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篇 荣耀的后嗣(二)
总纲目




 四 那灵的初熟果子
 五 那灵的帮助
 六 那灵的代求
 七 完满的儿子名分

 四 那灵的初熟果子

 罗马八章十七节说,『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神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只要我们与祂一同受苦,好叫我们也与祂一同得荣耀。』在十七节我们看见,我们从儿女长进到后嗣。我们是神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保罗在这里的思想非常强烈。本节指明与作后嗣有关的条件。我们不该说,单单因为我们是儿女,我们就是后嗣。这太轻率了。我们作神的儿女是没有条件的;只要那灵同我们的灵见证,我们就是神的儿女。然而,我们要从儿女长进到后嗣,就有条件;这条件在本节下半题到。

 作神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条件是『我们与祂一同受苦,好叫我们也与祂一同得荣耀』。我们也许不喜欢苦难,但我们需要苦难。要记得苦难是恩典的化身。我们不该因受苦而烦恼。我们若与祂一同受苦,我们就要与祂一同得荣耀。虽然我不能说没有苦难,我们就不会得荣耀;但我们受苦的程度,确实断定我们荣耀的程度。我们经过的苦难越多,我们的荣耀就越加强,因为苦难增加我们荣耀的强度。我们想要得荣耀,却不愿经历苦难。然而,苦难增加荣耀。在林前十五章四十一节保罗说,『这星和那星在荣耀上也有分别,』指明有些星比别的星照耀得更明亮。我们都会照耀,我们也都会得荣耀,但我们荣耀的强度会在于我们愿意接受多少苦难。到那日使徒保罗确实会比我们众人照耀得更明亮。你信你会照耀得像保罗那样明亮吗?我们都会得荣耀,但我们荣耀的强度会照着我们的苦难而有所不同。所以保罗在罗马八章十八节说,『因为我算定今时的苦楚,不配与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相比。』今时的苦楚比起将来的荣耀,就算不得什么。

 十九节说,『受造之物正在专切期望着,热切等待神的众子显示出来。』这显示指神的众子显明或显现。我们都是神的众子。我先前题过,我们若在街上告诉人,我们是神的众子,他们会以为我们疯了。他们会说,『看看你和我。我们之间有什么不同?我们都是人。你与我没有不同。你只是另一个人。为什么你说你是神的儿子?』然而,日子将到,神的众子要显明出来。到那日不需要宣告:『从现在起我们是神的众子,』因为我们都会得荣耀。我们会在荣耀里,被神的荣耀标出为众子。那时,其它的人都必须承认我们是神的众子。他们会说,『看这些人!这些满了荣耀的人是谁?他们必是神的众子。』我们不需要说什么。我们要藉着我们的得荣耀被标出。整个受造之物正在用注视的眼目等待这事,因为受造之物热切等待神的众子显示出来。

 二十节继续说,『因为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不是自己愿意的,乃是因那叫它服的。』我们需要留意『虚空』这辞。整个受造之物都在虚空之下。日光之下一切都是虚空。智慧的王所罗门说,『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传一2。)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

 然后二十一节说,『指望着受造之物自己,也要从败坏的奴役得着释放,得享神儿女之荣耀的自由。』我们需要留意另外两个辞:『奴役』和『败坏』。在整个宇宙中,除了虚空和败坏之外,没有别的。这败坏是一种辖制,是辖制整个受造之物的奴役。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指望着自己要从败坏的奴役得着释放,得享神儿女之荣耀的自由。有一天,神的儿女要得荣耀,要被带进荣耀里。那荣耀会有自由,那自由将是一个国度、范围。那整个荣耀将是我们要被带进的国度、范围。我们被带进那自由或荣耀的国度时,受造之物就要得拯救脱离虚空、败坏和奴役。这是整个受造之物在等待那时候的原因。我们与受造之物关系密切,因为受造之物将来的定命在于我们。我们若成熟得慢,受造之物就会责怪我们,并埋怨我们。受造之物会说,『神亲爱的儿女,你们长得太慢了。我们在等待你们成熟的时候,就是你们进入荣耀的时候,那将是我们得释放脱离虚空、败坏、和奴役的时候。』我们必须对受造之物忠信,不使受造之物失望。

 二十二节说,『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一同受生产之苦,直到如今。』似乎一颗星对另一颗星叹息,月球对行星叹息。它们都一同叹息。受造之物不但一同叹息,也一同受生产之苦。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并受生产之苦,直到如今。

 二十三节接着说,『不但如此,就是我们这有那灵作初熟果子的,也是自己里面叹息,热切等待儿子的名分,就是我们的身体得赎。』虽然我们已藉着重生生为神的众子,并有那灵作初熟的果子,但我们也叹息,因为我们仍在联于旧造的身体里。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身体仍属于旧造。我们的身体既属于旧造,还没有得赎,我们就在其中叹息,和受造之物一样。然而,我们叹息的时候,有那灵的初熟果子。那灵的初熟果子是给我们享受的;这是对要来之收成的预尝。这初熟果子是圣灵,作我们完满享受神,享受神之于我们一切所是的样品。神之于我们是如此丰富。全享会在荣耀的日子来临。然而,在全享来临之前,神今天已给我们预尝。这预尝是祂神圣的灵,作全享祂之于我们一切所是之收成的初熟果子。

 你若与不信者谈话,他们会承认,就一面说,他们在跳舞和赌博这样的娱乐中有一些享受。然而,他们也会告诉你,他们不喜乐。你可以问他们:『为什么你去跳舞或去赌场?』他们会回答:『因为我很悲哀,很受压。我需要作些事。』他们也叹息,但只有叹息,没有别的。我们却不一样,我们叹息时,里面有那灵作初熟的果子,作为对神自己的预尝。甚至我们受苦时,我们也有享受。我们尝到主的同在。主的同在就是那灵作初熟的果子给我们享受。所以我们与属世的人不同。他们经历叹息,没有内里的享受;然而,我们外面叹息,里面却欢乐。为什么我们欢乐?我们欢乐,因为我们有那灵的初熟果子。我们里面神圣的灵乃是对神的预尝,将我们引到对神的全享。这是儿子名分的福分中很大的一项。

 我们叹息并享受那灵的初熟果子时,期望儿子的名分。这里儿子名分的意思是完满的儿子名分。虽然我们里面有儿子名分,但这儿子名分还没有成为完满的。那日我们会认识完满的儿子名分。完满的儿子名分是什么?就是我们的身体得赎。我们藉着重生,灵里得着儿子的名分;我们藉着变化,魂里也可能得着儿子的名分。但我们还没有藉着改变形状,在我们的身体里得着儿子的名分。在要来的日子,我们也要在我们的身体里得着儿子的名分。这是完满的儿子名分,是我们所专切期望的。

 我们在等待时,需要长大。我们需要叹息,莫如需要长大。虽然我们需要一直欢乐,但我们欢乐时,需要长大。我们中间许多人太幼嫩,太不成熟;我们都必须长大并成熟。那荣耀的日子何时来临,在于我们生命的长大。我们长得越快,那日来得越早。

 在二十四节保罗说,『因为我们是在盼望中得救的;只是所见的盼望不是盼望,谁还盼望他所见的?』这里所题的盼望是什么?就是荣耀的盼望。我们得救了,我们盼望有一天要进入荣耀。保罗说,『所见的盼望不是盼望,谁还盼望他所见的?』这是什么意思?意思是我们盼望的事是奇妙的,因为我们从未见过。因此,这是真盼望。我们若见过一点点,那就不会是什么绝佳的盼望。你若问我将来的荣耀,我会说我一无所知,因为我从未见过。我无法说到那荣耀,因为我没有见过;那是奇妙的盼望。

 二十五节继续说,『但我们若盼望所不见的,就必忍耐着热切等待。』许多等待的圣徒曾经这样问:『主,还要多久?再十年?再一代?主,还要多久?』这是对我们忍耐的试验。

 五 那灵的帮助

 『况且,那灵也照样帮同担负我们的软弱;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为我们代求。』(26。)『照样』这辞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保罗这样说?这辞很难领会,我信它有包罗一切的意思。『照样』包括前面经文所有的点─专切、期望、叹息、忍耐、盼望等。『照样』这辞与这些点都有关。我们在叹息的时候,圣灵也在叹息。我们在期望的时候,祂就在期望。我们在盼望并忍耐的时候,祂就在盼望并忍耐。我们如何,祂也如何。那灵『照样』帮同担负我们。这是何等的安慰!我们在叹息、等待、并期望的时候,祂也在叹息、等待并期望。祂与我们一样。我们若软弱,祂表面上也软弱,虽然实际上祂并不软弱。祂同情我们的软弱。祂为着我们软弱的缘故,似乎是软弱的,好有分于我们的软弱。我们大声祷告:『父阿,』祂也大声祷告。我们轻声祷告,祂也轻声祷告。我们也许说,『父阿,我好可怜。怜悯我。』我们这样祷告,祂也『照样』为我们祷告。我们怎样祷告,祂也怎样祷告。我们怎样,祂也怎样。我们若祷告得快速、欢乐、大声,祂也这样祷告。我们的样子就是祂的样子。不要以为圣灵与我们大不相同,以致我们接受圣灵,就会成为特别的人。这不是罗马八章所包含的思想。罗马八章启示,圣灵是照我们的样子。姊妹们,你们失望吗?有些姊妹说,『我们喊不出来。我们无法像弟兄们那样大声祷告。因此,似乎我们被忽略了。』姊妹们,要受安慰。那灵照你的样子祷告。你怎样,祂也怎样。赞美主!

 保罗也说那灵帮同担负我们。祂有分于我们的软弱,以帮助我们。那灵没有要求我们联于祂;乃是祂联于我们。那灵没有说,『上到最高的标准来联于我。』我们没有一个人作得到。因此,那灵是照着我们的样子来联于我们。你的样子若是快的,祂也是快的。你若是慢的,祂也是慢的。你试试看去祷告。无论你祷告得强或弱,大声或小声对祂都无关紧要。你若祷告,祂会『照样』在你里面祷告。祂会『照样』帮同担负你。

 若有一个人是瘸腿的,而我要帮助他走路,我就必须照着他的样子。同样,我若要接近一个小男孩,我也必须照他的样子行。我不该说,『小男孩,我是来帮助你的大巨人。』我若这样作,男孩会看看我说,『我不要你。你与我太不相同了。』我若要帮助这小男孩,就必须把自己缩小成小男孩,并且说,『我可以和你玩吗?』我若这样说,小男孩会很高兴,并且回答:『好!我们一起玩吧。』这就是说,我照他的样子帮同担负他。

 有时候召会生活里年长的弟兄太大、太高了。虽然他们想要帮助圣徒,却不是照圣徒的样子帮助他们。在主耶稣复活那天,祂就近两个在往以马忤斯路上的门徒。(路二四13~35。)主完全照他们的样子联于他们。他们谈话的时候,主耶稣装作一无所知。祂似乎问:『你们在谈论什么?』那两个门徒责备祂:『你不知道这几天所发生的事吗?』主说,『什么事?』他们说,『拿撒勒人耶稣,行事说话都有大能的申言者,被定了死罪,被钉在十字架上。』主耶稣既不责备他们,也不向他们启示自己。祂使自己照他们的样子,和他们同行,直到他们将近村子。他们请祂同他们住下,祂就同他们住下。他们坐在屋子里,主拿起饼来,擘开。那时他们的眼睛才得开启,看见是主。他们领悟祂是主时,祂就不见了。

 在召会生活里,年长的弟兄姊妹需要照年幼弟兄姊妹的样子帮助他们。他们需要帮同担负年幼弟兄姊妹的软弱。我们没有一个人这么刚强。我们都在叹息、期望,并且说,『主阿,要到何时呢?』我们天天都在受苦。然而,圣灵与我们同在,照我们的样子帮同担负我们。

 六 那灵的代求

 保罗继续说,『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为我们代求。』那灵照我们的样子,用叹息为我们代求。这叹息表面上是我们的叹息,但在我们的叹息中有那灵的叹息。这就是祂的叹息和我们的叹息一样的原因。祂在我们里面,祂的叹息也在我们的叹息里面。祂『照样』与我们一同叹息。这是我们为着生命的长大,所能有最好的祷告。我们的祷告多半是言语清晰,是说得出来的,却可能不是出于我们的灵。然而,当我们有真正的负担祷告,却不知如何说出时,我们就自然而然因着那负担叹息,但没有什么可说出来的话。这会是最好的祷告,在其中有那灵藉着与我们一同叹息,为我们代求。

 这种说不出来的祷告主要是为着生命的长大,关于这事的真实需要,我们没有多少领会。关于我们物质的需要和事务,我们很清楚,也的确有话语为这些事祷告,但关于我们生命的长大,我们在领会和发表上都欠缺。然而,我们若就着生命的长大寻求主,我们灵里深处常会有某种祷告的负担,却对此没有清楚的领会,为此我们也没有话。所以,自然而然我们不得不叹息。我们从灵里深处叹息的时候,住在我们灵里的那灵就自动联于我们的叹息,为我们代求,主要是使我们在生命里变化,长大达到成熟的儿子名分。

 二十七节说,『那鉴察人心的,晓得那灵的意思,因为祂是照着神为圣徒代求。』那灵照着神代求。这是什么意思?这意思是代求的灵为我们祷告,使我们模成神的形像。我们在下篇信息中要更多来看这点。

 七 完满的儿子名分

 我们看过,我们乃是神的儿子,享受儿子名分的一切福分。我们可以把这些福分列举出来:儿子名分的灵、那灵的见证、那灵的引导、那灵的初熟果子、那灵的帮助、和那灵的代求。至终我们要有神儿子完满的儿子名分显示在荣耀的自由里。(19,21。)

 这段话里用了三个重要的辞─儿女、儿子、后嗣。这三个辞符合儿子名分的三个阶段。神的生命在三个阶段里作工,使我们成为神的儿子。神的生命在我们灵里重生我们,在我们魂里变化我们,并且将我们的身体改变形状。因此,我们有重生、变化、和改变形状。这些加在一起,就给我们完满的儿子名分。这三个阶段的结果,就使众子完全得成熟。

 罗马书这一段告诉我们,那灵同我们的灵见证我们是神的儿女。(16。)十六节不是说儿子或后嗣,因为在儿子名分的第一阶段,我们只是藉着神的生命得重生的小孩子。此后我们会长大。然后十四节说,『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在十四节里,我们不再是婴孩或儿女,乃是儿子。我们能被那灵引导,意思是我们达到了某种生命的成长。我们已从儿女长到能接受那灵引导的儿子。这就是说,我们在第二阶段,变化的阶段。最终,我们要成为后嗣。照着古代的法律,后嗣必须成年,并且被宣布为法定的后嗣,才能承受产业。所以,罗马书这段有重生的儿女、变化的儿子、以及改变形状或得荣的后嗣。我们生为神的儿女,现在正长成神的儿子,且在等候我们完全成熟并依法被宣布为神法定后嗣的时候。使我们成为法定后嗣的手续,是我们的身体改变形状,就是我们的身体得赎,也就是完满的救赎。(23。)我们的身体改变形状,会使我们有资格作神圣产业的后嗣。这改变形状要藉着得荣而完成。

 罗马书这一段有许多丰富,我们需要好几篇信息来讲说。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概略的看了成为神儿子的三个阶段:重生、变化和得荣。这三个阶段的结果,乃是使我们得着完满的儿子名分。这三个阶段符合神救恩的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称义,产生儿女;第二阶段,圣别,使儿女能长成儿子;第三阶段,得荣,结果使身体改变形状,使我们成为神圣产业的法定后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