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篇 对付信徒间的诉讼
总纲目




壹 召会的审判
 一 圣徒要审判世界
 二 圣徒要审判天使
 三 在不信的人面前告状是被定罪的
 四 弟兄间的案件应由圣徒审判
 五 在弟兄间有争讼之事是失败的
贰 没有资格承受神国的人

 读经:哥林多前书六章一至十一节。

 保罗在林前六章一至十一节,对付信徒间的诉讼。我们读哥林多前书这一段时,不能只注意白纸黑字,而需要进入这些经节的深处,同时也要摸着保罗书写时灵里的负担。

 本书信所对付的第三个难处,是弟兄彼此告状的事。这不是罪,像魂所引起的分裂;也不是粗鄙的罪,像情欲的肉体所行出的乱伦。这是人要求合法的权益,不愿意吃亏,不愿意学十字架的功课。

 我们已经指出,保罗在本书中至少题到十个不同的难处。第一是分裂的难处;第二是粗鄙的罪,就是乱伦;第三,他对付弟兄彼此告状的难处。保罗为什么把这事列为他所对付的第三个难处,而不是列为第二或第四?要解答这个问题,就必须探入本书的深处。

 保罗写这封书信的负担是要对付顶替基督的事。哥林多的信徒以他们的希腊文化、哲学和智慧顶替基督。这些都是好的,是人类社会卓越的产品。我们若没有文化,就会毫无约束;我们若没有哲学和智慧,就成为愚拙的。每一个人都需要文化、智慧和哲学。哥林多信徒中间的难处,就是以这些好东西顶替基督。所以保罗灵里的负担,就是要把这些信徒带回到基督─神独一的中心里。

 神的目的是要将基督作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使基督能成为他们的生命和一切,并且使他们活基督,因而在经历上成为基督的肢体。这样,基督就能得着一个身体,就是召会。保罗写哥林多前书时,灵里有这个异象。保罗在这卷书信里,首先对付分裂的难处。分裂的源头是魂,特别是心思。为此,保罗先对付哥林多信徒的哲学头脑,然后再对付一种粗鄙的罪。这个顺序指明,基督徒若不凭基督活着,而凭魂和文化活着,就会给肉体的情欲开了门。

 今天基督徒以各种属魂的事物顶替基督,乃是很平常的;这就开了路,给肉体的情欲进来。因此,在神所救赎的子民中,有魂和肉体情欲的难处。

 属魂的事比肉体的情欲高尚。文化使人文雅,有文化的人就是文雅的人;相反的,肉体的情欲却非常粗鲁、粗鄙。然而,人一旦活在魂里,就为肉体的情欲敞开大门。事实上,最罪恶、最充满情欲的事,许多时候是由最有文化的人行出来的。通常那些不太有文化的人,生活倒不那么罪恶。事实上,在许多事例里,魂运用得最厉害的人就是罪大恶极的人。一面,他们过着属魂的生活;另一面,他们放纵肉体的情欲。今天许多基督徒也趋向如此。

 我们看到保罗对付魂和肉体的情欲之后,转而对付信徒间的诉讼。彼此争讼,是要求权益,不愿意吃亏。当我们属魂、属肉体时,我们总是要求自己的权益,而不愿意被亏负。因此,保罗在这卷书信有第三个对付,就是对付要求个人权益的事。这个难处发生在哥林多的信徒中间。

 要求自己权益的难处,不但发生在社会中、在召会中,也发生在婚姻生活中。夫妻二人若活在魂里,按情欲而行,双方都会要求自己的权益,都不愿意向对方让步。只有活在灵里,我们才愿意让步,而不坚持自己的权益。当我们凭着调和的灵生活时,就不会为自己要求什么权益;好像我们没有什么权益可要求的。我们所以会要求自己的权益,乃是因为我们不凭调和的灵生活,反而活在魂里、活在肉体里。因着哥林多信徒的魂生命得势,且给肉体的情欲开了门,所以他们中间便有诉讼的事。在这里我们看见,哥林多信徒难处的顺序先是属魂的生命,然后是肉体的情欲,接着就是要求自己的权益。

壹 召会的审判


 一 圣徒要审判世界

 保罗在六章一节问哥林多人:『你们中间有人与别人起了相争的事,怎敢在不义的人面前,而不在圣徒面前求审?』不义的人指不信者,他们在神面前是不义、不公正的人。

 保罗在二节继续说,『岂不知圣徒要审判世界吗?若世界为你们所审判,难道你们不配审判这最小的事吗?』在要来的国度时代里,得胜的圣徒要治理世上的列国。(来二5~6,启二26~27。)在要来的时代,得胜的圣徒要与基督一同作王,审判世界。因着圣徒要审判世界,他们的确配得过审判最小的事。这里的审判指由一些圣徒执行的审判,审判他们中间的案件。审判这些案件比起治理世界,是微不足道的。保罗在这里似乎是说,『如果你们能审判大事,岂不能在今天审判小事?你们为什么不让圣徒审判你们的案件?你们为何把相争的事,带到不信的人面前求审?』

 二 圣徒要审判天使

 林前六章三节说,『岂不知我们要审判天使吗?何况今生的事?』今生的事,指明圣徒审判天使是在将来,不在今世。这可能是指彼后二章四节,犹大书六节所启示对天使的审判。这两节所题的天使,以及以弗所二章二节,六章十二节,马太二十五章四十一节所指的天使,必是恶的天使。因此,我们信基督的人,将来不仅要审判人类的世界,也要审判天使的世界。

 三 在不信的人面前告状是被定罪的

 保罗在林前六章四节说,『既是这样,你们若有今生的事当上法庭,是派召会所不看为什么的人审判吗?』这是指不信的人,他们是召会所不看为什么的。因此,在不信的人面前告状是被定罪的。

 四 弟兄间的案件应由圣徒审判

 保罗在五节接着说,『我说这话,是要叫你们羞愧。难道你们中间竟没有一个智慧人,能在他弟兄中间审断吗?』保罗在四章说,他不是要羞辱圣徒们;但这里他说,他所写的是要叫他们羞愧。他完全不赞同弟兄彼此告状,而且是告在不信的人面前。(六6。)

 五 在弟兄间有争讼之事是失败的

 保罗在七至八节说,『你们彼此争讼,这已全然是你们的失败了。为什么不宁愿受冤枉?为什么不宁愿被亏负?你们倒是冤枉人,亏负人,况且这又是对弟兄。』保罗说,信徒之间有争讼的事是失败的,他的意思是说,那是一个缺失,含示在承受神国的事上,(9,)有了缺欠、过失、亏损、短缺。宁愿受冤枉、被亏负,就是情愿忍受损失,学十字架的功课,出代价持守基督的美德。因此,保罗问信徒们为什么不宁愿被亏负,为什么不情愿学十字架的功课。他们并没有受亏损,实际上他们才是冤枉人、亏负人的。这里保罗的话的确非常的重。

 我愿意再次指出,这里的对付是与要求我们的权益有关。要求权益是肉体情欲所产生的结果,而肉体的情欲是活在魂里的结果。因此,当我们活在魂里的时候,情欲就会进入,而情欲进入的时候,我们就会坚持自己的权益,并要求得着所该有的。毫无疑问,保罗特意按着特别的顺序来对付头三个难处。他先对付出于属魂生命的分裂;第二,他对付出于肉体情欲之粗鄙的罪;第三,他对付要求权益的事。

 我们不论在召会生活,或家庭生活中,都有要求自己权益的难处。两位弟兄可能彼此有了难处,每一位都要求自己的权益。在六章一至十一节,保罗对这种要求个人权益的事很有负担。这种要求个人权益的事,隐藏在我们每一个人里面。我们在一些事情上,都有要求自己权益的倾向。有人会争辩说,他们从来没有在法庭上与别人诉讼,也从来没有在召会长老面前告任何人的状。他们虽然可能没有这样作,但他们心里却有要求权益的意图。举例来说,他们会对自己说,『这位弟兄为什么这样对待我?』这样说就证明我们在要求自己的权益。在神眼中,心里要求权益,就等于在法庭上告弟兄的状。要求权益需要根本、彻底对付掉;这是保罗写这几节的目的。

贰 没有资格承受神国的人


 保罗在九节问了一个关于神国的问题:『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不能承受神的国吗?』在来世承受国度,乃是追求义之圣徒的赏赐。(太五10,20,六33。)

 保罗所说不义的是指谁?是指冤枉人的,还是指受冤枉的?在我看来,似乎是指那冤枉人的。我们若冤枉弟兄,就是不义的。信徒若是不义的,就不能承受神的国。按照主在马太福音的话,我们若要承受要来的国度作为奖赏,就当完全是义的。主甚至说,我们的义要超过法利赛人的义。神的国是建立在公义之上,所以,我们就当是义的,才能承受国度。我们不应当冤枉或亏负我们的弟兄,这样作是不义的;而我们若是不义的,就不能承受国度。

 保罗在林前六章九至十节说,『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不能承受神的国吗?不要受迷惑,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同性恋的、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有罪的人或不义的人,都不能有分于要来之神的国。

 保罗在九节说到承受神的国,乃是很有意义的。『承受』一辞含示享受,承受一件东西就是享受那个东西。因此,承受要来的国度,意思就是享受国度。要来的国度,将是得胜者欢乐承受的产业。按照马太福音,国度的实现将成为得胜圣徒的奖赏,作为他们与主一同的享受。承受国度不仅是进入国度,更是得着国度作奖赏,给我们享受。这应当是一个激励,使我们过无罪、公义的得胜生活。我们若要过这样的生活,就需要守除酵节。然后我们才会过无酵、无罪的生活。藉着过义的生活,我们就有资格承受要来的国度。

 保罗在林前六章十一节继续说,『你们中间有人从前也是这样,但在主耶稣基督的名里,并在我们神的灵里,你们已经洗净了自己,已经圣别了,已经称义了。』这里的洗净、圣别与称义,不是在客观方面藉血得着的,如在约壹一章七节,希伯来十章二十九节,和罗马三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者。这些是主观方面重生的洗涤,(多三5,)圣灵的圣别,(罗十五16,)以及像这里在那灵里的称义。神救恩的这些项目,都是在主耶稣基督的名里,并在神的灵里,发生在我们里面的。在主耶稣基督的名里,就是在主的人位里,在因信而与主生机的联结里。在神的灵里,就是在圣灵的大能和实化里,首先是洗净,除去有罪的事物;其次是圣别,分别归神,由神变化;第三是称义,蒙神悦纳。

 我们不容易领会如何能在主的名里被洗净。如果保罗说,我们在基督的宝血里得以洗净、圣别并称义,就比较容易明白。但是在主的名里并在那灵里洗净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且保罗是用过去式,说到哥林多人是已经洗净,已经圣别,已经称义了。我们很难相信有些哥林多人真的已经洗净、圣别并称义了。

 人相信并接受主耶稣的时候,就已经在血里洗净,也因血圣别、称义了。但这种洗净、圣别及称义都是客观的,不是主观的。我们也需要经历主观的洗净、圣别及称义。我们一得救,立刻就经历了这些,但是为时很短。我们至少有几天是过着清洁、单纯、圣别并称义的生活。客观的洗净、圣别和称义都是在基督的血里。但是我们过一种洁净、圣别并称义的生活时,我们对这些事就会有主观的经历。这样主观的经历不是在血里,乃是在主耶稣的名里并在那灵里。

 我有把握,每一位真正得救的人对于洗净、圣别及称义都有一点主观的经历。你得救以后,岂不是有一段的时间过着洁净又单纯的生活?你岂不是圣别、分别归神?你岂不是活在一种蒙称义的方式里,不沾染不义?但是,大多数信徒活在这种光景里并没有多久,他们通常只持续几天。你若回想得救以后的经历,就会领悟你的确在主的名里,并在那灵里有主观的洗净、圣别及称义。

 在新约中,『在主的名里』实际上是指在主自己里面,因为名是指人位。一个人若不存在,他的名就毫无意义。但是我们呼唤一个活人的名,他就有反应。同样的,藉着呼求『主耶稣』,我们就经历主的人位。主不仅是一个名字,祂乃是活的人位。因此,每当我们呼求主耶稣的名,就是呼求主的人位。祂是真实的、活的、实时的、便利的;我们一呼求祂,祂就有反应。我们可以见证主耶稣是真实的、活的、实时的。每当我们呼求祂,祂就临到我们。

 我们得救的时候,没有人教我们怎样呼求,很可能就自然而然、不知不觉的呼求主的名。我们在这名里,就是在基督活的人位的实际里,已经洗净、圣别并称义了。但是我们一停止呼求主名,就不再主观的经历洗净、圣别及称义了。

 根据林前六章十一节,我们不仅在主耶稣基督的名里,也在我们神的灵里,得着洗净、圣别和称义。名就是人位,而人位就是那灵。我们不能把主的名与祂的灵分开,因为那灵就是祂的人位。照约翰十四、十五及十六章看来,名不能与那灵分开,因为名就是人位,而人位就是那灵。当我们呼求『哦,主耶稣!』主就来了。当祂临到我们时,祂就是那灵。保罗的确有这种经历。他晓得当他呼求主名,主就作为那灵临到他。他在主的名里并在那灵里经历了主观的洗净、圣别及称义。当我们呼求主名,并接触这名所指的人位─那灵时,我们也有这种经历。

 我们需要许多的经历,才能领会保罗在林前六章十一节的话。许多年前,我不会应用这话,因为我还没有得到亮光,不清楚呼求主耶稣之名的意义。我没有看见主的名、主的人位和那灵之间的关联;也不晓得,我们一呼求主的名,人位就来了,而这个人位就是那灵。但我们从经历中知道,我们呼求主名时,就得着主的人位,而主的人位就是那灵。不仅如此,我们若一直呼求主名,一直享受祂的名和祂的灵,我们就天天被洗净、圣别并称义。这样,我们就够资格,并预备好承受要来的国度。

 到这里,我们已经看见在这几章中,魂、肉体的情欲、以及要求权益都受了对付。我们如今应当是主观的得着洗净、圣别并称义的圣徒,并且预备好承受要来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