受任何新的事物。这就像玻璃杯装得满满的,里面没有空间容纳更多的东西或其它的东西。用不同的例证来说,我们的心思也许像一栋公寓房子,前面张贴着『租售一空』的告示。我们也许不知不觉挂起告示说,『没有空位;关于主的晚餐我不能领会得更多了。』我担心这可能是几乎所有圣徒的光景。

宣告主的死


 在林前十一章二十六节保罗说,『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宣告主的死,直等到祂来。』在擘饼聚会中,我们吃喝的时候,就是在宣告。我们宣告主的死,直等到祂来。宣告的意思是宣扬,陈列。我怀疑在组织的宗教里,无论是在天主教或更正教里,有没有人领悟,所谓的弥撒或圣餐,其目的是宣告基督的死,向宇宙陈列祂的死。参加弥撒或圣餐的人,自然有记念基督之死的观念。这是天然的观念。不但如此,有些牧师也许用他们的教训加强这观念。人自然而然的以为,有分于圣餐就是记念基督的死。

 然而,说我们该记念基督的死,这并非使徒保罗的观念,也不是主耶稣的观念。主耶稣说,『你们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我们有分于饼杯,不是要记念某样事物,乃是要记念一个活的人。我们有分于饼杯,以至于记念主。正如我们所看过的,这意思乃是:我们有分于饼杯的结果该是记念祂。记念主自己是重要的事。然而,基督徒多半不领悟,在圣餐中他们该记念主,而不仅仅记念祂为我们所作的。请注意二十四、二十五节说到『记念我』,原文在『记念』之前有指定冠词,以强调并加强这话。我们不该记念别的事物;我们只要记念基督自己。

 虽然我们要记念主,但圣经没有告诉我们要记念祂的死。反之,在二十六节我们看见,我们该宣告主的死。基督的死不是给我们记念的,乃是给我们宣告、宣扬、陈列的。我们必须向所有的天使、鬼、人、和受造之物宣告这事。我们必须宣告、宣扬主的死,直等到祂来。本节的『直等到』很有意义,因这辞指向国度。

基督两次的来


 二十六节有主的死与主的来。在基督的死与祂的来之间有个间隙,这间隙由召会来填满。我们可以说,召会是将主的死与祂的来连接起来的桥梁。因此,召会作桥梁架于鸿沟之上,将一头与另一头连接起来。这就是说,召会延续主的死,并带进祂的回来。没有召会,这间隙就不能被连接起来,我们就无法将主的死与祂的来连接起来。

 主第一次来的目标是祂的死,但祂第二次来的目标将是什么?这问题的答案在马太二十六章二十九节。这里,主设立祂的晚餐时告诉我们,祂不喝这葡萄树的产品,直到祂在祂父的国里,同我们喝新的那日子。这指明祂的第二次来有个目标,这目标就是国度。

 主两次的来都各有目标。祂第一次来的目标是死,好完成包罗万有的救赎。祂第二次来的目标是建立神的国。

 我们不该将保罗所说『宣告主的死,直等到祂来』这句话视为理所当然,也不该肤浅的领会这话。保罗写这话是很有意义的。他不是照着自己的意见写这话。在林前十一章二十三节他说,『我从主领受又交付你们的。』保罗对哥林多人所说的,是他从主领受的。这是我要你们去看马太二十六章的原因。主设立祂的晚餐时,的确说到祂的回来与父的国有关。

 看见基督有两次的来,是很要紧的。祂第一次的来成就了一件大事─祂的死,以完成包罗万有的救赎。在祂死后,基督就去得国。这启示在新约里,也启示在但以理书里。在但以理七章十三至十四节,申言者观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事奉祂;祂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祂的国必不败坏。』在路加十九章十二节,主用比喻说到祂自己是『一个贵胄』,『往远方去,要得国回来。』不但如此,照着但以理书和福音书,主得国以后要回来。祂要带着国回来,并要为着神宇宙的行政建立这国。

基督之死惟一的产品


 在主两次的来及其两个目标之间,有一段很长的时间。这段时间就是召会时代。主包罗万有的救赎有个独特的产品─召会。在约翰十二章二十四节主耶稣说,『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这里主耶稣似乎在说,『我是那惟一的麦子。我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但我的心意是要种在地里死了。然后我要在复活里起来,产生许多子粒。』这正是藉着主的死与复活所发生的。祂产生了许多子粒,这些子粒要形成一个饼,就是召会。所以,召会是主包罗万有之死惟一的产品。基督的死产生了召会,而召会要带进国度。

 倪弟兄在他早期的职事里强调,新约教导三件重要的事:十字架、召会和国度。他清楚告诉我们,十字架产生召会,而召会带进国度。国度是神的行政,乃要藉着召会被带到地上。十字架是主第一次来的结果,而国度将与祂第二次来有关。但在这两次的来之间,有藉着祂第一次来所产生的召会。召会要带进国度同基督第二次的来。现今我们必须看见,林前十一章二十六节的宣告主的死,直等到祂来,等于宣告召会的存在,为着带进国度。

 在十一章二十九节保罗继续说到分辨那身体的事。不分辨那身体的人,乃是给自己吃喝审判。没有分辨那身体,指明没有顾到召会的事。赴主的晚餐而没有充分顾到召会,是完全错误的。今天召会是基督奥秘的身体,而基督自己乃是头。基督在祂的升天里,被立为全宇宙的头。藉着祂的死所产生的召会,现今是这头奥秘的身体。

头藉着身体运行


 因着我们人有物质的身体,我们就能作许多事。我们若没有身体,就不能进行一些活动。同样的原则,基督奥秘的身体,召会,是为着基督在地上的行动。不错,头离开了,但身体仍在地上。现今头藉着身体执行神的行政。

 那身体已被分裂并瘫痪了,这是历史的事实。甚至在保罗写这封书信的时候,那身体在哥林多的彰显也分裂了。这就是在十一章他说到分裂和派别的原因。(18~19。)这指明那身体病了。在哥林多的信徒中间有些人病了,有些人死了,只因为那身体被分裂了。(30。)他们没有分辨那身体。他们没有充分的顾到那身体。我们必须由此学习,需要顾到那身体,召会。不但如此,召会作桥梁,将主第一次来与祂第二次来连接起来;这桥梁也是从基督的死到神的国的公路。没有这桥梁同公路,就无法从间隙的这一边─基督的死,到另一边─神的国。惟一的连结乃是召会这桥梁。所以,我们必须分辨那身体。这就是说,我们绝不该破坏这桥梁。然而,今天许多基督徒忽略这桥梁,也有些人破坏这桥梁。

吃主晚餐的原因


 现在我们必须进一步往前,来看为什么我们需要吃主的晚餐。在本篇信息中我们已强调,我们该有分于主的晚餐,以至于记念祂,就是有记念主的结果产生。我们来赴主的晚餐,应当期望某种结果会产生。我们吃主的晚餐,结果必须是在主两次的来里记念祂。我们应当记念祂在祂第一次的来里,完成包罗万有的救赎,产生召会;也记念祂在祂第二次的来里,带进国度,使神与我们有路推展主的恢复。离了国度,主的恢复就没有路往前推展。所以,我们吃主的晚餐,是为着在祂第一次的来与第二次的来里记念祂。

 这样记念主的确使祂满足。主来了,并且死在十字架上,产生召会。祂对祂所成就、所产生的非常喜乐。现今祂在诸天之上尽祂天上的职事,好使祂能带着祂父的国回到地上。但地上能与祂合作的人有谁?惟有召会能与祂合作,并回应祂。主若没有召会,可能会在诸天之上忧伤,因地上没有人与祂合作,完成祂正在尽职所作的事。

 召会真是基督的满足。每当我们来吃主的晚餐,我们就宣告祂的死。我们向全宇宙宣布主耶稣来了,祂在十字架上死了,完成包罗万有的救赎,并且祂的死产生了召会。现今我们是召会,祂的身体,回应祂在诸天之上的职事,并与祂合作。每逢七日的第一日吃祂的晚餐,就是这样宣告。只要地上有人回应基督天上的职事,祂就有路将神的国带到地上。这是叫主满足并使祂喜乐的。

 主的晚餐该题醒我们,我们活在地上是为着主的满足。不错,主的晚餐是给我们吃的,但并不是为着我们的满足。我们吃这晚餐不是为着自己的满足,乃是为着主的满足。吃主的晚餐题醒我们,要在召会中过一种带进国度的生活,使主耶稣得着满足。所以,这晚餐就着关系到国度,神的行政而言,乃是使主得着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