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篇 荣耀的后嗣(三)
总纲目




贰 模成的后嗣
 一 长子的许多弟兄
 二 和基督同作后嗣
 三 模成长子的形像
  1 里面藉着那灵的工作

贰 模成的后嗣


 一 长子的许多弟兄

 在前两篇信息中,我们看过儿子名分的福分。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模成的后嗣。后嗣要模成什么?乃是模成神长子基督(来一5~6)的形像。基督是神的长子,信徒是神的众子。(二10。)基督这神的长子对于要模成祂形像的众弟兄,就是神的众子,乃是典型、榜样、模型和原型。这模成是为着要来的得荣。我们不该期望得荣耀,而不先在生命里长大,并模成神儿子的形像。我们若期望得荣耀,而不被模成,就会失望。要来的得荣在于我们模成神儿子的形像。因此,得荣在于我们生命的长大。

 我再用康乃馨的种子为例证。种子撒在地里并发芽:这是重生。然后康乃馨长大:这是生命的长大,变化的阶段。至终康乃馨苗长到开花的地步:这是改变形状和得荣。康乃馨开花的阶段,就是它得荣的阶段。康乃馨在发芽的阶段,若不长大而期望开花并得荣耀,开花的时候绝不会来临。你若不在生命里长大,却等待开花的时候,得荣的时候,你就是作梦的人。然而,这正是今天许多基督徒中间的光景。

 最近,我与一些非常熟悉外面世界局势的基督徒朋友一同喫饭。他们告诉我们,许多基督徒对预言的两个主要方面很感兴趣:被提以及与主来临有关的兆头。然而,我们若期望被提而不在生命里长大,我们就是作梦的人,因为被提实际上就是我们的改变形状和得荣。没有一粒康乃馨种子能一夜之间从芽长到花。想想看,康乃馨芽梦想一夜之间从芽的阶段长到花的阶段;这也许会发生在梦里,却不会在实际生活里,因为这样不寻常的发展完全违反生命的律。照着生命的律,康乃馨苗必须渐渐长大,以至于达到成熟,然后花朵才出现。同样,我们必须渐渐长大,直到我们达到长成的人。(弗四13。)一旦我们达到开花的阶段,我们就预备要改变形状并得荣耀。因此,得荣连同改变形状,惟有我们达到成熟以后才有可能。

 我们也可用大学毕业为例证。假定有一大学新生梦想一夜之间完成教育,次日早晨就毕业;那不过是个梦。实际上,他不该期望毕业,直到他完成了四年的学业。他修完了所有的课程,并通过了所有的考试之后,就可毕业。毕业绝不会忽然来临。

 许多基督徒活在梦里。虽然许多基督徒期望被提到空中,至终他们却都进到土里。在已过一个半世纪中,关于主的来临有许多古怪的预测。许多所谓的预言教师甚至敢确定主降到空中的日期。然而,年日过去,什么也没有发生。每个预测都没有实现。

 我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数年后,十几岁时得救的。我爱读圣经,并想要认识其中的真理。所以,我虽然是个穷学生,却设法买属灵书籍。许多教导预言的事,并有所着述的人,提供了好些预测,这些预测多半因第二次世界大战而破灭;没有一个实现。圣经大教师潘汤(D. M. Panton),出版『黎明报』,一九三○年代中期发表一篇文章,内含两张照片,一张是该撒尼罗,另一张是墨索里尼。潘汤说,『看看这两张照片。看他们多相似。墨索里尼必是敌基督。』我们知道这篇文章以后,我在一次召会的聚会中说,『亲爱的圣徒们,潘汤先生发表一篇文章,告诉我们墨索里尼就是敌基督。若是这样,主必然快来了,我们也要被提。弟兄们,在我灵里深处我确知一个原则─被提是成熟的结果。在新约里,被提好比收割,惟有在庄稼成熟了以后,收割才有可能。庄稼若不成熟,还是青嫩、新绿的,怎能收割?这是不可能的。弟兄姊妹们,看看今天主的子民中间的光景。看看庄稼,成熟了吗?照着目前庄稼成长的阶段,你信收割就在眼前吗?这是不可能的。你向田观看─没有一处有真正的长大。虽然地上处处都有成千上万的真基督徒,这是经过两个世纪的传扬福音,传教士将福音带到地极去的结果,但成长仍非常少。真正生命的长大在那里?几乎没有长大,没有成熟。那我们怎能期望有收割?我敢说,不会有收割,直到庄稼成熟。』我说这话,大约在四十年前;然而,到如今被提还没有发生。墨索里尼被杀埋葬了,也没有基督徒看见敌基督。

 我们不该用古怪的预测探讨预言。许多作者这样作过,结果每一个都蒙羞了。我们必须领悟,得荣连同改变形状乃是在于我们在生命里长大,以至达到成熟。我们若要得荣耀,就必须长大,因为得荣是成熟的结果。我们成熟了,那个成熟就会带进得荣。得荣不会偶然来临,一夜之间发生;得荣是生命长大的结果。弟兄姊妹们,我们需要长大。我们是神的庄稼,需要成熟,直到收割的时候,就是我们改变形状并得荣的时候。

 二 和基督同作后嗣

 从这里开始,我们需要读更多罗马八章的经文,并加以注释,包括我们在前两篇信息中所说过的一些经文。我们可从十七节开始:『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神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只要我们与祂一同受苦,好叫我们也与祂一同得荣耀。』儿女不能成为法定的后嗣。要成为法定的后嗣,儿女必须长成儿子,儿子又必须长成后嗣。我们达到了这长大的阶段,就要得荣耀。虽然我们在上一篇信息中曾看过这一节,但我现在要从另一角度来探讨。我们需要领会,任何一种生命真正的长大,都在于艰难和受苦。没有艰难或受苦,任何生命都很难长大。在十七节我们看见受苦的事。我已经指出,我们经过的苦难越多,我们荣耀的程度就越大。然而,十七节所题的受苦不只与外面的得荣有关;受苦也是为着生命的长大。我们越受苦,我们就越长大,也越快成熟。田里的庄稼若能说话,它就会说,它不但藉着土壤、水分、肥料、空气、和阳光长大,也藉着受苦长大。甚至阳光本身就是苦难的来源,因为太阳的炙热把庄稼烤熟了。所以,你若期望长大,就需要告诉主:『主,我不拒绝任何一种苦难。苦难帮助我长大。』我们不该期望免于苦难的生活。

 许多时候我用婚姻的事为例。你是年轻弟兄,无疑的,你期望娶一位正适合你情形的姊妹为妻子。然而,至终你发现你的妻子完全与你的期望相反。不要以为你的婚姻是要将你切成碎片。不,你必须说,『主,我为这样一个好妻子感谢你。我的妻子不是把我切成碎片,乃是帮助我长大。』没有一个丈夫喜欢从妻子口里听见『不』字。我们都喜欢我们的妻子说『是』。那是何等甜美!然而,似乎大多数的妻子都习惯说『不』。这些『不』使我们作丈夫的多多长大。所以年轻的弟兄们,你听见亲爱的妻子对你说『不』的时候,该受安慰。不要受困扰或被得罪,乃要说,『主,我为着这一切『不』感谢你。』这样的苦难帮助我们长大并成熟。然而,如保罗在十八节所说,『今时的苦楚,不配与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相比。』我们在前面的信息中已经说过受苦的这面。

 三 模成长子的形像

 二十六至二十七节说,『况且,那灵也照样帮同担负我们的软弱;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为我们代求。那鉴察人心的,晓得那灵的意思,因为祂是照着神为圣徒代求。』这里有那灵的同情、帮助和代求。我们有这些,目的是为着什么?目的见于二十八至三十节。保罗用『还有,我们晓得』这话,来开始二十八节,就将本节连于前面几节的话。『还有,我们晓得万有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神呼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在二十九节看见这目的:『因为神所预知的人,祂也预定他们模成神儿子的形像,使祂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保罗不是说,神预知并预定我们到喜乐之地,或得着永远长存的生命。这些不是我们的定命。神预定我们模成祂儿子的形像。这定命甚至在我们受造以前就决定了。在创造世界以前,神为我们定了这样的定命。因此,这是预定。

 神的长子是原型,我们是大量产品。基督是典型、模子和模型。神已将我们都放在祂里面,使我们模成祂长子的形像。至终我们都要模成模子的形状。有时候姊妹们作饼,将面团放在模子里。面团放在模子里,就有模子的样式和形像。不但如此,面团也必须烘烤,使饼成形,有模子的样式,毫不改变。面团若能说话,它可能会呼喊:『姊妹,怜悯我,不要那么用力压。我受不了,请放手吧。』然而,姊妹会回答:『我若放手,你怎能成为模子的样式?亲爱的面团,我把你放在模子里以后,还必须把你放在火炉里。你也许以为压力已经够使你受苦了,但你还需要烧烤。你经历了压力和高热以后,就会永久成形,有模子的样式。』同样,神的长子基督是原型、模型和模子,我们是一块块的面团。我们都已被放在模子里,现今神的手正在揉我们。

 我们已被命定模成神儿子的形像,使祂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这是神的目的。神的目的是要产生祂长子的许多弟兄。当基督是独生子时,祂是独一的,但神渴望得着许多儿子,作祂儿子的许多弟兄。这样,神的独生子就成为许多弟兄中的长子。祂是长子,而我们是众子。这事的目的是什么?目的是要我们团体的彰显神。神的国是由祂的众子建造的,基督的身体是由祂的众弟兄建造的。没有众子,神绝不能得着国;没有众弟兄,基督绝不能得着身体。因此,神的众子是为着神的国,基督的众弟兄是为着基督的身体。神的国就是身体生活,在召会里的这身体生活就是神的国,在此祂得着彰显,并且祂的管治权在地上得以施行。这就是神的目的。

 所以三十节说,『祂所预定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在永远里我们被预定,在时间里我们蒙呼召。

 为什么神这样安排我们的环境、境遇和景况,使我们经历苦难?我们不该照着我们天然的观念解释说,『全地都充满苦难,人人都经过艰难。为什么我们该例外?』这是天然的观念,我们不该接受。我们必须领悟,神的目的是要使我们成为长成的儿子,而不是小孩子。我们不该满意于一直作小孩子,享受祂的顾惜和爱。神要使我们成为长成的儿子,完全长大成为法定的后嗣,使我们在这宇宙中承受祂的一切所是,并使我们彰显祂,且在地上施行祂的管治权。既然神的心意是要将我们带进完满的儿子名分里,我们就需要长大。毫无疑问,长大来自内里的滋养,但这里面的滋养需要外面环境的配合。照着我们的感觉,外面的环境多半不令人喜乐。因此,就我们而论,外面的环境成为苦难。我不是说,外面的环境不好;它总是好的,但你也许觉得它似乎不好。

 照着孩子们的感觉,有时候父母对孩子们作的事,并不是积极的。孩子们也许又叫又哭,以为自己在受苦。然而,好的父母不受孩子们眼泪的欺骗。有些年轻的母亲被孩子们的哭泣所骗,她们看见小孩的眼泪,就改变她们的策略。用眼泪欺骗父母,对小孩并不是益处。母亲必须告诉孩子:『我不在意你哭,我知道我是把你放在很好的环境里,这对你是最好的环境。你也许说这是受苦。但我知道这对你多么有益处。』

 神正是这样对待我们。祂知道在那一种景况,那一种环境里我们能长得好。祂是我们的父,一切都在祂的安排之下。祂不会作错事。祂为我们作的一切都是绝佳、美妙的,虽然我们也许觉得不好。然而,我们不该在意我们的感觉;我们该顾到神的安排。决定要生在二十世纪的是你吗?计划要生在那一个家庭,要有怎样的父母和弟兄姊妹的是你吗?设计你面孔的是你吗?这些事没有一件是你作的。乃是神拣选你出生的地点,设计你的面孔。神拣选我们,预定我们,并使我们生在合式的时间、合式的地点。祂知道什么对我们最好,一切都在祂的管制之下。我再说,照着我们的感觉,我们的环境也许是苦难,但实际上乃是祝福;那是神主宰的供备。我们为着生命长大所需要的一切,神都主宰的供备了。一切都很好。所以,我们经历痛苦和苦难时,必须否认这一切,并且说,『撒但,你是说谎者。这对我不是痛苦或苦难;这是神的安排。这是使我长到完满儿子名分里的福分。』我们都需要正确的环境,供给我们生命长大所需要的元素。然而,令人不喜乐的事临到我们时,我们也许不领会这一切是来自我们父的手,为叫我们长大。

  1 里面藉着那灵的工作

 即使我们真领会,我们仍然会说,『我怎样处理这事?哦,我不知道怎样祷告。』因此,你开始叹息,而你叹息的时候,那灵就在你的叹息中叹息。当我是年轻人,读到这段话时,我说,『我从未听见那灵的叹息。祂什么时候为我叹息?』至终,我发现在本章里,我们作什么,那灵也作什么。我们呼叫『阿爸,父』,那灵也呼叫。你的灵在你里面见证,那灵也见证。同样,你叹息,那灵也叹息。

 我们为什么叹息?因为我们觉得受苦,并且不知道怎样祷告。似乎圣灵没有给你话。你不知道,似乎圣灵也同样不知道。你不知道怎样祷告,那灵似乎也不知道怎样祷告。那灵照你的样子祷告。你叹息,祂也叹息。你叹息几乎没有目的,但那灵在你的叹息中叹息,有确定的目的。这目的你说不出来,但那灵说得出来。然而,祂若说出来,你也不领会,因为那会是神圣、属天的语言。既然你很难领会,那灵就不说出来。祂『用说不出来的叹息,为我们代求』。然而,这一切都有目的。

 这目的是什么?圣灵在你的叹息中叹息,为要使你完全被塑造成并模成神长子的形像。这是目的。许多圣徒遭遇艰难就说,『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事临到我。为什么这事临到我?』我信我们都这样说过或问过许多次。甚至你们中间新近得救的,也可能已经这样说过了。为什么某些事临到你?因为叹息的灵为这些事祷告。虽然你不知道目的,但祂知道,祂照着神祷告。基督乃是模型,那灵祷告,使临到你的每件事都将你模进这模型里,模进长子的形像里。

 不但圣灵这样在我们里面叹息;我们也可能这样为别人祷告。在我的职事里,我曾多次经历这事。我记得一位亲爱弟兄的事例;他非常爱主,然而,他的个性非常乖僻,没有人受得了。所以,我们为他祷告说,『主,这里有这样一位很可成全的亲爱弟兄,他是这样好的材料。主,他爱你。但没有人受得了他乖僻的个性。主,你对付这点。你知道我们弟兄的景况。』因为我们领悟这样祷告相当严肃,我们只说,『主,你对付这点。主,你知道我们弟兄的景况。』一段时间以后,这位弟兄病了,并且开始哀叹:『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事临到了我。』他立刻叫他的妻子来见长老,请他们去和他交通。我们就去了。从他口里出来的第一句话是:『弟兄们,你们知道我的景况。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事临到了我。』我们里面深处和圣灵一样,知道他为什么受苦;然而,我们不敢说什么。我们只照我们弟兄的样子说,『弟兄阿,为什么这事临到了你?』那是我们所能说的。当弟兄请我们与他一同祷告时,我们不知道怎样祷告。我们只说,『主耶穌阿,为什么这事临到了我们的弟兄?』虽然我们里面深处的确知道原因,但我们只能说,『主,尽你所能的作。』这没有得罪他,因为他也期望主尽所能的作,他说,『阿们。』他以一种方式领会我们的祷告,而我们以另一种方式领会。我们在想:『主,尽你所能的对付他,征服他,焚烧他。』虽然我们不敢这样说,但我们里面有这样的意愿,是我们那时无法表达的。然而,鉴察人心的神答应那个祷告,那是照着祂自己的祷告。弟兄的难处照旧,病又拖了一段时间。他很受困扰,并叫他的妻子再来请我们。我们去了,并随着他问:『弟兄阿,为什么这病持续了这样一段时间?』我们里面也清楚,但没有说什么。他请我们祷告,我们只祷告:『主阿,我们仍求你尽所能的作。』赞美主,再过一段时间以后,这位弟兄的情形改变了。首先他相当从他的个性得救;然后他的病得医治。最终他能呼喊:『阿利路亚!现在我知道了。现在我知道了。』

 为什么那灵在我们里面用说不出来的话叹息?祂叹息,是叫我们被塑造、被模成神儿子的形像。要说到生命里的圣别容易多了。然而,随着圣别的乃是模成。我们不但需要被圣别,被神的所是浸透,也需要被塑造成形。我们也许从一切凡俗的事分别出来,并且被神圣别的性情浸透,但仍缺少这模成。圣别可能不需要任何苦难。相反的,模成需要苦难。在圣别里没有模型,只有在个性上、性情上的改变,但在模成里有模子,使我们藉此模成神儿子的形像。有了这模子,还要加上压力,塑造成形,也要用水搀调,用火焚烧。面团,白色的细面,若能说话,它就会说,『这对我是何等的苦难。你用别的东西与我搀调,你压我,你甚至把我放在火炉里烧烤。整个烹调的过程都是苦难。』那是正确的。没有苦难,我们就无法模成模型的形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