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篇 罗马五至八章里的生命与死亡
总纲目




善、恶、知识
生命线与死亡线
生命作王与死亡作王
生命的新样
『这死』
四重生命
在意生命
我们灵里的生命与我们肉体里的死亡
将我们的心思置于灵
养成新的习惯
向罪是死的,向神是活的
宇宙的战争

 我们可称罗马五至八章为圣经的核仁,其中有两个关键辞重复使用,就是生命与死亡。在创世记二章,生命由生命树代表,死亡由善恶知识树代表。(9。)善恶知识树的结果,实际上不是知识,乃是死亡。所以,我们可称这两棵树为生命树与死亡树。

善、恶、知识


 死亡树非常狡猾。虽然它带来死亡,但它不称为死亡树,乃称为善恶知识树。与这棵树有关的有三件事:善、恶、知识。我们都宝贵善和知识,但不喜欢恶。我们认为善与恶是两个不同类别的东西。然而,圣经里对善与恶的观念不是这样;圣经将善与恶放在同一类。这指明我们该注意生命,不该注意善或恶。照着创世记二章,善和知识与恶相题并论。它们属于一个家庭,乃是一同作工以带进死亡的三『姊妹』;死亡当然与生命相对。

生命线与死亡线


 有些基督徒说,我们不该再关切创世记二章所说的生命树与知识树。但见于创世记的项目,多半是在圣经别处得着发展的属灵真理的种子,我们不该忽略它们。创世记二章有生命的种子与死亡的种子。但在启示录末了,我们看见这些种子的终极完成。死,最后的仇敌,被扔在火湖里。(二十14。)生命在新耶路撒冷里洋溢,因为在那里我们看见生命水的河,有生命树长在其中。(二二1~2。)新耶路撒冷从中心到圆周是生命的城。撒在圣经开头的生命的种子,终极完成于生命的收成;而死亡的种子终极完成于死亡的收成。因为生命与死亡的种子在全本圣经里生长,我们就能在圣经里追溯生命线与死亡线。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在罗马五至八章里出现的这两条线。

 创世记二章有一个三角关系,牵涉到神、人和撒但。在这章里,人面临两个源头:神这生命的源头,与撒但这死亡的源头。罗马五至八章有这三角关系的继续。至终,这三角关系会有两个终极的结果。消极的事物要随着死亡被扫进火湖里,但积极的事物要随着那些蒙了救赎的人流进活水的城里。今天我们都朝着这终极总结前进,信徒向着新耶路撒冷,不信者向着火湖。许多基督徒在每天的经历中,一脚在生命线上,另一脚在死亡在线。另有的基督徒则在二者之间游移不定。可能昨天你在死亡在线,但今天因着主的怜悯和恩典,你又在生命线上。

生命作王与死亡作王


 现在让我们从罗马五至八章追溯这两条线。五章十二节说,『这就如罪是藉着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藉着罪来的,于是死就遍及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这里我们看见罪和死的进入。十四节说,『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在这两节里,我们看见死亡线。在十七节我们看见生命线:『若因一人的过犯,死就藉着这一人作了王,那些受洋溢之恩,并洋溢之义恩赐的,就更要藉着耶稣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了。』在二十一节保罗宣告:『使罪怎样在死中作王,恩典也照样藉着义作王,叫人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永远的生命。』罪带进了死,但恩典藉着义带进生命。所以,在五章里我们看见死作王,以及生命带着恩典作王。

生命的新样


 六章四节说,『好叫我们在生命的新样中生活行动。』我们不该留在死的作王之下,乃要在生命的新样中生活行动,并留在生命线上。下一节说,『我们若在祂死的样式里与祂联合生长,也必要在祂复活的样式里与祂联合生长。』我们在祂死的样式里,就是四节所题的浸里,与祂联合生长,也必要在祂复活的样式里,就是四节所题生命的新样中,与祂联合生长。在基督复活的样式里与祂联合生长,就是在生命的新样中。然后十一节告诉我们,在基督耶稣里,向罪当算自己是死的,向神却当算自己是活的。这些经文指明,六章也有生命线与死亡线。

『这死』


 现在我们来到七章,这是许多基督徒不甚喜欢的一章。这里我们看不见生命,只看见杀害与死。十一节说,『因为罪藉着诫命得着机会,诱骗了我,并且藉着诫命杀了我。』罪是用律法作武器来杀我们的杀人者。这该警告我们不要转向律法。我们若转向律法,罪会起来,好像说,『真好,你转向了律法!你正好给我绝佳的机会用律法杀你。』保罗是一个曾经这样被杀的人,他在二十四节呼喊:『我是个苦恼的人!谁要救我脱离那属这死的身体?』『这死』指罪藉着律法的武器所导致的死。

四重生命


 我们从七章往前到八章时,发现在八章里,主要的是生命,不是死亡。八章二节说,『因为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为着生命之灵的律,阿利路亚!十节继续说,『但基督若在你们里面,身体固然因罪是死的,灵却因义是生命。』照着六节,我们的心思若置于灵,我们的心思也要成为生命。不但如此,赐生命的灵若住在我们里面,就是安家在我们里面,祂甚至会将神的生命分赐到我们必死的身体里。(11。)所以,不但我们的灵和心思是生命,甚至我们必死的身体也能活过来。照着罗马八章,我们这人的三部分,灵、魂、体,都能接受生命。我们的灵是生命,因为耶稣基督已进到我们的灵里。我们的心思能成为生命,因为内住的基督正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的心思里。不但如此,神生命的扩展甚至会达到我们必死的身体,叫它活过来。为着罗马八章的生命赞美主!

 正如我们所指出的,这章里有四重生命:在神圣之灵里的生命,在我们人灵里的生命,在我们心思里的生命,以及在我们必死身体里的生命。虽然罗马八章有这样的四重生命,死却还在。乃是到了启示录二十章,才只有生命,没有死。那时,死,最后的仇敌,要从人间被扔在火湖里。所以,在新耶路撒冷里将只有生命的元素,没有死亡的元素。然而,今天我们里面有生命的元素,也有死亡的元素。

在意生命


 所有已婚的弟兄姊妹都知道,丈夫应当爱自己的妻子,妻子应当服从自己的丈夫。然而,在创世记二章,我们没有读到丈夫爱妻子,或妻子服从丈夫。不过,这样的事乃是包括在十七节的『善』里。丈夫爱妻子,或妻子服从丈夫,就是为善。反之,丈夫恨妻子,或妻子背叛丈夫,就是作恶。在圣经末了,我们又看见『生命』与『死亡』这些辞,而没有看见『爱』与『服从』这些辞。所以,圣经的开头和末了,创世记和启示录,都有生命与死亡。罗马五至八章也是一样。在这几章里,保罗没有说到丈夫爱妻子,或妻子服从丈夫。他在别处说到这些事,但不在这里。反之,在这几章里,他非常强调生命与死亡;他似乎不在意爱或恨,服从或背叛。

 人可能非常爱人或服从,却是死的。神在祂的经纶里所在意的,主要不是我们的善或恶,服从或背叛;祂只在意我们是活的或死的。每个死了并埋葬在坟墓里的妻子都是服从的;她绝不发表自己的意见。但神不要死的服从;祂渴望我们都是活的。这是在罗马五至八章里,保罗没有说到服从或背叛,乃说到生命与死亡的原因。罗马八章六节不是说,心思置于灵,就是服从;心思置于肉体,乃是背叛。保罗写这段话,完全在神的灵里,并在神的经纶里;他不在意善或恶,只在意生命与死亡。

 善与恶属于知识树,就是死亡树。对与错也属于这棵树。因此,我们不该关切对与错,而该关切生命与死亡。在神的经纶里,仅仅是善的并不够。我们也许是善的,却仍是死的。神的经纶需要我们在生命里。我们可能对了,却是死的;也可能错了,却是活的。幼儿园充满吵闹的男孩和女孩,但这些孩子非常活。虽然幼儿园的孩子也许很吵闹,有时候很顽皮,但我喜欢他们的情形过于坟墓的安静和秩序。所有埋在坟墓里的人都是合法且很有规律的,但他们是死的。你喜欢活的错还是死的对?我宁愿是活的。

我们灵里的生命与我们肉体里的死亡


 从死亡迁到生命,或从生命迁到死亡,是很容易的。换句话说,不从一个范围迁到另一个,是很困难的。例如,我们很容易就能打开电灯,正如我们很容易就能关上电灯一样。死亡与生命也是一样。我们能打开灵的开关而在生命里,也能关上开关而在死亡里。

 电是生命之灵的绝佳例证。电是看不见的,人也无法彻底明白电。生命之灵也是一样。我们要应用电,就必须先把电安装在我们家里,然后我们需要使用开关。感谢主,神圣的灵这属天的电已安装到我们的灵里。无论我们感觉如何,那灵,就是神圣的电,以及开关,都在我们的灵里。

 生命在我们的灵里,死亡在我们的肉体里。亚当在园子里的时候,生命树与知识树都在他外面。但今天这两棵树在我们里面─生命树在我们的灵里,死亡树在我们的肉体里。在圣经里,『肉体』这辞不但指我们败坏的身体,也指我们整个堕落的人。为这缘故,圣经称堕落的人为肉体。(罗三20。)

将我们的心思置于灵


 罗马八章六节说,『因为心思置于肉体,就是死;心思置于灵,乃是生命平安。』将我们的心思置于我们的所是,就是将它置于肉体。将我们的心思置于肉体,意思不仅是将它置于我们的身体;这意思是将它置于我们这人,我们的己。例如,有人也许觉得自己已往很坏,现在他也许竭力为善。这是将心思置于肉体,置于无望的己。有些基督徒以为,他们若将心思置于属世的娱乐,就是思念肉体。当然将心思置于这样的事,就是将它置于肉体。但这不是思念肉体惟一的路。甚至你定意爱妻子,这也是狡猾的将心思置于肉体。当我们受试探,要定意为善时,我们需要祷告:『主耶稣,怜悯我。离了你,我就不能作什么。』我们这样祷告,就将我们的心思置于灵,不是置于我们可怜的己。

 不但如此,我们不该将我们的心思置于将来可能发生的事。让我们把将来交给主。假定亚伯拉罕蒙神呼召以后,求主告诉他第二天该往那里去;主可能说,『亚伯拉罕,平平安安的享受我。将明天交给我。』今天安息在主里,并将明天交给祂,就是将心思置于灵。

 因为许多基督徒没有看见这点,他们常常劝戒别人或劝告别人该作什么。这是鼓励人将心思置于肉体,结果就是死。在我早期的职事中,我不但劝告别人,也劝戒自己。结果,我被杀死,别人也被杀死。

养成新的习惯


 赞美主,生命的神在我们的灵里!虽然我们也许知道这点,但我们仍需要学习如何凭着内住赐生命的灵而活。重要的不是我们有多少知识,乃是我们有多少凭着基督而活。

 让我告诉你一个有助于说明这点的故事。我年幼的时候,家乡的人多半仍用油灯;那时没有电。我作孩子的时候,常常清理灯,装上油,然后点灯。甚至我们家里安装了电以后,我仍习惯用油灯。有时候我开始点灯,别人就笑我,然后题醒我只要使用开关。虽然新东西,电,安装好了,我还不习惯使用它。

 在基督徒的生活里,原则也是一样。我们受培育、受训练,要凭着自己而活。这是我们的习惯。甚至主耶稣安装在我们里面以后,我们依然习惯凭自己而活。然而,我们需要养成新的习惯,凭基督而活的习惯。因为许多得救的人没有这新的习惯,所以罗马七章是必需的。我们需要看见异象,基督这生命活在我们的灵里。因为祂活在我们里面,我们不但必须放下罪恶的事,也必须放下我们老旧的生活方式。我们需要从凭自己而活转到凭基督而活。这需要我们留在灵里,并照着灵而行。

 我们一失去与灵的接触,就与生命隔绝,并且立刻在死亡里;不需要等死亡进来。例如,我们一关上房间里的灯,就在黑暗里;不需要等黑暗进来。关上灯,就把我们摆在黑暗里;照样,与灵分开,就把我们带到死亡里。甚至薄薄一片绝缘体,也能切断电流;同样,甚至很小的事,也能使我们与灵里的生命隔绝。因为我们在三角关系里,牵涉到神在我们的灵里是生命,以及撒但在我们的肉体里是死亡,我们就需要养成留在灵里的习惯。我们不该定意为善,我们只该转向我们的灵,并且同那活着的一位留在那里。这习惯不容易养成,但这习惯是可以养成的。

向罪是死的,向神是活的


 罗马六章十一节告诉我们,向罪当算自己是死的,向神当算自己是活的。然而,这事的经历是在罗马八章的灵里。我们在灵里与主同在,就自然向罪是死的,向神是活的。你若不在灵里,而试着这样算,就会发现你越算,就越在死里。

 我们看过,与灵隔绝就是在死里。例如,你发脾气,原因是在你与你的灵之间已经有某个绝缘体。不是你发脾气,然后与灵隔绝;乃是你与灵隔绝,所以发脾气。你的灵周围若没有绝缘体,就没有消极的事物能胜过你。反之,在你灵里神的生命会吞灭一切死亡。我们的经历证实这点。当我们在灵里,里面神的生命就吞灭每样消极的事物。但我们一绝了缘,因而与灵隔绝,我们就在死里,甚至最小的问题也无法处理。

宇宙的战争


 神的经纶不是善或恶、对或错的事。不仅如此,神的经纶不是伦常的事。照着伦常的标准,我们该为善,不该作恶。然而,神的经纶全然是生命或死亡的事。在生命里就是活出神,在死亡里就是活出撒但。我们乃是战场,神与撒但之间的宇宙战争,就在我们里面猛烈进行。这战争的结果,乃断定于我们将心思置于何处。我们若将心思置于己,因而与灵隔绝,撒但就得着地位。但我们若留在灵里,并将心思置于灵,神就得着胜利。

 这正是八章十三节里所描绘的,那里保罗说,『因为你们若照肉体活着,必要死;但你们若靠着那灵治死身体的行为,必要活着。』我们必须靠着内住的灵,治死旧人的行为。这样作就是活着。让我们为这点祷告,实行这点,并养成留在灵里的习惯。我们越养成这习惯,就越要活着,且会离死亡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