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 用属灵的话,向属灵的人,解释属灵的事
总纲目




活基督以彰显神
活文化而不活基督
接受基督作一切
认识二灵
属灵的事和属灵的话
属魂的人
属灵的看透
基督的心思

 读经:哥林多前书二章十一至十六节,七节,十节。

活基督以彰显神


 神的心意是要使人成为祂的彰显。为要完成这事,神渴望进到人里面作人的生命,使人活出祂来。为此,神藉着成为肉体成了人。至终,基督这位成为肉体的神,死在十字架上。藉着祂的钉十字架,祂了结了整个旧造。因此,基督的钉十字架不但与主耶稣的死有关,也与了结旧造的一切有关。藉着这包罗万有的死,神圣的生命,实际上就是神自己,就得着释放并分赐给神所预定、救赎、并呼召的人。他们藉着相信钉十字架并复活的基督,就领受了神的生命和神的灵。神希望他们现今凭这生命而活,且凭这灵而行。这就是活基督以彰显神。不但如此,这样的生活不该是个人的,乃该是团体的。因此,神渴望祂的子民同被建造成为祂的居所,就是基督的身体。这是神的心意。

 哥林多的信徒多半是希利尼人,他们领受起初的恩赐,就是神的生命和神的灵。但他们领受这些恩赐以后,没有凭这些而活。他们没有凭神的生命而活,或凭神的灵而行。结果,他们没有活基督。他们没有接受基督作他们的生命、他们的内容、和他们的一切。反之,他们留在希腊文化里,并且炫耀他们的智慧和哲学。保罗写这封书信给他们的时候,他们的情况就是这样。

活文化而不活基督


 保罗写信给哥林多人时似乎是说,『你们在哥林多那里的信徒该丢弃希腊的文化、智慧和哲学。你们现今不该是希利尼人,而该是基督徒。你们不该再活你们的希腊文化,炫耀你们的哲学,并夸耀你们的智慧。你们领受了基督,并且神已将你们放在基督里。既然神已使你们成为基督徒,你们就该接受基督作你们的生命、内容和一切,并且你们该活基督里。不但如此,这位基督乃是神的智慧。希腊的智慧是肤浅的,那在神看来是愚拙。但神的智慧,真正的智慧,是深而奥秘的。这智慧远超崇尚哲学的人所能领略,因这是隐藏在神里面的智慧,甚至是神的深奥。这智慧,神的深奥,就是你们所相信、所领受的基督。我劝你们高举这位基督,以祂作你们的生命和一切,并且活祂。』倘若我们领会这基本观念,我们要领会哥林多前书头两章就容易多了。

 天主教和更正教都离开了这两章里对基督的启示。天主教吸收了许多异教、属鬼、属撒但、邪恶的事物。天主教的实行是接受并吸收外邦思想和异教教义。这在『两个巴比伦』一书和彭伯(G. H. Pember)的著作中都有举证。更正教同样有迎合当地文化的实行。只要文化的元素不是罪恶或拜偶像的,就会为更正教所接受。例如,在中国,许多更正教传教士采取中国的伦理;在印度,他们跟随了印度文化的某些方面。结果,在中国和印度所谓的教会就成了文化的混杂。在中国我看见,当中国人采取西方的文化时,传教士就很高兴。传教士也愿意接受当地的文化。所以,在中国的基督教成了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的混杂。表面看来,这样的混杂不像天主教里的异教教义那样属鬼或属撒但。然而,原则上二者是一样的,因二者都传讲基督,却不帮助人活基督,以祂作人的生命、生活、内容和一切。

 你在组织的基督教里过怎样的生活?你岂不是没有活基督,却照着你的文化而活吗?当然没有人教导你要活基督,以基督作你的生命和内容。有人告诉你要吸入基督、喝基督、并吃基督吗?这一切对今天大多数的基督徒都是陌生的。

 原则上,今天信徒中间的情况与哥林多信徒中间的情况是一样的。哥林多信徒领受基督,却没有活祂。他们没有基督该成为他们的生命、生活、和内容的观念。反之,他们的思想集中于希腊的文化、智慧和哲学。不但如此,他们炫耀他们的智慧,并夸耀他们的哲学。这使他们的思想彼此不同,并有不同的偏好。有些人偏爱保罗,有些人偏爱矶法,还有些人偏爱亚波罗。结果,他们就分裂了。这分裂是他们中间邪恶和混乱的根源。

 今天基督徒中间的情况与哥林多召会的情况一样。所以,所有的基督徒,包括我们,都需要这封书信。我们需要得这卷书的帮助,丢弃基督以外的一切。无论你的文化或国籍是什么,都需要丢弃。我们都必须弃绝我们的文化、哲学、伦理和传统,专注于基督作我们独一的分。

接受基督作一切


 大多数受浸归入某个公会的信徒,都不是照着基督或圣经,乃是照着那公会而被塑造成形。他们的说话和行动,都是照着那个公会。我们现今既在主恢复中的召会生活里,就不该被基督以外的事物塑造成形。我们该只有基督,没有传统或规条。例如,一位姊妹不化妆,是因为她照着这恢复塑造自己;另一位姊妹不化妆,是因为她在灵里行事并呼求基督而活祂;二者是不同的。同样,一位弟兄戒烟,也许是因为他设法仿效这恢复的实行,也可能是因为他活基督而不再有吸烟的欲望。我们不该照着这恢复塑造自己,我们只该活基督。

 用许多事物顶替基督,在基督徒中间是非常平常的。信徒也许有伦理、道德、文化、哲学、道理和传统,而没有基督。实在说来,今天的基督教没有基督。在基督徒中间,几乎任何事物都能成为基督的代替。

 林前一至二章的基本观念,是我们必须丢弃基督以外的一切。保罗去哥林多传讲基督时,曾定了主意,在他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这位钉十字架的。这清楚指明他弃绝基督以外的一切。我们读哥林多前书时,需要对这基本思想有深刻的印象。我们需要看见,我们必须丢弃基督以外的一切,并且真正接受基督作我们的一切。基督的确是包罗万有的。祂是一切,甚至是神的深奥。

认识二灵


 在二章十一节保罗说,『因为除了在人里面人的灵,在人中间有谁知道人的事?照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人的灵是人最深的部分,其机能能参透人的事最深之处,而人的心思只能知道肤浅的事。同样,只有神的灵才能知道神深奥的事。哥林多的信徒忽略了人的灵与神的灵,转去凭着哲学活在他们的心思里。因此,本书表明,正确的经历这神与人的二灵,对实行召会生活乃是必要的。

 希利尼人以体育和哲学闻名。体育是为着训练并发展身体,哲学是为着发展心思。今天人也非常着重于发展身体和心思。然而,灵全然被忽略。我们题起灵,有些人不领会我们所谈论的。对他们而言,灵指鬼或幻像。甚至许多基督徒都不知道人的灵与魂二者的不同。许多基督徒相信二分法─关于人有体和魂两部分的教训,只有少数人跟从圣经相信三分法─关于人有灵、魂、体三部分的真理。哥林多的信徒知道如何操练身体和心思,关于人的灵却是无知的。因此,在十一节保罗教导他们灵的事,并且说人的灵知道人的事。人若不运用人的灵,就无法完全知道人的事。惟有人的灵知道人的事,照样,惟有神的灵知道神的事。

 在十二节保罗继续说,『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那出于神的灵,使我们能知道神白白恩赐我们的事。』我们这些凭神的灵,由神所生的人,已经领受了神的灵。因此,我们能知道神深奥的事,就是神白白恩赐我们,让我们享受的。

 保罗要哥林多的信徒知道,他们是人,有灵知道人的事,并且他们是在基督里的信徒,领受了神的灵,知道神白白恩赐的事。那里的基督徒对这二灵缺少正确的认识,他们有敏锐的心思和刚强的魂,但他们不领悟他们有人的灵。不但如此,他们忽略他们所领受的神的灵。因此,在十一至十二节保罗题醒他们有这二灵。他指出他们里面有人的灵,并且他们领受了那出于神的灵,知道神白白恩赐的事。照着九节,这些就是神所预备、祂所命定的事。所有这些事都与基督有关。哥林多人要知道这些事,就必须留意他们人的灵和神的灵。

属灵的事和属灵的话


 论到神恩赐我们的事,保罗在十三节继续说,『这些事我们也讲说,不是用人智慧所教导的言语,乃是用那灵所教导的言语,用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解释,原文意,调和或放在一起;犹如解释或阐述。在七十士希腊文译本中,这辞是常见的,见于创世记四十章八节,四十一章十二、十五节等。这里的思想是用属灵的话,讲说属灵的事。这里不重在向谁说话,乃重在把属灵的事说出去的凭借。使徒是用属灵的话,讲说属灵的事。所用之属灵的话是指那灵所教导之属灵的言语;所讲说之属灵的事,是指与基督有关之神深奥的事。

 保罗说,他讲说属灵的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教导的言语,乃是用那灵所教导的言语。这就是说,他不是用希腊哲学或智慧的话来讲说,他乃是用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在本节里,保罗所说属灵的话和属灵的事,原文是同样的辞,有两种意思。一是指属灵的话;一是指属灵的事本身,就是与基督有关之神深奥的事。属灵的事用属灵的话指明。这些属灵的话就是属灵的事,用以指明属灵的事。例如,桌子一辞是指称为桌子的东西。因为桌子这辞是桌子这实物的名称,我们就不该认为这辞是一回事,桌子是另一回事。照着希腊智慧的讲说不是属灵的。但神的灵所教导的言语的确是属灵的。因此,神所恩赐我们,关于基督是我们的分的事,以及神的灵所教导的言语,都是属灵的。我们需要和保罗一样,用属灵的话讲说属灵的事。

 哥林多的信徒讲论基督,不是用属灵的话,乃是用希腊哲学和智慧的话。结果,他们给人的印象是哲学,不是基督。然而,保罗讲论基督时没有用哲学的语汇。他乃是用属灵的话讲说属灵的事。他所用属灵的话,等于属灵的事本身。在林前二章十三节保罗似乎在对哥林多人说,『我不能用希腊智慧的话,解释属灵的事。这些是人智慧所教导的言语。既是这样,这些就不是属灵的话,在解释属灵的事上是没有用的。我若用你们希利尼人所称赞的智慧话,就无法对你们讲说属灵的事。』

 我们都该向保罗学习,不要想用人一般的发表讲说。这就是说,我们不该把我们传讲的标准降低到一般人发表的标准。普通人的发表不足以传达属灵的事。我们一离开那灵所教导之言语的标准,用人智慧所教导的言语,我们就不能再向别人传达属灵的事。为这缘故,在我的说话和著作里,我竭力留在那灵所教导的言语里。

 我们必须抵挡那降低属灵标准的试诱。我们必须寻求将人带上这标准。我们看见了神经纶的异象;即使别人鼓励我们降低到他们的水平,宣称他们无法领会我们所说的,我们仍必须维持这异象的标准。许多次这样的要求从不同的方面临到我。然而,我拒绝降低到人智慧的水平。反之,我鼓励别人凭着神的怜悯,上到祂的标准。我们完全无法藉着希腊的智慧、中国的伦理、或美国文化一般的发表,来解释属灵的事。属灵的事只能用属灵的事,就是用属灵的话解释。这是我们要学习的重要功课。

 将圣经译为中文的人知道用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的重要。例如,新约常用『在基督里』。然而,在中文无法表达一个人能在另一个人里面的事实。中文译者没有更改『在基督里』这辞。他们在这事上没有试图适应于中文的限制。反之,他们发明中文的新辞,传达在基督里的思想。后来,这辞在白话里成为普遍的。这说明一个事实,我们若用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别人至终会学习并构上神的标准。

属魂的人


 十四节说,『然而属魂的人不领受神的灵的事,因他以这些事为愚拙,并且他不能明白,因为这些事是凭灵看透的。』十三节强调属灵的凭借,就是说出属灵之事的属灵言语。十四至十五节强调属灵的对象,不是属魂的人,乃是属灵的人;只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属灵的事。无论凭借或对象,都需要属灵。属灵的事,必须用属灵的言语,向属灵的人讲说。

 属魂的人是天然的人,让魂(包括心思、情感和意志)作主支配他的全人,而凭魂活着,不理会灵,不用灵,甚至像没有灵一样。(犹19。)这样的人不领受,也不能明白神的灵的事,反倒拒绝。求神迹的宗教犹太人,和寻求智慧的哲学希利尼人,(林前一22,)就是这种天然的人,对他们而言,神的灵的事乃是愚拙。(23。)

 二章十四节里神的灵的事,指神深奥、论到基督是我们之分的事。属魂的人不能明白这些事,因为他没有属灵知觉的本能。因此,他不能明白属灵的事。属灵的事是由属灵的人用属灵的凭借,凭灵看透、察验清楚、调查明白的。

 照着哥林多前书的上下文,属魂的人是照着希腊文化而活的人。原则上,照着文化而活的人就是属魂的。中国信徒若照着中国伦理而活,就是属魂的。同样,美国弟兄若照着现代的美国文化而活,也是属魂的人。因此,属魂的人是活在自己文化里的人。

属灵的看透


 在十四节保罗强调神的灵的事是凭灵看透的。我们若要看透属灵的事,就必须知道我们有灵。然后我们需要领悟,神的灵住在我们的灵里,进而运用我们的灵,以属灵的方式看透属灵的事。

 在十五节保罗说,『惟有属灵的人看透万事,却没有一人看透他。』属灵的人乃是否认魂,不凭魂活着,而让他被神的灵所占有并推动的灵,就是他重生的灵,作主管治他的全人,并凭这灵活着,行事为人都照着这灵的人。(罗八4。)这样属灵的人,他属灵知觉的本能,能施展其功能,所以能看透神的灵的事。不运用灵的人无法看透属灵的人。牛怎样不会欣赏优美的音乐,属魂的人照样无法看透属灵的人。今天许多基督徒好比听音乐的牛:他们不会欣赏或分辨所听见的。这些基督徒很容易领会属世的事或天然的事,但他们不能看透属灵的事或属灵的人。

基督的心思


 林前二章十六节是哥林多前书这段的结语:『谁曾知道主的心思能教导祂?但我们是有基督的心思了。』因我们与基督在生机上是一,我们就有祂一切的机能。心思是智力的机能,领悟的器官。我们有基督这器官,所以能知道祂所知道的。我们不仅有基督的生命,也有基督的心思。基督必须从我们的灵浸透我们的心思,使我们的心思与祂的心思成为一。当我们与基督是一,祂的心思就成为我们的心思。这对我们不该仅仅是道理;这必须是我们的经历和我们的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