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篇 神的耕地与神的建筑
总纲目




长大与建造
惟一的根基
立别的根基
没有偏爱
真正的建造

 读经:哥林多前书三章一至十七节。

 保罗说到喂养、喝、吃、栽种、浇灌、并生长以后,在林前三章九节说,『你们是神的耕地,神的建筑。』保罗能说他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人生长,因为信徒是神的耕地。耕地,即农场。在基督里得了重生,有神生命的信徒,乃是神所耕种的田地,神新造里的农场,生长基督。我们是已相信基督并接受祂的人,不再像未耕种或荒芜的地。我们不是神没有摸过的人。反之,神已将一些东西撒在我们里面,我们已被祂摸过、耕种过。现今我们是神生长基督的耕地。

 圣经里很着重的强调撒种、耕种、并生长的观念。主耶稣自己用撒种者的表号。在马太十三章三节祂说,『看哪,那撒种的出去撒种。』我们由马太十三章三十七节知道,主是撒种者:『那撒好种的就是人子。』祂所撒的种子也是祂自己,那是话中的主。这种子就是神自己。主耶稣来作撒种者,将神撒到我们里面。我们是土壤、土地、农场、耕地,要生长神。

 在前一篇信息里我们曾指出,召会是餐馆。现在我们说,召会是耕地。当然,这里并不矛盾,因为召会有许多方面。作为生长农产品的地方,召会是耕地。但作为将农产品预备好,并供应我们作我们食物的地方,召会乃是餐馆。

长大与建造


 在九节保罗说,我们是神的耕地与神的建筑。在耕地与建筑之间,似乎没有逻辑的关联。耕地与建筑有什么关系?从来没有人看过用耕地上所生长的水果和蔬菜来建造的建筑。然而,召会作神的耕地,为着祂的建筑产生材料。

 身为基督徒,我们乃是在生长基督。现今我们必须问自己,我们有没有被建造。我们许多人也许不敢说,我们已真正被建造,成为神的建筑。如果问圣徒这问题,大多数人可能回答,他们多少都有点建造。事实上,这是正确的答复。就着属灵的建造,在生命里的建造而言,真实的建造乃是在生命里的长大。我们被建造的程度,就是我们长大的程度。

 这里的生长指生长食物。生长也是扩增。例如,某位弟兄出生时也许只有七磅重,但现在他有一百七十磅重。这是生长这辞的第二个意义。在召会里被建造,就是在凭基督而扩增的意义上长大,有一定的身材。基督的扩增就是我们的身材。被建造到属灵的建筑里,首先不是指与别人联结,而是我们天然的生命减少,并且基督在我们里面扩增。我们天然的生命越减少,基督越在我们里面扩增,我们就越容易与别人配搭。事实上,我们就能与任何人配搭。然而,有些圣徒曾告诉我,他们无法迁离所在地,因为他们已与当地召会里一些圣徒建造在一起。照着他们的观念,因为他们已与这些人建造在一起,他们就不可能离开那地方。这不是真正的建造。反之,这是友谊或某种社交关系。你若真正建造在召会里,你就被消减,基督就在你里面扩增。然后,无论你在那里,你都能与圣徒是一,并与他们配搭。一旦你被建造在神属灵的建筑里,你就永远无法被取出来。

 我们是召会,就是神的耕地与神的建筑。耕地是为着建筑。凡在耕地上,由耕地所出产的,都是为着建筑。

惟一的根基


 建筑需要根基。所以,在林前三章十至十一节保罗说到神建筑的根基:『我照神所给我的恩典,好像一个智慧的工头,立好了根基,有别人在上面建造,只是各人要谨慎怎样在上面建造。因为除了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以外,没有人能立别的根基。』基督这惟一的根基,已经立好了。这根基已经建立好,不但为着使徒时代,也为着永世。然而,在已过十九个世纪中,许多基督教工人想要立别的根基。每个公会和团体都有自己特别的根基。在今天的基督徒中间,有数以千计的根基。

立别的根基


 我们需要照着哥林多前书头三章的上下文,领会保罗所说基督是惟一根基的话。在这几章里保罗似乎在说,『你们哥林多人宣告你们是属亚波罗、矶法或保罗的,就是在立别的根基。每当你们说你们是属某人或某事的,你们就是在立根基。』偏爱和拣选实际上就是根基。譬如,某人也许偏爱水浸,这是根基。别人也许喜欢用无酵饼来擘饼,这也是根基。较喜欢受浸的人,也许不接纳不实行受浸的人;结果就是分裂。分裂总是因着在基督自己以外立别的根基所引起的。我们甚至可能因着偏爱某些地方召会而立别的根基。有人也许说,他不喜欢他所在地的召会,要迁往别处;甚至这样也是立根基。照着我们的观念,我们有自由拣选符合我们偏好的地方召会。我们也许偏爱某个召会,因为那个召会适合我们的口味。对于召会有偏爱和拣选,就是立别的根基。这是对保罗在三章十至十一节的话正确的解释。

 四节和十一节之间有直接的关联。我们追溯保罗的思想,从十一节回头至四节,显然就会看见这关联。照着十一节,基督是惟一的根基。本节开始于『因为』一辞,指明这一节是前一节的解释。我们回头追溯这关联,至终来到栽种者和浇灌者都是一样(8)这件事。在七节保罗说,『可见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就着在生命里的长大而言,基督的众执事,都算不得什么,神才是一切。在五至六节我们看见,栽种的保罗和浇灌的亚波罗,不过是执事,藉着他们,哥林多人信了。所以,哥林多人不该偏爱一人或另一人。如保罗在四节所说,『有的说,我是属保罗的,另有的说,我是属亚波罗的;你们岂不是属肉体的人吗?』四节和十一节的关联乃是这样:说自己是属某人的,就是立别的根基。属于基督以外的某人,就是在基督以外立根基。那些说『我是属保罗』的人,是立保罗为根基;那些宣告『我是属亚波罗』的人,就立亚波罗为根基。原则上,一切偏爱某个道理、作法、或人物的人,都是一样。支持受浸的人,乃是立受浸为根基;这就将他们与其它信徒分开,并使他们与那些信徒分裂。

 从使徒时代以来,许多基督教领头人和教师立了特别的根基。这些根基一直是分裂的因素。今天基督徒被种种不同的根基所分裂。虽然我们在主的恢复里,外面没有立别的根基,但我们仍可能有自己的偏爱。例如,有人也许对自己说,『我偏爱本地召会的某位长老。每当我需要和长老谈论事情,我较喜欢到他那里去。我不喜欢对其他的长老说话。这位长老是我的拣选,我的偏爱。』这实际上就是说,『我是属这位长老的。』正如我们所指出的,这就是在基督以外立根基。在基督自己以外立根基,破坏身体生活,并毁坏神的建筑。换句话说,这不是建造召会;这是拆毁召会。

没有偏爱


 哥林多人说他们是属保罗的、属亚波罗的、或属矶法的,就是破坏神的建造,毁坏神的那殿。这对我们该是很重的警告,不要偏爱人或作法,或拣选地方。每当圣徒从一处地方召会迁往另一处,这该纯粹是照着主的引导,不该有别的动机。若有人迁居,只因为他所在地的召会不合他的口味,或因为他不满意某位长老,或因为他不喜欢某些弟兄姊妹,那人就是在立别的根基。这是分裂。这的确不是建造。正如我们所看过的,真实的建造就是我们天然的生命减少,并使基督在我们里面扩增。倘若这是我们的情况,我们就不会有任何偏好。主若引导我们到相当艰难的地方,我们会为着那些艰难赞美祂,知道这些难处会使我们自己更减少,并且会使我们这人里面有更多的地位为着基督。然后我们会有真正的长大,我们也会喜欢召会生活。

 假定你所在地的召会使你为难。不但如此,假定长老似乎对任何人都不高兴。你怎么办?你会迁往一处你印象中以为召会生活较好的地方吗?你要到一处长老都很喜乐、召会不给你任何艰难的地方去吗?你若离开主的引导作此选择,就是照着你的偏爱行动。我盼望众圣徒,年轻的、年长的,都领悟这样的偏爱在主的恢复里不该有地位。

 甚至批评你所在地的召会也是立别的根基。批评是引起分裂的,并带进毁坏。那是拆毁建造。有些圣徒听见这话也许说,『这不公平。你不知道我所在地的召会何等可怜。你若访问这里的召会,就会赞同我。』不,我不愿批评你们的地方召会。反之,我若在那个地方,我会亲切的拥抱那里的召会。

 假定你生活在一个很大的家庭里,有五个兄弟和六个姊妹。有的兄弟姊妹很有智慧,有的却很愚拙。有的很亲切,有的却很粗鲁。你会拒绝愚拙的、粗鲁的,只顾有智慧的、和气的吗?不,你必须爱并接纳所有的兄弟姊妹。他们都是你父母的孩子。同样的原则,召会生活里所有的弟兄姊妹都是父神的儿女。我们不该挑剔他们,或批评他们,因他们已由神所生。我们没有权利爱某些人过于别人。不但如此,我们在他们中间不该有任何偏爱或拣选。我们的家庭怎样是独一无二的,召会照样也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我们不该寻求自己的偏爱。

 我在本篇信息中所说的,是照着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头三章里的话。三章是基于一、二章。在这几章里保罗似乎在说,『你们在哥林多的信徒有自己的偏爱。有些人偏爱我,有些人偏爱亚波罗,还有些人偏爱矶法。你们也有关于文化的偏爱,因你们有些人偏爱犹太教,而有些人偏爱希腊文化和哲学。你们对于人、事、物都有偏爱。你们需要看见,有偏爱就是立根基。但除了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以外,没有人能立别的根基。我在你们中间,立了惟一的根基,这根基就是基督自己。我从前到你们那里去,曾定了主意,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这位钉十字架的。惟有这位基督是根基。根基不能是犹太教、希腊哲学、矶法、亚波罗、保罗、或其它的人。保罗和亚波罗算不得什么;我们什么都不是。栽种的和浇灌的都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这是保罗所说基督是惟一根基这话的意义。

真正的建造


 我盼望在主恢复里的众圣徒都会看见,我们是神的耕地生长基督,也是神的建筑,祂的居所。我们需要真正的建造。要有这建造,我们必须藉着使自己减少,并使基督在我们里面扩增而长大。这真正长大与建造的结果,就是我们对任何人、事、物都没有偏爱。这也就是说,我们不拣选任何地方。我们只乐于作主身体的肢体,在基督里长大。倘若这是我们的光景,那么无论我们在那里,我们都会与众圣徒配搭,无论他们亲切或粗鲁。真实的建造乃是使我们自己减少,并使基督扩增,直到我们众人都达到了基督丰满之身材的度量。

 在三章十节保罗警告我们,要谨慎怎样在那已经立好的根基上建造。我们不该用木、草、禾秸建造,乃该用金、银、宝石建造。这些材料与变化有关。耕地所生长的是属植物生命,但建筑所需要的不是植物,乃是矿物。惟有矿物能为着神的建筑使用。要有矿物,就必须有变化。植物生命必须变化成为矿物。因此,三章有耕地、建筑和变化的观念。十七节也有神的殿的观念。

 我们思想这一切事,就会领悟哥林多前书是宝贵的书,是满了珍宝的书。同时,这卷书对付许多与召会生活有关的复杂情形。为着我们所看见关于喂养、喝、吃、栽种、浇灌并生长的事,我们赞美主!为着我们所看见关于耕地、建筑、根基、变化和神的殿,我们也满了感谢。哥林多前书这卷又有珍宝、又有复杂情形的书,正符合我们当前的光景和情况。这卷书是今天基督徒所急切需要的。所有的信徒都需要看见这封书信里所启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