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篇 对付主的晚餐(一)
总纲目




主的筵席与主的晚餐
物质的身体与奥秘的身体
直等到祂来
为着神的行政分辨那身体
察验与分辨

 读经:哥林多前书十一章十七至三十四节。

 在林前十章保罗说到主的筵席。在十六节他问:『我们所祝福的福杯,岂不是基督之血的交通吗?我们所擘开的饼,岂不是基督身体的交通吗?』在二十一节他继续说,『你们不能喝主的杯,又喝鬼的杯;不能有分于主的筵席,又有分于鬼的筵席。』这里,保罗已经开始说到主的筵席,为什么他不直接继续说到主的晚餐?为什么他说到主的筵席以后,又带进作头或蒙头的事,然后才说到主的晚餐?这似乎不合逻辑也不合理。然而,这样穿插是有原因的。

 在这封书信的前十章,保罗对付与基督徒生活有关的难处;他没有对付神的行政。但在十一章,他开始对付与神行政有关的事。在神圣的行政里,第一关切的乃是神的作头。每当神的作头受尊重,与神行政有关的一切事就都会正确。但神的作头不受尊重,这一切事就会不正确。这是保罗在继续对付主的晚餐以前,带进作头这件事的原因。

主的筵席与主的晚餐


 关于记念主,保罗在十章二十一节用『主的筵席』一辞,在十一章二十节用『主的晚餐』。主的筵席与主的晚餐之间有重大的不同。我们不该将这些辞视为理所当然。反之,我们该问,为什么保罗在十章说到主的筵席,在十一章说到主的晚餐。

 主的筵席指在交通里享受主。因此,主的筵席的意义是享受以有分,享受以交通。我们说我们吃主的筵席,意思是我们在主的交通里享受祂。这是为着我们的享受和满足。然而,主的晚餐是为着祂的满足。这是为着记念祂。关于主的筵席与主的晚餐,有相互的关系。主的筵席是为着我们的享受,但主的晚餐是为着祂的享受。有时我们也许说,『主,我们来赴你的筵席,并有分于它。』这指明我们在享受主。另有的时候我们也许说,『我们感谢你,我们能吃你的晚餐。』这指明我们为着主的享受和满足而记念祂。

物质的身体与奥秘的身体


 在十一章二十九节保罗用『那身体』一辞。在新约里,那身体指在那灵里基督奥秘的身体。然而,既然保罗在这段是说到主的晚餐,这里的身体也必是指耶稣的身体。在二十四节保罗引用主耶稣的话:『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这是指祂物质的身体还是奥秘的身体?『为你们舍的』指明,这里的身体指主物质的身体。祂物质的身体是为着我们,而基督奥秘的身体是为着祂。今天召会这奥秘的身体不是为着我们,乃是为着基督。但耶稣被钉十字架的物质身体是为着我们。所以,我们记念主时,就分受那表征祂物质身体的饼。

 十一章二十五节说,『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这里的血必是指物质的血,不是指奥秘的血。我们领受这杯,也是记念主。

 虽然十一章二十四节的身体指耶稣物质的身体,但保罗在二十九节用『不分辨那身体』的话,也指奥秘的身体。有些人也许争辩说,本节的分辨那身体,意思只是分辨耶稣物质的身体与普通的食物。在本节保罗题起吃喝。吃与物质的身体有关,喝与物质的血有关;然而,在二十九节末了,保罗没有说到不分辨血和身体,也没有说到不分辨身体和血。反之,他只说到不分辨那身体。所以,这分辨不是单指分辨耶稣物质的身体和血与普通的食物和饮料。这里分辨那身体的意义包含更多的事。

 耶稣物质的身体在十字架上舍了,为我们完成救赎。但那身体与神当前的行政无关。与神今天的行政有彻底、绝对关系的,乃是基督奥秘的身体。若没有基督奥秘的身体,神就没有路、没有凭借完成祂的行政。这就是说,神的行政是藉着基督奥秘的身体才得以完成的。我们作为基督奥秘的身体,在地上作的是什么?我们当然不是为着完成救赎而工作,因为主耶稣已经一次永远的完成了救赎。救赎藉着耶稣物质的身体在十字架上献上,就完全成就了。但今天基督有一个奥秘的身体,这身体是为着执行神的行政。

 我们来赴主的筵席时,所关切的不是救赎,也不是神圣的行政;我们所关切的是我们的享受。我们众人来赴主的筵席,都是在交通里享受主。我们可能一点也没有想到神的行政。然而,主的晚餐与主的享受和满足有关。我们不该只顾自己在筵席中的享受,也该顾到主在晚餐中的享受。我们也许有心享受筵席,但不太有心记念主。我们也许顾到自己的满足,却没有顾到主的满足。所以,关于主的晚餐,我们需要从主而来更多的光。这会使我们围绕祂桌子的聚会进步。我们会赞美主,晚餐是为着记念祂,为着祂的享受和满足。我们会领悟,我们不但是为使自己满足,更是为使神藉着祂得满足。

 我们若要主耶稣在主的晚餐中得满足,我们不但该记念祂,也该顾到藉祂所执行神的行政。今天最叫主得满足的,乃是神圣的行政。我们若记念祂,而不顾神圣的行政,祂就不会喜乐。我们若要使祂喜乐并满足祂,就必须能说,『主,我们记念你的时候,为着藉你所执行之神的行政,分辨你的身体。我们记念你的时候,没有忘记你在诸天之上所作的。你乃是坐在诸天之上,执行神的行政。』

直等到祂来


 在十章保罗没有说到有分于主的筵席,直等到祂来。但在十一章二十六节他说,『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宣告主的死,直等到祂来。』主来是要为着神的行政带进祂的国。祂第一次来是为着救赎我们,但祂第二次来将是为着神的行政。我们吃主的筵席时,是顾到我们的享受。但我们吃主的晚餐时,是顾到对祂的记念和神的行政。主的筵席是为着我们的享受。然而,主的晚餐是为着祂的享受和满足。不但如此,祂的满足是在于祂所执行神的行政。你要给主上好的记念吗?你若要,就必须顾到奥秘的身体,那是祂在地上执行神行政的凭借。我们必须这样记念祂,直等到祂来。我们这样作,执行祂的行政,直到祂回来,并将祂的国带到地上。

为着神的行政分辨那身体


 我们强调过一个事实,我们吃主的筵席时,我们就享受祂;我们吃主的晚餐时,就藉着记念祂并顾到神的行政而使祂满足。但我们怎样顾到这行政?乃是藉着分辨那身体。许多基督徒对分辨那身体的意思没有概念。

 要分辨那身体,首先要领悟基督只有一个奥秘的身体。但看看今天基督徒中间的情况。有多少分裂!每个公会和团体都有自己的饼。有些人甚至坚持,你若没有在他们的水里由他们施浸,就不得有分于他们的饼。我们来吃主的晚餐时,必须分辨那身体,断定桌子上的饼是否代表基督惟一奥秘的身体。这是非常重要的事。

 基督惟一奥秘的身体,乃是神执行祂行政的凭借。神永远的定旨是要得着一班得拯救、蒙救赎、得重生的人;他们成为一,作生机的身体,执行祂的行政。但撒但狡猾的诡计是要使那身体支离破碎。这阻挠神的行政。只要我们在分裂中,我们对神的行政就了了。为这缘故,就着完成神圣的行政而论,今天的基督教成了无用的。基督徒也许传扬福音,拯救灵魂,或教导圣经,帮助别人认识主的话。但这绝对不足以执行神的行政。执行神圣的行政需要惟一的身体,奥秘的身体。因为我们领悟这点,我们就恨恶分裂,并绝对反对分裂。

 分裂在执行神行政的事上,破坏基督奥秘的身体。基督徒虽然能传扬福音,教导圣经,但顾到基督奥秘的身体,好在地上执行神行政的却不多。假定所有的基督徒都顾到这点,这情况将是何等美妙!神在地上会有何等的行政!但基督徒中间的分裂不但使基督的身体瘫痪,甚至使身体支离破碎。这使神极难在地上成就任何事,以执行祂的行政。历世纪以来,神一直无法执行祂的行政,因为这事惟一的凭借─基督奥秘的身体─由于分裂已经支离破碎了。

 历年来,我们对主筵席的意义有深刻的印象。我们知道耶稣物质的身体舍了,以完成救赎,使我们得在交通里享受祂。所以,我们常祷告:『主,为着你救赎的血感谢你,感谢你藉着流出你的血救赎我们。主,我们也感谢你,在十字架上舍了你的身体,担当我们的罪,为我们而死,并了结旧造。主,现今我们在这里享受你的筵席。你藉着死舍了自己,如今在复活里,你在筵席上作我们的享受。』现今,我们也必须对吃主的晚餐就是满足祂,有深刻的印象;这是我们对祂的记念。这含示我们在这里,是要执行神的行政。为了使神的行政得以执行,我们必须顾到基督惟一奥秘身体的一。有这样的关切,会保守我们在身体里,并使我们免于任何分裂。我们对主的晚餐若有这种领会,就不会因着任何事被分裂。反之,我们会留在惟一奥秘的身体里,这身体乃是基督尽祂天上的职事,以完成神圣行政的凭借。

察验与分辨


 关于主的晚餐,保罗用了两个重要的辞:察验与分辨。二十八节说,『人应当察验自己,然后吃这饼,喝这杯。』察验自己,就是核对我们配不配吃饼喝杯。保罗写这封书信时,有些在哥林多的信徒不配的吃主的晚餐,不领悟杯和饼是不寻常的,与普通的食物不同。我们必须领悟,杯表征主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的罪所流的血。因此,我们不该以凡俗、普通的方式喝这杯;我们的喝杯,该表明我们领悟这与普通的饮料不同。我们吃饼,也该这样。

 然而,我们拒绝迷信的天主教变质论的教训。照着这异端的教训,饼和杯中的酒真正变成基督的身体和血。

 虽然我们拒绝变质论,但我们必须领悟,我们喝杯吃饼时,这些乃是严肃、圣别、神圣的表记。杯表征我们亲爱的主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的罪所流的宝血,饼表征祂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所舍的身体。所以,我们不该轻率的对待这些表记。我们若轻率的吃喝,就是不配的有分于主的晚餐。我们需要察验自己,确定自己并非不配的有分于主的晚餐。这样察验自己,使我们配记念主。

 保罗所用第二个重要的辞是分辨。二十九节说,『因为那吃喝的,若不分辨那身体,就是给自己吃喝审判了。』我们已经指出,这是分辨主物质的身体,也是分辨奥秘的身体,以执行神的行政。察验自己是为着记念主;分辨那身体主要的是为着执行神的行政。每当我们来赴主的筵席时,我们不该只享受主,也该藉着察验自己而记念祂。我们必须问,我们的生活方式是否使我们配吃主的晚餐。我们绝不该轻率的领受主的血和身体。反之,我们该领悟,桌子上的表记是表征主的宝血和身体。然后我们必须问自己,我们的生活行动是否使我们配吃这晚餐。这是记念主。同时我们必须分辨桌子上的饼,是表征基督惟一奥秘的身体,还是表征分裂。饼若表征某种分裂的团体或公会,我们就不该吃,因我们分辨那身体。这样分辨那身体,就是承认这身体与任何分裂的事全然有别。我们这样分辨那身体,是要执行神的行政。

 我们人数虽然还少,但天使和鬼知道我们的立场与分裂的基督教不同。不但如此,我们里面深处有把握,我们在分辨那身体,以执行神在地上的行政。我们也是属天的电视,在地上返照基督在诸天之上为着神的行政所作的。别人也许反对我们,与我们争辩,并表白自己。但在他们良心深处,他们没有把握自己是在分辨惟一奥秘的身体。赞美主,我们有这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