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篇 对付滥用自由(二)
总纲目




基督的肢体
与主是一灵
圣灵的殿
需要正确的度量
极大的奥秘
看见中心的异象

 读经:哥林多前书六章十三至二十节。

 在林前六章十五节、十七节、十九节中,有三件要紧的事:第一,我们的身体是基督的肢体;第二,我们与主是一灵;第三,我们的身体是圣灵的殿。保罗在对付在食物和身体上滥用自由的上下文里,很奇妙的揭开了这三件事。

基督的肢体


 十五节说,『岂不知你们的身体是基督的肢体吗?』因着我们与基督生机的联结,(17,)并因基督住在我们灵里,(提后四22,)安家在我们心里,(弗三17,)我们全人,包括我们洁净过的身体,就成了祂的肢体。因此,为着实际作这样的肢体,我们需要把自己的身体献给祂。(罗十二1,4~5。)

与主是一灵


 在林前六章十七节保罗说,『但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本节的联合,指信徒藉着信入主,(约三15~16,)与祂有生机的联结。这联结可用枝子与葡萄树的联结(十五4~5)说明。这不仅是生命的事,也是在生命(神的生命)里的事。这样与复活之主的联结,只能在我们的灵里。

 『一灵』指明是灵的主与我们的灵调和。我们的灵已经由神的灵所重生,(约三6,)这灵现今在我们里面,(林前六19,)并与我们的灵是一。(罗八16。)这是主的实化,祂藉复活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林后三17,)现今与我们的灵同在。(提后四22。)在保罗的书信里,常说到这调和的灵,如在罗马八章四至六节。

圣灵的殿


 在林前六章十九节保罗说,『岂不知你们的身体,就是在你们里面之圣灵的殿吗?这圣灵是你们从神而得的,并且你们不是属自己的。』圣灵是在我们的灵里,(罗八16,)我们的灵是在我们的身体里,因此我们的身体成了圣灵的殿,圣灵的居所。

 在林前六章二十节保罗下结论说,『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这样,就要在你们的身体上荣耀神。』这里所说的重价,指基督的宝血。(徒二十28,彼前一18~19,启五9。)照着林前六章十三节至十一章一节这段的内容,在我们的身体上荣耀神,在这里的意思是让住在我们里面的神,(约壹四13,)占有、浸透我们的身体,并藉着我们作祂殿的身体,彰显祂自己,特别是在吃喝与嫁娶这两件事上。为此,我们需要认真并严格的管治我们的身体,使它服从;(林前九27;)并将身体当作活祭献给神。(罗十二1。)

需要正确的度量


 整本新约圣经中,只有林前六章这几节说到我们的身体是基督的肢体,我们与主是一灵,以及我们的身体是圣灵的殿。然而,我们读这些经节时,可能认为这些话是理所当然的,而没有好好花工夫去研读里面所启示重要的事。十五节说,我们的身体是基督的肢体,你在这节上花过多少时间?对这节圣经充分留意的信徒实在太少了。论到十九节关于信徒的身体是圣灵的殿,的确也有这样的信息;但你进到主的恢复之前,有没有听过一篇信息说到,我们与主是一灵,说到与主联合成为一灵?这三件事的确值得我们透彻的研读。然而,我不是要你们仅仅去研读圣经的白纸黑字,而是要你们在经历的光中来读。

 今天,少有基督徒操练与主成为一灵。你们有没有看过一本书或一篇信息,用『与主是一灵』作题目?大多数基督徒因着传统神学和实行的影响,无法消化六章十七节这样的经文;他们里面似乎没有空间接受『与主是一灵』这样要紧的事。然而,对于圣洁、得胜、能力、神迹、说方言这类的事,却有很多空间。有些灵恩派的基督徒,非常强调说方言,有时甚至不在意所说的方言是真是假。他们对说方言极有兴趣,以致他们不太在意正常的祷告,也不理会保罗完成职事的中心异象。只要有人说方言,这些信徒很容易就兴奋起来。但如果有人祷告说,『主,感谢你的怜悯和恩典,』他们很快就不感兴趣。他们对这样的祷告没有兴趣。不仅如此,如果你向他们说到神经纶的异象,他们也无法领会你所说的。你想这样的人有可能认识神的话吗?不会,他们不会认识神的话,因为他们里面没有空间接纳神所启示这些要紧的事。

 今天许多基督徒的情形,就像当日主耶稣的门徒那样,没有度量来接受主论到『生命的粮』的话。主说祂就是生命的粮,从天上降下来赐生命给世人的,祂的肉是真正的食物,祂的血是真正的饮料,吃祂的人要因祂活着。(约六33,35,55,57。)那些无法接受祂话的人就说,『这话甚难,谁能听呢?』(60。)

 我们在接受神启示的度量上也很有限。因着宗教、传统的遗毒,我们可能无法接受保罗所说『与主是一灵』,或『我们的身体是基督的肢体』这样的话。我们好像吃大蒜的人,或是在充满蒜味房间里的人,对大蒜的味道已经麻木了,所以也就习惯,以这种味道为正常。同样的原则,我们属灵的感觉和口味,事实上我们整个里面的人,久在传统基督教的影响之下,以致对神经纶重要的事已没有知觉。若是这样,我们就算一再读林前六章,也不会对十五、十七节有什么深刻印象。

 我也曾多年读林前六章,而没有看见十七节重要的含意。直到有一天,这一节开始向我开启;我好像从来没有读过一样,我问自己圣经中是否真的有这一节。在十七节,保罗清楚的说,『但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从那时起,我开始很注意这节,也自己操练去经历。

 在一九四七至四八年间,倪弟兄经常强调我们需要操练灵、释放灵。他常常说,在我们一切所作的事上,无论是传福音、接触圣徒、或传讲主的话,都必须操练灵、释放灵。他也指出,我们全人各部分中,用得最多的,就是我们所强调的部分。例如,一个活在心思里的人,说话时就突显他的心思。同样的,一个活在情感里的人,就会流露他的情感。我很得这样交通的帮助;从那时起,我就竭力操练灵并释放灵。但我对林前六章十七节还没有很深刻的印象。

 一九五八年,主向我们开启了吃主、喝主、享受主的事。我开始看见约翰六章五十七节,主耶稣所说的:『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活着。』我也领悟要吃主、喝主、享受主,就必须认识我们的灵。除非我们认识灵,否则我们就无法接触主。我曾在一篇信息中指出,只有我们知道某种食物的性质,我们才知道如何吃它。同样的,如果我们要吃主,就必须知道主的性质。如今,主是赐生命的灵。这意思就是,属灵食物的性质就是灵。我们只能用我们的灵才能接触神的灵。约翰四章二十四节说,『神是灵;敬拜祂的,必须在灵和真实里敬拜。』按照这节,只有人的灵能摸着神的灵,只有人的灵能敬拜神的灵。

 到了一九六○年,我们对灵的负担、亮光和发表都加强了。因此,篇篇信息都讲灵。我在美国开始尽职时,也强调灵。你去读早期的水流报,就会看见有许多信息都是以灵为中心。我能见证,看见林前六章十七节大大影响了主给我的职事。

极大的奥秘


 我们这些信徒能与主联合成为一灵,这是极大的奥秘,也许是圣经中所启示最奥秘的事。谁能解释这样一个奥秘?我们怎可能与主成为一灵,你解释得来吗?虽然我们无法解释,但我们却能经历。我常在早晨祷告说,『主,感谢你!又给我新的一天,操练与你成为一灵。』真希奇!我们这样的罪人竟能与主成为一灵。我们越思想这事,就越觉得奇妙无比。

 保罗在六章十七节明白的宣告我们与主成为一灵的事实。但是,少有人充分留意这一节。我们实在需要花工夫研读,并从经历里来探讨这一节。我们要实验并学习,如何在说话、行事上与主成为一灵。在作每一件事的时候,我们都需要考虑,自己是否与主成为一灵。

 因着我从六章十七节看见与主成为一灵的异象,我就领悟劳伦斯弟兄所实行的,完全是旧约的事。他操练活在神的同在里,但他所实行的不是与主成为一灵。与神同在以及与主成为一灵,有极大的分别。

 我们都看见了,保罗在六章说到三件要紧的事。这三件事太重大了,我们需要更多操练灵,才能充分的吸收。真奇妙!我们的身体是基督的肢体,我们能与主成为一灵,并且我们的身体是圣灵的殿。这个异象越过越清楚,到了一个地步,我有时候简直无法克制我的兴奋。这个异象的负担太重了,我几乎担当不起。我不能想象有些召会和圣徒因循老路,忽视保罗完成职事的中心异象,竟还能作基督徒的工作。我们迫切需要看见这异象:我们的身体是基督的肢体,我们与主成为一灵,并且我们的身体是圣灵的殿。

看见中心的异象


 今天基督教里的情形,和我们中间的光景,都使我受困扰。各地的基督徒都在聆听包裹糖衣的道,这使他们被岔开,甚至被毒害。连我们中间有些圣徒,也被很合乎圣经的信息岔开。有些弟兄把部分生命读经信息当作讲道材料,而没有看见中心的异象。结果,说的人和听的人都偏离了目标。聚会好像很好,甚至很帮助人;但圣徒到底有没有从保罗完成职事的中心异象,或从约翰的修补职事中得到帮助?有时候,这是值得怀疑的。我们尽职作工帮助众召会时,很可能会偏离目标。我们若看重神经纶以外的事情,就有使圣徒被岔开的危险。今天,主巴望得着一班余剩的人,看见祂向使徒保罗─祂忠信的管家─所启示的异象,并且把基督是神的奥秘,召会是基督的奥秘这个完成的职事执行出来。然而,这些事不该仅仅当作道理向圣徒陈明,乃该作为实际服事给圣徒。若要把这事的实际服事给圣徒,自己就必须先摸着实际。

 因着这个异象和负担,所以我对讲道没有兴趣。本篇信息所说这三件要紧的事,对我们不该仅仅是道理。我很关心我们中间还有人没有摸着这些事的实际,因此也没有从经历中体会我们的身体是基督的肢体,我们的身体是圣灵的殿,以及我们与主是一灵。假如在召会中服事的弟兄们看见这异象,他们的说话就会大大改变。他们绝不会仅仅讲道给人听。他们自然而然会定了主意,不知道别的,只知道基督和祂的身体。

 在这些生命读经信息中,我没有负担讲道理。四十年前,我会讲很多信息,说到得赏赐、受亏损、从火里经过而得救、以及怎样的人必须从召会中挪开。但是,现在我对这些没有负担了;反之,我有负担使圣徒享受基督作除酵节。特别是对那些多年在主恢复里,却还没有看见中心异象的圣徒,我更有负担。他们没有谷粒,只有糠比,也只把糠比供应给人。受他们训练的人得不到喂养和生命的供应,结果就无法长大。我们若都看见异象,我们的情形就截然不同。我们就要见证说,我们与主是一灵,我们的身体是基督的肢体,也是圣灵的殿。然而,我们仍缺少经历,仍然不够有度量接受并领会这些事。所以,我们都要在主面前谦卑自己,说,『主,我不知道该怎么作。我不知道怎么悔改,怎么认罪,我也不知道怎样祷告。主,我就在这里,在你面前,求你怜悯我。我需要看见你经纶的清楚异象。主,怜悯我,让我摸着这异象的实际,也帮助别人摸着同样的实际。』我们都要仰望主的怜悯,使我们看见祂给保罗的异象。惟有看见这样的异象,才能保守我们不在食物和身体上滥用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