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篇 对付恶弟兄
总纲目




壹 恶人受审判
贰 守除酵节
叁 将恶人从召会中挪开

 读经:哥林多前书五章一至十三节。

 保罗在林前五章一至十三节转到对付恶弟兄的事。一至四章所对付的第一个难处是分裂,主要的是与魂的天然生命有关。在五章,本书的第二段,所对付的第二个难处是淫乱的罪,与肉体的情欲有关。这难处牵涉到人与继母乱伦,就道德说,比分裂更为粗鄙。前者是分争,来自骄傲;后者是粗鄙的罪,来自情欲。

 林前五章有几个特点。第一,这一章说出,就连真信徒也会犯粗鄙的罪。许多读新约的人会以为,因着神的恩典,信徒不可能犯罪作恶,特别不会作旧约所记载的某些恶事。但在本章里,我们却读到哥林多召会的一位弟兄犯了与继母乱伦的罪。当然,保罗的目的是要帮助召会对付这位恶弟兄。我们读本章圣经,就看见一个真得救的人,在主里的真弟兄,确实可能犯这样的罪。如果新约没有这个记载,我们也许很难相信,一个得救的人竟然会犯这样的罪。我们会以为,一个人得救以后,绝不会犯这样的罪。

 本章也给我们看见,一旦召会偏离神经纶的中心异象,落入魂里,就敞开大门让肉体的情欲进入。这不但会给嫉妒、分争开路,甚至会给粗鄙的罪开路。所以,我们留在魂里是极其危险的。保罗在这封书信里先对付魂,然后对付肉体的情欲。对付魂主要是对付分裂。本书的头四章是对付出于魂之分裂的难处。分裂是属魂的事,主要与心思有关。分裂来自意见,而意见来自心思。这在头四章清楚的指明出来。我们读了这几章,就看见在哥林多人中间有分裂,是因为他们太活在天然的心思里。他们离开灵而运用魂。他们偏离了中心的异象,这就开了门让肉体的情欲进入。

 在召会生活中,魂不应该得势。我们都必须学习否认魂,弃绝魂,并活在灵里。我们应当留在灵里,在每一种景况中运用我们的灵;这会关闭肉体情欲的门。

壹 恶人受审判


 保罗在五章一节说,『确实听说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这样的淫乱,连外邦人中也没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继母。』这里说到一个弟兄与他父亲的妻子,就是与他的继母乱伦。没有任何罪比乱伦更可恶、更破坏人性。我们会看见,本章虽然是对付这一种可怕的罪,却也论到守节期的事。

 保罗是一个充满基督的人。他不仅在道理上认识基督,更在经历上认识基督。甚至他对付粗鄙的罪时,他里面还是享受基督。

 保罗在二节说,『你们还是自高自大!岂不应当哀恸,把行这事的人从你们中间挪开?』哥林多人不为在他们中间这样粗鄙的罪哀恸,反倒骄傲、自高自大。二节毫无疑问是责备的话。在这一节里保罗又指明,犯这罪的人应当从他们中间挪开,就是将他从召会的交通中除掉。

 从召会的交通中把某一个人挪开,好比从建筑物中把一块腐朽的木头挪开。假如房屋里有一块木头朽烂了,这朽烂的部分就该挪开。同样的,一节所题的恶弟兄应当从召会的交通中挪开。但哥林多人并没有这种领悟,因为他们仍旧骄傲,自高自大。因这缘故,保罗让他们知道,他非常关心那里的光景。

 在本章对付恶弟兄的事上,有两件非常积极、美妙的事。第一是保罗运用他自己人的灵,第二是关于守节期。保罗在三至五节说,『我身体虽不在你们那里,灵却与你们同在,我已经审判了行这样事的人,好像与你们同在一样,就是当你们和我的灵聚集的时候,在我们主耶稣的名里,带同我们主耶稣的能力,把这样的人交给撒但,使他的肉体受败坏,好叫他的灵在主的日子可以得救。』保罗在三节说,他身体虽不在他们那里,灵却与他们同在。使徒是属灵的人,在灵里行事,与在魂或肉体里行事的哥林多人不同。他身体虽不在他们那里,灵却与他们同在,运用他的灵审判他们当中的恶人。保罗在四节甚至说,他的灵和他们聚集。使徒的灵强到一个地步,竟参加哥林多信徒的聚会。他的灵与他们一同聚集,在那恶人身上施行他的审判。

 保罗在三至四节似乎是说,『你们不把这恶人从你们中间挪开,但藉着运用我的灵,我已经审判了他。我身体虽不在你们那里,灵却与你们同在。我甚至在灵里参加了你们的聚会。所以,我已经用我的灵审判了这个人。』

 保罗在四节清楚的说,『就是当你们和我的灵聚集的时候。』我们由此得知,保罗的灵参加了在哥林多的聚集。但这并不是说,他的灵真的去了哥林多。这绝对和邪术不同;行邪术的人说,人的魂能离开身体拜访别人。照本节看,保罗的灵强到一个地步,竟能参加在哥林多的聚会。他们聚集的时候,他的灵与他们同在,把那恶人交给撒但。这完全是属灵的事,完全是灵里的事。

 我们绝不该认为,保罗的灵真的到了哥林多,参加了聚会。虽然如此,哥林多的信徒一同聚集的时候,保罗却运用他的灵与他们同在,审判那恶人,并把他挪开。我们也可以学习用我们的灵看望弟兄。我们留在家里的时候,我们的灵也可能看望弟兄。这是保罗的灵在应付哥林多的情形时所作的。

 保罗在四节题到主耶稣的名和主耶稣的能力。在我们主耶稣的名里,带同我们主耶稣的能力,二者都是形容五节的交给。使徒在灵里,应用主大能的名,并带同祂的能力,把那恶人交给撒但,使他的肉体受败坏。我确信这的确发生了,那个恶人也交给撒但了。

 把犯罪的人交给撒但,是为了管教。五节所题到的败坏,主要的是指某种疾病的苦难。(林后十二7,路十三16。)肉体是指情欲的身体,这身体该受败坏。有些疾病来自撒但,这种疾病能败坏人的肉体,使人的灵在主的日子可以得救。这指明在哥林多的信徒中间,这犯罪的人是个弟兄,他一次永远的得救了,(约十28~29,)绝不会因犯任何的罪而沉沦。然而,因着他的罪,他犯罪的肉体必须受败坏,藉此受管教,使他蒙保守在一种情景中,叫他的灵在主的日子可以得救。因此,败坏肉体是这位弟兄的灵得救必要的预备。

 我们思考这几节,就看见保罗对付召会,不只藉着写信和打发提摩太到他们那里去,更是藉着运用他的灵。这证明他是活在灵里的人,也显示他的灵何等刚强。保罗的灵强到一个地步,甚至能参加远处召会的聚会。他运用他的灵定罪那恶人,并且把他交给撒但。这样交给撒但,就是把那恶人从神的圣殿中挪开。

 我们都必须向保罗学习,用我们的灵作每一件事。我们作了许多事,都不是用灵作的。但是保罗对付五章所描述的情形时,完全是用他的灵。他用灵定罪,也用灵把那恶人交给撒但。

贰 守除酵节


 保罗在林前五章六节继续说,『你们夸口是不好的。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吗?』在哥林多的信徒中间,尽管有混乱和乱伦这样粗鄙的罪,他们还一直夸口并夸耀。使徒的书信指出,他们中间犯罪的事,应当使他们谦卑,晓得他们夸口是不好的。

 保罗在这里说到一点面酵,他的意思也许是,不要说有他们中间那样粗鄙的大罪,即使有一点面酵,一点罪,就能使全团,全召会,发起来,败坏了。

 保罗在七节继续说,『你们要把旧酵除净,好使你们成为新团,正如你们是无酵的一样,因为我们的逾越节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这一节的『新』,直译,新有的。指在时间上是新的。新团指召会,是由信徒在新性情里组成的。

 说基督是我们的逾越节,指明使徒认为信徒是神所拣选的人,已经过了他们的逾越节,如出埃及十二章者所预表的。在这逾越节里,基督不仅是逾越节的羊羔,更是整个逾越节。为了作我们的逾越节,祂在十字架上被杀献祭,救赎我们,使我们与神和好。因此,我们能在神面前享受祂作这节。在这节中不可有酵,因为罪和救赎的基督不能并存。

 保罗在林前五章七节说,哥林多的信徒是无酵的。这岂不是令人难以相信吗?哥林多的信徒怎么会是无酵的?保罗在这封书信的头四章责备他们分裂。分裂不是酵吗?嫉妒、分争、骄傲岂不是罪恶的事吗?保罗怎能说,哥林多的信徒是无酵的?这似乎很矛盾。实际上,这完全没有冲突。圣经总是给我们看见一件事的全貌,特别是我们信徒历史的全貌。这就是说,圣经启示一件事的两面。有基督的一面,也有我们在堕落天性里所是的一面。按基督的一面,我们是圣别的,我们是在基督里的圣徒。保罗在一章二节指出,我们是『在基督耶稣里被圣别,蒙召的圣徒』。因此,我们在基督里是无酵的。但按另一面,就是我们天然人的一面,我们是满了酵的。重要的问题是我们吃无酵饼,还是吃有酵饼?换句话说,我们是活基督,还是活自己?我们若活基督,就是吃无酵饼。但我们若活自己,就是吃有酵饼。

 保罗在五章七节嘱咐我们要把旧酵除净,好使我们成为新团,正如我们是无酵的一样。我们需要照基督的一面,成为新团。我们在基督里是无酵的,我们的生活应当不照着自己,而照着祂。

 保罗在八节说,『所以我们守这节,不可用旧酵,也不可用恶毒邪恶的酵,只用纯诚真实的无酵饼。』这里的节指除酵节,是逾越节的延续。(出十二15~20。)这节期共有七日,即一段完全的期间,表征我们基督徒生活的整个期间,从悔改之日到被提之日。这是很长的节期,我们守这节,不可用旧酵,就是旧性情的罪,乃要用无酵饼,就是新性情的基督,作我们的滋养和享受。惟有祂是纯诚真实的生命供应,绝对纯净,没有搀杂,并且满了实际。节期乃是享受筵席的时候。整个基督徒的生活都该是这样的节期,这样享受基督作我们的筵席,作我们生命丰富的供应。

 从林前五章七至八节,我们看见这里有两个节期。我们得救的时候,就享受逾越节。但如今在我们整个基督徒的一生中,应当享受除酵节。在预表上,除酵节的七天表征我们整个基督徒的生活。若没有林前五章,我们就不会认为基督徒的生活是这样的节期。但按照八节,我们看见基督徒的生活乃是除酵节,就是享受基督作我们生命的供应,而没有一点酵的节期。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把自己和哥林多的信徒,与以色列人作比较。他把以色列人的历史当作这封书信的背景。这使我们有立场说,以色列人的历史就是我们在召会中基督徒生活的完满预表。保罗在七节说到『我们的逾越节基督』。基督如果是保罗的逾越节,祂就必定是每一位信徒的逾越节。以色列人不是单独生活;反之,他们是一同生活、安营、行走并争战。他们的团体生活预表我们在召会中的生活。所以我们读以色列人的历史时,就当领悟是在读自己的历史。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就是我们今天经历的预表。他们在旷野吃吗哪,我们也吃吗哪;他们喝活水,我们也喝活水;他们有随行的灵磐石,我们也有磐石;他们经历逾越节,我们也有逾越节,逾越节就是基督自己。还有,他们在逾越节之后守除酵节。这指明我们也应当守这节。召会生活就是除酵节。为这缘故,不论什么酵都必须从召会中除净。

 无酵饼指明一种无罪、无酵的生活。我们凭自己不可能有这种生活,但是在基督里就可能过无罪的生活。我们都已经被放在基督里,如今我们必须学习在基督里凭基督活着。然后,祂就会成为我们无酵的生命供应。祂会成为无罪生命与生活的源头、泉源。我们因着有这样的源头和供应,就可能过无罪的生活。

 我们若要过无罪的生活,就必须天天吃基督作无酵饼。营养学家告诉我们,我们吃什么,就成为什么。我们若吃无酵饼,至终就会由无酵饼构成;这样,我们就会过无酵的生活。虽然我们在自己里面不可能是无罪的,但我们在基督里吃祂作无罪生活的源头和供应,就能成为无罪的。因为我们的源头基督是无酵的,所以我们若天天饱尝祂,就能有无酵的召会生活。

 保罗写这封书信时,竭力将被岔开的哥林多人带回到神经纶的中心异象。他晓得只要他们回转,就没有问题了;但他们若仍旧偏离这个异象,他们仍然会过着有罪的生活。这个原则不论在团体召会的一面,或个别信徒的一面都适用。

 我们需要学习不只对付人的失败和罪行,更要把人带回到中心的异象。保罗在本书的头两章,为他以后所讲说的事,立下扎实的根基。保罗在这封书信中所对付的每一件事,都以头两章为基础。这指明我们治理召会、对待圣徒都必须基于一个需要,就是回到基督与中心的异象。我们必须帮助别人看见,他们受打岔的原因是他们从中心的异象偏离到其它的事物。他们若回到基督这里,他们就会回来享受除酵节。

叁 将恶人从召会中挪开


 我们在九至十三节看到,必须将恶人从召会中挪开。保罗在十三节说,『你们要把那恶人从你们中间挪开。』这就是将他从召会的交通中除掉,如使患痳疯者与神的百姓隔离所预表的。(利十三45~46。)这是很严肃的事。保罗已经审判了这一个恶人,他盼望哥林多信徒也照样作,将那人从他们中间挪开。

 林前五章十一节说,『但如今我写给你们说,若有人称为弟兄,是行淫乱的、或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骂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这样的人不可与他交往,甚至与他一同吃饭都不可。』保罗在这里不只题到一种恶人,乃是题到好几种恶人。并且保罗不仅仅对付那种罪,他更对付活在那种罪里面的人。这里有一个重要的分别。举例来说,行淫乱和淫乱的人不同,淫乱的人是活在并留在淫乱里。一个淫乱的人不但行淫乱,像旧约的大卫所作的;他乃是活在那罪里的人,那罪成了他的生活。所以,这样的人就成了淫乱的人。保罗在本章是对付人,不仅仅是对付罪。这就是说,他不仅从召会中挪开罪,他更是审判并挪开一个犯罪的人。假定一个弟兄因软弱犯了某种罪,我们应当帮助他悔改,弃绝那罪,回到主里面。如果他愿意这样作,并结出悔改的果子,召会一定会赦免他。但如果他留在那种罪里,并成为活在那种罪里的人,就必须将他从召会的交通中挪开,否则整个召会就会成为有酵的。

 本章中有几个要点。第一,召会必须是纯洁、无酵的,并且召会不可容忍一个犯罪的人。第二,我们必须学习运用我们的灵,并在每一种情形中使用我们的灵。第三,我们需要看见,我们既经历了逾越节,如今就该不断的享受除酵节。最后,若有人真成了恶人,而且拒绝悔改,就必须将他从召会生活挪开。但是这样的人至终若悔改,并结出悔改的果子,召会就当赦免他,接纳他回到交通里。我们若考虑这一切事,就会清楚领会如何对付召会生活中的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