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篇 得释放脱离死(一)
总纲目




罪进入我们这人里面
罪的结果
得释放脱离罪、律法和肉体
死的工作
『这死』
罪的身体和死的身体
生命赐给我们必死的身体
基督安家在我们里面
把地位给基督
得着自由的人

 我们已经看见,罗马书启示的中心点,是神将罪人变化成为儿子,以形成基督的身体。神在子里得着彰显,子在身体里得着彰显,身体在众地方召会里得着彰显。我们成为神的儿子以前,乃是构成的罪人,(五19,)不但在名义和地位上,也在构成上。我们构成了罪人,因为罪进入了我们里面。

罪进入我们这人里面


 一种物质要以某种方式构成,就必须加上特别的元素。神创造我们是善的、义的人。然而,由于亚当的堕落,罪注射到我们这人里面。人堕落时,不只是犯了错误,作了错事。如果人只是犯了错误,他的堕落就不会那么严重。然而,在堕落时,比错误更严重的事发生了:罪注射到人里面。

 假定一位母亲有一瓶毒药在家里,她把这瓶毒药保存在特别的地方,并告诉她的小孩,千万不要碰那瓶子。有一天,母亲外出时,小孩想知道瓶子里有什么,就拿起瓶子,打开,并且喝了一些毒药。当母亲发现所发生的事,她并不在意儿子所犯的错误,乃是忧虑那进到他里面的毒药。大多数基督徒以为,人只是悖逆神,在吃知识树的果子上犯了错误。很少人领悟,因着人吃了知识树的果子,就有个邪恶甚至属撒但的东西,进到人里面。由于堕落,就有一种邪恶、属撒但的元素注射到人里面。圣经称这元素为罪。罪不仅仅是说谎或偷窃的事。这样的事乃是罪的果子,不是罪本身。罪是那恶者撒但的性情。

 罗马五至八章里多处指明,罪像个活人:它进入,(五12,)作王,(21,)作主管辖我们,(六14,)诱骗我们,(七11,)杀死我们,(11,)住在我们里面。(17。)罪,撒但邪恶的元素,一旦注射到人里面,人就构成了罪人。现在我们不是正确的人;因着我们的构成,我们乃是罪人。我们行了多少善或作了多少恶并没有不同,因为现今罪就在我们这人里面。虽然我们外面的行为也许不是罪恶的,但我们里面有罪恶的性情。

罪的结果


 罪带进好些东西。它带进了肉体和律法。因此,我们有罪、肉体、和律法的难处。但我们还有另一个难处,就是罪的终极结局─死。那里有罪,那里就有死。在五章十二节保罗说,『这就如罪是藉着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藉着罪来的,于是死就遍及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死藉着罪进入,且因着罪作王。所以,罪的结果有三样:律法、肉体和死。

得释放脱离罪、律法和肉体


 罗马五章启示,我们已经构成了罪人;罗马六章启示,『罪的身体』已经『失效』,(6,)因为我们的旧人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藉着旧人的死,我们就得释放脱离罪。我们在前面的信息中曾指出,在罗马六章我们得释放脱离罪,在罗马七章我们得释放脱离律法,在罗马八章我们得释放脱离肉体。我们脱离罪,因为我们的旧人已经钉了十字架。旧人的死使罪的身体被解雇,失效。因为罪的身体失业了,我们就不再需要作奴仆服事罪。这就是说,我们已经得释放脱离罪。同样,我们已经得释放脱离律法,因为旧丈夫死了,并举行过葬礼。在行这葬礼的时候,我们就归与我们的新丈夫。因着失去我们的旧丈夫,并归与我们的新丈夫,我们就得释放脱离律法。如罗马八章所启示的,藉着照灵而行,我们就得释放脱离肉体。藉着将我们的旧人钉十字架,使我们罪的身体失效,我们就得释放脱离罪;藉着将我们的旧丈夫埋葬,并归与别人,我们就得释放脱离律法;藉着照灵而行,我们就得释放脱离肉体。

死的工作


 但现今我们必须面临另一个问题:我们如何能得释放脱离死。我们若要知道这点,就需要领会死是什么。每个人都在死的作王之下,并在其作工之下。在每个活人里面,都有个东西,圣经称为死的工作。假定某位弟兄很爱主;一天早晨,他与主交通时,定意从现在起要常常孝敬并顺从他的父母,爱他的妻子,并善待他的孩子。这是他的心愿。他也定意绝不要发脾气。然而,不久以后,困难的环境兴起,他又发了脾气。你也许说,这是罪作工的结果。我赞同。但罪的功效乃是死;这是死在我们里面作工。我们被死刺伤以后,就变得非常软弱,无论我们怎么努力要孝敬父母或爱妻子,我们就是作不到。

 在七章七至八节保罗说,『非律法说,「不可起贪心,」我就不知何为贪心。然而罪藉着诫命得着机会,叫诸般的贪心在我里面发动。』贪心不是外面的事,乃是里面的欲望。有一天,一位在中国的传教士告诉他的厨师,人人都是罪恶的。那厨师与他争辩说,自己是诚实的,从未偷过别人的东西。经过进一步的询问,才知道甚至他们讨论罪恶与诚实的时候,厨师就在想传教士的马,以及如何能得着那匹马。于是传教士告诉他:『这就是贪心,而贪心是罪恶的。』在罗马七章,保罗也用贪心为例证。我们要控制贪心是何等困难!我们越想要不贪心,就越贪心。使徒保罗想要公义、圣别并完全。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他是成功的。他禁止自己偷窃,但他无法禁止自己贪心。事实上,他知道他不可能控制自己的贪心。所以他呼喊:『我是个苦恼的人!谁要救我脱离那属这死的身体?』(24。)

『这死』


 保罗所说的『这死』是什么意思?他的意思是,死在贪心的形态里,一直杀害他。同样,在我们里面有个东西,每天每分钟都在杀害我们。我们若松散或大意,就不会领悟这点。但我们若想要正直、圣别、属灵并完全,就会发觉我们不完全,反而一直被死杀害。我们不需要等到老了,肉身即将死去的时候才经历死。甚至肉身的死也是逐渐的死。即使我们活着时,每天也多死一点;我们越老就越死。假定你有七十元,你若花了五元,就剩下六十五元。你若花了六十九元九十九分,就只剩下一分。同样,我们在花费我们的一生。无论我们年老或年轻,我们都逐渐在死。我是有许多孙儿孙女的老人。他们告诉我他们几岁时,我有时候想:『你们不是在活,你们都在死。』

 死是深奥的事。它杀害我们的体、魂和灵。现在它就在杀害你的身体、心思、意志和情感。它杀死你的心,尤其你的灵。这就是许多人死沉的来赴召会聚会的原因。他们坐在椅子上,不祷告或尽功用,因为他们死了并埋葬了。这样死了的人不可能呼喊:『赞美主!』有些弟兄在聚会中死沉,因为他们对妻子发了脾气。即使你对妻子不高兴,外面没有发脾气,你的灵也会被杀死。有时候领头弟兄问我,为什么这么多弟兄姊妹在聚会中不尽功用。我告诉他们,原因是这些圣徒死了,并且装了棺材。你怎能期望死了的人尽功用?不要劝勉他们,或给他们规条。反之,要作些事,使他们从坟墓里复活;然后他们就会在聚会中说话。我的点是,我们里面都有个东西,圣经称为死。不要以为死将来才临到。不,死也许今天就在你里面得势。虽然它名叫死,但它非常活跃、刚强,比你有能力得多。你凭着自己无法击败它。

 许多时候,你在聚会中可能有感觉要赞美主或作见证。然而,你立刻开始慎重考虑,以为你不该随便发表什么。你若这样谨慎,就指明你在死的影响之下。你若被传唤,站在法官面前的证人席上,你就必须谨慎。但你来赴召会的聚会,不需要这样谨慎。你不需要拘谨,乃要释放你的灵,并且说,『赞美主!阿们!我要见证基督是我的生命。』任何考虑都会使你死沉。你知道你为什么在聚会中谨慎吗?因为你要荣耀自己,不愿丢脸。这种考虑杀死你的灵。

 我们看过,因着我们里面罪的元素,我们构成了罪人。罪的结局乃是死,就是杀死我们,并使我们死沉的。今天我们不但有罪的问题,也有死的问题。罪与死并行的事实,由罗马八章二节得着证明:『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罪与死的律不是指两个律,乃是一个律有两个元素─罪与死。罪的律在那里,死的律也在那里。

罪的身体和死的身体


 罗马六章六节说到『罪的身体』,七章二十四节说到『那属这死的身体』。罪的身体在犯罪作恶上非常活跃,并且精力充沛。我们要作神的事时,常常觉得疲倦、欲睡、且需要休息。但有机会犯罪作恶时,疲倦就消失,因为罪的身体十分有能力。虽然罪的身体是强壮的,但死的身体是软弱的。在从事属世的消遣上,罪的身体是活跃的;但在参加召会的聚会上,死的身体是软弱的。死的身体也许使我们说,『我无法去聚会。我觉得不舒服,并且昨晚我的孩子使我无法入睡。我十分软弱、疲倦。我需要留在家里休息。』同一个身体也许是罪的身体,或是死的身体,就看它与什么有关。与罪有关,它是强壮的;与神有关,它是软弱的。我们的灵被点活、活着、并受操练时,我们的身体就不疲倦。但我们的灵冷淡、甚或不冷不热时,我们也许就不愿去聚会,而宁愿留在家里休息。有些姊妹也许说,『最近三天我忙得精疲力尽。我不能去聚会;我需要休息。』虽然这似乎是事实,实际上却是虚假的借口。

生命赐给我们必死的身体


 正如我们所看见的,在七章二十四节保罗呼喊:『我是个苦恼的人!谁要救我脱离那属这死的身体?』脱离这死的路见于八章二节,乃是藉着生命之灵。我们需要转到我们的灵里,并照着我们的灵而行。不要相信你疲倦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一百次有九十九次是谎言。聚会的时间到了,不要说你很疲倦。那是谎言,你不该相信。你也不该想要定意作什么,因为那不管用。我们所需要作的,其实非常简单:转到灵里,留在灵里,并且照着灵行动、举止、并行事为人。我们若这样作,在我们灵里那生命之灵甚至会赐生命给我们必死的身体。那些从主接受负担禁食的人,也许数日不食,不觉得饥饿,也不觉得疲倦,因为他们活着,不是凭着肉身的力量,乃是凭着来自他们灵里的力量。里面的灵成为他们活着之能力的源头。不信者若这样禁食,也许只要一两天后就不行了。但我们信徒若受主的引导禁食,并且在灵里禁食,就可以维持许多天而毫无问题。那段期间我们活着,不是凭着我们肉身的力量,乃是凭着来自我们灵里的力量。内住的灵从我们灵里赐生命给我们的肉身。我们得释放脱离死是同样的原则。

 我们若在聚会中静默,就表示我们是在死的杀死、致死之下。这时候我们必须转到我们的灵里,并赞美主。我们若对参加聚会、祷告、或与圣徒交通感到厌倦,这也表示我们是在死的杀死和削弱之下。我们若要脱离这个,就必须转到我们的灵里,并且说,『赞美主!主耶稣!阿利路亚!阿们!』立刻你会觉得来自你灵中泉源的能力和力量,传输到你必死的身体里。

基督安家在我们里面


 罗马八章是很深的一章,不但在道理上,也在经历上。我们越经历这一章,它似乎就变得越深。就道理而论,要背诵本章的经文很容易。但其中所包含的经历却深奥得无法测度。例如,十一节的经历就不可能述尽说竭:『然而那叫耶稣从死人中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里面,那叫基督从死人中复活的,也必藉着祂住在你们里面的灵,赐生命给你们必死的身体。』本节启示,内住的灵赐生命给我们必死的身体。我们必须将本节与上一节放在一起,上一节说,『基督若在你们里面,身体固然因罪是死的,灵却因义是生命。』因为基督在我们里面,我们的灵就是生命,尽管我们的身体因罪是死的。十一节说,这位基督,就是那灵,必须不仅在我们里面,也住在我们里面。有基督在我们里面是一回事,但有基督住在我们里面是另一回事。十节有『在…里面』;然而,十一节不再只是『在…里面』的事,乃是『住在…里面』的事。基督是仅仅在你里面,还是住在你里面?我们需要基督的内住。为此,我们必须把我们这人里面的地位给祂。基督在你里面,但祂也许没有住在你里面,因为祂在你里面没有地位、空间。你若让基督住在你里面,内住的基督,就是内住的灵,就要从你的灵将生命分赐到你必死的身体里。这就是说,内住的灵要将祂自己从你的灵扩展到你身体的肢体里。

 内住的基督叫你的灵活过来以后,祂就要点活你死沉身体的肢体。我相信你的灵里有基督,并且你的灵是生命,但我担心基督不能分赐生命到你死沉、必死的身体里。一面,我们的身体是死沉的身体;另一面,它是必死的身体。赞美主,在八章十一节,我们看见生命能供应我们死沉身体的路!这路就是让基督住在我们里面,安家在我们里面。这里的『住』,原文不是一般的住字,乃是与以弗所三章十七节说到基督安家在我们心里所用的字同字根。这字根意房屋或家。因此,这不是普通的住字,乃是与基督安家在我们里面有关的重字。

把地位给基督


 基督要在我们里面得着更多的地位,并安家在我们里面。但祂也许没有自由定居在我们里面。毫无疑问,我们的灵是生命,但我们的身体里也许没有生命。我们的灵里也许有基督,但我们并没有彰显祂。有些人说,呼喊和赞美没有用。但若没有用,为什么有些人能说,『赞美主!』有些人不能?许多牧师不能这样说,因为就某种意义说,他们被杀死了。数年前,一位年轻人在特会中站起来说,他不赞成呼求主耶稣的名。但他说话时,自然而然呼喊:『哦,主耶稣!』这样的事例还有许多。

 许多人没有赞美主,因为他们的灵软弱,他们那没有被内住的基督点活过来的身体,因内住的死而死沉。然而,我们若让基督在我们里面得着一点地位,生命就会供应我们必死的身体。生命会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死沉的肢体里,并且我们会开始赞美主。我们越赞美主,我们的全人就越得着能力。

得着自由的人


 我们不能否认,罪与死的元素在我们里面。我们何等感谢主,我们也有称为『生命之灵』的元素。不但如此,我们有内住基督的元素。有了这些元素在我们里面,问题就是我们『烹调』时要用那一样。一位姊妹在厨房里放了许多材料,但一切都在于她选择那些材料烹调。我们需要一直转到我们的灵里,并且照着我们的灵而活。我们若这样作,内住的基督对我们就是真实的,我们也会看见祂是何等无限。至终,祂会将祂自己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死沉、必死的身体里。这样,我们就会完全得释放脱离死。

 我们得释放脱离罪、律法、肉体和死,就是真正得着自由的人。我们是这样的人,就不再在罪、律法、肉体和死之下。得释放脱离这一切事的路,就是使我们的旧人钉十字架,使我们的旧丈夫埋葬,并转到灵里,将我们的心思置于灵,且照着灵而行。我们若这样作,至终就会完全得释放。这话也许相当简单扼要,但我们若实行并经历,就会看见这话是无限无量、无法测度、且高深奥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