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篇 肉体与灵
总纲目




撒但、罪、和死聚集在人的肉体里
我们基本的问题
七至八章的肉体
罪恶的组合
迫切转向灵
神使用我们肉体的失败
转向灵

 在前面的信息中我们看过,我们需要在生命中作王胜过我们三个主要的仇敌─罪、死和撒但。罗马书是神的福音,对付这三件消极的事。五至八章很完全的论到罪与死。那里有罪,那里就有死,因为罪带进死。在十六章二十节保罗说到撒但;他说,平安的神快要将撒但践踏在我们的脚下。保罗在本书结束以前没有题撒但的名,原因乃是,对付撒但是身体的事,不是个人的事。你若想要凭自己征服撒但,你就会失败。撒但,身体的仇敌,只能被身体击败。所以,藉着众地方召会作基督身体实际的彰显,撒但就被对付。保罗在十五至十六章非常实际的说到召会以后,才说到践踏撒但;他藉此指明,撒但是被践踏在众地方召会的脚下。

撒但、罪、和死聚集在人的肉体里


 我在本篇信息中的负担是要指出,这三个主要的仇敌─罪、死和撒但─集中在人的肉体里。罪、死、和撒但聚集在我们肉体的『会场』里。罪、死、和撒但总是在一起。在我们的构成里,有一处这三个仇敌能聚集的地方,就是肉体。从人堕落的时候起,这三者就在人的肉体里举行不断的聚集。

 在我基督徒的生活中,没有什么比肉体更困扰我。我们不该只是定罪罪、死和撒但,却不领悟我们问题的中心乃是肉体。我们就是摆脱不了肉体;我们无法从肉体走开,像我们能从建筑物走出来一样。我们摆脱不了肉体,原因乃是肉体成了我们这人的一部分。好些时候我对主说,『主,你是奇妙的,你为我们作了许多。主,为什么你不把肉体从我们身上取去?』照着我的经纶,肉体离去会好得多。

 可能你被你的脾气所困扰;但脾气的源头乃是肉体。我们所有的问题,都起源于肉体。若不是因着肉体,我们就不会有麻烦的脾气。所以,我们也许要主除去我们的肉体。我们也许以为肉体一被取去,我们就会立刻变得非常属灵。

我们基本的问题


 但主的道路非同我们的道路。想想亚当堕落以前在园子里的情形。那时候没有肉体,因为罪还没有进到亚当的身体里,使其变质为肉体。有一天,主给我看见,园子里的亚当没有肉体的问题,但仅仅如此并不够。我看见我主要的问题不在于肉体,乃在于缺少那灵。不错,在伊甸园里亚当没有肉体,但他里面也没有神的灵。他是无罪的,但他也是虚空的。这虚空就给仇敌机会进来。主若取去我们的肉体,使我们虚空,我们就不能长久保守自己纯洁;那狡猾者撒但至终会偷着进来。所以,我们需要领悟,我们基本的难处,乃是在积极一面缺少那灵,而不是在消极一面有肉体。

七至八章的肉体


 在罗马书里,肉体被暴露无遗。三章二十节说,『凡属肉体的人,都不能本于行律法在神面前得称义。』这里『属肉体的人』原文为『肉体』,其意义与五至八章者不同。这里的『肉体』指人,人类。在神眼中,每个堕落的人都是肉体。因此,在三章二十节,『肉体』指人堕落所是的总和。反之,在七章,『肉体』只是指人所是的一部分,不是指整个人。在七章,『肉体』是指我们罪恶、邪恶的部分,由罪内住的部分。我们在本篇信息中所关切的,不是三章二十节里所启示的肉体,乃是七至八章所说到的肉体。

 七章十八节说,『我知道住在我里面,就是我肉体之中,并没有善。』我们的肉体是邪恶事物居住的地方。无论人看起来多善良,他至少有一部分─肉体─是邪恶的。不要被看起来温柔、仁慈、诚实、谦卑、有同情心的人所欺骗。这样的人仍和每个人一样;住在他肉体之中,并没有善。

 这些年来,我学知每个人都看自己比别人强。丈夫也许认为自己比妻子优越,妻子也许看自己比丈夫高。因着假谦卑,我们也许不说自己比别人强,但我们里面常常这样觉得。然而,无论我们多好,我们仍有肉体。藉着主的怜悯,我看见了祂神圣的教导,就是在我肉体之中,并没有善。

罪恶的组合


 我们需要强调,在肉体之中并没有善,好帮助寻求的基督徒;他们常常对自己属灵的长进感到失望。他们越渴望圣别,似乎就越不圣别。他们切望与主是一,结果却作出许多不是出于主的事。他们也渴望胜过缠累他们的罪,罪却似乎胜过他们。所以,他们对自己的情形感到失望,并且厌恶自己。

 基督徒需要寻求主,渴望属灵,并胜过一切消极的事物。然而,我们被罪恶的组合─我们的肉体与罪、死和撒但的组合─阻挠并拦阻。要对付这邪恶的组合极其困难。罪、死、和撒但加到人的身体里,结果就是肉体。这组合不仅是在我们里面;它就是我们这人的一部分。

迫切转向灵


 你可能和我已往一样不明白,为什么主不索性把这罪恶的组合从我们取去。主是智慧的,祂知道祂在作什么。虽然肉体是罪恶、丑陋的,主却特意不肯把它取去。主把肉体留给我们,不是要一直使我们失望。祂允许肉体存在,使我们被迫寻求祂的帮助。若不是因着肉体,我们不会这样迫切呼求主名。若不是因着肉体的问题,我不信我们会有那么多的祷告。

 我们都知道对我们的丈夫、妻子、儿女发脾气是错误的。然而,我们若爱主并寻求祂,甚至发脾气也会为我们效力,因为这会迫使我们到主面前去。我们发脾气以后,也许有数小时觉得羞愧,不愿祷告,因为我们觉得太羞愧而无法祷告。然而,至终我们对主强烈的愿望,会迫使我们祷告,我们也会祷告得非常好。就这一面说,我们实际上得着肉体的帮助。

 在我尽职事的早年,常常因着某些圣徒不太属灵而受困扰。后来我学习不受这事的困扰。我领悟我们若总是作得很好,就不会常常进入灵里。你若没有失败,你也许花许多时间思想你多美好,而不会迫切转向灵。这就是主没有在以色列人一进入美地时,就灭绝所有仇敌的原因。(士二21~三4。)神特意许可某些仇敌存留,目的是要加强以色列人,并且训练他们争战。同样的原则,肉体留在这里,是叫我们得益处。这不是说,我们该作恶以成善。这乃是说,主在祂的智慧
和主宰里,使用肉体以达成积极的目的。

神使用我们肉体的失败


 所有寻求主的人都被肉体困扰。肉体使我们众人有许多失败。但藉着我们的失败,主的一些东西就作到我们这人里面。我能见证,一年过一年,神在我里面一直增加,主要是藉着我的失败。我不敢说,我们的失败越多,我们的光景越好。然而,我能说,神使用我们的失败来帮助我们在主里长大;但只有在我们爱主并寻求祂时才会如此。我们若寻求主,无论我们经历成功或失败,我们都可以有平安。

 我们都必须认真寻求作王胜过罪、死和撒但。然而,我们也许竭力要在生命中作王胜过这三个仇敌,但我们所经历的却是失败多于成功。不要失望。只要你爱主并寻求祂,祂甚至会使用你的失败,将祂自己更多作到你里面。我们许多人能见证,我们藉着失败比藉着成功更多得着主。我们的失败逼我们到主面前,并且使我们迫切进入灵里。至终,藉着这样迫切转向灵,我们就会完全被主浸透。没有罪恶、丑陋的肉体所给的帮助,我们就不会那么迫切要得着主,或让祂作到我们里面。

 我读过好些关于圣别、属灵、和得胜生活的书。我试过这些书里所引荐的一切作法,这些作法没有一种是全然成功的。虽然我们知道自己必须圣别、属灵并得胜,但我们达不到,并且落在受苦之中。我们的目标是圣别、属灵或得胜;但神的目标是要将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只要神有机会将祂自己作到我们这人里面,祂就不太在意我们的情形是顶好或是可怜。通常在我们的光景可怜时,祂更有机会在我们里面作祂所渴望作的。我们的情形和光景顶好时,我们也许就向主内里的工作关闭了。我不是鼓励你要在可怜的情形或在属灵低落的景况里。但我能向你保证,当你在这样的光景或景况里,神能更多将祂自己作到你里面,过于你光景好的时候。这是因为我们在困难的情形里,就更向主敞开,更愿意转向祂,并且更愿意让祂将自己作到我们里面。

 因为罪、死、撒但在我们的肉体里举行不断的聚集,我们众人至终深受其扰,甚至厌恶肉体。但神是主宰一切的。我们若寻求祂,甚至肉体罪恶的组合也会帮助我们得着主。因为我们常常失败,我们就被逼到灵里,这样,我们就更多得着那灵。这不是得胜的事;这是得着那灵的事。

转向灵


 我们应当转向我们的灵;这在道理上说来容易,但要实行却相当困难。有些人也许以为,当他们的情形可怜时,要转向灵很困难,但我不赞同这说法。在这样的情形中,也许在外表上、在人面前很难转向灵,但比较容易有真正、里面的转。我们的光景若从来没有不好过,我们的转向灵就可能相当肤浅。但是当我们遭遇很大的失败时,我们就真正转向我们的灵。

 在我们基督徒的经历中,我们需要白昼,也需要黑夜。为这缘故,神允许我们失败。我们总是在白昼喜乐,但在黑夜失望灰心。然而我们需要白昼,也需要黑夜。无论在白昼或黑夜,神都在我们里面作工。

 罗马八章四节说到照着灵,不照着肉体而行。谈论这事非常容易,但实行这事并不容易。要实际的进入本节,我们需要经过许多失败的经历,我们才会更多在灵里。要对付肉体并得救脱离肉体的影响,惟一的路乃是进入灵里。

 除非我们开灯,否则就无法对付黑暗。无论我们怎样对付黑暗,它都会存留,直到光进来。同样的原则,我们若缺少那灵,就无法对付肉体。我们离了那灵,越对付肉体,肉体就变得越顽强、越活跃。藉着我们自己的挣扎,我们无法胜过肉体。要得拯救脱离肉体,惟一的路就是转向灵并进入灵里。

 我们的问题是,我们难得愿意转向灵。因此,我们需要失败,使我们愿意转。一旦我们转向灵,我们就自然而然照着灵而行。我们都需要一些事物逼迫我们、迫使我们向着灵。在这事上,我们自己的愿意并不够。

 神在祂的主宰里,有路使用肉体以完成祂的定旨。祂主宰的安排与我们有关的每件事,以完成祂的经纶。为着祂经纶的缘故,神使用我们罪恶、丑陋的肉体,迫使我们转向我们的灵,使我们更多得着那灵。祂是何等的智慧,何等的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