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篇 神拣选中的经纶
总纲目




壹 恩典所保留的余数
贰 以色列失脚,外邦得救
叁 外邦蒙怜悯,以色列得复兴
肆 对神拣选的赞美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关于神的拣选这一段的第二点,就是神的经纶。神在祂的拣选中有经纶,就是神圣的安排。这神圣的安排或行政,管制全世界和全人类。在神主宰之下的这行政,就是祂神圣的经纶。

壹 恩典所保留的余数


 在罗马十一章一节保罗问:『这样,我说,神弃绝了祂的百姓吗?绝对没有!』保罗是杰出的律师,擅于辩论,并且无论处于申辩的那一方都得胜。若没有罗马十一章,我们当然会以为神拣选以色列人之后,必定改变了心意。罗马九至十章似乎指明神放弃了以色列人。因为有些人这样以为,所以保罗就问:『神弃绝了祂的百姓吗?』然后他自己答复问题,坚决的说,『绝对没有!因为我也是以色列人,出于亚伯拉罕的后裔,属便雅悯支派的。神并没有弃绝祂预先所知道的百姓。你们岂不晓得经上论到以利亚是怎么说的?他怎样向神控告以色列人说,「主阿,他们杀了你的申言者,拆了你的祭坛,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但神的回话是怎么对他说的?是说,「我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十一1~4。)神的申言者以利亚,向神控告以色列人。然而,神告诉以利亚,不要在祂面前控告百姓,因为祂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保罗继续说,『在现今的时候,也是这样,照着恩典的拣选,还有剩下的余数。既是照着恩典,就不再是本于行为;不然,恩典就不再是恩典了。』(5~6。)

 保罗辩论得真好,他无论为问题的那一方申辩,总是得胜。在十章他说以色列人坏,就证明他们有多坏。十章二十一节说,『至于以色列人,他却说,「我整天向那悖逆顶嘴的百姓伸手招呼。」』当然地上最坏的百姓就是悖逆顶嘴的百姓。我们读这样的叙述,很容易说,『以色列人的情形没有指望。以色列人了了。』然而,我们来到十一章,就看见耶和华如何亲自与以利亚辩论的记载。以利亚说,『主阿,他们杀了你的申言者,拆了你的祭坛。』这些叙述都是真实的。然后以利亚说,『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主临到以利亚,似乎说,『以利亚,听我说。不是只剩下你一个人。我留下七千人。以利亚,你在说什么?』就一面说,在十章保罗似乎反对以色列人;如今在十一章他支持以色列人。在十一章五节保罗说,『在现今的时候,也是这样,照着恩典的拣选,还有剩下的余数。』保罗就是不会被打败。保罗的意思是说,『不但在以利亚的时候神留下七千人,在现今的时候,就是我们所处的这个时候,神仍有照着恩典的拣选。今天还有剩下的余数存留。』对我们现今这时候,原则是一样的。无论基督教多么堕落,我们信在千千万万的基督徒中间,仍有剩下的余数,是神所留下的。

 我不是夸口,但我认为自己就是主所留下的人。你对自己觉得如何?在已往的年间,好些时候我的想法和以利亚一样。但我赞美主,至终我发现主为自己留下许多人。神为祂永远的定旨保留剩下的余数,所以不要失望。

 六节说,『既是照着恩典,就不再是本于行为;不然,恩典就不再是恩典了。』绝不要忘记,我们都是恩典所保留的。这不是我们行为的结果,这完全是因着祂的恩典;若不然,恩典就不再是恩典了。

 『这怎么样?以色列人所切求的,他们没有得着,惟有蒙拣选的人得着了,其余的都成了顽梗不化的。』(7。)原则上,今天的情形是一样的。我们有什么可夸的?我们惟有夸主的恩典。

 八节说,『如经上所记:「神给他们昏睡的灵,看不见的眼,听不见的耳,直到今日。」』这是我们的光景吗?有些人有眼,但他们的眼失去了视力;有些人有耳,但他们的耳失去了功用。这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情形。一九三七年我受主的工作指派,到华北各地旅行,目的是要与基督教分享主所给我们的一切真理。我受倪弟兄带领之下的工作指派作这事。我受嘱咐不要留在任何地方召会中,乃要在华北各地旅行。那段期间我常常在公会里旅行尽职。藉此我知道其中的情形很可怜。有心的人不多;大多数人无眼可看,无耳可听。后来我不再旅行,留在我的家乡烟台。主给我清楚的负担,不要再旅行,只要留在那个城市的地方召会里。我留在那里四年之后,那里就有一次复兴。

 让我告诉你另一个故事。一九三四年,我在上海与倪弟兄同住了相当的时间。有一天我们开车到另一个城市,他对我说,『弟兄,公会弃绝了我们。』他引用保罗在行传十三章四十六节的话说,『我们…转向外邦人去。』从那时起,主恢复中的工作就明确的转向外邦人。从一九三三年我首次与倪弟兄在一起,直到一九五○年我们彼此分开,他在中国没有接到一次任何公会的邀请。虽然没有公会邀请他尽职,但他的书非常受欢迎。无论情形怎样,今天主还有祂剩下的余数。

 让我们往前到罗马十一章九节…『大卫也说,「愿他们的筵席成为陷阱,成为网罗,成为绊脚石,作对他们的报应。」』我们见过同样的事发生在今天的情形里。

 十节说,『愿他们的眼睛昏蒙,不能看见;愿你时常弯下他们的脊背。』今天的基督教里岂不是一样吗?许多人的眼睛岂不是昏蒙,脊背岂不是弯下吗?他们缺少视力以致看不见,也不能站得正直。

贰 以色列失脚,外邦得救


 神拣选中的经纶,首先是在于恩典所保留的余数,其次是在于藉着以色列人失脚而得救的外邦人。在罗马十一章十一节保罗说,『这样,我说,他们失脚是要他们跌倒吗?绝对不是!反倒因他们的过失,救恩便临到外邦人,好惹动他们妒忌。』在九章三十二节保罗说,以色列人『碰跌在那绊脚石上』。现今在十一章十一节他说,他们失脚不是要他们跌倒。保罗非常谨慎的展开他的辩论说,以色列人失脚,但他们没有跌倒。在十一节下半,保罗描述以色列人的跌倒是『过失』;因着这不信的过失,救恩便临到外邦人。保罗陈明的是何等的申辩!他是何等一位律师!没有人能打败他,人人都必须服他。在十二节保罗说,『若他们的过失成为世人的富足,他们的缺乏成为外邦人的富足,何况他们的丰满?』以色列人造成的过失成了世人的富足,他们的缺乏成了外邦人的富足。在保罗以外,谁能这样辩论?

 在十一章十三至十四节保罗说,他显大他在外邦人中的职事:『我是对你们外邦人说的,因我是外邦人的使徒,所以荣耀我的职事,或者可以惹动我骨肉之亲妒忌,好救他们一些人。』虽然保罗荣耀他在外邦人中的职事,实际上他却在为以色列人争辩。

 我们需要仔细读十五节:『若他们被丢弃,世人就得与神和好,他们被收纳,岂不是从死人中复生吗?』请注意保罗不是说『弃绝』。弃绝是一回事,丢弃是另一回事。在十一章一节保罗问:『神弃绝了祂的百姓吗?』保罗自己答复问题说,『绝对没有!』因此,在『被弃绝』和『被丢弃』之间有重要的不同。被弃绝的意思是被撇弃,而被丢弃的意思是暂时被摆在一边。所以,保罗的思想是神丢弃了以色列人,不是弃绝了他们。

 让我们读十六至十八节:『所献面团的头一部分若是圣的,全团也是圣的;树根若是圣的,树枝也是圣的。若有几根枝子被折下来,你这野橄榄得在其中接上去,一同有分于橄榄根的肥汁,你就不可向那些枝子夸口;纵然夸口,也不是你托着根,乃是根托着你。』橄榄根是谁?所献面团的头一部分是谁?我信正确的答案是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在十一章二十八节保罗说,以色列人『因列祖的缘故是蒙爱的』。『列祖』指先祖,指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这三位先祖是橄榄根,和所献面团的头一部分。

 我们需要清楚关于所献面团的头一部分和全团之间的不同。假定你有作饼的一团生面,你从那团面取出一块;那一块可称为头一部分。在圣经里,所献面团的头一部分不是给百姓吃的,乃是先献给神,然后给祭司,作他们的食物。照着民数记十五章十八至二十一节,神告诉以色列人,他们进入那地以后,必须将头一块面团献给主。那面团称为新面,罗马十一章十六节里『所献面团的头一部分』就是指这个。使徒保罗用这头一块面说明亚伯拉罕同以撒、雅各。我们在创世记生命读经里读到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就会发现这三位先祖该被视为一个人,三者的属灵经历实际上是一个人的经历。这三位先祖从前是,现在仍是向神所献面团的头一部分,头一块面,而他们所有的后裔乃是全团。同样,三位先祖从前是,现在仍是神所栽种之橄榄树(耶十一16)的根,而他们所有的后裔乃是枝子。所以,保罗的辩论是,献给神的头一块面若是圣的,全团也就是圣的。这就是说,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是圣的。不但如此,树根(列祖)若是圣的,所有的枝子(列祖的后裔)也就是圣的。虽然以色列人失脚,但他们没有跌倒。他们暂时被砍下来;以后他们要重新被接上去。

 在罗马九章,神所拣选的人被比喻为泥;在罗马十一章,他们被比喻为作饼用的一团面。你以为那一个较好?你愿作一块泥或一块面?虽然我宁愿作一块面,但作泥仍是好的,因为泥是用来作蒙怜悯的器皿,以盛装基督。因此,林后四章七节告诉我们:『我们有这宝贝在瓦器里。』不但如此,提后二章二十节说,『有金器银器,…有作为贵重的。』我们看过罗马九章泥土造的器皿,藉着呼求主的名被充满,如罗马十章里所启示的。提后二章二十节的器皿也是这样;该章二十二节告诉我们,寻求主的人需要清心呼求祂。所以,贵重器皿被充满的路,乃是藉着呼求主的名。

 罗马九章给我们看见,我们是泥块,被作成盛装基督的器皿。这很美妙。然而,我更欢喜作一块面,全团的一部分。泥没有生命,面团却是生命的东西,是用细面作成的。虽然泥可用来作器皿,盛装基督以荣耀神,但面团却是为着满足神;面团是献给神作食物以满足神。一块无生命的泥不能满足神,惟有在面团里才有满足神的活的元素。

 面团是为着神的满足,根是为着我们的满足。罗马十一章十七节说,我们『这野橄榄得在其中接上去,一同有分于橄榄根的肥汁』。我们在创世记生命读经里读到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生平,就会看见他们是橄榄根;整棵橄榄树都在于他们的肥汁。赞美主,我们这野橄榄得接在神栽种的橄榄上,使我们一同有分于橄榄根的肥汁!这是我们的享受。神享受面团;我们享受根。面团和根都属于植物生命,满足神和人的生命。麦子和橄榄都为神和人产生享受和满足。赞美主!我们一再看见保罗是多么深的作者。罗马书里没有一样是肤浅的。

 在十七节保罗说,我们外邦人『这野橄榄得在其中接上去,一同有分于橄榄根的肥汁』。接枝是生命的事。野树的枝子接在栽种的树上,就是接受栽种之树的生命。因此,这不是我们外邦人改变宗教的事,乃是接受根的生命的事,这生命就是基督。许多外邦人从异教转向基督教,却没有接受基督的生命。他们从未接在神所栽种的橄榄树上,以基督作生命;但我们已接上,与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一同享受基督的生命。赞美主!

 保罗在十九节为外邦人说话,他说,『这样,你要说,那些枝子被折下来,是特为叫我接上去。』外邦人也许这样以为。保罗回答:『不错,他们因着不信,所以被折下来,你因着信,所以站立得住。你不可心思高傲,倒要惧怕;因为神若不吝惜本来的枝子,也必不吝惜你。你看神的恩慈和严厉:对那跌倒的人是严厉,对你却是神的恩慈,只要你常留在祂的恩慈中;不然,你也要被砍下来。』(20~22。)保罗的话何等有智慧。

 所以,因着以色列人的过失,因着他们的失脚,救恩便临到外邦人。然而,以色列人没有跌倒;他们只是失脚。这是神拣选中的经纶。

叁 外邦蒙怜悯,以色列得复兴


 『而且他们若不是常留于不信中,仍要被接上,因为神能够把他们重新接上。你是从那天然的野橄榄树上砍下来的,尚且逆着性得接在栽种的橄榄树上,何况这些天然的枝子,岂不更要接在自己的橄榄树上吗?』(23~24。)虽然保罗似乎为外邦人说话,但他实际上更支持犹太人,因为他自己是犹太人。在说到外邦人的话背后,隐含着他对犹太人的负担。

 『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知道这奥秘,(恐怕你们自以为精明,)就是以色列人有几分硬心,直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25。)『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是指悔改相信的外邦人说的。现在是许多外邦人要悔改的时候。因此,『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还没有完成,目前仍在继续。『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与『直到外邦人的时期满了』(路二一24)不同;有些基督徒将这两句话混淆。『直到外邦人的时期满了』是指关于外邦人掌权时期终结的预言;『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是指外邦人中悔改的完成。

 在罗马十一章二十六节保罗宣告:『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如经上所记:「必有拯救者从锡安出来,祂要从雅各家消除不虔。」』那时所有存留的以色列人都要得救。『「我除去他们罪的时候,这就是我与他们所立的约。」就着福音说,他们因你们的缘故是仇敌;但就着拣选说,他们因列祖的缘故是蒙爱的。』(27~28。)请注意二十八节的两个『缘故』:『你们的缘故』和『列祖的缘故』。他们因我们的缘故是仇敌;但因列祖的缘故是蒙爱的。『因为神的恩赐和呼召,是没有后悔的。』(29。)神的恩赐和呼召是永远的,没有后悔,没有改变。神的恩赐一赐下,就永远赐下。神一呼召了我们,就永远呼召了我们。祂绝不会为祂的恩赐和呼召后悔。我们何等感谢神,『在祂并没有变动。』(雅一17。)『你们从前不信从神,如今却因他们的不信从,蒙了怜悯;照样,他们现今也是不信从的,叫他们因着你们所蒙的怜悯,现今也就蒙怜悯。因为神将众人都圈在不信从之中,为要怜悯众人。』(罗十一30~32。)这里我们看见保罗用不信从和怜悯作为他辩论的方法。人的不信从给神的怜悯有机会,而神的怜悯带给人救恩。因此,我们再次看见保罗每次的申辩都得胜。神将众人都圈在不信从之中,为要怜悯众人。这是神的经纶。我们能说什么?我们只能说,『为着祂的怜悯,阿利路亚!』祂甚至用我们的不信从圈住我们,使我们作显示祂怜悯的器皿。

肆 对神拣选的赞美


 这时保罗向神扬声赞美,为着神的拣选而赞美。『深哉,神的丰富、智慧
和知识!祂的判断何其难测,祂的道路何其难寻!谁曾知道主的心思,谁曾作过祂的策士?谁曾先给了祂,使祂后来偿还?因为万有都是本于祂、藉着祂、并归于祂;愿荣耀归与祂,直到永远。阿们。』(33~36。)保罗在罗马九至十一章,似乎给了我们地图,使我们藉此可寻见神的道路。神在三个阶段得着赞美和荣耀:已过,因为万有都本于祂;现今,因为万有都藉着祂;将来,因为万有都要归于祂。已过万有都本于祂而成,现今万有都藉着祂存在,将来万有都要归于祂。神的拣选是照着祂自己,照着祂的选择,不是照着任何别的事物。万有都本于祂,藉着祂,并为着祂。『愿荣耀归与祂,直到永远。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