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篇 神的奥秘的管家(一)
总纲目




壹 基督忠信的仆人
贰 对天使和世人的一台戏

 读经:哥林多前书四章一至九节。

 林前四章的主题是神的奥秘的管家。(1~21。)本章的中心点不是基督,也不是召会,乃是神的奥秘的管家。保罗在四章一节说,『这样,人应当把我们看作基督的执事,和神的奥秘的管家。』本节的管家一辞,原文与提前一章四节和以弗所一章十节的经纶同字根,意即分配的管家,家庭的管理人,将家中的供应分配给家里的人。使徒受主选派,作了这样的管家,将神的奥秘─基督是神的奥秘,以及召会是基督的奥秘(西二2,弗三4)─分配给信徒。这分配的事奉、管家的职分,就是使徒的职事。

 在新约所启示神的经纶中,主要有两个奥秘。第一个奥秘启示在歌罗西书,就是基督是神的奥秘。保罗在歌罗西二章二节说到『能以完全认识神的奥秘,就是基督』。基督是神的奥秘。神本身是一个奥秘,祂又真又活,且满了权能,但祂却是看不见的。因为从来没有人看见神,所以祂是一个奥秘。这位奥秘的神具体化身在基督里,所以基督是神的奥秘。基督不仅是神,祂更是具体化身的神,说明、解释并彰显出来的神。因此,基督是看得见的神。主耶稣说,『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约十四9。)神经纶中的第一个奥秘是基督,祂是彰显出来的神,是神的奥秘。

 第二个奥秘乃是基督的奥秘,是在以弗所书,特别是在第三章有所启示并解释。基督也是一个奥秘。保罗在以弗所三章四节用了『基督的奥秘』一辞。不但如此,歌罗西一章二十七节也说,『神愿意叫他们知道,这奥秘的荣耀在外邦人中是何等的丰富,就是基督在你们里面成了荣耀的盼望。』我们信徒有基督住在我们里面,但我们所有的这位基督乃是一个奥秘。虽然基督活在我们里面,但属世的人不晓得祂在我们里面。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个奥秘。虽然基督是奥秘的,召会却是基督的显出;召会是基督的身体,乃是基督的显出。我们看见召会,就是看见基督;我们来到召会里,就是来到基督里;我们接触召会,就是接触基督。召会实在是基督的奥秘。

 保罗在林前四章一节说到神的奥秘,他的意思是指基督是神的奥秘,以及召会是基督的奥秘。保罗与其它使徒都是这两个奥秘的管家。

 我们已经指出,四章一节的管家一辞原文与别处所用的经纶同字根。这辞的原文是oikonomia,奥依克诺米亚,指明一种家庭的行政或管理。在新约里,管家是一个服事的人,负责把神分赐给祂的家人。神有一个很大的家庭,祂渴望把祂自己分赐到祂所有的家人里面。

 神家中管家的地位,可以用古时富裕家庭里管家的功用来说明。在这种家庭里的管家,负责把生活的所需,如食物、衣服、和别的必需品,分配给家中成员。富裕的家庭通常储存着这些必需品丰富的供应。管家的责任就是把这供应分配给家人。保罗使用这事作隐喻,指明他自己是神家中的管家。神极其丰富,祂有极大的仓库,愿意把所有的丰富分配到祂的儿女里面。但这种分配需要一个管家,因此,管家就是分配者,把神圣生命的供应分配给神的儿女。

 保罗乃是这样的一个分配者,把基督分赐到所有信徒里面。信徒们藉着保罗接受这样的分赐,就能凭着他们所接受的供应而长大。由此可见保罗的职事是分赐的职事,把基督追测不尽的丰富分赐到我们里面,使我们能长大并成为召会。保罗不但把基督的丰富个别的分赐到圣徒里面,还把这些丰富团体的分赐到身体里面。

 保罗分配的事奉称为管家的职分。换句话说,这管家的职分就是职事。职事乃是管家的职分与事奉,把基督的丰富分配到身体的肢体─圣徒里面,以及整个身体─召会里面。愿我们都对神的奥秘以及分配的管家这两件要紧的事有深刻的印象。

 我们若仔细读林前四章,就会看见本章论到神的奥秘的管家,强调四个要点:基督忠信的仆人,(1~5,)对天使和世人的一台戏,(6~9,)世界上的污秽,与万物中的渣滓,(10~13,)以及生身的父。(14~21。)本篇信息要讲到前两点,下一篇要讲到后两点。

壹 基督忠信的仆人


 保罗在四章一节说,『这样,人应当把我们看作基督的执事,和神的奥秘的管家。』保罗用『这样』一辞,是指三章二十一至二十三节所描述的。保罗在那几节嘱咐我们不可拿人夸口,因为万有全是我们的,我们是基督的,基督又是神的。

 保罗说,这样,人应当把他看作基督的执事。这里『看作』一辞,原文或译作,算为、评为、列为。保罗乃是说,他应当这样被估量或评定为基督的执事。

 这一节的执事,意思是侍者或选派的仆人,为某种目的特别选派的公仆。(徒二六16。)

 保罗在林前四章二节继续说,『还有,在此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显为忠信。』在此,即在管家的职分,分配的职事上。在这分配的职事上最重要的,就是管家要显为忠信。

 保罗在这里好像是说到自己。今天有许多所谓的属灵人认为:基督徒谈到自己总是错的。我在弟兄会那段时间,曾经受教导绝对不可正面的题到自己。但保罗在这里好像指明他是忠信的管家。

 保罗在三节继续说,『至于我被你们察验,或被人审判的日子察验,对我都是极小的事,连我也不察验自己。』被察验意指为着审判或在审判中被察验,也是受批评的意思。保罗说他认为被圣徒或被人审判的日子察验,都是小事。人审判的日子,就是人在其中审判的现今世代,(这审判指人的察验,)与主的日子(三13)相对;主的日子,乃是主将在其中审判的要来世代,就是国度时代,其中的审判乃是主的审判。

 保罗在四章三节又告诉我们,连他也不察验自己。他认为被哥林多人或被人审判的日子察验,都是极小的事,连他也不察验自己。

 这一节中有两件基本的事,我们都需要学习。首先,我们不应当在意人的批评或论断。大多数基督徒无法忍受论断或批评。有些姊妹如果晓得有人批评她们,就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睡不好;弟兄们也是如此。假定一位作长老的弟兄知道有人批评他,他可能整晚不能安歇,因为他会对自己说,『我是召会中的一位长老,但有些人竟然批评我。』我们若受批评的搅扰,就指明我们认为被人察验不是一件小事,乃是一件大事。我们还不能与保罗一同说,『我被你们察验,对我是极小的事。』

 四十年前,每当我受人批评时就相当受搅扰,有时影响我的睡眠或饮食。但是多年经历以后,我几乎不再受批评的搅扰。我不是说批评绝不搅扰我,但我可以见证,批评对我的影响微乎其微。事实上,受论断、被批评,成了司空见惯、相当普通的事。如果我没有受到批评,我会怀疑我有没有忠于主的托付。凡活着、有活动的人至终都会受到批评。避免批评最好的路就是不作什么。只要我们活跃的顾到召会,我们就必须准备好要受批评。

 我要劝告众召会的长老们求主怜悯,增加他们忍受批评的度量。一位新作长老的弟兄开头可能发现难以忍受圣徒的批评。长老所受的批评,主要不是从召会以外的人来的,而是从召会中的弟兄姊妹来的。但是经过一段时间以后,长老就该习惯接受批评了。

 我们可以把批评比作辣椒:起初辣椒很难吃,但是吃到后来就习惯了。许多长老已经习惯吃下并且消化圣徒批评的辣椒。他们已经与保罗一样学会了,被人批评是极小的事。

 我们需要从这几节所学习的第二件事,就是不要批评自己或察验自己。我早期尽职时,每讲一篇信息之后就察验自己。我花许多时间思想别人对信息如何反应。通常要花好几天我才能对所传讲的信息完全放心,然后又到了我需要讲另一篇信息的时间。今天我不这样察验自己,我知道这样自我察验并不是健康的实行。事实上,我们不配这样察验。不但如此,我们若不察验自己,好像还可以;但我们若察验自己,就会非常失望。长老们如果都这样察验自己,就会感觉没有资格作长老,而必定想要辞职。保罗能说他不察验自己,我们需要在这件事上向他学习。

 保罗在四节说,『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称义,但察验我的乃是主。』虽然保罗不觉得自己有错,他却不认为自己因此得称义。他晓得那一位察验他的乃是主,他愿意把审判的事交给祂。保罗似乎是说,『让主察验我,祂会在祂显现的日子审判我。』

 保罗在五节下结论:『所以在那时以前,什么都不要论断,直等主来,祂要照出暗中的隐情,也要显明人心的意图,那时各人要从神那里得着称赞。』在那时以前,这句话是指在主的日子以前。

 保罗在二至五节的话,指明他是一个忠信的管家。他不在意别人的批评,也不批评自己。他把整个情形交给主,这指明他的忠信。

 我们若在意别人对自己的批评或是我们察验自己,我们就不是忠信的。相反的,我们可能是耍手腕而尽力避免批评,为要有较好的感觉。我们需要转离这种情形,把审判交给主。这样,我们才会忠信。

贰 对天使和世人的一台戏


 林前四章六节说,『弟兄们,我为你们的缘故,将这些事转比到自己和亚波罗身上,叫你们从我们学习不越过所写的,免得你们自高自大,高看这个,鄙视那个。』保罗所说的『这些事』,是指前段从一章至本章所说的事。转比,是指用隐喻的说法。保罗在前面一至三章所说的一些事,适用于一切事奉主的人,尤其是那些骄傲、分门结党的哥林多人。但保罗为他们的缘故,就是照他们的光景,并为他们的益处,就把那些事转到他自己和亚波罗身上,以自己和亚波罗为比喻,(如他在三章五至八节所说的,)希望那些自高自大的哥林多人能将他所比拟的,领会并应用到他们自己身上。

 有些译者和解经家认为,『所写的』是指旧约的著作,我们不赞同。这必是指前几章所写的,如:『保罗为你们钉了十字架吗?』(一13。)『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他们不过是基督的众执事,是栽种的和浇灌的。(三5~7。)他们不是为信徒钉十字架的基督,也不是叫信徒生长的神,他们不该被人高估。不然的话,评估他们的人,就像属肉体的哥林多信徒一样,会自高自大,高看这个,鄙视那个。

 四章七节继续说,『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若真是领受的,你为什么夸口,彷佛不是领受的?』使我们与人不同的乃是神。我们所有的,都是从神领受的。因此,一切的荣耀都当归与神,我们该凭神夸口,不该凭自己,也不该凭神所使用的任何仆人,如保罗或亚波罗夸口。保罗在这里似乎是说,『你们以为是彼得、保罗、或亚波罗使你们与人不同,或是什么人使你们与人不同吗?不要有这种想法。不但如此,你们所领受的,不是从保罗、矶法或亚波罗领受的;你们都是从神领受的。因此,你们不该夸口,彷佛不是领受的。就算你有使你与人不同或与人有别的东西,那是你从神领受的。因着是神赐给你的,你应当只凭神夸口,不该凭任何人夸口。』

 八节说,『你们已经饱足了,已经丰富了,不用我们,自己就作王了。我巴不得你们果真作王,叫我们也得与你们一同作王。』哥林多的信徒夸耀他们所得着的,以他们所有的为满足。他们自满自足,向使徒独立,作起王来。这完全是在他们自己里面,并在肉体里面。

 保罗再一次题到哥林多崇尚哲学之希利尼信徒中间的光景。他们以为自己已经充足了,他们已经丰富、饱足了。他们的作为好像不用使徒,自己就作王了。保罗很忠信的告诉他们:『我巴不得你们果真作王,叫我们也得与你们一同作王。』这句话一点也不甘甜,不令人愉悦,也没有包着糖衣。这一句话显明保罗的忠信。

 保罗在九节继续说,『我想神把我们使徒显列在末后,好像定了死罪的人,因为我们对世界,就是对天使和世人,成了一台戏。』保罗说神把使徒显列在末后,因为哥林多人的所作所为,好像他们已经作王了。保罗在这里告诉他们,他们已经比使徒先作王了,这是说,神把使徒显列在末后,他们是最后作王的。

 在保罗的时候,当罪犯在竞技场上与野兽搏斗,以娱大众时,那些罪犯是末后展示的。他们被看作无有的,因为他们是最卑贱的人,犯了当死的罪。罗马政府通常要他们展现在竞技场上与野兽搏斗。每当有这种公开展示的时候,罪犯是最后展示的。保罗以此比喻神把他们使徒,显列在神一台戏的末后。哥林多人不是被列在最后的,使徒却是列在最后的。使徒认为自己在世人面前,如同定了死罪的囚犯,不像哥林多人,如同受了命定来掌权的王。

 保罗又告诉哥林多人,使徒『对世界,就是对天使和世人,成了一台戏』。这也是一个隐喻,指罗马竞技场上罪犯与野兽的搏斗。使徒对世界成了这样一台戏,不仅给世人,也给天使观看。地上的人和空中的天使都在观看使徒的展示。因此,他们对全宇宙成了一台戏。我们在下一篇信息将要看见,这与他们成为『世界上的污秽』与『万物中的渣滓』(13)有关。

 保罗使用这些隐喻告诉哥林多信徒,他们的行事为人不该像已经作王,或是已经丰富、样样都有的样子。保罗似乎是说,『你们行事为人,不要像作王一样。神把我们使徒显列在神圣展示的末后,我们好像定了死罪的囚犯,这是我们的定命。但你们却好像正在享受另一种定命。你们丰富了,你们饱足了,并且你们作王了;但我们却是一台戏。』

 保罗向哥林多人所说的话,适用于今天我们在主恢复里的人身上。我们也当像九节的使徒─如同定了死罪的囚犯,以及对天使和世人的一台戏。我们不该看自己是饱足、丰富并有权势的;这种态度完全是错误的。我们在主的恢复里必须给别人留下一个印象,我们好像是定了死罪的囚犯,并且对整个宇宙成了一台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