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篇 神的奥秘的管家(二)
总纲目




叁 世界上的污秽,与万物中的渣滓
肆 生身的父

 读经:哥林多前书四章十至二十一节。

 保罗在林前四章九节说,『我想神把我们使徒显列在末后,好像定了死罪的人,因为我们对世界,就是对天使和世人,成了一台戏。』保罗在这里说『我想』,这是很有意义的。这就是说,保罗不十分有把握。这里保罗不是谦卑,乃是照着成为肉体的原则说话。保罗在这里没有说,『耶和华如此说,』也没有宣告:『弟兄姊妹,你们难道不知道,我是在灵里说话?』今天灵恩派实行『耶和华如此说』这种宣告,可是这样的实行不是按照新约的原则。

 保罗在这一章里所说的话很严肃,却非常亲切。他在责备、指导、改正、调整、并管教信徒们,可是这一切他作得非常亲切。到了某个点时,他插进了『我想』这辞。我信保罗知道他所说的的确是出于神。虽然如此,他却说『我想』,因为他知道新约的原则就是成为肉体的原则。按照这个原则,神是在我们的说话中说话;神与人成为一。当人与神调和来作事的时候,是神作事,同时也是人作事。因着『我想』这辞说明了这个原则,所以我认为这辞用在九节这里非常宝贵。神能在我们的说话中说话,这实在太有意义了!『我想』这辞指明保罗在说话;然而,按照成为肉体的原则,保罗说话就是神说话。因着保罗和神是一,保罗说话的时候,神也说话。这就是本节使用『我想』这辞的意义。

 保罗在九节使用『末后』一辞,当时一般人都领会,这种说法是指竞技场上表演最后的一幕。依照古时的惯例,罪犯在竞技场上与野兽搏斗,以娱大众时,他们是末后展示的。最后的一幕,末了的展示,就是定死罪的囚犯与野兽搏斗以娱众人。『末后』就是指这件事。保罗在九节使用这个隐喻的说法,表达一个思想:神把使徒显列在末后,好像是最卑下又定了死罪的囚犯,以娱众人。

 这里的戏,原文意戏剧,指戏剧表演,一种娱乐众人的展示。所以保罗乃是向哥林多人说,『你们已经饱足了,已经丰富了,不用我们,自己就作王了。我巴不得你们果真作王,叫我们也得与你们一同作王。我想神把我们使徒显列在末后,好像定了死罪的人。』

 当保罗说,『我巴不得你们果真作王,』他指明哥林多的信徒不是真作王;相反的,他们是在作梦。保罗所说神把使徒显列在末后的话,证明哥林多人并没有作王。保罗似乎在说,『神没有在今世叫我们作王,反倒把我们列在末后,好像定了死罪的囚犯,与野兽搏斗。』这一个隐喻,陈明了一幅使徒实况的生动图画。他们绝没有作王,乃像定了死罪的罪犯,与野兽搏斗,以娱大众。这也是我们今天在人眼中的定命。但是在神的眼中,我们的定命是享受基督。我们享受基督的人,在人眼中成了罪犯,作他们的享受;但在神的眼中,基督是我们的定命给我们享受。许多人讥讽、嘲笑我们,但他们以讥笑我们为乐时,我们却在享受基督。这表明我们有两种定命:在神眼中,我们的定命是以基督为我们的享受;在人眼中,我们的定命却是被定死罪的罪犯,以娱别人。如果我们像保罗那样,对主忠信,我们在人面前的定命就会这样。我们会被显列在末后,对天使和世人,成了一台戏。

叁 世界上的污秽,与万物中的渣滓


 林前四章非常亲切。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位父亲亲切的责备、指导、改正、甚至管教犯错的儿女。我们读这一章的时候,能够感受作者与哥林多信徒之间的亲密。

 保罗指出使徒对世界成了一台戏之后,在十节接着就说,『我们为基督的缘故是愚拙的,你们在基督里倒是精明的;我们软弱,你们倒强壮;你们有荣耀,我们倒被轻视。』使徒为基督的缘故,甘愿弃绝属人的智慧,成为愚拙的。但属肉体的哥林多信徒,虽然说他们是在基督里,却仍留在天然的智慧里作精明人。保罗不是说,他们为基督的缘故是哲学家;保罗乃是宣告,他们为基督的缘故是愚拙的人。在某种意义上,每一位在基督里的信徒都必须成为愚拙的。许多今世有智慧
的人,因着基督就成了愚拙的人。使徒虽然为基督的缘故成了愚拙的人,哥林多人却仍要精明。

 保罗在十节又说,『我们软弱,你们倒强壮。』使徒在供应基督时,似乎是软弱的,因为他们不用天然的力量或才能。(二3。)但属肉体的哥林多信徒是强壮的,藉着运用他们天然的才能,在信徒当中要人承认他们的卓越。

 保罗在十节又对哥林多人说,『你们有荣耀,我们倒被轻视。』哥林多的信徒是荣耀的、尊贵的,显得很有光彩。但使徒却被寻求荣耀的哥林多人所藐视、轻看。藉此我们看见,哥林多人奔跑基督徒的赛程完全跑错了。

 保罗在十一至十三节继续说,『直到今时,我们还是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又挨拳打,又居无定所;并且劳苦,亲手作工;被人咒骂,我们就祝福;被人逼迫,我们就忍受;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毁谤,意思是侮辱,中伤。这里的善劝,就是为要平息安抚,用劝告、安慰和勉励来恳求。

 保罗在十三节说,『我们成了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直到如今。』污秽和渣滓是同义辞。污秽是指清扫时所丢弃的,因此是废物、污物。渣滓是指被擦掉的,因此是垃圾、废物。这两个同义辞都用为隐喻,特指最低阶层被定罪的罪犯,被扔在海里,或被扔在竞技场上的野兽跟前。保罗在这里把自己比作最低下的罪犯、污秽、渣滓、垃圾、废物。我跟已往许多的朋友比较一下,也是渣滓、污秽。他们很有成就,家财万贯。他们看我是愚拙的人,不明白我一生到底在作什么。有时我遇见多年前的老朋友,他们问起我在作什么事,我不知如何确定回答。他们事业有成,我们却成为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我们只有资格当作废物被人丢弃;这是保罗认为犹太人和外邦人对他的评价。

肆 生身的父


 十四至二十一节是本章最亲切的一段,我们在这里看到保罗是生身的父。他似乎在对哥林多人说,『不错,我是渣滓,我是污秽。但我是生了许多儿女的父亲。我在基督耶稣里藉着福音生了你们。』

 保罗在十四节说,『我写这些话,不是羞辱你们,乃像劝戒我亲爱的儿女一样。』如果我是哥林多的一个信徒,收到了这封书信,读了本章头十三节之后,一定会羞惭满面。我会对自己说,『我属灵的父亲说,我们高举自己,而他却把自己当作污秽和渣滓。这使我觉得羞愧。』但是保罗说,他写这些话,不是羞辱他们,乃像劝戒他亲爱的儿女一样。

 保罗在十五节继续说,『你们在基督里,纵有上万的导师,父亲却不多,因为是我在基督耶稣里藉着福音生了你们。』导师,原文直译儿童导师,如在加拉太三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者。儿童导师是对所照管的儿童给以教训和指导;父亲是将生命分给所生的儿女。使徒乃是这样一位父亲,他在基督里藉着福音生了哥林多的信徒,将神的生命分赐到他们里面,使他们成为神的儿女,和基督的肢体。

 林前四章十六节接着说,『所以我恳求你们要效法我。』恳求,原文和十三节所用的善劝相同。保罗恳求哥林多人效法他,他似乎在说,『我的儿女,不要作王罢!要乐意在人眼中被轻视,好像罪犯一样。不要作哲学家,要成为污秽和渣滓。要转离你们以前的所是,而效法我。今天我们使徒为基督的缘故,在人面前是被人轻视的。我们为基督的缘故成了愚拙的人,我们对天使和世人,成了一台戏,我们好像定了死罪的囚犯,我们是渣滓和污秽。但对你们,我却是生身的父。』

 保罗在十七节说,『因此我已打发提摩太到你们那里去;他在主里是我所亲爱、忠信的孩子;他必题醒你们,我在基督耶稣里怎样行事,正如我在各处各召会中所教导的。』这里的行事,是指使徒在各召会教导圣徒时,行事的方式。『在各处各召会』这说法指明两件事:第一,使徒的教训在各处都是一样的,没有因地而异;第二,各处等于各召会,各召会也等于各处。

 这封书信是由提摩太带给哥林多人。所以保罗不但写了一封书信,他也打发一位同工带着这封书信去看望哥林多人。由此我们看见,保罗和哥林多信徒之间,有亲密并切身的接触。

 保罗在十八至十九节告诉哥林多人:『有些人以为我不到你们那里去,就自高自大,然而主若愿意,我必快到你们那里去。』这是保罗答复哥林多人所问,保罗自己为什么不到他们那里去。有些人自高自大,以为保罗不会看望他们。但保罗说,主若愿意,他必快到哥林多去。如果他能决定,他必定要去。可是照新约的说法,保罗插进了『主若愿意』,指明主可能不打发他去。所以,主若愿意,他一定会去;但主若不愿意保罗去看望哥林多人,他就不能作什么。

 保罗在十九至二十节说,『并且我所要知道的,不是那些自高自大之人的言语,乃是他们的能力。因为神的国不在于言语,乃在于能力。』这里保罗所说神的国,是指召会生活,含示就权柄的意义说,今世的召会就是神的国。保罗知道神的国不在于言语,乃在于能力。因这缘故,他想要知道那些自高自大之人的能力。

 二十一节是本章的结语:『你们愿意怎么样?是要我带着刑杖,还是要我在爱和温柔的灵里,到你们那里去?』使徒对哥林多的信徒说这话,乃是基于使徒是他们属灵的父亲。保罗是这样属灵的父亲,有地位和责任,管教他的儿女。

 这里温柔的灵,指使徒有圣灵内住并调和之重生的灵。温柔的灵乃是被基督的温柔(林后十1)浸透的灵,显出基督的美德。

 照保罗在林前四章二十一节的话来看,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是生气还是温柔?我要说,他在本章里也高兴,也不高兴;是温柔,也是生气的。但这绝不是说,保罗是两面人。不,这节圣经启示真正属灵的人可以生气,而随即转为温柔。事实上,属灵的人连生气的时候,也能够温柔。

 如果你不属灵,怒气要好几天才会过去;但属灵的人,怒气可以马上消失。假如一位弟兄得罪你,你会生气。如果需要很长时间怒气才会消失,这就证明你不属灵。你的怒气消失得越快,你就越属灵。姊妹们,如果你们不能在这一分钟向丈夫生气,而下一分钟转为温柔,你们的属灵就不是真的。如果你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对丈夫转怒为喜,那你只有人工的属灵。

 保罗是这一刻生气,下一刻就能喜乐的人。这表明他是真正属灵的人。因此,我们可以正确的说,在本章他向哥林多人是生气的,也是温柔的。

 姊妹们,你生丈夫的气,要多久才能消气?是否要好几天才会再跟他讲话,转怒为喜?长老们,如果另一位长老得罪你,你要多久才能胜过这个冒犯?是否要一周才能与得罪你的人有美好的交通?长老们可能释放属灵的信息,却不知道怎样在彼此之间有真正的属灵。一位弟兄被得罪,要过好几天才能胜过,这的确不是真正的属灵。

 我们在林前四章,看到保罗非常不高兴在哥林多的希利尼信徒,但是不高兴却能转眼消失。他能够在二十一节问他们,是要他带着刑杖,还是要他在爱和温柔的灵里到他们那里去?这句话到底是发怒呢,还是温柔的?相当难说,因为保罗实际上是发怒,同时也是温柔的。

 如果我们不知道如何正确的发怒,就不能真属灵。事实上,我们也不能作真人,反倒像雕像一样,缺乏人的感觉。我们越属灵,就越容易生气。如果你从来没有很快的发脾气,那就指明你不是真属灵。

 有人会认为这种对属灵的思想是非常错误的。但是,从经历中我知道这是个事实:我们越属灵,就越容易生气。原因在于我们若真属灵,我们就是真实的,不隐瞒也不装假。如果你和我相处多时,从来不生我的气,我就不会信赖你。你可能是高明的政治家。我不信你和我同处了几个月,而没有被我得罪。我非常清楚,我所作的一些事会得罪人。如果与我同处的人没有被我得罪,他的属灵必定不是真的,他必定是没有血肉的人。我们都有血有肉,我们都知道什么是生气。我们若彼此耍手腕,就会隐藏怒气。但是一个真属灵的人是不会隐藏怒气的。一面,他容易生气;另一面,他也很快转离怒气。

 我们再思想保罗在二十一节所说的话,他问:『你们愿意怎么样?是要我带着刑杖,还是要我在爱和温柔的灵里,到你们那里去?』这听起来像圣经的一句话吗?如果这句话不是在圣经里,我们没有人会同意这样的话配在圣经里。如果有人说,『我的子民,时候将近,我必快来。我爱你们,你们也必须爱我。这是耶和华说的。』这种说法似乎很像圣经。但是问说,要我带着刑杖还是要在爱和温柔的灵里到你们那里去,这听起来像圣经或属灵吗?二十一节听起来好像是一个发怒的人写的。虽然如此,这些话是记载在圣经里。我们再一次看到,圣经与别的书不同。

 假如我一分钟之内向一位弟兄生气,马上又对他喜乐,他可能会被得罪而批评我不属灵。然而,他的属灵可能不是真的,我的属灵却可能是真的。我再说,一个真属灵的人能够很快的由温柔转为生气,或由生气转为温柔。

 我深深珍赏林前四章。我们在这一章里,看到非常真实的人性,无伪的人性;这种人性满有生命。如果我们一再读保罗的话,特别是祷读这些话,我们就会摸着生命。二十一节虽然听起来不像圣经的话,却满了生命的分量。相反的,说了一些话以后加上『耶和华如此说』,可能一点生命也没有。保罗在林前四章的话,满了生命的分量。

 我们都需要向保罗学习真正的属灵,我们若真属灵,就不会隐藏、不会装假、不会耍手腕。反而,我们会有真正的人性,简单作我们在基督里所是的。这种生活能把基督追测不尽的丰富分赐到信徒里面。凡有这种人性的人,就有资格成为神家中的管家。

 所有的长老都需要有本章所说明的人性。惟有一班有真正人性的长老,才能建造召会。凡是聪明、耍手腕、从不得罪人、从不犯错的长老,都不能建造召会。然而,我不是说,粗心大意的人能够在建造召会上有用。我的点是说,长老有了真正的人性、无伪的人性,才能建造召会。所有的圣徒也需要有这种人性。我们在召会生活和婚姻生活中,都需要真实。我们不该隐瞒或装假,反倒要像保罗一样,有真正的人性和真实的属灵。

 一面,我们需要成为污秽和渣滓;另一面,我们需要成为生身的父。我们若不是污秽和渣滓,又不是生身的父,我们的工作就没有冲击力。我们可以传讲正确的道理,但果效不大。生身的父把生命分赐给人,他在人的眼中,必须像定了死罪的囚犯。他必须被人当作无用、愚拙的人,当作污秽、渣滓。如果我们在人面前过这种生活,我们就会成为能生育许多儿女的父亲。这就是说,如果我们要把生命分赐给人,我们在人眼中就必须是被轻视的。今天在主的恢复中更是如此。你要成为一个分赐生命的人,你必定受到宗教的轻视。属世的基督徒会说你是污秽、渣滓。这样,你就会成为分赐生命并生身的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