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篇 需要在生命中长大(二)
总纲目




三种恩赐
保罗的负担
婴孩的标记
耕地和建筑
接受怜悯看见异象

 读经:哥林多前书三章一至九节。

 在林前三章一节保罗告诉哥林多的信徒:『弟兄们,我从前对你们说话,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能当作属肉的,当作在基督里的婴孩。』保罗说他们是婴孩,这事实指明,他们接受神圣的生命和圣灵的初期恩赐以后,没有在生命里长大。

 在某地的圣徒若缺少生命的长大,就无法有正确的召会生活。事实上,召会的实际在他们中间并不存在。不错,他们在名义上是地方召会,但他们没有召会的实际。召会在那里只是得救之人的聚集,但这不能视为生命长大以及经历并享受基督的实际。不但如此,那里缺少生命的长大,那里信徒的基督徒生活就会一团糟,召会生活就会受到破坏,身体生活就会被毁坏。这正是在哥林多的情况。哥林多的信徒虽然接受了初期的恩赐,却没有在生命里长大。他们仅仅有神圣的生命和圣灵撒在他们里面作种子。因为他们没有在生命里正常的长大,他们就没有正确的基督徒生活、召会生活和身体生活。

 保罗领悟哥林多人中间的情况,就没有以道理的方式,乃以生命的方式,以喂养、浇灌、和生长的方式说到召会。惟有哥林多人在生命里长大,他们中间才能藉着经历基督而有召会的实际,那时身体生活才能建立起来。

三种恩赐


 在哥林多前书里有三种恩赐:一章里初期的恩赐,十二、十四章里神奇和成熟的恩赐。我们曾一再指出,初期的恩赐是信徒得救时所接受的恩赐,包括神圣的生命和圣灵。神奇的恩赐包括医病和说方言这样的事。巴兰的驴说人话,那的确是神奇的事,是说方言的真实事例。甚至没有人生命的受造之物也实际的说人话。十二、十四章的说方言,是指说人所没有学过的真正语言。在神圣的能力之下,信徒忽然神奇的说别的语言;这才是真正的说方言。这种神奇的恩赐不像成熟的恩赐需要在生命里长大。

 真正的说方言,与今天实行所谓的说方言不同;今天所谓说方言的人,只是发出一些与任何真正语言都无关的声音和音节。这些声音若由语言学家记录并分析,就会被证实不是任何语言或本地话的一部分。

 在十二、十四章保罗题起说方言和翻方言。在五旬节派和灵恩派团体中间,有许多人所以为说方言和翻方言的事例。然而,这些有很多都不是真实的。例如,在聚会中有人也许发出某些声音或音节,这些会以某种方式翻译出来。在另一次聚会中,同样的人也许发出同样的声音;然而,却有不同的翻译。因此,同样的声音有两种翻译。这样的事不是真实神奇的恩赐。反之,那是天然的,是人的发明。

 毫无疑问,医病是神奇的恩赐。保罗所题医病的恩赐是真正神奇的。但在今天基督徒所举办的医病大会里,有许多虚假的医治。在许多这种医病大会里,真正得着神奇医治的连一个也没有。

 十二、十四章也有另一类恩赐,就是成熟的恩赐。申言是这些成熟恩赐的一种。申言胜于说方言,因为说方言并不建造召会,但申言的确建造召会。(十四4。)我们都该寻求那些恩赐,尤其是建造召会的申言。

 我们若要为着建造召会而申言,就必须有生命的经历。我们申言的能力在于我们的经历。我们若没有正确生命的经历,就无法申言以建造召会。

 哥林多前书里申言的恩赐与今天在灵恩派团体里一般所实行的不同。例如,许多年前,有人预言大地震会毁灭洛杉矶市。这种所谓的预言,通常以旧约的方式,结束于『耶和华如此说』的话。但在哥林多前书里,申言的意思是为基督说话,甚至说出基督。我们若要说出基督,首先必须经历基督。惟有我们对基督有真正的经历,我们才能将祂供应给召会。因此,要藉着说出基督而申言,就需要经历。在哥林多人中间也许有好些神奇的恩赐,但他们缺少成熟的恩赐,如为着建造召会的申言的恩赐。

 在哥林多前书里也有治理或领头的恩赐。这样的恩赐乃是以成熟为基础。我们无法期望年轻的圣徒能作领头的人。领头需要相当的成熟。事实上,这恩赐与长老职分有关。长老不是婴孩。反之,他必须是有点成熟的人。

 哥林多的信徒缺少成熟的恩赐。他们尤其缺少说出基督,使召会得着供应并建造的恩赐,也缺少正确领头的恩赐。他们接受了初期的恩赐,但他们中间没有多少人在生命长大;结果,就没有正确申言或领头的恩赐,能把召会建造起来。

保罗的负担


 我们由保罗在三章一节的话知道,哥林多的信徒没有在生命里长大,却停留在婴孩阶段。因此,他有负担指出长大的需要,就说,『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可见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6~7。)这清楚指明信徒需要栽种并浇灌,好在生命里长大。

 我们曾指出,虽然哥林多的信徒接受了神圣的生命和圣灵,作为撒在他们里面的种子,但他们停留在婴孩时期,没有在生命里长大。事实上,他们继续活在他们的希腊文化、哲学和智慧里。这引起他们基督徒生活中的混乱,破坏召会生活,并毁坏身体生活。因此,保罗写这封书信时,有负担告诉他们,他们不该再活他们的希腊文化、智慧和哲学。

 保罗在一章用智慧这辞,专指希腊文化的智慧。我信哥林多人读这封书信,就领悟智慧等于文化。他们停留在本国的文化里,并活在其中。然而,保罗似乎在说,『弟兄们,神召你们进入了祂儿子的交通,不是进入你们的文化。基督是你们的分,你们蒙召进入了祂的交通;这位基督成了从神给你们的智慧。祂天天是你们的公义、圣别和救赎。你们不该再活你们的文化,却该活基督。作为神的智慧,基督是神深奥的事。人眼睛未曾看见,人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神已藉着祂的灵向我们启示了。这些事,就是神的深奥,与基督为着我们的定命作神奥秘的智慧有关。』

 保罗有负担要哥林多的信徒在生命里长大。他知道他们若在生命里长大,自然而然就会有正确的基督徒生活。然后,他们中间就会有召会生活的实际,真正的身体生活也会建立起来。他们就不仅仅是在名义上的召会,也是在实际上、在生命上、并在经历基督上的召会。这样,他们就会真正、实际的是神的耕地和神的殿。

婴孩的标记


 在林前三章我们看见哥林多的信徒显示一些婴孩的标记。二节说,『我给你们奶喝,没有给你们干粮,因为那时你们不能吃,就是如今还是不能。』信徒中间有婴孩的情形,其标记是他们只能喝奶,不能吃干粮。只要信徒留在婴孩阶段,无论他听见多少篇含有干粮的信息,他都不能吃干粮。

 在我们中间,多多少少也有这种婴孩的标记。年复一年,我们供应干粮给圣徒。但许多时候,圣徒对所供应之事的反应,显示他们构不上这水平。这指明许多人不能吃干粮,他们只能喝奶。这是婴孩的标记。

 最近在一次聚会中,圣徒复习关于哥林多前书生命读经的信息。我盼望圣徒的反应会指明他们消化了一些干粮。然而,照着那次聚会中所分享的,显然许多人还是只能喝奶。我盼望有些人会见证,因着主的怜悯,他们经历基督是每天的公义、圣别和救赎。但没有人作这样的见证。不但如此,许多人不在意信息中的『钻石』,反而更在意『包装纸』与『盒子』。他们说到盒子与包装纸,却忽略钻石。生命长大的人不被包装纸或盒子所占有,却注意钻石。在他们的见证里,他们宝贵钻石,并说到钻石。

 林前一至二章有许多钻石。然而,历代读这封书信的人多半只摸着包装纸或盒子,没有摸着钻石─神深奥的事。例如,我们见证关于一章三十节时,应当能述说基督如何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成为从神给我们的智慧。一位弟兄也许见证,他在婚姻生活中享受基督作他现时、活的、并实时的公义、圣别和救赎。这样的说话就显示我们已经看见钻石,而不是只看见包装纸。

 我非常关切有些在自己所在地供应话语的领头人,也许重复在这职事里所释放的信息,而没有亲自看见钻石。他们也许鼓励圣徒并劝勉他们在生命里长大;他们也许教导圣徒如何包装钻石,如何将钻石放在漂亮的盒子里,并如何宝贵钻石,珍爱钻石。他们也许说到许多『如何』,而没有真正看见钻石的异象。然而,我盼望越来越多的领头人和众圣徒都能见证,他们所看见并经历哥林多前书里的钻石。

 保罗在一章九节所说关于神儿子之交通的话,的确是钻石。我们需要见证这交通,这互相的享受,不是在道理上,乃是在经历上。学习道理只是喝奶,而在经历上接受钻石是吃干粮。婴孩的第一个标记是不能吃干粮。

 在三章三节保罗暴露婴孩的第二个标记:『因为在你们中间有嫉妒、争竞,你们岂不是属肉体,照着人的样子而行吗?』作婴孩的人满了嫉妒、争竞,并照着人的样子而行,就是照着在肉体里堕落的人而行。作婴孩的人,那些关于属灵的事肤浅、表面的人,仍有嫉妒、争竞。我们中间若有任何争竞或嫉妒,就指明我们是婴孩。

 假定一位弟兄在聚会中作了非常好的见证。另一位弟兄听见这见证,就定意要作更好的见证。这就是争竞,表明这位弟兄是婴孩。

 假定只有几位圣徒对你的见证说阿们,却有许多人对另一位弟兄所作的见证说阿们。倘若这困扰你,就暴露你仍有一些争竞或嫉妒。一位弟兄作见证,得着大声阿们的回应,我们就该喜乐。我们该为着我们中间有这样一颗『钻石』赞美主。

 婴孩的第三个标记是高举属灵大汉,引起分裂。在三章四至五节保罗写着:『有的说,我是属保罗的,另有的说,我是属亚波罗的;你们岂不是属肉体的人吗?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照着主所赐给他们各人的,不过是执事,藉着他们,你们信了。』哥林多人高举一些人,这事实进一步指明他们并不成熟。在七节保罗指出,栽种的和浇灌的都算不得什么,就着在生命里长大而言,神乃是一切。我们若将眼目转向神自己,就会得拯救脱离因看重基督的某一个执事过于别人,而造成的分裂。

 我们可能像哥林多人一样,高举某些属灵大汉,因而引起分裂。有些人也许宣告:『我非常喜欢这位弟兄,我认为他讲得最好。』在召会生活里,我们对讲员、长老、弟兄或姊妹,不该有任何偏好。有偏好乃是婴孩的标记。

 保罗在本章所指出婴孩的三个标记,是今天许多基督徒中间都有的标记。很少信徒能吃干粮。嫉妒、争竞、并高举某些人是很普通的。我盼望在主的恢复里,我们中间这一切婴孩的标记都会消失。我们听见一篇信息,应当能进入那篇信息的深处,不受包装纸或盒子的打岔。不但如此,我们不该有嫉妒或争竞,也不该有任何个人的偏好或拣选。这会证明我们已在生命里长大,甚至成熟。

耕地和建筑


 在这个点上,我要进一步说到召会是神的耕地和神的建筑。『神的耕地』主要的是指在生命里的长大。建筑,殿,是指神永远定旨的目标。因此,召会是耕地产生材料,使神完成祂的目标,得着建筑。首先有为着在生命里长大的耕地,然后有为着完成神永远定旨的建筑。能领会这些要紧的事,指明我们接受了三章九节的干粮。赞美主,耕地是为着在生命里的长大,建筑是为着神目标的完成!

 在三章十七节保罗说,神的那殿是圣的。照着上下文,这里的圣不单是圣别归神;圣的意思就是非希腊的。我们若以为圣字的意思仅仅是分别,我们对本节的领会就太肤浅、太道理了。哥林多人圣别归神,意思是他们不再是希腊的。同样的原则,我们要成为圣的,分别归神,意思是我们不再是美国的、中国的、日本的或德国的。我们若看见这事,就表明我们从十七节接受了干粮。这证明我们已领会了经历上、实际、并深奥的事。

 成为神的建筑,意思是我们不再分裂或分散。照着这几章的上下文,建筑与分裂相对。保罗知道在哥林多的希利尼信徒因着偏好而分裂。在一章十二节他说,『我是说,你们各人说,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矶法的,我是属基督的。』这指明信徒分散了;他们甚至没有堆积在一起,更不用说同被建造成为神的殿了。我再说,神渴望得着一个建筑。神的目标就是这个建筑。首先,祂要得着耕地生长基督,然后祂要得着一个建筑。

 哥林多人没有圣的建筑,就是在希腊文化以外的建筑。这就是说,他们没有圣的、由神的灵内住的建筑,不包含他们智慧、哲学、和文化的建筑。然而,神的目标是要得着被神的灵充满的建筑,由在祂耕地上生长之材料建造而成的建筑。我们信徒都必须为着神的建筑。

接受怜悯看见异象


 我们领悟自己缺少在生命里的长大,也缺少建造时,我们的反应也许使我们更受蒙蔽。有些人也许成为兴奋的,有些人也许哀哭,还有些人也许祷告或想要悔改。但甚至兴奋、哀哭、祷告、和悔改也可能成为帕子。这些活动也许拦阻我们看见神经纶的异象。

 我们要看见这异象,就需要神的怜悯。罗马九章有关于神怜悯的话,行传九章有神怜悯的例证。罗马九章十六节说,『这样看来,这不在于那定意的,也不在于那奔跑的,只在于那施怜悯的神。』照着行传九章,神向大数的扫罗施怜悯。毫无疑问,扫罗得救以前祷告得很多。然而,很难说神曾否答应他的祷告。但有一天,令扫罗大吃一惊,主向他显现。这就是怜悯。

 我们不需要宗教式的哀哭、祷告或悔改,但我们的确需要主的怜悯,好看见那向保罗显示的异象。我们需要看见,我们仍然多么活在我们的文化、传统和宗教里。我们需要看见,我们活在基督以外的许多事物里,我们实际上没有天天活基督。不错,我们听过许多信息,但我们可能还没有看见异象。哦,我们需要主的怜悯,好看见属天的异象!我们的哀哭或兴奋都算不得什么。我再说,我们需要神的怜悯。虽然我们不该兴奋的或以宗教的方式祷告,但我们该恳切祷告求主的怜悯。让我们众人祷告:『主,怜悯我。我需要看见保罗所看见的异象。主,给我晴朗的天空,使我看见你经纶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