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篇 用天然的东西所建造的工程
总纲目




壹 用木、草、禾秸
 一 属肉体或属魂的天然事物
 二 木
 三 草
 四 禾秸
贰 被烧毁
叁 受亏损

 读经:哥林多前书三章十节下,十二至十三节,十五节。

 在前面的信息里,我们看过用变化的材料所建造的工程。这是保罗说到建造工程积极的一面。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消极的一面,就是用天然的东西所建造的工程。

 我们来看用木、草、禾秸建造(林前三12)的意思以前,需要指出,在已过的年日,大多数的信徒都没有充分领会林前三章。原因乃是本章是以经历的方式写的。因着大多数读哥林多前书的人都缺少属灵的经历,他们就无法领会本章。许多人甚至对这卷书不感兴趣,而比较喜欢圣经其它的部分,如符合他们天然观念的箴言。

 林前三章又深又奥。保罗写本章时使用许多隐喻:奶、干粮、栽种、浇灌、神的耕地、神的建筑、根基、金、银、宝石、木、草、禾秸、火和殿。我们若没有经历,就无法正确的解释这些隐喻,或领会其中的意义。许多读本章的人只留意保罗所用的两个隐喻:根基和殿。少有人知道用金、银、宝石,或用木、草、禾秸建造是什么意思。所以,今天对许多读者而言,这一章几乎完全是封闭的。

 我们许多人读圣经时有个习惯,想要仅仅在道理上或神学上领会圣经。然而,我们读圣经任何一段,都不该想要在神学上领会,乃该在经历上领会。我们该寻求认识,这段话与我们对主的经历有怎样的关系。不但如此,我们在释放信息时,需要在经历上,不仅仅在道理上陈明我们的信息。

 我们已经指出,林前一至二章又深又奥。这两章甚至启示神的深奥。(二10。)三章也非常深奥。保罗若没有以隐喻的方式写这一章,可能需要好几章来陈明他里面所有的。

 我们读这一章时,不应当只寻求领会其中的文字;我们也应当看其中所描绘的一切图画。保罗说到神的耕地,农场,这不但是隐喻,也是图画。我们思考召会是神耕地的意思时,就能想象出耕作、播种、栽种、浇灌、生长、出产和收成。这样思考这件事,就是看保罗使用隐喻所表达的图画。

 我们读这一章时,不该将事情视为理所当然。反之,我们该询问立别的根基是什么意思。我们也该探求金、银、宝石是什么意思,木、草、禾秸又是什么意思。例如,我们在哥林多人背景的光中,读保罗所说不要立别的根基,我们就会领悟,保罗的意思是不要立希腊的哲学或文化为根基。这也含示我们不该让我们的意见、偏好、或拣选成为根基。一位弟兄也许说,他有负担到某地去。然而,那负担也许只是那位弟兄个人的口味或偏好。我们读这一章时应当严肃,并渴望领会保罗所说一切不同隐喻的意义。我们必须找着对这些表号的正确解释。

壹 用木、草、禾秸


 一 属肉体或属魂的天然事物

 木、草、禾秸表征出自信徒天然背景(如犹太教或其它宗教、哲学、文化),以及天然生活方式(大多在魂里,且是天然的生命)的知识、理解和成就。木与金相对,表征人天然的性情;草与银相对,表征堕落的人,属肉体的人,(彼前一24,)未被基督救赎而重生的人;禾秸与宝石相对,表征出自属地的源头,未被圣灵变化的工作与生活。这些没有价值的材料,都是信徒天然人的产品,以及从他们背景中收集的东西。在神的经纶中,这些材料只适合于被焚烧。(林前三13。)

 二 木

 这里的木实际上特别指希利尼人属人的性情。希利尼人生来非常崇尚哲学。我信他们甚至用哲学研究基督。因此,木指他们的性情,他们天然的组成。同样的原则,木表明我们照着天然组成的所是。例如,中国人有伦理的性情。这是他们的『木』。我们不该用木建造召会。这就是说,我们不该用我们的性情,用我们天然的组成建造召会。

 三 草

 我们已经指出,草表征属肉体、未被救赎的人。木表征希利尼人的性情,而草表征希利尼人天然的人。用草建造召会,就是用我们在天然人里的所是建造召会。例如,我在烟台参加的弟兄会,其领头人是非常缓慢、稳重的人,他走路总是缓慢、谨慎、并从容不迫。有一次他教导圣经时说,神作事总是慢慢的。因着这领头人的影响,那个弟兄会里几乎每个人都学习要慢。他们进到会所的范围,走路就非常缓慢。不但如此,聚会里所有的祷告都是非常缓慢。那整个弟兄会都是照着领头人天然的所是。这是用草建造召会的例证。

 用草建造就是用我们所是,用我们所喜欢的建造。假定某人对说方言有很强的偏好,想要提倡说方言就是用草建造。每当我们照着我们在天然人里的所是,或照着我们天然的偏好建造,我们就是用草建造。

 四 禾秸

 禾秸表征出自属地源头的工作和生活。禾秸全然没有生命。用禾秸建造,比用木、草建造更糟。嫉妒、争竞、忌恨、闲谈和批评,都是禾秸的各方面。崇尚哲学的人通常很会批评。他们越以哲学的方式思考,就越批评别人。这样的批评就是禾秸。

 今天在基督徒中间很难找着正确的建造材料。你在那里能找着金、银、宝石?然而,却有许多木、草、禾秸。我们到处都能看见天然的组成、天然的人,甚至嫉妒、忌恨、争竞、恼恨、怨言和牢骚等类的事。几乎在任何的基督徒团体中,你都能找着木、草、禾秸;那就是说,你能找着照着天然的组成、天然的人、和属地生活之特征而有的建造。林前三章的木、草、禾秸,尤其是指希腊性情、希腊所是、以及希腊生活方式的邪恶,特别是这些事物彰显在哥林多信徒中间的时候。

 在三章保罗嘱咐圣徒,不要在基督这惟一的根基以外,立任何事或任何人为根基。这就是说,我们不可高举任何人或任何事以顶替基督。我们若高举某人或某事以顶替基督,就是立别的根基。保罗也嘱咐我们要谨慎怎样在基督这惟一的根基上建造。哥林多人不可用他们的希腊性情,希腊的己、或希腊的嫉妒、争竞、和批评来建造。换句话说,他们不可用任何希腊的事物建造召会。

 大约五十年前,在中国许多基督徒中间有一种盛行的趋势,要从基督的众召会中除去西方文化的影响。这运动里的人渴望召会里的一切,都照着中国本地的文化。他们甚至要把礼拜堂和教堂建筑成中国的样子,而不是西方的样子。这运动里的基督徒珍赏圣经,但他们拒绝传教士所带来的文化。他们的目标是要使召会在各面成为中国的。然而,召会不该是西方的,也不该是中国的。召会只该是基督的。这就是说,无论以那一种方式,在那一方面,召会都应当用基督建造。与召会有关的一切都必须是基督。

 虽然召会该用基督,并且单单用基督建造,但实际上每个公会和基督徒团体都设法在某一面成为『本土的』或天然的。要建立本土化的公会或团体,就是要用我们的组成和所是(不管是什么)来建造。有些人也许渴望召会照着德国的性情,有些人渴望照着法国的组成,还有些人渴望照着中国的构成。这就是照着我们在天然生命、天然组成、和天然人里的所是与所作建造召会。

 许多年前,我应邀访问英国一个在当地人中间以属灵闻名的地方。我停留一个月,的确发觉有些真实的属灵。然而,我看见更多的是他们强调英国人作事的方法。他们不知不觉就想要使别人英国化,甚至还想控制遥远的地方。这团体的领头人两次应我们的邀请来台湾供应我们。他第一次的访问很好,也非常有益处。然而,他第二次的访问相当破坏人,因他想要把一些英国的习惯和风俗加在圣徒身上。例如,他在一次交通中评论:『为什么你们的军人弟兄还在会所里就戴上帽子?聚会一散,还没有出到会所外面,你们就戴上帽子了。』照着他的意见,弟兄在室内戴帽子是错误的。一位弟兄试着解释在远东军人中间的习惯,军人无论在室内或室外都不脱帽;然而,军人弟兄在聚会中总是脱帽。但聚会一散,不管在会所里外,他们就戴上帽子。然而,这位弟兄非常强硬,并且问:『你们是跟从人的风俗,还是跟从圣经?』他这样响应以后,我对自己说,『弟兄,你不公平。我们确实跟从圣经。照着圣经,弟兄在召会聚会里祷告,不该蒙着头。但他还在会所里,把帽子戴在头上,的确没有错。主张军人必须等到在会所外面才戴上帽子,是照着你们西方的风俗。在英国这也许是你们的作法。因为我们在这事上不照着你们的风俗,你就指责我们不跟从圣经,这乃是不公平的。』

 我领悟用天然的事物建造召会的严肃,就凭着主的怜悯,尽心竭力不要把中国的事物带进主在美国的恢复。不仅如此,我的确不要我所是的任何事物,影响召会的建造。我们没有人该照着我们在天然人里的所是建造召会。我们不该允许天然人的任何事物被摆在召会里。关于这点,我们都需要仰望主的怜悯。愿主怜悯我们,使我们不用自己天然的所是建造召会。召会若彰显领头人天然的组成或天然的所是,这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指明召会是用草建造的;有出于未被救赎、天然之人的东西被摆在召会里,这乃是没有被基督救赎、了结、并顶替的元素。虽然我生为中国人,但我能见证,我的愿望是被了结并顶替。我不要用草,用我天然人里的所是建造召会。我们没有人该用木或草建造,更不该用嫉妒、争竞、和批评等禾秸建造。

 我们若看今天基督徒中间的情况,就会领悟保罗论到木、草、禾秸的话不仅是道理。我们都必须运用我们的灵,仰望主,并祷告:『主阿,怜悯我,使我不用我天然的组成,用我天然的人,或用任何出于嫉妒、争竞、或忌恨的东西建造你的召会。主,我要用父性情的金,用救赎、了结、并顶替我的十字架的银,且用圣灵变化的工作,建造你的召会。我要在调和的灵里建造召会,在这灵里我经历父的性情和子的救赎,至终还有那灵的变化。主,我渴望这样建造召会。』

 现在我们能领会保罗关于建造召会所用正确材料的观念。在三章保罗实际上是告诉哥林多的信徒:『你们是神耕地上的植物。现在你们需要生长基督。你们越长大,就越成为为着神建筑的金、银、宝石。不要在基督以外立任何根基。不要高举任何事、任何人、或任何道理、作法。只要在包罗万有的基督这已经立好的惟一根基上建造。但你们要谨慎,不要用任何希腊的事物在这位基督上面建造;乃要用会带进那灵变化之父的性情和子的救赎来建造。然后召会就会是金的,并且满了银和宝石。』

贰 被烧毁


 在十五节保罗发出警告的话:『人的工程若被烧毁,他就要受亏损,自己却要得救;只是这样得救,要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木、草、禾秸的工程,只适合于被焚烧。这是主回来时,要被祂审判的火烧毁的工程。

叁 受亏损


 保罗说,『他就要受亏损』,意指失去赏赐,不是指失去救恩。这里的受亏损,不是指沉沦说的。我们在基督里所接受的救恩,不是凭我们的行为,(多三5,)在本质上是永远的、不变的。(来五9,约十28~29。)因此,信徒若在他基督徒的工作上,不蒙审判的主称许而受到亏损,失去赏赐,他仍然要得救。神给所有信徒的救恩,乃是白白的恩赐,是直到永远的;而主给那些在基督徒的工作上蒙祂称许之信徒的赏赐,是为着国度时代的。这赏赐是对他们基督徒工作的一个激励,不是给全部信徒的。

 那些基督徒工作在主回来时不蒙称许的信徒,他们虽然仍要得救,却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从火里经过必定是指惩治。然而,这绝不是炼狱,炼狱是天主教迷信而曲解本节的话,所教导的异端。虽然如此,这话今天对于我们基督徒的工作,该是一个严肃的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