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基督不是分开的
总纲目




说一样的话
基督并祂钉十字架
看见基督是独一的中心
要在一样的心思和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
在神的经纶里基督的异象
蒙拯救脱离分裂
基督-独一的,不分开的

 读经:哥林多前书一章十至十七节。

 在林前一章十节保罗说,『弟兄们,我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恳求你们都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有分裂,只要在一样的心思和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从本节起,使徒开始对付哥林多人中间的分裂。首先,他藉我们主的名恳求他们;这名是超乎万名之上的名,(腓二9,)也该是祂所有信徒之间独一的名。然而,那些分裂的哥林多人却把保罗、亚波罗和矶法的名,与基督的名同列,犹如彼得在变化山上,将摩西、以利亚与基督同列一样。(太十七1~8。)为了保守主里的一,避免分裂,我们需要抛弃在这至高之名以外一切别的名,而高举、尊崇我们主独一的名。

说一样的话


 在林前一章十节保罗劝信徒要说一样的话,免得他们中间有分裂。在本书,使徒对付哥林多信徒中间的十一个难处。第一是分裂的事。分裂几乎总是领先的难处,带进信徒中间一切别的难处,可看为信徒之间难处的根源。因此,在对付哥林多召会中的一切难处时,使徒的斧头首先砍到这根,就是对付他们中间的分裂。信徒行事为人配得过神呼召的头一项美德,就是保守基督身体中那灵的一。(弗四1~6。)

 在林前一章十二节保罗接着说,『我是说,你们各人说,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矶法的,我是属基督的。』原则上,这正如说,我是路德会的,我是卫理会的,我是长老会的,我是圣公会的,我是浸信会的等等。一切这样的名称,都该被定罪,被弃绝。惟有接受基督作所有信徒之间独一的中心,才能把这样的名称尽都消除。

 说『我是属基督的』,以拒绝使徒和使徒的教训,或排斥别的信徒,就像说『我是属这个的,我是属那个的』,也是分裂。

 这些经节指明,基督徒中间的分裂,总是由于把别的名列在主耶稣的名之上。有些哥林多人说,『我是属亚波罗的,』他们不知不觉就高举亚波罗的名,在基督的名之上。许多世纪以来,基督徒中间的分裂,都是这种作法引起的。今天信徒常标明自己是路德会的、长老会的、或是浸信会的,而没有一点羞耻感。实际上,基督徒称自己是路德会的,乃是羞耻;因为这意思是他把路德的名列在基督的名之上。信徒不该作这样的事。

 在十节,保罗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恳求弟兄们,这是很有意义的。这指明我们不该高举别的名在基督的名之上;为此,基督徒什么名称都不该有。用一个名标明自己,就是把那个名列在基督的名之上,这对主、对信徒都是一种羞耻。然而,有些基督徒还以自己属什么公会为傲,甚至还以这些名当招牌,作广告。这指明今天的基督徒偏离正路太远了,他们在基督的名以外,用某一个名标明自己时,一点羞耻感也没有。

 保罗藉主耶稣基督的名,嘱咐在哥林多的信徒都说一样的话。当我还是年轻的基督徒时,有些基督教的领头人告诉我,不该盼望所有的基督徒都说一样的话。你认为我们基督徒可能说一样的话吗?如果你认为可能,我就要问你,我们怎么能说一样的话。我们看看今天国与国之间、种族与种族之间的分歧,就知道人并没有说一样的话。比方说,中国人跟日本人不说一样的话,德国人跟法国人也不说一样的话;不同国籍的信徒怎么可能说一样的话?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懂得保罗所说的『一样的话』是什么意思。

基督并祂钉十字架


 保罗所说『一样的话』,意思是基督并祂钉十字架。因此,我们说一样的话,意思就是我们都说基督并祂钉十字架。虽然按历史看,中国人跟日本人,德国人跟法国人不可能真正是一;但从经历中我能见证,我曾经见过这几个国家信徒中间真实的一。看见中国信徒与日本信徒之间真实的一,德国信徒与法国信徒之间真实的一,是很美妙的。惟有当我们专注于基督,以祂为我们独一的中心和独一的分,才可能有这样的一。基督是我们独一的中心和独一的分,祂在众圣徒的里面,(西一27,)甚至成为众圣徒。(三11。)今天许多基督徒分裂,因为他们强调许多事物,顶替了基督;我们是一,因为我们没有别的,只有基督。

 基督徒之所以分裂,是因为他们关心许多别的事,而不关心基督。比方说,有人争论我们该在谁的名里给信徒施浸。对我们来说,包罗万有的基督必须是我们的中心和独一的享受。只要人对基督耶稣有活的信心,不论他是浸入主耶稣的名里,或是浸入父、子、圣灵的名里,都无关紧要。

 主兴起我们来完成祂的恢复,所以我们不注意任何作法,只专注于基督;我们已经从一切事物中转向主自己。这就引起别人散布关于我们的谣言,批评我们。比方说,从一九六八年开始,有些弟兄姊妹认定自己老旧,想要在受浸的水里埋葬;后来就有人散布谣言说,我们教导人再次受浸。反对者引用保罗在以弗所四章所说的『一浸』;不过,那里的一浸是性质或种类的一,不是指给信徒施浸一次的实行。事实上,我们既没有教导人再受浸,也没有实行再受浸。如果有些信徒认定自己老旧,想要埋葬,别人不该为此定罪他们。

 还有些人批评我们,因为我们实行呼求主耶稣的名。有人甚至说这是一种咒文,就跟东方人念经一样。

 已往有些人被他们自认为更好的聚会方式所打岔。不过,我们的中心不是某一种聚会的方式,我们的中心乃是基督自己。若有人到你这里来批评聚会的方式,建议用另一种方式,你该回答说,『这种事我不愿意谈,我只知道基督并祂钉十字架。』谈论基督以外的事物,甚至谈论召会的聚会,都能成为陷阱。在主的恢复里,我们惟一的选择和爱好乃是钉十字架的基督。有人想叫你从基督转向别的事物时,使那些闲聊的人缄默的路,就是不要有反应。如果有一位弟兄来找你,说,『你觉得上周的聚会怎么样?』你该回答说,『我不在意聚会,我只在意基督。』不过,如果你开始谈论聚会,就给闲话和批评开了门。

 今天许多基督徒一点不谈基督,他们的谈话被许多别的事占满了。在地方召会里,我们都需要讲说钉十字架的基督。不管聚会高或低,不论召会好或坏,我们都不谈。照样,不管长老们对或错,能干或不能干,我们还是不谈。我们的态度应该是:我们只在意基督,在意神在各地的召会,以及主的恢复。神在祂恢复里的目标,乃是要恢复基督作我们的一切。

 我在召会生活这五十多年来,观察了许多不同国家、不同城市的圣徒,他们还没有完全蒙拯救,脱离基督教堕落的光景;甚至在主的恢复里还有些亲爱的圣徒,所谈论的也和今天的基督教一样。他们不说基督并祂钉十字架,而谈论聚会、长老和圣徒。别人要你和他们谈这些的时候,你该说,『我没有兴趣,我惟一的爱好就是基督。我只在意基督,不在意召会或聚会的光景。』

看见基督是独一的中心


 一个地方的召会是不是真正的召会,并不是看她的光景。不要以为一个召会健康,就是召会;不健康,就不是召会。一位弟兄不论刚强或软弱,健康或生病,他都是同一个人。照样,即使召会的光景贫穷,非常不健康,召会还是召会。如果我们这样看主恢复里的召会,而且只在意基督是我们独一的中心,就不会有任何分裂。

 人会离开主的恢复,就表示他从来没有看见主的恢复是什么;如果你能舍弃召会生活,就证明你从来没有看见召会。召会不论好或坏,健康或不健康,活或死,召会仍是召会。如果我们看见这个,就指明我们看见了基督是神独一的中心。

 如果你是一个住在哥林多的基督徒,你会跟那里的召会一同聚会吗?我信我们大多数的人,被这样一个混乱而分裂的召会所困扰,会宁可搬到别的地方去过召会生活。这种态度虽然不像分裂,但实际上就是分裂。不论我们所在地召会的光景怎样,我们不该有自己的选择和偏爱,也不该为自己寻找机会。相反的,我们应当让那灵的风随着意思吹。因着神的命定,现在我们是在某一个地方,我们不该照自己的偏好搬到别处。但如果那灵的风把我们吹到另一个城市去,这是神的命定,不是我们的选择或偏好。

 不要认为你如今既然在主的恢复里,就理所当然,会很稳妥的在恢复里,而不可能有分裂。我们是不是稳妥的在主的恢复里,蒙保守不至于分裂,全在于我们所看见的异象。如果我们看见基督是独一的中心,我们就得以稳固,不管主的恢复里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留在召会生活里。我们里面会有把握,我们是在主的恢复里。

 每当我们访问别的地方,或者与别处的圣徒有交通时,我们总会受试探,要询问那里召会的近况,这类问题能开门让许多消极的事物进来。我们必须学习注意基督,不要对别处召会的光景好奇。

 一九四二年上海起了大风波,主要是因着反对倪弟兄而引起的;这个风波也散布到了别处。那时,我在华北的烟台。带头的人在主面前很强的定意,要告诉从上海来的人,不要谈论那里召会的情形。我们说,『不要谈上海召会的事,这里是烟台召会;我们要谈主耶稣基督和这里的召会。』这拯救了烟台,不至卷入那场风波。

 有一件事非常要紧:我们都要学习这个秘诀─不知道别的,只知道基督并祂钉十字架。可是这样的实行的确相当困难,我们不容易说一样的话。尽管如此,我们需要学习说一样的话─基督并祂钉十字架。

要在一样的心思和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


 在林前一章十节保罗还告诉哥林多人:『要在一样的心思和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这里的和谐,在马太四章二十一节译为补网。原文意修理、恢复、调整、修补,将破裂之物完全补好,完美的合在一起。哥林多的信徒是一整体,却分开了、破裂了。他们需要修补,完美的合在一起,得以在和谐中有一样的心思、一样的意见,说一样的话,就是基督和祂的十字架。

 哥林多召会的见证已经遭到严重的破坏,于是保罗写这封书信修补这种光景。这种修补也就是『调音』,使之和谐。调音是音乐上的用语。哥林多圣徒中间没有和谐,保罗写这封书信是要恢复和谐,使他们在一样的心思和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

 哥林多人中间的难处不在于他们的灵。他们已经蒙了重生,主耶稣也住在他们灵里。他们的问题是在于他们的心思和意见。心思和意见不同:思考是在心思里进行;意见是言语所表达的思想。一件事情如果我们只是思想,那是心思里的活动;但我们的思考转变为说话时,就成了意见。要在一样的想法和一样的说法上彼此和谐,实在很难。有一样的想法,就是有一样的心思;有一样的说法,就是有一样的意见。彼此和谐,有一样的意见,实际上就是说一样的话。我们都说一样的话,就会有一样的意见。

在神的经纶里基督的异象


 如果我们要在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就必须有异象,看见基督在神经纶里的地位。我的负担乃是要众圣徒都看见基督,并认识基督。如果你看见了包罗万有的基督,也学会了享受祂的秘诀,你的想法和说法就会改变。你会变得单纯、简单,而不会发表自己的意见;你只在意享受基督、讲说基督。你成了一个不知道别的,只知道基督的人,你就会忠信于主的恢复。

 今天主在寻找一班只在意祂的人,这些人会在各处集体的成为灯台;在他们中间没有偏爱、没有意见,只有基督。但愿我们都学会这个秘诀。

 假定你进到会所里,发现座椅的排法很不平常,与你的偏好完全不合,你会怎样?座椅的排法不该影响我们;只要我们能一同聚集读主的话,并讲说基督,我们就该满足。如果你抱怨座椅的排法,且因此受了打岔,就证明你没有看见基督的异象。在召会的聚会中,你本来可以得到神圣的钻石,可是座椅的排法打岔了你,使你不去注意钻石。这岂不指明你不懂得钻石的宝贝吗?只要你能从主领受更多的钻石,你就不该注意座椅怎么排;你若知道钻石的宝贝,就没有心注意别的事情。你不会注意座椅的排法,因为你来聚会是为着基督,并且只为着基督。

 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只在意基督。在主的恢复里,主所要恢复的不是别的,乃是在我们经历中的基督自己。我们惟有专注于基督,才能从分裂里蒙拯救。

蒙拯救脱离分裂


 我们的天性都是倾向分裂的,我们生来就有分裂的元素。要从这种分裂蒙拯救,惟一的路就是看见包罗万有的基督,并且学会享受祂的秘诀。请记住:避免分裂惟一的路,就是看见基督、接受基督、并享受基督。惟有这样,我们才会在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这样我们中间才会有真实的和谐。

 如果你访问别的地方,不要打听那里召会的消息,不要谈论长老或青年人;你只要注意有没有因享受基督而有的和谐。我不论访问什么召会,只注意看有没有这种和谐。如果某地召会里没有这种和谐,我就晓得那个地方的圣徒对基督的享受不够。但我们若不断享受基督,我们中间就会有和谐。

 圣徒们告诉我,他们访问众召会和不同地方的见闻,有时候令我失望。叫我失望的不是他们所说的消息,乃是他们所讲的是享受基督以外的事。他们的谈话指明他们看得不够正确,他们还没有完全蒙拯救,脱离分裂的性情。他们不注意基督,却对长老怎样治会,或青年人怎样往前感兴趣。注意这些事情而不注意基督,就是分裂。你访问别处召会的时候,该学习眼瞎,不看基督以外的东西。这样,你就会成为学了秘诀,说一样的话,有一样的心思和一样意见的人。

 我们要学习不在基督以外有什么选择、偏好或口味。包罗万有的基督是我们独一的选择、偏好、口味和享受。这会保守我们在主恢复中的召会里,直到祂回来。否则,我们最终会失望、受打岔,而离弃主的恢复。

基督-独一的,不分开的


 在林前一章十三节保罗问:『基督是分开的吗?保罗为你们钉了十字架吗?或者你们是浸入保罗的名里吗?』基督是独一的,不是分开的。信徒若都接受这独一、不分开的基督作独一的中心,一切的分裂就都消除了。

 为我们钉了十字架的是基督,不是任何别的人物。那为我们钉十字架的,该是所有信徒所归属的。这必然是基督,不是别的任何人。所有的信徒都是浸入那钉死并复活之基督的名里,就是浸入祂的人位里。这产生一种与祂生机的联结。祂独一的名和独一的人位,不能为祂任何一位仆人及其名所顶替。

 在十四至十六节,保罗说到一些由他施浸的人;接着在十七节他说,『基督差遣我,原不是为施浸,乃是为传福音;并不用言论的智慧,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保罗受差遣,不是在仪式上为人施浸,乃是为传福音,将基督供应人,以产生召会,作基督的彰显,而成为神的丰满。(弗一23,三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