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篇 喂养、喝、吃、栽种、浇灌并生长
总纲目




六件要紧的事
喂养的地方
喝与呼吸
栽种并浇灌
最大的需要

 读经:哥林多前书三章一至九节。

 在林前三章有许多宝贵的事物,也有许多不寻常的发表。这一章是独特的;圣经里没有一章能顶替它。

 在一节保罗说,『弟兄们,我从前对你们说话,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能当作属肉的,当作在基督里的婴孩。』这里保罗说的话很强、很重。他说到哥林多人不仅仅是属肉体的,(3,)甚至是属肉的。『属肉的』这说法比属肉体的更强,指肉体更粗鄙的方面。属肉的是指由肉体造成的;属肉体的是指受到肉体性情的影响,有分于肉体的特性。保罗对他们说话,不能把他们当作属灵的,只能当作属肉的,当作在基督里的婴孩。他对哥林多人非常强。我们若对今天的圣徒说这样重的话,毫无疑问,许多人会被冒犯,不愿再听下去。

六件要紧的事


 我在本篇信息中的负担,是要说到保罗在本章所用几个要紧的辞。在二节他说,『我给你们奶喝,没有给你们干粮。』给人奶喝或食物吃,就是喂养人。喂养与教训不同,喂养是生命的事,教训是知识的事。保罗似乎在教导哥林多人,事实上他是在喂养他们。本章第一个要紧的辞是喂养。喂养别人是非常可喜悦的。例如,母亲很乐于喂养自己的儿女。同样,保罗的愿望是不但用奶,也用干粮喂养哥林多的信徒。

 在二节,奶是给人喝的,干粮是给人吃的。因此,这里所表达喂养的思想自然含示喝与吃。你进入召会生活以前,也许作基督徒多年了,却从未听见关于喝的信息。我们若要作正确的基督徒,就必须是喝的基督徒。喝是哥林多前书里的基本思想。在十二章十三节保罗说,我们都得以喝一位灵。这个喝的观念不是保罗发明的。主耶稣在约翰四章和七章都说到喝。在约翰四章十四节,祂对撒玛利亚妇人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面成为泉源,直涌入永远的生命。』照着约翰七章三十七节,主耶稣在住棚节的末日,站着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因此,基督说到喝,保罗也说到喝。所有的基督徒都该是享受属灵之喝的人。

 要维持人的生命,何者更重要,是吃还是喝?答案是喝甚至比吃更重要。我们能几天不吃,却不能几天不喝。不但如此,在一天当中,我们喝的次数多于吃。我们每天也许只吃三次,但我们每天可能喝十二次。医生劝我们每天要多次喝水,每次一杯。属灵的喝对基督徒生活很重要,但这件事几乎全然被今天的基督徒忽略了。

 保罗在林前三章二节说到干粮,的确含示吃。所以,随着喂养与喝,保罗也强调吃的重要。

 在六、七、八节保罗说到栽种。他特别说到自己:『我栽种了。』保罗不但是喂养者,也是栽种者。本章告诉我们,保罗喂养圣徒,给他们东西吃喝,并且告诉我们,他也栽种,但本章没有告诉我们,保罗是教师。

 随着栽种,就有浇灌并生长。六至七节说,『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可见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因此,本章头七节有六件美妙的事:喂养、喝、吃、栽种、浇灌和生长。何等奇妙的一章!你能在主的话中找着另外一章是说到这六件事的吗?我不信在全本圣经里有另一章是说到这六件事的。关于这点,林前三章是独特的。保罗非常简短的,只用七节的篇幅,就说到六件美妙的事。他很实际的,从经历的一面说到喂养、喝、吃、栽种、浇灌和生长。

喂养的地方


 你曾在召会生活里喂养别人吗?要喂养别人,我们自己必须先得喂养。召会主要不是教导的地方,乃是喂养的地方。因此,我们不该将召会看作学校,乃该看作餐厅,甚至看作餐馆。别人若因着你每周参加这么多召会聚会而受困扰,并且希奇你在聚会中作些什么,你可以说,『召会是餐馆,我这么常到那里去,因为我需要吃。』在召会餐馆里,我们该喂养别人,自己也该得着喂养。

 我尽职释放信息时,不觉得自己是在教导别人或是在传讲。我的心意不是要作传道人或教师。反之,我的愿望是要作管家,侍者。我要伺侯圣徒,并用基督服事他们。我不是厨师,因为属天的厨师─主自己,就在幕后。我只是服事的人,接受一道又一道美味的菜肴,并将其服事给圣徒。

 召会的聚会该像中国的筵席,有许多道菜。倘若朋友邀请你到中国餐馆赴席,你就要预备享受一道又一道的菜肴。在有些筵席中,也许有多达二十道不同的菜肴,包括各种肉、鱼、鸡、蔬菜和汤。召会该是我们不断以基督为筵席的餐馆。基督是召会餐馆里所供应的惟一食物。在这餐馆里我们享受上好的食物,因每道菜肴都是基督自己的一方面。

喝与呼吸


 喝的路乃是呼求主耶稣的名。藉着呼求主的名,我们喝祂,也吸入祂。呼求主包括呼吸与喝。我们所喝的水,就在我们所吸入的空气里。召会生活里属灵的湿度非常高,因为召会里没有干旱。每当我们藉着呼求『哦,主耶稣』,吸入属灵空气的时候,我们也得着空气中的水。因此,我们的呼吸至终成为我们的喝。这就是说,每当我们呼吸的时候,我们也喝。

 许多时候,我们要喝,不需要大声呼喊。我们能非常轻声的说,『哦,主耶稣。』有时候只说『主』就够了,有时候只要说『哦』。有些人也许认为这是迷信。然而,我能从多年的经历见证,藉着呼求主的名,我得着舒畅、加强并安慰。我若不这样吸入主并喝主,我就会非常枯干、干渴。不但如此,我的日常生活会相当枯燥,完全得不着舒畅。但我只要说『哦,主耶稣』,我就得着舒畅。

 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或学有专长的人,也许以为呼求主名不是为着他们的,而只是为着年幼、没有经历、或未受教育的人。但喝是为着每个人的。你若不藉着呼求主而喝祂,就会经历枯干和烦闷。哦,我们都需要天天喝主耶稣!

 我是年长的人,经过了人生许多不同的经历。我遇见许多不愉快的事。人生不可能没有艰难。就如诗歌中有一句说,『神未曾应许:天色常蓝。』(诗歌五二六首。)但我虽然经过了许多不喜乐和不愉快的情况,我却一直是喜乐的人,因为我有主耶稣。甚至鬼也能见证,我在主里喜乐。我不是仅仅客观的有主耶稣作为在诸天之上的一位。我的基督在诸天之上,也在我里面。阿利路亚,基督活在我里面,并且我能吸入祂,喝祂,并以祂为筵席!我每天都享受上好的呼吸与吃喝。

 你若吸入主,喝祂,并吃祂,就不但会得着滋养,也会得着医治。不错,这样有分于主实际上可以医治我们。这甚至能使我们的身体更健壮,因为我们藉着呼求主所经历的欢喜快乐,对我们的健康会有正面的影响。许多医生承认,喜乐是健康的。因此,我们都需要作呼吸并吃喝的基督徒。我们该是从主得喂养,也是以主喂养别人的基督徒。

栽种并浇灌


 我们信徒也该是栽种并浇灌的人。我们读六至七节,也许得着一个印象:惟有保罗和亚波罗这样的人才能栽种并浇灌。但我们不该以为惟有领头的人,或有分于话语职事的人,才能栽种并浇灌。不,我们每个人都该栽种并浇灌。

 有些圣徒也许有个观念,以为我们或是栽种者,或是浇灌者,却不能兼为栽种者和浇灌者。作栽种工作的人也许觉得,他不该浇灌他所栽种的,认为那是其它弟兄的工作。他也许以为自己是栽种者,认为别人该浇灌。这样看栽种并浇灌的事,就是照着我们天然的观念。我们若转向我们的灵,并运用我们的灵,就不会在意我们是栽种者还是浇灌者。反之,我们就是简单作栽种并浇灌的工作。

 有些人不浇灌其它的信徒,也许因为害怕浇灌他们太多,会破坏他们。然而,犯错并造成一些破坏,比一点不浇灌别人更好。你也许犯一些错,但你会帮助许多人在主里长大。我鼓励你们众人都栽种并浇灌。

最大的需要


 喂养、喝、吃、栽种和浇灌都很重要,但最大的需要乃是生长。我们能栽种并浇灌,惟有神叫人生长。就生命的长大而论,神是一切。因为惟有神能叫人生长,所以我们喂养、栽种并浇灌时,必须与三一神是一。这就是说,我们必须在与主生机的联结里喂养、栽种并浇灌。然后每当我们喂养的时候,祂也会喂养。祂会在我们的喂养中喂养。我们的栽种并浇灌也该如此。在我释放信息以前,我迫切的祷告:『主,在我的说话中说话。主,使我非常实际的与你成为一灵。』然后我就能有充分的确信,当我说话的时候,祂也在说话。我有胆量宣告,我与主是一灵,祂现今也与我是一灵。没有祂,我无论说什么,都归徒然。

 我可以栽种并浇灌,但我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本质叫别人生长。生长惟独是从神来的,每当祂进来的时候,祂就使我们生长。虽然惟有神能叫人生长,祂自己却不栽种,也不浇灌。祂不会离了我们而栽种或浇灌,正如祂不会直接向圣徒显现并说话一样。反之,祂乃是在我们的说话中对别人说话。这就是说,为着说话、栽种并浇灌,神必须有人与祂合作。我们栽种并浇灌,祂也会栽种并浇灌。何等奇妙,我们不是服事那不能出声的偶像,乃是服事活的神!祂在我们的服事中服事圣徒。

 我不信靠我的说话。我的说话本身不带任何分量。然而,我常常确信,当我开口说话时,祂也说话。藉着我的说话,祂就流进圣徒里面。我全然信靠主在我的说话中说话。我惟一的秘诀就是三一神自己。离了三一神,我就算不得什么。若不是因着祂,我就活不下去。

 我们众人首先需要藉着呼吸并吃喝来享受主。有许多方式喝祂,也有许多方式吃祂。我们能藉着祷读,藉着参加聚会,并藉着与圣徒交通,而有分于主。我们也能藉着读一些属灵书籍,得着生命的供应。享受主的方式有许多。我们越享受祂,就越被祂浸透。然后我们就会有负担喂养别人、栽种并浇灌。我们若在喂养、栽种、并浇灌时与主是一,主自然而然会进来,叫别人在生命里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