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篇 对付吃祭偶像之物(一)
总纲目




壹 不妥当的吃
 一 不照着能建造的爱
 二 偶像算不得什么
 三 食物不能将我们荐与神
 四 绊倒软弱的弟兄

 读经:哥林多前书八章一至十三节。

 我们看过,林前六章十二至二十节可视为保罗对付婚姻生活,并对付吃祭偶像之物的引言。婚姻和饮食都是神所命定的。所以,关于婚姻和饮食我们有自由。然而,我们使用这些事,必须以神的方式,并为着神的目的,不是为着我们的情欲。不但如此,婚姻和饮食与我们物质的身体有关。保罗在六章十三节说,身体是为主;在六章十五节说,我们的身体是基督的肢体;在六章十九节说,我们的身体是圣灵的殿。

 我们人是由灵、魂、体所组成的完整实体。我们的身体要成为圣灵的殿,就必定牵涉到我们的全人─灵、魂、体。我们既是完整的实体,我们这人就没有一部分该与其它的部分分开。一面,我们的身体是基督的肢体和圣灵的殿;另一面,也牵涉到我们的灵。为这缘故,保罗在强调身体是基督的肢体和圣灵的殿这段话里告诉我们,我们与主成为一灵。(六17。)

 在七章保罗说到婚姻的事。婚姻生活必然牵涉到我们全人。照着保罗在本章所说的,我们必须是为着主、与祂是一、服从祂、将自己交给祂、并在祂里面对我们的环境能知足的人。我们需要从主接受我们的环境,并在每一种情况中与祂同在。这需要我们运用我们的灵来操练与主成为一灵。这也是要过一种生活,叫我们的身体成为基督的肢体和圣灵的殿。我们若摸着七章的深处,就会看见关于婚姻问题的解答,总结于描述一个人与主是一,并过一种生活,使他的全人作主的居所。因为他的身体乃是基督的肢体和圣灵的殿,他就不会为着神所命定以外的目的使用身体。不但如此,他也服从主和祂的引导,总是留于主所安排的环境,不发起任何改变。因此,他是为着主的目的与祂是一的人。

 在八章保罗对付我们的吃,这是比婚姻生活更实际的事。我们不结婚仍然能活着,但不吃就不能活;吃是绝对必需的。神创造我们,是要我们必须吃才能活。这是神的命定。

 我们从一章往前到八章,就发现保罗的对付越过越实际。八章所题的吃比一章所说的哲学实际得多。哲学包含抽象的观念,而吃是极其具体、实际的。

 我们看过,在林前头四章启示好些属灵的事。在对付吃祭偶像之物的事上,原则也是一样的。这点占了三章篇幅。在这几章里,有好些重要的属灵要点。

 在八章保罗说到不妥当的吃,一至三节指出这样的吃不是照着能建造的爱。四至七节指明偶像算不得什么,八节说食物不能将我们荐与神。最终,在九至十三节保罗说到绊倒软弱的弟兄。

壹 不妥当的吃


 一 不照着能建造的爱

 在八章一节保罗说,『关于祭偶像之物,我们晓得我们都有知识。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爱建造人。』这里的晓得,原文与约翰八章五十五节的认识(第二个),林前十二章二节,提后一章十二节,三章十四至十五节的知道同字,指里面主观的知觉。林前八章一节与七、十节的『知识』,指外面客观的知识,是普通、一般的。

 外面客观的知识叫人自高自大,出于善恶知识树,死的源头。林前十三章所描述属灵(不属肉体)的爱,乃是生命的彰显,能建造人,出于生命树,生命的源头。这是神的爱,(约壹四16,)藉信注入我们里面,这信已把我们带进与神生机的联结里。藉着这爱,我们爱神,(林前八3,)也爱弟兄;(约壹四21;)我们该照着这爱而行。(罗十四15。)这样,我们的行事为人就建造人。(林前十23。)本节的『建造人』一辞,不仅指个别信徒的造就,也指基督团体身体的建造。(林前十四4~5,12,弗四16。)本书强调建造。(林前三9~10,12,十23。)

 我们已经指出,叫人自高自大的知识以及建造人的爱,与伊甸园里的两棵树有关。这里的知识指知识树,爱指生命树。保罗写这封书信时,可能对这两棵树有这样的领会。不但如此,本书虽然没有直接题起这两棵树,却有二者的例证。事实上,哥林多前书论到供应生命的生命树,以及杀死人的知识树。因此,本书有两条线,生命线和知识线。知识叫人自高自大,甚至杀死人,惟有爱供应生命,并以生命建造人。生命是为着建造,而建造是藉着生命得以完成。

 八章二至三节说,『若有人自以为知道什么,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但若有人爱神,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在这两节里,知道指外面客观的知识。三节所说的爱,是最崇高、最尊贵的爱。虽然这爱需要运用全人,(可十二30,)但必须是属灵的,不是属肉体的。

 在林前八章三节保罗似乎在告诉哥林多人,他们不需要这么多知识;反之,他们需要爱神。爱神是我们基督徒生活的基础。我们若没有这样的爱,就没有基督徒生活的立场、基础。就基督徒生活而论,知识就像雾气,很快就不见了;然而,爱神是扎实、具体的。因此,爱神是基督徒生活的基础。

 在三节保罗说,我们若爱神,我们乃是神所知道的。我们需要知道神,更需要为神所知道。『神所知道』这说法非常有意义。为神所知道,意思是为神所拥有、占有。神所知道的人,就成为神的产业、喜乐、娱乐和喜悦。我们的知识不讨神喜悦;但我们若爱神,就会使祂喜乐。祂会知道我们,享受我们,并且因我们喜乐,祂甚至会在我们身上寻得娱乐。这一切都是『神所知道』这话所含示的。

 在三节保罗似乎在告诉哥林多人:『你们在哥林多的信徒需要领悟,神不知道你们,祂不喜悦你们。说神不知道你们,意思是祂不称许你们的作法。』照着马太七章二十二节,主耶稣再来的时候,许多人要对祂说,『主阿,主阿,我们不是在你的名里预言过,在你的名里赶鬼过,并在你的名里行过许多异能吗?』主要回答:『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行不法的人,离开我去吧。』(23。)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主知道关于我们的一切,怎能说祂不认识某人?主能说这样的话,原因乃是马太七章二十三节里『我从来不认识你们』这句话,意思是:『我从来不称许你们所作的。我从来不因你们喜乐,或以你们为我的喜乐和珍宝。』为神所知道,含示祂称许我们,享受我们,并拥有我们为珍宝。

 二 偶像算不得什么

 在林前八章四节保罗继续说,『关于吃祭偶像之物,我们晓得偶像在世上算不得什么,也晓得神只有一位,再没有别的神。』这里的晓得,指里面主观的知觉。要晓得偶像算不得什么,并且神只有一位,再没有别的神,我们需要里面主观的知觉,这种知觉是出于我们的灵,经过我们的心思而有的。这比仅仅在心思里外面客观的知识深多了。

 在五至六节保罗继续说,『纵然有称为神的,或在天,或在地,就如那许多的神,许多的主,在我们却只有一位神,就是父,万物都本于祂,我们也归于祂。』六节的『我们』,指在基督里的信徒,基督徒。六节的『一位神』与五节『许多的神』相对。我们的神是独一的。本节的父是我们神的一种称呼,祂是万物的源头。这种称呼使我们的神与许多假神绝对有别。这里的父不是指神是重生之人的父,乃是指祂是万物的源头。这由『万物都本于祂』所证明。万物是出于神这源头。因此,神称为父。祂不但在重生的事上是我们的父,祂也是一切受造之物的父,因万物都是从祂而出。

 不但万物都本于父,我们也『归于祂』。在神一切受造之物中,惟有我们信徒归于祂。这就是说,虽然一切都出于神,但惟有我们要回到祂那里归于祂。归于神指明与祂联结。介系词『本于』指明源头,但介系词『归于』指明联结。身为基督徒,我们本于神,也归于祂。

 在六节保罗又说,在我们『有一位主,就是耶稣基督,万物都是藉着祂有的,我们也是藉着祂有的』。这里的『一位主』与五节『许多的主』相对。我们的主也是独一的。耶稣基督是我们的主神圣和属人的名称,这使祂与许多的主有别。我们的神,就是父,是万物独一的源头;我们的主,就是耶稣基督,是独一的凭借,万物都是藉着祂成的。耶稣基督不是源头;祂是凭借。为这缘故,保罗用介系词『藉着』,说『万物都是藉着祂有的』。照着约翰一章三节,万物是藉着祂成的。因此,主实际上不是创造主;祂是万物藉以受造的凭借。

 关于父,保罗用介系词『本于』和『归于』,但关于主,他两次用介系词『藉着』,这是很有意义的。父是源头,我们是本于祂,也归于祂。万物是本于源头,就是父,并藉着凭借,就是主。不但如此,我们藉着重生回到父那里,并归于祂。一面,万物是本于父,并藉着主;另一面,我们重生的人要藉着主回到父那里。如主在约翰十四章六节所说的,祂就是道路,若不藉着祂,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源头需要介系词『本于』和『归于』。因此,保罗说我们本于祂,也归于祂。但关于主,万物在创造里是藉着祂,我们也藉着祂回到父那里。所以,万物都本于父,并藉着主,但我们也藉着主归于父。我们是藉着主有的,我们也藉着主回到父那里。这就是为什么关于父,保罗说万物都本于祂,我们也归于祂;但关于主,他说万物都是藉着祂,而我们就着回到父这源头说,也是藉着祂。

 在林前八章七节保罗继续说,『然而人不都有这等知识;有人直到如今还带着拜偶像的习惯感,就以为所吃的是祭偶像之物;他们的良心既然软弱,就受了玷污。』软弱的良心是由于缺少正确充足的知识。这指明我们的知识与我们的良心极其有关。有从前拜偶像,现在信基督的人,直到如今还带着拜偶像的习惯感,缺少『偶像算不得什么』(4)的知识。因此,关于偶像的事,他们的良心是软弱的。软弱的良心因对某件事缺少充足的知识,在那件事上被摸着时,就受了玷污。

 三 食物不能将我们荐与神

 八节说,『其实食物不能将我们荐与神,因为我们不吃也无亏缺,吃也无盈超。』那些没有正确的知识而吃祭偶像之物的人,会玷污他们的良心。保罗清楚说明这事以后,就继续说,食物不能将我们荐与神。保罗再次显示他的灵。保罗在他灵里深处领悟,我们所作的事该将我们荐与神。任何不能将我们荐与神的事,都是不需要的。不错,我们可以自由作某些事,但那些事不能将我们荐与神。这里的问题与对错无关,乃是某件事能不能将我们荐与神。例如,一位弟兄留长发也许没有错。但照着八节的原则,长头发不能将他荐与神。关于发型,我们没有规条。但我们头发的样式,该将我们荐与神。保罗这里的思想是,吃不能将我们荐与神。我们知道偶像算不得什么,因此也许有自由吃祭偶像之物。然而,这种吃不能将我们荐与神。我们该学习作那将我们荐与神的事。按保罗说,『我们不吃也无亏缺,吃也无盈超。』既是这样,我们何必吃祭偶像之物?

 四 绊倒软弱的弟兄

 在九至十三节,保罗说到绊倒软弱的弟兄。在九节他说,『只是你们要谨慎,恐怕你们这权利,竟成了那软弱人的绊脚石。』软弱的人,指因缺少知识,良心软弱的人。在十节保罗继续说,『若有人见你这有知识的,在偶像的庙里坐席,这人既是软弱的,他的良心岂不放胆去吃那祭偶像之物吗?』放胆,直译,被建造。指软弱信徒的良心被建造起来,放胆去作已往不敢作的。这是一种突然的建造,没有合理、坚实的根基,因此是一种不正确的建造,实际上反而毁坏人。软弱信徒的良心放胆去吃那祭偶像之物,至终毁坏了他们,因为他们没有充足的知识,支持他们放胆却仍旧软弱的良心。

 十一节说,『因此,基督为他死的那软弱弟兄,也就被你的知识败坏了。』『败坏』这辞指沉沦,不是永远的沉沦,乃是基督徒生活中的沉沦。因着刚强的人有知识而不顾到别人,软弱的信徒就被败坏了。基督为他死的弟兄,也许因着我们不正确的吃,就在基督徒生活中被败坏。

 在十二节保罗宣告:『你们这样得罪弟兄们,伤了他们软弱的良心,就是得罪基督。』伤了,原文直译,打击(致伤)。因着基督为弟兄们死,我们若伤了他们,并绊倒他们,就是得罪基督。

 在十三节保罗下结论:『所以食物若真绊跌我的弟兄,我就绝不吃肉直到永远,免得绊跌我的弟兄。』绊跌我的弟兄,原文意,使我的弟兄进入网罗,使我的弟兄堕入陷阱。因此,绊跌弟兄,就是使他进入网罗,在他的路上设陷阱。保罗说,为免绊跌弟兄,他『就绝不吃肉直到永远』。肉即动物的肉,指祭偶像的肉。肉比别样食物更试诱人,所以使徒特别题到肉。

 重要的是,我们要摸着保罗在本章所显示的灵。这里保罗灵里的负担是绝对为着基督和祂的身体。保罗既是为着基督和祂身体所有的肢体,他给人关于吃祭偶像之物的教导时,就没有说这种实行对或错,好或坏。保罗对这情况有完全不同的观点。他的观点是以基督和祂的身体为中心。关于吃祭偶像之物的事,保罗顾虑这会怎样影响基督的肢体,会建造他们或使他们绊跌。藉此我们看见,保罗的心与灵关切基督和祂的肢体。他不在意偶像或祭偶像之物。他完全领悟偶像算不得什么,祭偶像之物也算不得什么。然而,保罗对付吃祭偶像之物这问题的方式,指明他对事情的观点与基督和祂的身体有关。他要圣徒领悟,他们该顾虑,他们的吃会使基督的肢体绊跌或被建造。保罗要他们关心基督和基督的肢体。所以,保罗是从基督和祂身体的观点来答复问题,并给人教导。

 我们都需要学习保罗,考虑各种事情时,顾到基督和祂的身体。然而,我们与别人谈论事情,常常没有顾到这观点。反之,我们以自己的利益、得失为中心。倘若这是我们的观点,我们就远离神经纶的中心异象。在八章我们再次看见,保罗没有偏离神经纶的中心线。甚至在给人关于吃祭偶像之物的教导时,他也竭力将信徒带回中心线,就是带回基督和祂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