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篇 对付吃祭偶像之物(二)
总纲目




贰 使徒的表白
 一 他的资格
 二 他的权利

 读经:哥林多前书九章一至十五节。

 在哥林多那些崇尚哲学的希利尼信徒把每件事都弄得很复杂。保罗答复他们的问题时,就把事情简化。他鼓励哥林多人接受主,接受主的命定和祂主宰的安排。保罗也领悟,我们若与主成为一灵而活基督,我们若服从主并将自己交给祂,许多复杂的情况就会简化。为人生活中复杂的情形,来自研究哲学的心思。例如,用哲学研究婚姻,就会在婚姻生活中产生许多复杂的情形。在今天的社会里,关于婚姻有许多复杂的情形。在主恢复的召会生活中,我们需要跟随新约的原则,简化情况,消除复杂。我们分析自己的婚姻生活和家庭生活,就会很复杂;但我们转到灵里,一切都简化了。

 我宝贵林前七章,因为这一章给我们看见一个被神浸透、与神是一、并完全服从神的人─保罗。在保罗与神之间没有争执,在他与神之间没有不一致。无论神为他安排什么环境,他都喜乐。我们知道这点,不是因为他这样明言,乃是因着他所给哥林多人关于婚姻生活的指导。这些指导显示保罗是怎样的人。保罗在这一章的写法表明他是真正的神人。

 在八章保罗对付吃祭偶像之物的问题。这问题似乎有对或错的答案。然而,在八章保罗没有回答对或错。他对付这问题的方式,表明他不是照着善恶知识树生活,乃是照着生命树生活的人。生命树不在于对错,乃完全在于生命,神的生命,神圣、永远的生命,藉着建造人的爱彰显出来。这生命总是将我们荐与神。

 在八章八节保罗带进『荐与神』这个思想。这是绝佳的发表,甚至是特殊的发表。我不信这样的发表在圣经别处能找着。保罗在八章的答复实在不是对错的问题,而是与我们所作的事是否将我们荐与神有关。照着保罗的领悟,一件事若不能将我们荐与神,我们就不需要去作。

 保罗与神是一,被祂浸透到一个地步,他的全人都在神里面。所以,他不是以对错答复哥林多人所题的问题,乃是照着他的所是,照着他自己的实行答复他们。他的实行是过一种绝对与神是一的生活。我们都需要像保罗一样,看见这异象,并实行这异象。

 在八章保罗说到爱神,(3,)被荐与神,(8,)『基督为他死的那软弱弟兄,』(11,)以及得罪基督。(12。)至终,他结束本章说,『所以食物若真绊跌我的弟兄,我就绝不吃肉直到永远,免得绊跌我的弟兄。』(13。)『我的弟兄』这辞指明,每位弟兄对保罗都是亲爱的。他爱所有的弟兄。保罗与神是一,也与基督的身体是一。为这缘故,他不是照着对错,照着知识树答复问题。倘若地方召会中每个人的生活和实行都与保罗的生活和实行相配,就不会有问题、难处、或复杂的情形。问题来自用哲学研究事情的心思。但我们转向那住在我们灵里的基督,情况就成为简单的。

贰 使徒的表白


 一 他的资格

 九章是对付吃祭偶像之物这一段插进的话。在这段插进的话里,使徒把自己当作榜样摆在哥林多信徒面前,使他们不绊跌别人,却实行八章十三节关顾之爱的原则,建造别人。

 九章一节说,『我不是自由的吗?我不是使徒吗?我不是见过我们的主耶稣吗?你们不是我在主里所作之工吗?』使徒保罗是从众人得了自由的,不受人的奴役。(19。)他虽然实行关顾之爱的原则,但他不受饮食任何特别方式的辖制;所有在基督里的信徒,都该如此。

 保罗把自己当作信徒的榜样时,说到他的使徒职分。这使他有权柄对付本书所论到的一切难处,就是关于召会生活及其交通的严重难处。他处理这些难处,不仅基于他的教训,也基于他使徒职分所有的权柄。要对付这种光景,他必须采取这立场,并使哥林多的信徒清楚这事。他们怀疑他的使徒职分,并陷于混乱的光景,主要的是由于他们因属世的智慧、自信与骄傲而有的愚昧。

 『使徒』,原文意受差遣者。主的使徒,乃是受祂差遣,有祂的权柄传神的福音,教导神圣的真理,并建立众召会的信徒。在使徒行传第一段,彼得和约翰是这样的使徒(在犹太人中间)。在使徒行传第二段,保罗和巴拿巴是这样的使徒(在外邦人中间)。接着他们,有些人也成了使徒,如西拉和提摩太。(帖前一1,二6。)只要人有能力传福音,有恩赐教导神圣的真理,并且能建立召会,他就有资格并得印证,是受主差遣、有主使命和权柄的使徒。

 在林前九章一节保罗问:『我不是见过我们的主耶稣吗?』这指保罗见过主荣耀、复活的身体。(十五5~8。)这是格外的特权,对看见者构成尊贵与荣耀,但不是作主使徒的条件或资格。这由巴拿巴的例子,充分得着证明。巴拿巴是使徒之一,(徒十四14,)却没有这样见过主。然而,在灵里藉属灵的启示认识主,确是作使徒所需要的。

 在林前九章一节保罗也问:『你们不是我在主里所作之工吗?』保罗在主里的工作有果效,是他使徒职分的证明,而不是资格。

 在二节保罗继续说,『若是对别人我不是使徒,对你们我总是使徒,因为你们在主里正是我使徒职分的印记。』因为保罗在主里藉着福音生了哥林多的信徒,(四15,)他对他们的确是使徒。他劳苦的果子,是他使徒职分的证据。使徒有效工作的充分结果,不仅是他使徒职分的证据、证明,也是他使徒职分的印记。这在他使徒的劳苦上打上明显的记号,鉴定并证明他的使徒职分。

 在九章保罗直接的说到他自己。他说到他的使徒职分,这事实指明哥林多的信徒对保罗的使徒职分也有难处。有些人也许怀疑保罗是不是真使徒。他们也许讨论过这事,并且疑惑保罗的使徒职分。保罗必定知道了他们的怀疑。现今在九章他刚强、直接并坦率的说到这事。保罗在一节所问的四个问题,说明保罗的坦率。这里保罗的灵非常清洁。他一点不耍手腕。耍手腕就是不纯净。我们想要很有礼貌的说话时,实际上也许是耍手腕。保罗在一节的问题的确不礼貌。你会写信,在信上问这样的问题吗?这里保罗不礼貌,也不耍手腕,但他很纯净、真实并诚实。然而,我们也许有礼貌或耍手腕,因为我们在动机或存心上不纯净。

 保罗在二节也很坦率、直接。这里他告诉圣徒,若对别人他不是使徒,对他们他总是使徒。他在主里生了他们,他们在主里是他使徒职分的印记。这里保罗似乎在说,『对别人我也许不是生身的父亲,但对你们我总是这样的父亲。我藉着福音生了你们,你们能在这里就是我使徒职分的印记。我有使徒职分,而你们是印记。』

 在三节保罗说,『我对那查问我的人,就是这样分诉。』我们需要注意『查问』和『分诉』这二辞。哥林多人实际上在查问保罗;他们在调查他是不是使徒。这对他们是何等羞耻!这就像儿女查问自己的父亲,看他是不是真父亲一样。

 这里的分诉,是指一至二节的分诉。有些所谓属灵的人以为,信徒绝不该为自己分诉。他们宣称基督徒总该受苦,背十字架,并且不为自己分诉。然而,有时候主耶稣为自己分诉,这里保罗也在哥林多人面前题出他的分诉。

 二 他的权利

 在四节保罗问:『难道我们没有权利吃喝吗?』权利,原文或作自由。这里的权利,指用圣徒和召会的供给,为福音吃喝。(14。)

 在五节保罗继续说,『难道我们没有权利带着为妻子的姊妹往来,彷佛其余的使徒,和主的兄弟,并矶法一样吗?』这里保罗又一次很强的说话。复杂、崇尚哲学的哥林多信徒使他必须这样强而直接的说话。

 六节说,『独有我与巴拿巴没有权利不作工吗?』这里的不作工,意思是不带职业。有些使徒不带职业,而由召会或由信徒供给。保罗和巴拿巴有权利不作工。但他们亲手作工,好供应自己的需要。

 在七节保罗问:『有谁当兵,曾自备粮饷?有谁栽种葡萄园,不吃园中的果子?有谁牧养羊群,不吃羊群的奶?』保罗说到当兵,含示先前哥林多人是俘虏,保罗为他们争战,使他们得释放脱离撒但,并得以自由。这里保罗似乎在说,『我们曾争战,将你们从被掳中释放出来。我们这样当兵该自备粮饷吗?我们若必须这样作,这公平吗?』不但如此,保罗说到葡萄园和羊群,指明哥林多的信徒乃是产生果子的葡萄园,也是使徒所牧养的羊群。

 八至十节说,『我说这话,岂是照着人的看法吗?律法不也是这样说吗?在摩西的律法上记着:「牛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难道神所关心的是牛吗?还是全为我们说的?的确是为我们写的,因为耕种的当存着指望去耕种,打场的也当存着分享的指望去打场。』这里保罗美妙的引用旧约,并将其应用于当时的情况。他也说耕种的当存着指望去耕种,打场的也当存着分享的指望去打场。这里他又将哥林多召会比喻为耕地。在三章九节他告诉他们,他们是神的耕地。保罗存着分享的指望去耕种并打场。

 在九章十一节保罗说,『我们若把属灵之物撒给你们,就是从你们收割肉身之物,这还算大事吗?』保罗又一次相当强的说话。哥林多人无可答辩。

 在十二节保罗继续说,『若别人在你们身上分享这权利,何况我们?然而我们没有用过这权利,倒凡事忍受,免得基督的福音受到任何拦阻。』忍受,原文或作容忍;直译,(如器皿)容纳,隐藏。因此是指(如屋顶)遮盖。保罗像器皿容纳哥林多人对他所作的一切,也像屋顶遮盖他们。但他们迫使他挪去遮盖,并倒出器皿的内容。在这一切事上,保罗关切的是不叫基督的福音受到任何拦阻。

 在十三节保罗又说到旧约,他问:『你们岂不知为圣事劳碌的,就吃殿中之物吗?伺候祭坛的,就同祭坛分领坛上的祭物吗?』在十四节他将这原则应用到传福音的人身上:『主也是这样命定,叫宣传福音的靠福音养生。』

 在十五节保罗宣告:『但这些权利我全没有用过;我写这些话,并非要你们这样待我,因为我宁可死,也不─没有人能使我所夸的落了空。』这里我们看见,使徒乃是不顾一切,绝对为着主的权益。他不仅甘愿牺牲一切的权利,(12,15上,18,)甚至甘愿付出性命的代价。保罗写这些事,的确不是要从哥林多的信徒接受供给或馈送。反之,他甚至愿意为基督与召会而死。

 我们若查考林前九章的深处,就会看见保罗不但是与神是一的人,也是心、灵纯净的人。圣经没有别处陈明这样一幅图画,把一个清洁、纯净的人描绘出来。保罗若不是纯净的,就写不出这一切经文。

 基督徒中间的难处不但是因他们的复杂,更是因他们的不够纯净而引起的。复杂的情形多半是在表面,在表面之下乃是不纯净。长老、同工、和圣徒也许在动机或存心上不纯净。纯净就是真实、单纯、一点不耍手腕。

 在本章我们该有深刻的印象,保罗是纯净、真实的人。反之,哥林多人并不纯净。他们查问保罗,并且怀疑他的使徒职分。他们在动机、思想、和感觉上并不纯净。有些哥林多人甚至以为保罗在亏负他们,以为他在诡诈的欺骗他们。他们若是纯净的,像保罗一样纯净,就不会怀疑保罗或他的使徒职分。

 倪弟兄曾说,作贼的人常忧虑别人会偷他们的东西。一个人若怀疑坐在旁边的人会偷他的东西,这也许指明他自己就是贼。他若没有偷别人的东西,就不会害怕别人可能偷他的东西。同样的原则,因为哥林多人不纯净,他们就怀疑保罗不纯净,并且在利用他们。他们对保罗有这样的思想,这事实证明他们不纯净。这种不纯净的邪恶隐藏在我们众人里面。因着我们堕落的性情,我们都是不纯净的。

 假定一位弟兄带着礼物到我这里来,我怀疑这位弟兄送礼物的用意是要我为他作些什么。这种思想不是罪恶的,却是不纯净的。关于接受馈送,我从主学了重要的原则。这原则就是把每次的馈送当作真实的来接受,不以为这馈送是有动机的,然后也不为馈送的人作任何事情。为馈送的人作事,指明我们受了贿赂。有几次人出于不纯净的动机送我东西。当时我没有想到那些人不纯净,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动机不纯净。我再说,以为馈送的人是出于不纯净的动机,就指明我们自己不纯净。我们若是纯净的,就不会这样想。

 我宝贵保罗在十五节的话:『但这些权利我全没有用过;我写这些话,并非要你们这样待我。』这样的话暴露那些哥林多人,他们以为保罗这样写,是要得着一些供给或供应。保罗把这样不纯净的思想关在门外,他明说他写信的用意,不是要从哥林多人接受任何东西。我们再一次看见,保罗与主是一灵,并且他是绝对纯净的。因着他的纯净,他就能坦率、直接并正直。保罗写九章的目的若是要得着哥林多人的供应,保罗就不纯净。然而,保罗写这封书信时是纯净的。

 今天在召会生活中,许多难处表面上是由于复杂的情形;事实上,难处是由不纯净所引起的。我们所说或所作的,目的若是要别人为我们作什么,就是不纯净。以为别人想要利用我们,也是不纯净。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必须把不纯净的思想关在门外。我们若不纯净,就不能放胆、坦率或直接。反之,我们会耍手腕,会很有礼貌。

 在林前九章我们看见,保罗惟一的动机和存心与基督和祂的身体有关。保罗纯净到极点。我们在召会生活中若各面都是纯净的,就不会有任何难处。召会生活中难处的基本原因是不纯净。一面,哥林多人问保罗一些问题;另一面,他们查问他。他们欢迎他,但他们也怀疑他。这暴露他们的不纯净。但即使哥林多人不纯净,保罗还是纯净的行事为人,像生身的父亲一样。保罗写信给哥林多的信徒时,显示自己乃是与神是一并绝对纯净的人。他在主的工作里,除了基督与祂的身体以外,没有别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