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篇 在生命中作王胜过撒但
总纲目




撒但、罪和肉体
胜过撒但的路
生命与身体的事
撒但践踏在我们的脚下
重生的灵保守我们
保护我们脱离那恶者
藉着住在基督里胜过撒但
建造在身体里

 在生命中作王,就是胜过三个主要的仇敌:撒但、罪和死。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看在生命中作王胜过撒但。

撒但、罪和肉体


 撒但是罪的源头。我们曾多次指出,罪是注射到人里面之撒但的性情。照着圣经的启示,撒但作为罪,乃是在我们的肉体里,在我们堕落、玷污的身体里。罗马七章十八节说,『我知道住在我里面,就是我肉体之中,并没有善。』神造人时,给人造了一个纯洁的身体。但撒但将他自己当作罪注射到人的身体里,身体就败坏了。因此,在圣经里,人的身体称为肉体。

 在我们的肉体中,我们与撒但是一,因肉体是撒但在人里面的居所。同样的原则,我们的灵是主在我们里面的居所。得救的人相当复杂,因为有撒但作为罪在他的肉体里,又有主作为赐生命的灵在他的灵里。

 撒但、罪和肉体乃是并行的。撒但将他邪恶的性情注射到人里面,撒但在人里面就成为罪。罪的性情注射到人的身体里,身体就变质成为肉体。因此,撒但、罪和肉体在人里面彼此相关。我们若要胜过撒但,并在生命中作王管理他,我们就需要承认,撒但作为罪住在我们的肉体里。

 因为撒但是罪与死的源头,他就是众仇敌中最大的仇敌。作王胜过罪与死,而没有征服撒但,那并不够。我们也必须击败罪与死的源头,然后我们就真能在生命中作王。

胜过撒但的路


 现在我们必须看胜过撒但的路。宾路易师母(Mrs. Penn-Lewis)在她的著作中,有许多是说到胜过撒但的。然而,虽然我将她的题议付诸实行,但她所题议的对我却不管用。宾路易师母关于这事所写的是正确的,但我却无法应用。宾路易师母写了她那些上好的书以后,五十多年过去了。因着主的怜悯和恩典,圣徒们在这些年间往前,看见了与属灵争战有关的两件重要的事:身体与生命。

生命与身体的事


 一九四0年代初期,倪弟兄在上海释放了好些关于身体这个题目的信息。他告诉我们,属灵的争战不是个人的事,乃是身体的事。撒但是身体的仇敌。因此,我们要胜过他,就必须与身体站在一起。『属灵人』是一九二八年完成的,该书陈明属灵的争战是个人的事,不是身体的事。为这缘故,倪弟兄看见了身体以后,告诉我们一些人,他不要再出版这套书了。

 我们不但看见身体,也看见神圣生命在对付神仇敌上的地位。生命一点不差就是那分赐到我们里面作我们内容的三一神。照着罗马书,生命与身体乃是一;二者不能分开。若没有生命,就无法有身体。生命是内容,身体是彰显。

撒但践踏在我们的脚下


 在罗马书里,保罗乃是到了十六章二十节才题撒但的名。在这一节里保罗说,『平安的神快要将撒但践踏在你们的脚下。』本节的『你们的』是复数,指身体。神要将撒但践踏在基督身体的脚下。罗马十六章不是指宇宙的身体,乃是指身体在地方上实际的彰显。这就是说,撒但只能被践踏于身体在众地方召会里实际彰显的脚下。我们若在道理上说到身体,就只有名词而已。惟有当我们有正确的地方召会作身体实际的彰显,撒但才被践踏在我们的脚下。

 惟有藉着神圣的生命,才可能有身体实际的彰显。我们也许有救赎和拯救的经历,但我们若没有经历神圣的生命,就不可能有基督身体实际的彰显。基督的身体是以基督作生命建造起来的。撒但要被生命与身体所胜。

重生的灵保守我们


 约壹五章四节说,『因为凡从神生之物,就胜过世界。』本节不是说,『凡…之人』,指人;乃是说『凡…之物』,指物。本节与约壹三章九节不同,该节说到『凡从神生的』,就是每一个从神生的人;而约壹五章四节是说『凡从神生之物』,就是每一样从神生之物。我们若在约翰三章六节的光中领会约壹五章四节,就会领悟,从神生之物就是人的灵。约翰三章六节说,『从那灵生的,就是灵。』因此,约壹五章四节是指我们重生的灵。不犯罪的是重生的灵,胜过世界的也是重生的灵。

 约壹五章十八节说,『我们晓得凡从神生的都不犯罪,那从神生的,保守自己,那恶者也就不摸他。』那从神生的是谁?那蒙保守的『自己』又是谁?本节说那从神生的保守自己。我里面有个从神生之物保守我。所有的信徒里面都有个从神生之物。同样的原则,我们众人里面都有个从撒但生的邪恶东西。亚当堕落以后,就与撒但成为一。但赞美主,现在我们能用信心宣告:我们里面也有个从神生之物!

保护我们脱离那恶者


 十八节说,『那恶者也就不摸他。』只要我们蒙那从神生之物保守,那恶者就不摸我们。我们就得着保护。保护我们脱离那恶者的,是我们里面从神生的那部分。如我们所指出的,那从神生的,从圣灵生的,就是我们人的灵。所以,我们重生的灵乃是我们的保护。

 因为我们有神的儿子,我们就有生命。(11~12。)你知道神的儿子在你里面的何处?祂乃是在你的灵里。因此,你的灵是保护之处,是高台。我们在其中并用以胜过撒但的生命,现今乃是在我们重生的灵里。只要我们留在我们重生的灵里,那恶者撒但就不能摸我们。这是胜过撒但的路。

 我们若离开灵并留在肉体里,就会与撒但为伍。每当我们在肉体里,就有撒但作我们的同伴。但我们在灵里,基督就是我们的同伴。撒但作为罪是在我们的肉体里,但基督作为那灵是在我们的灵里。所以,我们该拣选与基督一同留在我们的灵里。

 罗马八章四节说,我们若照着灵,不照着肉体而行,律法义的要求就成就在我们身上。我们照着灵而行,就有基督作我们的同伴,这同伴事实上就是我们的生命。我们与祂一同留在我们的灵里,我们就在高台里得着保护,那恶者也不能摸我们。

 我们若不是在灵里,就是在肉体里。我们没有第三个地方可去。每当我们在灵以外,我们自然而然就在我们的肉体里,就是撒但作为罪居住的地方。

藉着住在基督里胜过撒但


 不要设法在自己里面胜过撒但。宾路易师母关于与撒但争战的著作并没有错,但那些著作过于强调消极的一面。宾路易师母说,胜过撒但的路,乃是藉着看见我们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照着新约,基督藉着十字架废除魔鬼乃是事实。(来二14。)然而,我们越想要除去我们的肉体,我们的肉体就变得越活动、越活跃。宾路易师母所看见的,主要是关于消极的一面─算自己是死的。关于积极的一面,她即使有看见,也看见得很少。胜过撒但,不在于定意将我们的肉体钉在十字架上,乃在于看见那是我们生命的基督现今就在我们的灵里,然后看见我们必须住在祂里面。基督既在我们的灵里,我们若要住在祂里面,就必须留在灵里。我们若留在我们的灵里,就有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的实际,并且有基督作我们作王的生命。我们在自己里面无法作王胜过撒但,但在基督这作王的生命里,我们就能作王胜过他。

 不要设法击败撒但,他对你而言是太强壮、太有能力了。你越想击败他,就越被他击败。我们没有人例外。胜过撒但惟一的路,就是留在我们重生之灵的高台里。我们在这高台里,就能嘲笑撒但,说,『撒但,你岂不知我在我灵的高台这里吗?你能把我怎么样?你很快就会被践踏在我们的脚下。』

建造在身体里


 不但如此,我们一留在灵里,就实际的被建造在身体里。但我们若留在我们的心思里,就会分裂。不但在召会生活里是这样,在婚姻生活里也是这样。我若留在我的心思里,我的妻子也留在她的心思里,我们就不可能是一。我已经学会对于留在我的心思里有健康的畏惧。哦,我要在我的灵里!每当我在灵里,一就没有问题。在召会生活和家庭生活里,我们必须惧怕我们那十分容易置于肉体的心思,惧怕由我们异议的思想和意见所引起的分裂。(见罗八6。)当我们发觉自己的思想在批评别人,就需要立刻转向在我们灵里的主,并且祷告。我们都必须学习转向灵并留在灵里的功课。

 在灵里我们不但经历基督作生命,也经历身体。在灵里基督是我们个人的生命,也是身体的生命。所以,在灵里,凭着神圣的生命和基督的身体,就能胜过撒但,甚至将他践踏在我们的脚下。撒但不但被个人击败,也被身体击败。

 绝不要忽略你重生的灵,就是你里面的高台,你能躲避撒但的地方。每当你受试诱要与你的妻子或丈夫争辩,你就该奔入这高台。婚姻生活里的争辩,都是发自心思,藉着肉体的帮助而来的。每当弟兄对妻子有消极的思想,肉体就会尽力激动他与妻子争辩。这指明肉体总是预备好要在消极方面帮助心思。对此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该逃进我们重生之灵的高台,就是撒但不能摸我们的地方,也是我们享受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并经历身体之实际的地方。我们一在这样的地方,撒但对我们就不能作什么。

 要进入我们灵的高台并不困难。我们只需要呼求主耶稣的名。只要我们留在我们的灵里,我们就胜过撒但。他被征服,甚至被践踏在我们的脚下,我们也在作我们生命的基督里作王胜过他。愿我们都实行留在我们重生之灵的高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