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篇 在生命中作王的意义
总纲目




恩典与罪
罪与恶
神的三个仇敌
那灵─活在我们里面的神
神仇敌的工作
得胜与作王
成为王的过程
在生命中作王与一有关

 神造人的心意是要人有祂的形像彰显祂,并有祂的管治权或权柄代表祂。这就是说,神要人享受祂作生命,并在这生命中作王。照着创世记一章,人要作王管理地,特别管理爬物,尤其是管理蛇。一章二十八节说,神托付人治理地,征服地。征服包括击败仇敌,并夺取他的产业。我们藉着击败仇敌并取得他的产业,就作王胜过他。所以,起初神的心意是要人在祂的生命中作王,胜过撒但这爬物。

恩典与罪


 撒但原是神惟一的仇敌。在某个时候,这仇敌非法并邪恶的将他自己当作罪注射到人里面。撒但将他邪恶的性情注射到人里面,撒但就成了罪。罪是起源于撒但的东西,它实际上就是注射到人里面并具体化身在人里面的撒但自己。

 看见罪与恶之间的不同是有帮助的;这两者都在罗马七章题起。在七章二十节保罗说,『若我去作所不愿意的,就不是我行出来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罪行出来的。』有个称为罪的东西住在我们的肉体里。在二十一节保罗说,『于是我发现那律与我这愿意为善的人同在,就是那恶与我同在。』保罗在二十节说到罪,在二十一节说到恶。

 要领会罪与恶之间的不同,我们就需要看见,在人受造以前,神有一个独一的仇敌,就是魔鬼撒但。然后神造了人。人在被造的时候,是纯洁、干净、无罪的。然后撒但将他自己注射到人里面,并成为人里面的罪。如我们所指出的,罪就是具体化身在人里面的撒但。

 罗马五章二十一节说到罪、恩典、死和生命:『使罪怎样在死中作王,恩典也照样藉着义作王,叫人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永远的生命。』照着本节,罪是在死中作王,恩典作王是叫人得永远的生命。这里我们看见罪作王与恩典作王之间鲜明的对比。这里也有死与生命之间的对比。罪怎样是具体化身的撒但,恩典照样是具体化身的神。这可由约翰一章十四节得证明,这节说,那是神的话成了肉体,丰丰满满的有恩典,有实际。因此,恩典乃是具体化身在我们里面的神。恩典是进到人里面的神。神若留在人外面,就没有恩典。神就算不进到人里面,也有其它神圣的属性存在;但神若不具体化身在人里面,就没有恩典。神与人以调和的方式来在一起,就有恩典。在圣经里很难找着一节说到恩典是在神与人的关系以外,但圣经里有许多经文表明恩典是神与人之关系的事。

 同样的原则,撒但与人分开,就没有罪。然而一旦撒但进到我们里面,我们里面就有罪。所以,罪是与人有主观关系的撒但。这种对恩典与罪的领会是何等宝贵!

罪与恶


 我们若有这种领会,就能看见罪与恶之间的不同。罪潜伏在我们里面时,仅仅是罪。但每当我们定意藉遵守律法而行善,以讨神喜悦,罪就被唤起而成为恶。恶是在我们里面活动的罪。每当内住的罪活跃起来,罪就成为与我们同在的恶。罪是内住者,而恶是同在、活跃者。罪是在我们里面居住的撒但,而恶是在我们里面活动的撒但。所以,罪与恶都是撒但自己。撒但在我们里面居住就是罪,撒但在我们里面活动就是恶。撒但、罪与恶,乃指一件事的三个阶段。

神的三个仇敌


 罗马五章十二节说,『这就如罪是藉着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藉着罪来的,于是死就遍及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本节启示罪带进了死。照着希伯来二章十四节,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这两节指明罪和死与撒但有关。撒但、罪和死乃是神的三个仇敌。林前十五章二十六节说到死是最后的仇敌。在创世记一章,神只有一个仇敌─撒但。但在人堕落以后,罪和死也成了神的仇敌。

 当我还是个年轻的基督徒时,我认为死是将来的事;我不认为死是今天就存在的事。但约壹三章十四节指明,我们今天就能在死里:『不爱弟兄的,仍住在死中。』本节不是说,不爱弟兄的将要死;这节乃是说,不爱弟兄的,甚至现今就住在死中。我们若不在生命里,那我们必定在死里。罗马八章六节也证明,我们今天就能在死里:『因为心思置于肉体,就是死;心思置于灵,乃是生命平安。』

那灵─活在我们里面的神


 罗马八章二节说,『因为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本节有罪、死、律,与生命、灵、律成对比。生命与死相对,灵与罪相对。罪是具体化身在我们里面的撒但,灵是活在我们里面的神。具体化身在我们里面的神是恩典,但活在我们里面的神是那灵。因此,罗马五章的恩典,就是罗马八章的那灵。五章是恩典与罪相对的事,但八章是那灵与罪相对的事。八章二节不是说到生命之恩的律,乃是说到生命之灵的律。神具体化身在我们里面,就是我们的恩典。祂活在我们里面,就是那灵。在希伯来十章二十九节,那灵称为恩典的灵。那灵是神具体化身在我们里面作恩典,在我们里面生活并活动。

神仇敌的工作


 在罗马书里,除了撒但、罪、死以外,我们找不着神有任何其它的仇敌。十六章二十节说,『平安的神快要将撒但践踏在你们的脚下。』保罗说到平安的神快要将撒但践踏在我们的脚下以后,在同节立刻说,『愿我们主耶稣的恩,与你们同在。』撒但被践踏,恩典就与我们同在。

 就一面说,神的仇敌撒但作为罪、作为恶,今天正猖狂的将人带进死里,并将他们拘禁在那里。这是神仇敌邪恶的工作。撒但并不满足于仅仅在发脾气这样的事上惹动我们。他的目的是要把我们带进死里。但神这生命也正在作工,要击败罪、死和撒但。神击败这三个仇敌,结果我们就在生命中作王。

得胜与作王


 罗马五章有在生命中作王这事的介言。如十七节所指出的,我们这些受洋溢之恩的要在生命中作王。六至十六章为我们说明在生命中作王的意义。在生命中作王,就是在生命的新样中生活行动。(六4。)在七章里我们看见一幅图画,说到被罪与恶困扰的人,以及在死里的俘虏。这人绝望的呼喊:『我是个苦恼的人!谁要救我脱离那属这死的身体?』(24。)但在八章里,这人藉着生命之灵的律得释放,脱离罪与死的律。(2。)七章有争战,但八章有得胜与作王。甚至六章十四节也告诉我们,罪不该作主管辖我们,因我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因为我们在恩典之下,罪就不该再作王管辖我们。既然神已进到我们里面作恩典,罪就不该作主管辖我们。

成为王的过程


 今天我们是在成为王的过程中。圣别是这过程的一部分。这过程也包括变化、模成和得荣。今天我们在朝着君王职分的路上。至终,君王职分要浸透我们全人,并且得显明。那时,我们就要完全在生命中作王。

 在生命中作王不是说,要控制你的妻子或儿女。你也许管理你的儿女,但你可能并不是王。管理别人是对君王职分的属人观念。对于在生命中作王的正确领会,乃是我们在神圣的生命中作王胜过罪、死和撒但;撒但至终要被践踏在我们的脚下。要这样在生命中作王,我们就需要圣别、变化、模成并得荣。我们里面有作王的生命,但这生命在我们里面还没有得释放,反而局限在我们的灵里。我们外面的人还没有被圣别。我们要被圣别,就需要被现今在我们灵里作王的生命所浸透。我们的魂与体要被圣别,惟一的路乃是我们完全被这内里、作王的生命所浸透。这作王的生命不但圣别我们,也将我们模成神长子的形像。这就是模成。不但如此,我们被作王的生命浸透时,我们也就变化了。变化是圣别的另一说法。至终,我们卑贱的身体要改变形状,就是要被神作王生命的荣耀完全浸透并弥漫。然后我们的全人就要被这作王的生命浸透并弥漫。当我们显明为神的儿子,这作王的生命就完全得着彰显。那时,我们不但要凭着里面的生命,也要凭着外面的荣耀作王。

在生命中作王与一有关


 在生命中作王,也与我们和圣徒们的一有关。一不仅仅是每周数次来在一起,并宣告我们是一。旧约里的帐幕是主耶稣在约翰十七章所祷告真正的一的图画。帐幕是用四十八块包金的竖板建造的。这些竖板是由金闩穿过贴在竖板上的金环而维系在一起。这样,四十八块竖板就成为一。这就是建造,是人性在神性里的建造。木板表征人性,而包裹竖板的金子表征神性。所有的竖板都包上金子,并由金子联结。这乃是真正的一。

 基督徒若要真正成为一,不但应当来在一起,也应当在神圣的生命里建造在一起。真实的一就是建造。这远过于仅仅彼此相爱。我们要成为一,就不仅需要彼此相爱,也需要包上金子,并由金闩维系在一起。我们都需要在金子里,也就是在神的性情里建造在一起。这就是主耶稣在约翰十七章所祷告的一。

 这也是罗马十二至十六章的一。在十二章五节保罗说,『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是一个身体,并且各个互相作肢体,也是如此。』帐幕里的竖板也说明我们如何互相作肢体。每块竖板宽一肘半。在圣经里,三是神建造的基本数字。例如,在挪亚所造方舟的尺寸上,就看见三这数字。方舟有三层,长三百肘。三既是神建造的基本单位,一肘半就指明半个单位。这就是说,在神的建造里,我们自己不是完整的单位。我们每个人只是一半。这表示你需要别人,别人也需要你。我们若真正互相作肢体,那我们就会像竖板一样联结在一起。无论我们有时对与我们相联的『竖板』感觉如何,我们都不该使自己与他分开。我们若使自己与别人分开,就指明我们从未真正被建造在召会里。我们若被建造在其中,就不可能把自己抽出来。

 在建造里与圣徒们成为一,是在生命中作王的一面。要胜过我们的脾气很难,但要胜过我们分裂的性情更难。许多年前我就领悟,要作人就必须作基督徒,要作基督徒就需要在召会里。这是我在主里往前上好的路。所以,我下定很强的决心,虽然我未必喜欢召会生活里的情形,但我要留在召会生活里,并与圣徒们是一。保守一就是在生命中作王。惟有在神圣的生命里,不在我们人的性情里,我们才能保守真正的一。我们在神圣的生命里有恩典,就是那具体化身在我们里面的神,我们也有活的灵。我们在这灵里生活,并且在生命中作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