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篇 经历基督作从神给我们的智慧
总纲目




基督是我们的分的各方面
神圣的道路
成为公义的
被圣别
被带回归神

 读经:哥林多前书一章二十四节,三十节。

 在林前一章二十四节保罗说,『但对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或希利尼人,基督总是神的能力,神的智慧。』这是重要的经文。这里保罗说,对那蒙召的,就是那些在永远里为神所拣选,(弗一4,)在时间里相信基督的人,(徒十三48,)基督总是神的能力和智慧。对我们这些蒙神呼召来呼求主名的人,基督乃是神的能力和智慧。

基督是我们的分的各方面


 在林前一章三十节保罗继续说,『但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出于神,这基督成了从神给我们的智慧:公义、圣别和救赎。』为什么保罗指出基督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并且我们蒙召进入了祂的交通,以后就说这基督成了从神给我们的智慧:公义、圣别和救赎?我们看过,蒙召进入基督的交通,意思是蒙召进入对基督作我们独一之分的共享。在一章下半保罗给我们看见,对这奇妙之分的享受有各种不同方面。我们可用鸡肉大餐作例证。主人把一盘鸡肉摆在你面前,也许问你比较喜欢鸡的那一部分,翅膀、胸或腿。二十四节和三十节有基督的不同方面;有基督的『翅膀』、『胸』和『腿』,给我们享受。在二节保罗说到我们的分,在九节他告诉我们,我们蒙召进入了对这分的享受。现今在二十四节和三十节我们看见,这给我们享受的分的各方面。由这些经文我们领悟,我们可以享受基督作神的智慧和神的能力。不但如此,基督作神的智慧,包括公义、圣别和救赎。我在本篇信息中的负担,是要从我们经历的观点,来看基督如何成了从神给我们的智慧,包括公义、圣别和救赎。

神圣的道路


 要领会或解释智慧、公义、圣别和救赎,并不容易。我比较喜欢按着属灵的经历说到这些事。在二十四节和三十节,神的智慧指神圣的道路。我们若有智慧,就知道作事的正确方法。但我们若没有智慧,我们作事的方法就会很愚拙。要有最好的方法,我们必须有智慧。这些经文的智慧,等于约翰十四章六节里的道路,在这节主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离了基督这道路,我们无法进到父面前。因此,神的道路就是祂的智慧。我们如何能享受神并有分于祂?我们若要享受祂并有分于祂,就必须有道路,这道路就是神的智慧。

 我们可以用学开车来说明智慧与道路(方法)之间的关系。学开车的人也许发觉很难转方向。因着他没有充分的智慧,他就没有方法正确的转方向。然而,熟练、老练的驾驶员有智慧操纵车辆。他有方法控制车辆,使车辆到他所要去的地方。这方法就是驾驶员的智慧。

 作为从神给我们的智慧,就是神的道路,基督乃是公义、圣别和救赎。事实上,这三项是道路的三个步骤。当然,这种领会与我们的经历有关。

 假如一位姊妹与丈夫有难处,她运用她的灵,并呼求主耶稣的名,结果就从难处得拯救。更准确的说,她乃是接受基督作从神给她的智慧。在她学习运用灵并呼求主名以前,她会与丈夫争辩。这是愚昧的。然而,妻子常常与丈夫争辩,想要说服他们,甚至征服他们。例如,丈夫若经常晚归,妻子就倚靠天然的智慧,想要改变丈夫的行为。然而,她越与他争辩,他越是晚归。妻子的争辩实际上使难处恶化。妻子不该与丈夫争辩,乃该运用她的灵并呼求主的名。然后她就会有智慧,有方法对付难处。

成为公义的


 公义、圣别、和救赎是用来建筑我们基督徒生活中高速公路的材料。你曾领悟智慧是我们的道路,我们的高速公路,而公义、圣别、和救赎是用来建筑这高速公路的材料吗?这对我们基督徒的经历是非常真实的。当我们享受基督时,我们所经历神圣美德(神圣良善)的第一方面,就是神作我们的公义。每当我们享受基督并经历祂的时候,我们首先得着神作我们的公义。这就是说,当我们运用我们的灵并呼求主耶稣的名,我们就成为公义的。我们越呼求,就越成为公义的。

 让我们再说到婚姻生活的例证。丈夫夜里晚归的确是不对的。然而,妻子在这事上对待丈夫的方式也许是错误、不义的。她也许全然不公平,定罪他并将一切都归咎于他。她从不定罪自己,或责备自己。她的态度也是错误的,并且她与丈夫争辩是不义的。可能丈夫只错了百分之十,但妻子定罪他,好像他完全错了。所以,她对丈夫的态度和行为百分之九十是不义的。

 每当丈夫和妻子争吵的时候,双方都是不义的。丈夫会宣告他是对的,他的妻子完全错了。妻子会坚持丈夫完全错了,只有她是对的。结果,丈夫和妻子都成为不义的。倘若妻子开始运用她的灵并呼求主耶稣的名,她就会领悟,她在与丈夫的关系上不公平、不公义。然后她会对自己说,『不错,我的丈夫在某个程度是不对的。但我对他责备太过。不但如此,我与他争辩并定罪他,乃是错误的。现在我看见他只错了一点,但我错得比他更多。我的不义至少是我丈夫的两倍。』这位姊妹藉着呼求主名领悟她的情况,她自然而然就成为公义的,因为基督成了她的公义。

 每当人与人之间起了分争或争辩的时候,没有一方是公义的。例如,假定召会中一位长老与一位弟兄起了争辩。长老没有运用他的灵呼求主的名,反而为自己辩护。在这样的事例中,他就不是公义的。不但如此,他也许对其他的长老说,『那位弟兄总是把死亡带到聚会中。』后来,这位长老运用他的灵并呼求主的名,他就领悟自己是不义的。他也可能领悟那位有难处的弟兄并不常在聚会中散布死亡。然而,这位长老曾告诉别人,这位弟兄总是把死亡带到召会的聚会中。所以,这位长老领悟自己是不义的,就需要向其它的长老认罪,并且说,『弟兄们,为着我论到这位弟兄的话,请你们赦免我。我已向主认罪,祂已赦免我。现在我也向你们认罪。照我所记忆的,这位弟兄只有在一个场合里把死亡带到聚会中。但我却说他常常这样作。我不公平,我也不公义。』

 当我们运用灵呼求主的名时,我们就成为公义的。我们这样逐渐成为公义的,至终在我们对丈夫或妻子说话的方式上就会成为公义的。假如姊妹对丈夫非常公义。至终,她的公义会折服他并征服他。他也许对自己说,『从前我的妻子不是这样。每当我错了的时候,她就会大大定罪我。我承认我有错,但她定罪我的方式错得更厉害。』因着她对丈夫的定罪,她就得罪他,使他作出消极的反应。但现在她对他是公义的,因为她运用灵呼求主的名。这样,主对她就成了公义。

 每当我们藉着呼求主而成为公义的时候,我们就成为平静的。公义使我们平静下来。丈夫与妻子争辩、争吵,原因乃是没有一方是公义的。但一方若成为公义的,这公义就会使另一方平静下来。假定是妻子转向主,呼求祂,并且在对待丈夫的事上成为公义的;丈夫立刻会领悟妻子改变了,并且她现今在与自己的关系上是公平、公义的。

 我以上对公义的描述,乃是我藉着经历学来的,不是从书本学来的。由经历中我们知道,公义就是智慧。得着基督作我们的公义,就是得着祂作我们的智慧。这样基督就成为从神给我们的智慧。

被圣别


 我们曾指出,我们越运用灵呼求主的名,我们就越成为公义的。现在我们需要看见,我们不但成为义的、圣的,我们也被圣别。这就是说,我们越运用灵呼求主耶稣的名,我们就越从凡俗的事物分别出来,自己就不再是凡俗的。每当姊妹与丈夫争吵,与他争辩、争论的时候,她就是凡俗的。她与不信主的妻子没有两样。所有属世、不信主的妻子都与丈夫争吵。但姊妹呼求主的名并成为公义的,她就经历基督作圣别,并且她就被圣别了。她所享受的基督使她成为圣的、圣别的、分别的。结果,她的丈夫会领悟其不同。即使他不相信主,他也会知道他的妻子不再是凡俗的。

 历年来我认识许多真正成为圣别的姊妹。在好些事例中,姊妹的圣别折服了丈夫,并且影响丈夫相信主。结果,这样一位姊妹的丈夫成了在主里的好弟兄。

 公义和圣别是基督成了从神给我们的智慧的两方面。我们已经强调过,智慧就是道路。我们如何得着我们所需要的智慧?这智慧来自对基督的享受。日复一日,每时每刻,我们不该活在魂里,活在己里,乃该活在灵里,运用灵呼求主耶稣的名。这样,基督会非常实际的成为我们的享受、滋养、扶持和供应。结果我们就成为公义的。我们不定罪别人,责备别人,只知道定罪自己,责备自己。我们看见自己在许多方面亏负别人。因此,我们成为公义、公平的。不但如此,我们成为与别的丈夫不同的丈夫,或与别的妻子不同的妻子。我们不再是凡俗的;我们乃是分别、圣别、甚至是特别的。这就是圣别。

被带回归神


 我们若运用我们的灵,呼求主的名,并且享受基督作我们独一的分,我们就不只会成为公义、圣别的,也会经历基督作我们的救赎。这就是说,在我们的经历中,我们会被带回归神。每当姊妹与丈夫争吵或与他争论,她就远离神。她越与丈夫争辩,就越远离主。但她享受基督,因而成为公义、圣别的,她就被带回归神。

 救赎也包括了结。那住在我们里面、供应我们、并成为我们滋养的基督,也了结我们。我们越呼求主的名,就越会逐渐领悟,我们还是何等在旧造里。我们会恨恶自己,并承认我们需要被了结。这了结是经历基督作我们的救赎的第二方面。首先,蒙救赎是被带回归神;其次,蒙救赎是被主了结。救赎包括领悟我们需要被了结,并且领悟主事实上在了结我们。

 救赎也包括被基督顶替。基督了结我们,就以祂自己顶替我们。这就是变化,也是改变形状。这不只是圣别;圣别将我们分别出来,并使我们与别人不同。这是变化的真实过程,在其中我们老旧的元素,我们老旧的构成被了结,并且以新的元素,新的构成─在复活里的基督自己─来顶替。我们被顶替,就被基督变化并重新构成。这岂不是神的智慧吗?我们经历基督作公义、圣别和救赎,我们就真的得着祂作从神给我们的智慧。

 我再说,林前一章二节说我们的分基督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九节说我们蒙召进入了基督作我们独一之分的享受、交通。在一章末了几节我们看见,我们享受基督作这分,我们就成为公义、被圣别并蒙救赎的。然后基督成了我们的智慧,我们的道路。结果,我们成了地上最有智慧的人。你若是已婚的弟兄,就成为非常有智慧的丈夫,有神智慧的丈夫。这智慧就是你天天实际享受的基督。我们有基督作我们的智慧,就会行在公义、圣别、和救赎的路上。我们会成为公义、被分别并蒙救赎的。这是享受基督作我们独一之分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