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篇 得释放脱离死(二)
总纲目




死进入并作王
死,罪的工价
罪藉着诫命杀了我们
那属这死的身体
罪与死的律
将心思置于肉体
那灵安家在我们里面
我们的身体是死的,灵却是生命
罪之肉体
死的功效
得释放脱离死的路
死是最后的仇敌
顾到灵里的生命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罗马五至八章说到死这件事的几处经文。

死进入并作王


 罗马五章十二节说,『这就如罪是藉着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藉着罪来的,于是死就遍及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罪入了世界,意思是罪进到人性里。罪藉着一人亚当入了人类。不但如此,死又是藉着罪来的。罪先来,死跟着。那里有罪,那里就有死。

 十七节说,『因一人的过犯,死就藉着这一人作了王。』死不但入了世界,死也作了王。甚至今天,死就像王一样掌权。

死,罪的工价


 六章二十三节说,『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远的生命。』工价是我们作工所得的报酬。你若作罪的工作,就要得死的工价。这就是说,死是你作罪的工作所得的报酬。例如,你也许发脾气。这是罪的工作,作这工作的报酬就是死。人加班时,就得更高的工价。同样,你若犯一点罪,就得一点报酬,但你若犯许多罪,就要得额外的报酬。

罪藉着诫命杀了我们


 在七章十一节,保罗说,『因为罪藉着诫命得着机会,诱骗了我,并且藉着诫命杀了我。』照着本节,罪作两件事:诱骗我们,并杀我们。杀就是置于死地。因此,说罪杀了我们,意思就是罪将我们置于死地。这是藉着律法而发生的,因为罪藉着诫命得着机会。就一面说,罪利用律法杀了我们。

 你得救以前,或你在灵里被激起寻求主以前,可能经常发脾气,而不觉得被杀死。原因是你没有定意不再发脾气。但你得救或被激起寻求主以后,你就祷告:『主阿,我知道我是寻求你的人,我不该发脾气。这破坏我在家人和朋友中间为着你的见证。所以,我定意从现在起,绝不要再发脾气。』你这样祷告,就为自己制定关于发脾气的严格律法。这新律法是你的第十一条诫命。摩西颁布十条诫命,但你制定另一条诫命,关于不发脾气的诫命。然而,你制定这样的律法以后又发脾气时,你的脾气就杀死你。它利用你自定的律法将你置于死地。你若早晨发了脾气,也许整天都被杀死。但你已往发脾气时,不觉得被杀死,因为你从前没有制定关于发脾气的律法。

 这例证表明我们需要谨慎,不要为自己制定律法。我们越制定律法,就越被杀死。请记得,罪总是利用诫命将我们置于死地。

那属这死的身体


 在七章二十四节保罗宣告:『我是个苦恼的人!谁要救我脱离那属这死的身体?』本节保罗说到『这死』,就是罗马七章所说明的死。我们要知道本章所启示并解释的死是什么,乃是很重要的。每当我们定意遵守律法,我们肉体中就有个东西兴起来,与我们心思中善的律交战,打败我们、掳掠我们、并杀死我们。我们若没有定意遵守诫命,我们肉体中的这元素乃是静止的。但每当我们定意行善以讨神喜悦,这元素就被激起,并且似乎说,『什么!你要行善讨神喜悦吗?让我给你看见你作不到。我要击败你并杀死你。』因此,肉体中的罪就兴起来,打败我们、掳掠我们、并杀害我们。这使我们受保罗所谓『这死』的苦。

 罗马七章的问题不是火湖或魔鬼,而是『属这死的身体』。我们有一个身体,里面有一个可怕的东西称作『这死』。我们要存在,就需要身体。但我们的身体不再是纯洁的身体,乃是可怕的身体,属这死的身体。每当我们定意行善以讨神喜悦,这身体里就有个东西起来杀死我们。

罪与死的律


 我们从七章二十四节往前到八章二节里罪与死的律。虽然我们很难找着辞句表达这律是什么,却很容易照着经历领会它。例如,我们在使用家庭电器时,很容易应用电,但我们很难说明电。我们不打算说明罪与死的律,反而要从经历的观点来谈论。

 我们没有人喜欢发脾气,我们领悟这样作非常不合宜。但假定你被激起爱主,并且定意不再发脾气。一天早晨你为此祷告,并且定意绝不要再发脾气。不久以后,你的妻子为难你,并使你生气。虽然你想要压抑你的怒气,至终你却发了脾气。似乎你越想要制止你的脾气,它就发得越厉害。你无意也不想发脾气,但你终究还是发了脾气。这是来自你里面罪的律的工作。压制脾气就像拍皮球:你越往下拍,它就弹得越高。这是定律。罪藉着律法作工,死就立刻随着。你一发脾气,死就进来杀死你。所以,因着发脾气,你就被死的律杀死。因为死的律杀死了你,你就无法祷告、交通或作见证。你若试着祷告、交通或作见证,你会觉得空洞、虚空,你的话也没有生命。这就是罪与死的律作工的结果。

 罪与死是两项,但它们只有一个律。罪的律就是死的律,死的律就是罪的律。这是八章二节说到罪与死的律的原因。罪作工带进死,死就随着罪作工。这两样总是并行的。每样罪,甚至一点点软弱,也带进死。

将心思置于肉体


 八章六节说,『心思置于肉体,就是死。』心思置于肉体,意思是运用心思来思想肉体的事。例如,将你的心思置于属世的风尚或报纸的广告,就是将心思置于肉体的事。同样,思想你妻子或丈夫的软弱,就是将心思置于肉体。这结果就是死。

 当然,将心思置于肉体所引起的死,不是那种使你肉身死去并埋在坟墓里的死。不,这死有其它的征兆,如黑暗和不妥贴。你里面觉得不妥贴和不安息,那就是死的表记。不满足是另一个征兆。可能你早晨亲近主的时候,非常因主得满足,但早餐以后,你将心思置于报纸上的广告。你越思想它们,里面就越觉得不满足。这不满足乃是死的表记。软弱是另一个表记。我们都知道,软弱的终点就是死。人软弱到不能再呼吸的地步,就死了。那是软弱的极点。因此,软弱是死的表显。死的另一个表记是枯干,你里面觉得枯干,没有被滋润的感觉,你就在死里。这一切项目─黑暗、不妥贴、不满足、软弱和枯干─是里面属灵死亡的表记。每当你将心思置于肉体的事,你就会觉得一种或多种死的表记。被这样的事充满,就是被死充满。

 每当你苦于里面的死时,那些在灵里的人就能觉得。他们会立刻察觉你被死充满。你的祷告指明这点。你也许祷告,但在你的祷告中没有生命,反而有死;没有滋润,反而有枯干。

那灵安家在我们里面


 八章九节说,『但神的灵若住在你们里面,你们就不在肉体里,乃在灵里了。』正如我们曾指出的,这里的『住』字,原文不是通常指住留的字。这里的原文,与房子一辞同字根。它表达的思想不是停留在一处一段时间,乃是安家在一处,定居在那里。那灵若安家在你里面,你就不再在肉体里,乃在灵里了。

我们的身体是死的,灵却是生命


 在八章十节保罗说,『但基督若在你们里面,身体固然因罪是死的,灵却因义是生命。』因为是生命的基督在我们的灵里,我们的灵就是生命。然而,因为基督局限在我们的灵里,我们的身体就仍是死的。生命的范围限于我们的灵。生命还未扩展到我们的身体里;所以,身体仍是死的。照着以弗所二章和约翰五章,堕落的人是死的。以弗所二章五节指明,我们得救以前,不但是罪恶的,也是死的。约翰五章二十五节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死人要听见神儿子的声音,听见的人就要活了。』本节不是指那些肉体死了并埋葬的人,乃是指活的死人,那些灵里死了的人。你若读约翰五章,就会看见二十八节是指那些肉身死了并埋葬在坟墓里的人。但在二十五节,主乃是说到灵里死了,而肉身活着的人。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是论到活的死人,不是论到那些肉身死了并埋葬了的人。所有未得救的人都是死的。因为他们的身体已被蛇毒化,他们的身体就是死沉的。撒但那古蛇已将他的毒素注射到我们的身体里,并使其成为死沉的。这死沉的身体也使我们的魂和灵死沉。所以,未得救的人在体、魂、灵上死了。他们全人的每一部分都死了。

 一九三七年我在中国内地旅行时,有一次停在一条溪边;溪里满了随波逐流的枯叶,树叶中间有一些逆流而上的小鱼。满了生命的鱼,不像漫无目的随流而下的枯叶,乃是逆流而上,有确定的目的。我看见了,就很受感动,甚至呼喊:『这里有生命和死亡。』所有未得救的人,就像枯叶:他们漫无目的的随着世代的潮流而下。他们好像那些叶子,混乱而没有次序。但我们在基督里的信徒,就好像逆着这世代的潮流而上的鱼,有确定的目的。不仅如此,我们不是混乱的,乃是井然有序。我们越有生命,就越有秩序和规律。我们越有死亡,就变得越混乱。今天社会这样混乱的原因,就是满了死人,满了那些体、魂、灵死了的人。我们需要传扬福音,给他们机会听见主的声音。

 我们听见福音,并呼求主耶稣的名,圣灵立刻进入我们的灵里,将我们的灵点活。这样,我们死沉的灵就成为活的。基督既在我们的灵里,我们的灵就是生命。

 但我们的体和心思如何?我们的体和心思也许仍是死的。许多人有死的心思,因为他们不让他们灵里内住的基督扩展到他们的心思里。我读报纸的时候,非常谨慎,只读关于国际事件的新闻。我若读其它的新闻,就是将我的心思置于肉体,我的心思立刻就是死。我们需要让内住的基督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的心思里。我们若让祂这样扩展,至终,生命甚至会分赐到我们必死的身体里。这样,灵与心思将会是生命,身体也会被点活。罗马八章十一节指明这点:『然而那叫耶稣从死人中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里面,那叫基督从死人中复活的,也必藉着祂住在你们里面的灵,赐生命给你们必死的身体。』

罪之肉体


 罪因着进入我们的身体,已使其成为堕落的肉体。所以,在六章六节身体称为『罪的身体』。这身体也称为『罪之肉体』,(八3,)因为它被罪败坏了。罪的身体和罪之肉体是指同样的东西。在败坏的身体,罪之肉体里,有许多私欲。在七章十七节保罗说,『其实,不是我行出来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罪行出来的。』明确的说,罪住在我们的肉体里,因此使其成为罪之肉体。

死的功效


 这内住的罪是死的原因。那里有罪,那里也就有死。罗马五至八章所描述的死,主要不是使人肉身死去的死,乃是今天杀害他们的死。这死在我们身上作致死的工作。许多人在祷告上软弱,在聚会中尽功用的事上消沉,原因就是死在作工。有些弟兄和姊妹不一。这个不一来自死。你若无法开口以活的方式作见证,就是因着死的致死、作工。你若不在死之下,就会一直滔滔不绝、祷告、赞美、尽功用、并作见证。不但如此,你会与众圣徒是一。只要你不是这样,即使你很良善、很对、又合乎圣经,你还是死的。

 正如我们曾指出的,罗马八章六节说,心思置于肉体,就是死。这里的死不是那种使人肉身死去并埋葬的死,乃是使他们终日死沉的死。你作许多事时,也许精力充沛,但在祷告时,你却下沉且没有生命。这就是说,在你身体里的死,将其影响和致死的能力扩展到你的心思和灵里。

 有一次倪弟兄说话时,请姊妹们告诉他马太福音有几章。她们好不容易才告诉他正确的数字。倪弟兄立刻说,『你们无法告诉我马太福音有几章。但我若问你们有几件旗袍,你们就能告诉我准确的数字。你们不但能告诉我数字,也能告诉我颜色和式样。』许多基督徒发觉很难记住圣经的经文,但他们很容易就能记住关于财产的细节。这指明他们的心思死沉了。心思一死沉,就只适于肉体和属世的事,却不适于属灵的事。

 我们需要让内住的基督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这人所有内里的部分。我们该祷告:『主耶稣,我要让你在我里面扩展。我要你在我里面有自由的通道。』你若这样作,你的心思就会成为清明的,你的记忆就会成为敏锐的。自然而然,你会很容易记住圣经的经文。

 死向内作工,从我们的身体到我们的灵;但生命向外作工,从我们的灵到我们的身体。死的工作方向是从圆周到中心,而生命的工作方向是从中心到圆周。所以,死和生命以相反的方向作工。死从圆周到中心作工时,就使我们的心思和灵死沉。

得释放脱离死的路


 我们看过如何得释放脱离罪、脱离律法、并脱离肉体。现在我们必须找出如何得释放脱离死。死在我们里面的根据地是肉体。逃离死并得释放脱离死,惟一的路就是避难在我们的灵里。我们的肉体是死的根据地,而我们的灵是我们的避难所。我们需要逃进这避难所并逃离死。死与生命相对,生命也与死相对。死在我们的肉体里,生命在我们的灵里。没有什么能把死赶走,或把死吞灭,正如没有什么能把黑暗赶走一样。然而,光来了,黑暗就消失了。不需要花力气把黑暗赶走,或吩咐它消失;只要让光进来。光越进来,黑暗就越消失。同样的原则适用于生命与死相对这件事。凭着我们的努力,我们无法把死赶走,或把它吞灭。惟有生命能吞灭死亡,而生命就在我们的灵里。每当生命进来,死就消失。

 死就是撒但,生命就是基督。不要让你自己与肉体中的撒但联合,乃要一直留在你的灵里,以基督作生命。然后你会看见,作你生命的基督,在你里面会有自由的通道,扩展到你这人的每一部分。至终,祂会浸透你的每一部分。这就是生命的点活。生命会点活你的心思、情感和意志,甚至分赐到你必死的身体里。因此,你这人的每一部分就都是生命。灵是生命,心思将是生命,身体也将是生命。这事发生时,死这最后的仇敌就会被吞灭。

死是最后的仇敌


 死不但是神最后的仇敌,也是我们最后的仇敌。最后的仇敌不是罪、律法或肉体,乃是死。在神眼中,没有什么像死这样可憎。甚至罪也不像死这样可憎。神恨恶死过于恨恶罪。罪违反神的所作,死却羞辱神的所是。罪抵挡神的公义,死却羞辱神的所是。假定小男孩在泥泞里玩,变得很脏。无论他多脏,我们仍会爱他,愿意和他一起玩。然而,假定小男孩死了,装了棺材。虽然他也许完全干净,但我们不会想和他在一起;反而我们会逃走,不是因为他脏,乃是因为他死了。

 许多基督徒惧怕不洁,却不关切死亡;我因这事实感到困扰。但我要再说,神恨恶死过于恨恶罪。在预表里,人若被不洁之物玷污,很容易在短期内就得着洁净。但他若摸了死的东西,就需要较长的期间,至少七天,才得着洁净。这指明在神眼中,死比罪更严重。

顾到灵里的生命


 在聚会中尽功用而犯错,比死沉而一点不犯错要好。犯错不像死沉这样严重。你若不尽功用,你也许是对的,但你是死的对。我宁愿看见你活的错,也不愿看见你死的对。我不是鼓励你犯错;但有时候,我们更好是关切活过于关切对。我们需要认识死的征兆,好知道我们是死的还是活的。

 在约翰福音里,主耶稣对所有向祂题出的问题,不回答对错。例如,撒玛利亚妇人说,『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敬拜,你们倒说,敬拜的地方必须在耶路撒冷。』(四20。)她问主耶稣关于敬拜的正确地方:在撒玛利亚的山上,或在耶路撒冷?主耶稣回答说,『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敬拜父的,要在灵和真实里敬拜祂,因为父寻找这样敬拜祂的人。』(23。)主耶稣似乎说,『敬拜神是生命的事,而生命乃是在灵里。这不是在这山上或在耶路撒冷敬拜神的问题。在灵里敬拜神的时候到了。』

 我们在约翰九章看见另一个例子。主的门徒看见一个生来瞎眼的人,就问祂:『拉比,是谁犯了罪,叫这人生来就瞎眼?是这人,还是他父母?』(2。)主回答说,『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乃是要在他身上显明神的作为。』(3。)在约翰福音这卷生命的书里,没有对错的答案,只有生命。

 在约翰七章,主肉身的兄弟题议祂上耶路撒冷去。(3~4。)主对他们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你们的时候却常是方便的。…你们上去过节罢,我现在不上去过这节,因为我的时候还没有到。』(6,8。)但十节说,『然而祂兄弟上去过节以后,祂也上去了,但不是明去,似乎是暗去的。』这里我们看见主照着生命回答并行动。

 我们都熟悉约翰十一章里拉撒路的记载。拉撒路的姊妹打发人报消息给主说拉撒路病了,请祂来时,祂拒绝了。祂听见拉撒路病了,『就在所居之地,仍住了两天。』(6。)门徒期望主耶稣往拉撒路那里去,祂没有去。但他们定意不去时,主说,『我们再往犹太去吧。』(7。)在这一切事例中,我们看见主耶稣所作的,始终是生命的事。

 创世记二章有两棵树,生命树与善恶知识树。善恶也就是对错的事。是非、对错、善恶,这些乃是来自知识树的源头。我们需要忘记是非的观念,并留在我们的灵里;这是得释放脱离死的路。得释放脱离死的路,不是作某些事,乃是留在灵里。我们若留在灵里,就会照着灵行事为人。我们会使我们全人照着灵,我们会在灵里思想、表达自己、并作每件事。这样就不会有死。这是得释放脱离死并胜过最后仇敌的路。

 任何仍留在我们这人里面的死,在神眼中都是可憎的,我们必须消除它。我们必须从肉体中死的根据地逃进我们的灵,就是基督─我们的生命─所在的地方。我们需要留在灵里,并照着灵行动。我们这样作,就会得释放脱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