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篇 在生命里得救脱离罪和世俗
总纲目




生命渐进的启示
称义与生命
在祂的生命里得救
在生命里得救脱离罪的律
生命之灵的律
生命里的圣别
在生命里长大最好的路

 我们从本篇开始一系列关于基督拯救之生命的信息。罗马五章十节说,『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藉着神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在祂的生命里得救了。』基督徒非常留意基督的死,却不太留意基督的生命。我们可能知道基督的生命这辞,也可能熟悉约翰福音的一些经文,那里主说祂是生命,祂来了,是要叫我们更丰盛的得生命。(约十一25,十10。)然而,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缺少真正生命的经历。

生命渐进的启示


 圣经里神圣的启示是渐进的。因此,约翰福音虽然很美妙,却没有包含终极的启示。在约翰福音和使徒行传以后有书信,这些乃是福音书的进展。撒在旧约里的种子在福音书里发芽,却在书信里进一步生长并发展。当然,一切种子的收成是在启示录里。生命的种子撒在创世记二章,在关于生命树的话里。那里的生命既不是指肉身的生命(bios,白阿司),也不是指魂的生命或心理的生命(psuche,朴宿克),乃是指神圣的生命,神的生命(zoe,奏厄)。我们若只有创世记二章,就很难领会生命是什么。诗篇三十六篇九节更多启示生命的事:『因为在你那里,有生命的泉源。』(另译。)这指明神,三一神,乃是生命的泉源。约翰一章启示生命在话里面,就是在基督里面。(1,4。)主耶稣出来尽职的时候,清楚的说祂是生命。(十一25,十四6。)照着约翰福音的启示,生命是一个活的人位,就是基督,祂是神的具体化身。因此,约翰福音是一卷生命的书。生命在这卷福音书里发芽。

 我们在罗马书看见芽的生长。在约翰十五章,主耶稣告诉我们要住在祂里面。然而,正如我们在前一篇信息中所指出的,住在基督里的路,不是见于约翰十五章,乃是见于罗马八章。罗马八章启示,基督今天乃是生命之灵。祂这生命之灵就在我们的灵里。因此,本章的灵乃是调和的灵,是神的灵与人的灵调和。我们要住在祂里面,就需要将代表我们全人的心思,置于调和的灵;结果就是生命平安。因此,要实际领悟约翰十五章,就需要罗马八章。有约翰十五章而没有罗马八章,就是有芽而没有生长。

 同样的原则,见于约翰福音里生命许多其它美妙的方面,在罗马书里得以发展。约翰福音有生命的异象;然而,这卷福音书没有给我们明确的路来经历这生命。为此,我们需要罗马书。罗马书里将生命揭示出来的方式,使我们不但能认识生命,也能经历生命。

称义与生命


 在罗马一章十六节保罗说,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信的人。然后在下一节他说,『因为神的义在这福音上,本于信显示与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本于信得生并活着。」』神的救恩乃是本于信得称义。虽然所有基督徒都听过这点,但他们多半没有抓到本章终极的点。这个点不是救恩,不是称义,也不是信,乃是生命。请注意一章十七节说,『义人必本于信得生并活着。』这里包含了得生命的意思。

 神拯救并称义了我们,为使我们得着生命。称义带进生命。因此,在五章十八节保罗说到『被称义得生命』。神在基督里称义我们,是叫我们得生命。称义带进生命。神称义我们的目的,是要使我们能享受祂的生命。在创世记二章,亚当不需要称义,因为那时罪还没有进来。人无罪的活在神面前。因着亚当的堕落和他与罪的牵连,通往生命树的路封闭了,(创三24,)直等到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满足了神公义的要求。基督是我们的义;我们相信祂,祂就成为我们的义,我们也就蒙神称义。藉着这称义,我们就被带回到生命树。所以,称义是本于生命、为着生命、且带进生命。

 许多基督徒留意称义的事,却忽略生命的事。所以,我们需要强调罗马五章十八节的一句话─被称义得生命。这里的关键辞是『生命』。称义本身不是目的;称义乃是为着生命。你已在基督里本于信得称义吗?你若已经得称义,就该有力的宣告,你的称义是为着生命。义人必本于信得生并活着。

在祂的生命里得救


 在五章十节保罗说,『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藉着神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基督的死是为着救赎、称义与和好。但这一切都是为着生命。保罗在本节继续说,『既已和好,就更要在祂的生命里得救了。』我们享受了基督之死的益处;现今我们需要享受祂的生命。那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的,现今作了我们的生命,活在我们里面,并为我们活着。我们怎样有分于基督的死,照样也需要经历基督的生命。基督的生命就是活在我们里面的基督自己。

 这生命拯救我们脱离各种消极的事物。然而,拯救我们脱离火湖或神的审判的,不是基督的生命,因为我们已经藉着基督为我们的罪在十字架上的死得救,脱离了这些事物。虽然我们是罪恶的,且命定要被神永远定罪,但基督的死解决了这问题。所以,藉着基督的死,我们已得救脱离火湖和神永远的审判。这救恩已经一次永远成就了。然而,保罗说,我们『要在祂的生命里得救』,指明我们仍需要经历基督拯救的生命。

 我们得救脱离什么?我们若要完全且详细解答这问题,就要题起数百项事物,包括脾气、个性、自傲和嫉妒。每个人都有脾气、天然个性、自傲、或嫉妒的问题。你甚至对在聚会中作美好见证的人,也会觉得嫉妒。我们何等需要在基督的生命里得救!虽然我们需要得救脱离数百项事物,但在罗马书里,使徒保罗只论到一些我们需要得救脱离的主要事物,包括罪、世俗、天然、个人主义和分裂。

在生命里得救脱离罪的律


 让我们首先来看在生命里得救脱离罪的律。罗马八章二节说,『因为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本节不是仅仅说到罪,乃是说到罪的律。所有消极的事物,如脾气和自傲,都与这律有关。你无法胜过你的脾气,原因是你的脾气牵涉到罪的律。有一种律使你发脾气、骄傲、嫉妒。例如,我若将球扔在空中,不需要祷告叫球落在地上,地心引力的律自然会使球落下。同样,我们发脾气并不需要帮助,因为照着罪的律在我们里面的工作,我们自然而然就发脾气。不但如此,我们不需要努力骄傲或嫉妒,因为罪的律在我们里面产生骄傲和嫉妒。说谎也是罪的律的结果。基督徒知道不该说谎,但几乎所有的基督徒都以一种或另一种方式说过谎;即使只是装出虚假的外貌或表情,也是说谎。说谎和所有其它罪恶的事一样,不是我们受教导而作的,乃是来自我们里面罪的律。

 为了使你们对这事实有深刻的印象,我要用『律』字作动词。罪的律『律』我们;我们都已被这律所『律』,无法逃避罪的律在我们里面『律』我们。照着八章二节,这罪的律也是死的律。当这律『律』我们时,我们就不但陷于罪中,也陷于死里。惟有在基督的生命里,我们才能得救脱离这可怕的律。

 许多大哲学家,尤其中国的道德思想家,曾想要征服这律。某些中国哲学家说到理欲之争。这就是保罗在罗马七章二十三节所说的:『但我看出我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思的律交战,藉着那在我肢体中罪的律,把我掳去。』中国的道德思想家所说的理,就是善的律;他们所说的欲,就是将我们带到死里的罪的律。我们凭着自己的努力,无法征服罪的律。脱离这律惟一的路,乃是八章二节里所启示的路:『因为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

生命之灵的律


 罗马八章二节说到生命之灵的律。神不但是灵,也是生命。那是灵的神,在我们里面是生命。因为这生命是那灵,那灵就称为生命之灵。每个生命都有一个律,生命之灵也有生命之灵的律。鸟生命的律是飞,狗生命的律是吠,猫生命的律是捉老鼠,鸡生命的律是下蛋,苹果树生命的律是结苹果。不需要教苹果树结苹果,因为在苹果树的生命里有个律,这律会『律』它,使它结出从其类的果子。我们堕落的生命也有律,就是罪与死的律。我们在基督里的信徒有永远的生命,神圣的生命,这生命实际上就是神自己。因为这生命是最高的生命,这生命的律就是最高的律。生命之灵的律乃是神圣生命自然的功能。所以,我们有最高的生命,带着最高的律和最高的功能。

 约翰福音说到那灵,也说到生命,却没有说到生命之灵的律。在这事上,罗马八章是约翰福音的进展。在罗马八章,除了灵与生命,还加上了律的观念,生命自然功能的观念。因为约翰福音没有说到生命的功用,这卷书就没有给我们应用生命的路。但随着罗马八章二节里所说生命之灵的律,我们就有路应用神圣的生命。

 生命之灵的律释放我们脱离罪与死的律。与这神圣之律合作的路,就是将我们的心思置于灵。你的脾气或任何其它消极的事物在你里面兴起来时,不要试着压制它;乃要将你的心思,你的全人转向调和的灵,并呼求主耶稣的名。心思置于灵乃是生命。这生命有一个律,就是一个自然的功能,释放我们脱离罪与死的律。藉着将我们全人置于灵,我们自然就将我们里面神圣的生命应用到我们的处境里,而使我们得着释放。我们这样得释放脱离罪的律时,就觉得我们在诸天之上,罪在我们的脚下。

 然而,我们有天然的倾向,想要自己对付消极的元素。有时候甚至小孩子也很顽固,拒绝母亲的帮助,想要独自解决他们的问题。其实小孩子只要享受母亲所能为他作的,那会好得多。同样,得拯救脱离罪的律的路,就是将我们全人置于灵,并享受神圣生命自然的工作。

 哲学家竭尽所能,努力对付罪,但他们找不着路。正如我们所看见的,路乃是见于罗马八章。为着我们灵里神圣的生命赞美主!今天我们的灵与神圣的灵调和,由神圣的灵内住,并且我们能将我们的心思置于这调和的灵。我们这样作,就有路得释放脱离罪与死的律。我们的责任就是简单的合作,将心思置于灵。每当我们将心思置于灵,罪与死的律就受管制。

生命里的圣别


 我们在基督的生命里不但得救脱离罪,也脱离世俗。罗马六章二十二节说,『但现今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作了神的奴仆,就有圣别的果子,结局就是永远的生命。』本节论到圣别的事。我没有读过一本关于圣别的书,说到圣别与生命有关。反之,其中多半仅仅说,圣别是藉着基督的血而有地位的改变。然而,六章二十二节表明圣别与生命有关,并且是生命的事。

 罗马书这几章里所启示的圣别,不是外面地位的圣别,乃是里面性质的圣别。圣别就是得救脱离凡俗或世俗。我们生来都是凡俗、世俗的。不但我们外面的行为和举止必须与世界分别;我们的性情,就是我们这个人,也必须分别。你买一双鞋,也许很谨慎,不买世俗的样式。然而,你若只考虑样式,也许是在买鞋的事上圣别,但这不是里面藉着生命得圣别。要在买鞋的事上,里面藉着生命得圣别,你就该将你的心思置于灵,向主祷告,并问祂要穿怎样的鞋。你若这样接触主,里面的膏油涂抹就会教导你买什么鞋。然后你的买鞋,就不会照着宗教的教导或观念,乃会照着里面的生命。你的日常生活若照着里面的生命,不照着教训和规条,你在买鞋时就不会是凡俗或世俗的。但主要的点不是买合式的鞋;甚至在买一双鞋的过程中,你里面也藉着生命得圣别。你的鞋或你这人就不会是凡俗的。圣别不仅仅是外面的行为;圣别全然是我们受生命之灵的律所管治的里面之人的事。

 里面的膏油涂抹也会影响我们的发型。关于我们头发的长度或样式,我们该祷告:『主耶稣,我的头发如何?主,我在意你,也在意你生命之灵的律。主,你活在我里面。在我头发的事上,我要与生命之灵的律合作。』你若这样祷告,就会在性质上圣别,并且你会知道该如何理发。不要关切别人的赞美或他们的批评,乃要单单在意你里面生命之灵的律。

在生命里长大最好的路


 性质上的圣别不但是生命的事,也带给我们更多的生命。在生命里长大最好的路,就是藉着生命在性质上被圣别。我们里面越藉着生命得着圣别,生命就越分赐给我们。你越与内里圣别的过程合作,就越享受生命。为这缘故,六章二十二节说到,『有圣别的果子,结局就是永远的生命。』圣别是藉着生命而得的,圣别也带进生命。这完全是藉着生命并为着生命的事。我们越将我们全人置于灵,就越与世界和一切凡俗的事物有所分别。这样的圣别带进更多的生命,使我们在生命里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