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篇 罗马七、八章里的律
总纲目




四个律
另一个律
三个人位和三个生命
每种生命都有一个律
三个生命和三个律
凭着生命的律而活

 罗马七、八章里三个关键的辞,就是律、生命和死。甚至科学家也很难说明生命和死。圣经里说到死,是非常确定的。林前十五章二十六节说,死是最后的仇敌;启示录二十章十四节说,死要被扔在火湖里。要把死扔在火湖里,死就必须是具体、确实的。在启示录二十章,死一面与撒但有关,另一面与阴间有关,二者都要被扔进火湖里。这证明撒但是真实的人位,阴间是确定的地方。所以,死也必是具体的东西。然而,没有人能充分解释死是什么。

四个律


 律的事很深奥。许多研究圣经的人因保罗在罗马七章对『律』这辞的使用感到困扰。这辞首先指神的律,就是十条诫命。(22。)然后,在七章二十三节,保罗说到『我心思的律』,在八章二节说到『罪与死的律』和『生命之灵的律』。要领会『律』和『生命』这些辞很难,要领会『生命之灵的律』这辞就更难。所以,在七、八章里,『律』这辞有不同的用法:指神的律,指心思的律,指罪与死的律,也指生命之灵的律。

另一个律


 然而,七章还有另一个律:『于是我发现那律与我这愿意为善的人同在,就是那恶与我同在。』(21。)我们能认识本节所说到的律以前,需要领会神的律、心思的律、罪与死的律(就是我们肢体中罪的律)、和生命之灵的律。认识这四个律就像认识数学的基本原则一样。二十一节的律既不是心思的律,也不是我们肢体中罪的律。我们可称之为『那律』。有一个律,一个原则,就是每当我们愿意为善,那恶便与我们同在。七章二十一节的律是指这原则。

 保罗发现了一个原则:每当他想要为善,恶便与他同在。你察觉到这样一个律吗?我们若不想为善,似乎恶就不与我们同在。但每当我们想要为善,那恶便与我们同在;这乃是律。例如,你若不想要谦卑,骄傲就似乎不与你同在。但你若定意要谦卑,骄傲就会与你同在。同样,你若没有定意不发脾气,你的脾气就不与你同在。但每当你定意绝不要再发脾气,你的脾气就立刻与你同在。这就是『那律』。这律没有诫命,只有一个原则,就是每当我们愿意为善,恶便与我们同在。

 很少基督徒知道有这样的律,连有心寻求的基督徒也不例外。然而,我们都受过这事实的困扰,就是每当我们定意要忍耐,我们就失败。我们没有忍耐,反而生气。同样,每当我们定意要谦卑,结果我们就骄傲。在我们得救以前,或我们没有殷勤寻求主时,似乎我们作得相当好。后来,我们知道我们该是新人。我受了这样的教导;但我越想要生活像新人,旧人就越与我同在。然后我受教导要算自己是死的,我也实行这教导。然而,我越算自己是死的,我就变得越活。我越想要为善,我就越坏。

 我信我们都经历过这事。我们不在意的时候,表面看来我们还不错。但我们渴望为善以讨主喜悦时,似乎我们的行为就变得更坏。例如,一位弟兄也许说,『身为爱主的基督徒,我不该对我的妻子发脾气,或苦待她。我要求主在这事上帮助我。』然而,不久以后,这位弟兄就对他的妻子发脾气。

 从一九二五至一九三三年,我被这样的事困扰了八年。那些年间,有许多时候我寝食难安,因为我对我的基督徒生活感到困扰。有些人因这问题,甚至不想作基督徒,并且对自己说,『我不要再作基督徒了。我听说我若成了基督徒,就会喜乐。但现在我每天受困扰。我要谦卑,但我反而骄傲。』藉着这种经历,我被暴露,无法相信我是何等邪恶。藉着读圣经,并藉着我在基督徒生活中的经历,我发觉有个律在人里面运行,就是当我们想要为善,恶便与我们同在。我发现这律时,就领悟我不该这样愚昧,一直想要为善。想要为善好像按下使恶与我们同在的按钮。你若不按按钮,恶就不在这里。但你若按它,恶立刻就来,迫不及待的作工。一九三三年,我首次停止按这按钮。然而,我发觉很难不按它,因为我一生都在按它。虽然我知道最好不要按这按钮,但我必须承认,甚至现在我有时候还会按它。可能你今天已经按过这按钮了。也许我们不会完全停下这事,直到我们被提,或直到我们在新耶路撒冷里。

 可能你一再读罗马七章,却没有看见这第五个律。除了四个律以外,还有每当我们愿意为善时就运行的律。我们需要求主使我们不按这按钮,因为每当我们按它,恶便与我们同在。我们若想要忍耐,就是按这按钮,使我们反而生气。我们若想要谦卑,就是再按按钮,我们就骄傲起来。基督徒常祷告求主帮助他们为善,作爱妻子或服从丈夫这样的事。但我们需要祷告主使我们不努力作这些事。关于这点,我们需要启示、异象,叫我们不按使恶与我们同在的按钮。

三个人位和三个生命


 现在我们需要来看我们心思中善的律,我们肢体中罪的律,和我们灵中生命的律。伊甸园里有两棵树─善恶知识树和生命树。在这两棵树里我们看见善、恶和生命。其中每一样都有一个律:善的律、恶的律、和生命的律。我们是伊甸园的小影,因为与神、人、和撒但有关的三角情形,现今就在我们里面。不但如此,善的律、恶的律、和生命的律都在我们里面。

 就人位而论,宇宙中只有三个人位:神圣的人位,神;邪恶的人位,撒但;和属人的人位,人。这三个人位每个都有生命。神圣的人位有神圣的生命,属人的人位有属人的生命,邪恶的人位有邪恶的生命。我们属人的生命不是仅仅来自我们的父母;它来自神的创造。我们属人的生命受造,是在亚当受造时,不是在我们由父母而生时。

 人受造以后堕落了。人堕落的时候,邪恶的生命注射到人的身体里。如我们所指出的,人堕落时不但作错了事,更是有个恶的东西进到他里面。例如,小孩子喝了毒药,这不仅是作错事,乃是有个东西进到他里面。因着人堕落了,撒但恶的生命就进到人的身体里,现今这恶的生命在我们的肉体里。所以,每个人,无论是绅士或强盗,都有人善的生命,也有撒但恶的生命。这就是为什么人能善也能恶,能恩慈也能像鬼魔。没有人喜欢作恶事。但在我们里面有个人位,带着喜欢作恶的生命。所以,保罗说,『因为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七19。)这就是说,作某些事的,不再是我们;乃是在我们里面那恶的人位,带着恶的生命,作那些事。

 每个人不但是亚当的子孙,也是魔鬼的儿女。在约翰八章四十四节,主耶稣告诉犹太人:『你们是出于那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愿意行。』每个人都有两个父,属人的父,和撒但这父。有一天我在上海释放关于这事的信息后,一位弟兄要求我不要再说我们是撒但的儿女。我告诉他这不是起源于我;我请他看约壹三章十节,这节说到『魔鬼的儿女』。我们既是魔鬼的儿女,魔鬼当然是我们的父。这就是主耶稣说犹太人是出于他们的父魔鬼的原因。所以,所有堕落的人都有两个父,各有不同的生命;属人的父有人的生命,撒但这父有撒但的生命。

 赞美主,我们的历史不是止于创造和堕落!我们得救并重生,再生了。尼哥底母以为重生是再进母腹生出来,主耶稣回答说,重生乃是从那灵生:『从肉体生的,就是肉体;从那灵生的,就是灵。』(约三6。)因此,重生的意思就是从神生。(一13。)阿利路亚,第三个人位,就是神自己,生在我们里面了!有了这神圣的人位,我们就有神的生命。

 第一个人位,属人的人位,在我们的所是,我们的己里面。这人位在我们的魂里,由我们的心思所代表。这人位的生命主要是在心思里。第二个人位,撒但的人位,在我们的身体里,就是在我们的肉体里。但赞美主,第三个人位,神圣的人位,在我们的灵里!我们都知道,人有三部分:灵、魂、体。我们的魂里有属人的人位,我们的体里有撒但的人位,我们的灵里有神圣的人位。何等奇妙!

 基督徒很复杂。我年轻时受教导说,信徒有两个性情─旧性情和新性情。后来我知道这种领会并不充分。每个真基督徒都有三个人位带着三个生命。神、撒但、和己都在我们里面。有时候这三个人位彼此相争;他们不可能和谐或有任何交通。

每种生命都有一个律


 每种生命都有一个律。律指带着某种倾向和活动的自然能力。例如,我们呼吸,因为我们是活的。只要我们有生命,这生命的律就使我们呼吸。我们可用消化作另一个例子。我们吃饭以后,不需要努力消化食物。消化乃是一个律;每当我们吃东西,肉身生命的律就尽功用以消化食物。

 动物生命也是一样。鸟会飞,因为飞是鸟生命的律。鸟不是受教导而飞,乃是生来就有飞的生命;因此,鸟会飞是自然的。你也许阻挠这律尽功用,将鸟关在笼子里。然而一旦鸟笼的门打开,鸟就会飞走。反之,猫绝不会飞。无论你怎样吩咐猫飞,甚至威胁要惩罚它,它还是不能飞,因为它的生命没有飞的律。然而,猫有捉老鼠的生命,因此它自然就追捕老鼠。狗吠,因为狗有吠的生命,带着吠的律。不需要教导狗吠;狗自然会吠,因为它的生命满有吠的倾向和活动。

 现在我们从动物生命转到植物生命;我们可以用果树作另一个例证,说明每种生命都有一个律的这个事实。我不太擅长辨别不同种类的果树。然而,由果子分辨树是很容易的。当然,苹果树会结苹果,橘子树会结橘子。吩咐苹果树结橘子,吩咐橘子树结苹果,是何等荒谬!没有人会愚昧到这样作。橘子树结橘子,苹果树结苹果。橘子树有橘子树的生命,其中有尽功用结橘子的律。

 同样,不需要教导康乃馨不要开樱花,而要开康乃馨花。事实上,甚至不需要教导它开花。若有人想要教导康乃馨开花,而康乃馨会说话,它就会说,『不要浪费你的时间教导我开花。不要管我,只要让我生长。至终,我就会开花。』开花来自康乃馨生命的律。这一切例子都表明,每种生命都有一个律。

三个生命和三个律


 因为我们基督徒有三个生命,我们也有三个律。我们有人善的生命;随着这善的生命,我们有善的律。因着这律,每个人都自然渴望为善;任何人都不需要受教导。我们生来就渴望为善;每个孩子都有人的生命,带着它善的律。然而,正如我们所看见的,人不但有人的生命,也有撒但的生命,带着它恶的律。因着人里面这撒但的生命,孩子不必受教导,就自然而然的说谎。事实上,基督徒父母总是教导自己的孩子不要说谎。我教导我的孩子不要说谎,但他们还是说谎。例如,我教导我的孩子不要玩水,水是洗东西用的。有一天我进来,发现一个孩子正在玩水;他立刻把手放在背后。我没有责备他或处罚他,我对自己说,『这是堕落的人。责备他有什么用?』你也许吩咐荆棘树丛不要长荆棘,但它还是会长荆棘。这是荆棘树丛生命的律。同样,孩子不必受教导,自然就说谎,因为撒但的生命带着它说谎的律在他们里面。孩子说谎时,不过照着这说谎的律而活。我们也许需要受教导如何阅读,却不需要受教导如何说谎。原则上,堕落的人说谎与猫追捕老鼠是同样的;二者都是在他们里面生命之律的活动。现在我们能领会为什么我们愿意为善的时候,所作的正相反。我们里面有两个生命,人的生命和撒但的生命,而每个生命都有它的律。但撒但生命的律比人生命的律更强。

 赞美主,我们也有神的生命!在我们里面的三个生命中,神的生命最强,人的生命最弱。

凭着生命的律而活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作的,在于我们凭以活着的律。为善是一个律,作恶是另一个律,凭生命活着又是另一个律。不要以为你能在律以外作什么事。我们基督徒在日常生活中所作的每件事,都是其中一个律的功用。假定我对一位弟兄生气。我也许想要压制我的怒气,并对自己说,『虽然你对这位弟兄生气,但你不可表现出来。你若发脾气,就会丢脸,并引起难处。』这样的行为不真诚,这是耍手腕;不但如此,这也不能持续很久。有些压制怒气的人,结果患胃病。虽然我们也许这样耍手腕,至终撒但生命的律会使我们发脾气。压制脾气是耍手腕;发脾气是照着罪的律而活。我们若真诚、真实并坦率,无论我们作什么或说什么,都将是其中一个律的功用。

 每件事都是由我们每天所凭以活着的律断定。我们若凭着人的生命而活,人生命的律就会尽功用。然而,人的生命是软弱的,它的律是脆弱的,因为撒但生命的律与人同在,这律强得多了。阿利路亚,我们里面有最强的律,就是生命之灵的律!我们活着,不该凭着我们人的生命,而该凭着神的生命。

 在罗马八章保罗说,我们该照着灵而行。照着灵而行就是凭着神的生命而活。我们凭着神的生命而活,这生命的律,最强的律,就在我们里面作工。没有一个律能击败神生命的律;凭着这律,我们就得释放脱离一切难处。不要担心你的问题,你只要照着灵而行,并凭着神生命的律而活,这律自然而然就会为你作工。

 我们都需要受题醒,要按正确的按钮,不要按使『那律』尽功用的按钮。不要教导我爱妻子,因为在我属人的生命里,我根本作不到。反之,要教导我将手指置于正确的按钮,就是生命之灵的律。我若这样作,自然而然就会爱我的妻子。同样,不要教导姊妹们服从自己的丈夫。你越教导她们这样作,她们就越不能服从。反之,要教导她们按正确的按钮,她们就会自动服从自己的丈夫。

 正确的按钮在我们的灵里。那灵同我们的灵见证,(八16,)而按钮就是神的灵自己。我们必须天天、时时将我们的手指置于这按钮;这样作就是将我们的心思置于灵,并照着灵而行。绝不要使你的手指离开那灵的按钮。你若使你的手指置于这按钮,你就会在灵里,那灵对你就会是生命,并且一切消极的事物都会被置于死地。

 我们要使手指一直放在正确的按钮上,秘诀就在于认识我们有人的灵,并且有生命之灵在我们的灵里。我们需要将我们的心思、我们的全人转向灵,并将我们的心思置于灵。然后我们会照着灵而行。我们这样作,一切消极的事物就自然而然被置于死地,我们也享受到神的生命。我们这样作,人的生命同其善的律为善的愿望就得满足,神的律的要求也得成就。不但如此,撒但生命恶的律就被击败。一切都是律的事。不要努力去爱人或为善。反之,要将你这人转向你的灵,并使你的手指一直放在正确的按钮,就是主自己身上;祂这生命之灵对我们乃是一切。这样,你就会享受祂,你也会凭着生命之灵的律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