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篇 在我们灵里那灵的释放(一)
总纲目




壹 生命之灵的律
 一 生命之灵
 二 四重生命
 三 生命之灵的律
 四 三个生命同三个律
 五 神在我们灵里
 六 享受基督这赐生命的灵

壹 生命之灵的律


 在罗马五章我们看见,在基督里的恩赐远超过在亚当里的承受;六章给我们看见我们与基督的联合;在七章我们看见,在我们肉体中律法的捆绑。罗马八章与罗马七章相对。罗马七章有捆绑;罗马八章有释放。罗马七章有律法;罗马八章有圣灵。罗马七章有我们的肉体;罗马八章有我们的灵。因此,罗马七章启示在我们肉体中律法的捆绑,而罗马八章揭示在我们灵里那灵的释放。

 我们需要仔细并留意的读罗马八章一至六节。『如此,现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没有定罪了。因为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1~2。)『生命之灵的律』非常有意义。在这辞里我们看见构成一个实体的三个元素:生命、灵和律;这三项乃是一。

 『律法因肉体而软弱,有所不能的,神,既在罪之肉体的样式里,并为着罪,差来了自己的儿子,就在肉体中定罪了罪。』(3。)神是这句的主词。祂『在罪之肉体的样式里,并为着罪,差来了自己的儿子』,就在基督的肉体中定罪了罪。

 『使律法义的要求,成就在我们这不照着肉体,只照着灵而行的人身上。因为照着肉体的人,思念肉体的事;照着灵的人,思念那灵的事。』(4~5。)神在肉体中定罪了罪,使律法义的要求,成就在我们这照着灵而行的人身上。照着灵的人,思念那灵的事。请注意:五节第一次题起的灵指我们人的灵,第二次题起的灵指圣灵;这意思是说,照着人的灵的人,思念圣灵的事。

 『因为心思置于肉体,就是死;心思置于灵,乃是生命平安。』(6。)心思置于人的灵,乃是生命平安。罗马八章一至六节的每一个字都是宝贵的。我们甚至不该越过这些经文里的任何一个字。由于时间的限制,我只能陈明罗马八章的概略。

 一 生命之灵

 在我们论到罗马八章本身以前,我们需要看八章二节里一个荣耀且奇妙的辞─『生命之灵』。这辞在全本圣经里只用过一次。罗马书直到八章二节才启示『生命之灵』这辞。然而,在八章以前,的确有好几次说到神圣、永远、非受造的生命。生命这辞在罗马书里首次出现在一章十七节;这节说,义人必本于信得生(生命)并活着。这里义人本于信所得的生命,是指神圣的生命。生命这辞在罗马书里第二次出现在二章七节,那里告诉我们:『凡恒心行善,寻求荣耀、尊贵和不朽坏的,就以永远的生命报应他们。』我们若不断寻求神,祂就会赐给我们永远的生命。五章十节说,我们要在祂的生命里得救;五章十七节告诉我们,我们受洋溢之恩,并洋溢之义的恩赐以后,就要在生命中作王。五章十八节题起称义得生命;五章二十一节说,恩典作王,叫人得永远的生命。六章四节告诉我们,要在生命的新样中生活行动。六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说,永远的生命是圣别的结局,并且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远的生命。因此,罗马书前六章多次说到神圣的生命。生命是神救恩的目标。神救赎了我们,称义了我们,并使我们和好了,使我们有分于这生命。一旦我们接受这生命,我们就应当在生命里得救,在生命中作王,在生命的新样中生活行动,并在生命里被圣别。

 虽然罗马书前几章说,我们应当在生命中得救、作王、生活行动、并被圣别,但保罗还没有告诉我们,我们如何能作这一切事?我们如何能在生命里得救,并在生命中作王?我们如何能在生命的新样中生活行动?我们如何能经历在生命里圣别?保罗没有告诉我们。他也没有明确的告诉我们,义人如何得生并活着。虽然他说这生命是本于信,但他没有清楚的解释这事。在罗马一至六章,保罗九次说到生命。如今,在八章二节,他忽然在『生命之灵』这辞里,将生命与那灵联在一起。

 得生命的路是那灵,在祂的生命里得救的路是那灵,在生命中作王的路是那灵,在生命的新样中生活行动的路是那灵;在生命里圣别的路是那灵。那灵就是路。生命属于那灵,那灵是生命的,二者实际上乃是一。我们绝不能将生命与那灵分开,也不能将那灵与生命分开。主耶稣自己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六63。)在这话里,主耶稣将灵与生命联在一起。我们若有那灵,就有生命;我们若没有那灵,就没有生命。我们若在那灵里生活行动,就在生命里生活行动;但我们若不在那灵里生活行动,就不在生命的新样中生活行动。因此,经历神圣、永远、非受造之生命的路乃是那灵。藉此我们可以看见,罗马八章与前几章的关系。前七章将我们引到生命,并总结于生命。如今在八章二节,我们是在生命的点上。我们必须特别留意罗马八章的生命这辞。

 二 四重生命

 生命这辞在罗马八章用了四次。二节题到生命之灵的律。六节说,心思置于灵,乃是生命。九至十节告诉我们,基督若在我们里面,我们的灵就因义是生命。十一节说,内住的灵必赐生命给我们必死的身体。本章第一次题起生命与圣灵有关,第二次与我们的心思有关,第三次与我们的灵相联,第四次是我们身体的事。罗马八章揭示四重生命。首先生命是那灵。然后那灵进入我们灵里,使我们的灵成为生命。再后那灵又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的心思里,使我们的心思成为生命。那灵甚至将这生命分赐到我们必死的身体,使罪的身体成为生命的身体。我们有四重生命。这一切的中心是住在我们灵里的圣灵。这生命要从我们的灵扩展到我们的心思,遍及我们的全魂,甚至达到我们身体所有的肢体。至终,我们的全人要被生命充满,我们就会成为生命的人。你看见了这个吗?我们可称此为四重生命。那灵是生命,我们的灵是生命,我们的心思是生命,甚至我们的身体也是生命的。因此,在罗马八章和前面各章之间的关联是生命加上那灵。

 三 生命之灵的律

 罗马八章不但有生命之灵,也有生命之灵的律。生命这辞指明八章是六章的继续,因为六章结束于生命。律这字指明八章也是七章的继续,因为七章讨论律的事。在罗马八章保罗继续谈到律。在七章他题起三个律:神的律、善的律、和罪的律。我们若只有这三个律,我们都必须宣告:『我是个苦恼的人!』神的律是义的、圣的、善的、并属灵的。然而,这律越是义的、圣的,就越要求我们。为什么神的律如此要求人?因为这律是圣的、义的并善的。律法若是坏的,要求就非常低。然而,神的律是圣的、义的。这律只要求人;它不供应人。加拉太三章二十一节指明,律法不能赐人生命。神赐律法不是作供应,乃是要求人。因为我们自以为是善的,所以需要律法暴露我们不是善的。

 你记得颁赐律法的情形吗?神因着祂的恩典,将祂的子民领出埃及。百姓得以出埃及,不是因为他们遵守律法,乃是因为神有恩典,藉着祂的救赎拯救他们。神将以色列人领到西乃山,祂的心意是要使他们成为祭司的国度。(出十九3~6。)虽然百姓赞同这点,但神知道他们不领悟自己何等败坏。所以,神透过摩西约定与百姓相会,目的是要将律法赐给他们。气氛立刻改变,成为极其恐怖的。百姓受到惊吓。在这恐怖的情形里,神将祂的律法赐给以色列人。然而,律法还在山上颁赐的时候,百姓却造了偶像,就是金牛犊。因此,在律法颁赐以前,百姓已经干犯了律法。所以,摩西看见那情形,就将两块石版摔碎了。

 我们无法遵守律法。我们绝不该以为律法是赐给我们遵守的。反之,我们必须俯伏在满有怜悯和恩典的神面前,并且说,『主,我无法遵守你的律法,或作什么善事讨你喜悦。』保罗要将我们带到这结论,就写罗马七章解释律法的事。保罗是优秀的著者。他非常深。他写罗马书的每一章都想到旧约。他是在旧约的亮光和认识中写罗马书。

 在罗马七章保罗说到律。保罗给我们看见,我们外面有神的律同其要求,我们魂中有响应神的律之善的律,我们身体的肢体中有另一个律,与我们魂中善的律交战。保罗曾告诉我们,我们心思中的律是软弱、无能的,但我们肢体中的律是有能、满了力量的。我信保罗是刚强的人,有刚强的意志。他的个性很刚强,只有主耶稣能征服他,就如主在保罗往大马色的路上时所作的。无论他得救以前多刚强,他也无法胜过他肢体中罪的律。他说,『因为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七19。)然后保罗继续说,『若我去作所不愿意的,就不是我行出来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罪行出来的。』(20。)这罪是谁?就是撒但。罪的律实际上就是撒但自己那自然的能力。撒但比任何人都更有能力。没有人能击败他,甚至保罗也不能。你的意志力对有能力的撒但算不得什么。因此,你若试着要遵守神的律,结果将是:『我是个苦恼的人!谁要救我脱离那属这死的身体?』保罗用『这死』一辞。死是什么?死是撒但邪恶能力的结果。我们看见罗马七章用两个同义辞描述撒但:『那恶』与『住在我里面的罪』。撒但是罪与恶。他自动的能力就是罪的律。他是这样有能力,以致没有人能击败他。甚至所有的人加起来,也无法胜过他。阿利路亚,有一位比这巨大的恶霸更有能力!

 在罗马七章以后有罗马八章,这章题起生命之灵的律。这律不是神的律,也不是我们心思中善的律,乃是生命之灵的律。

 罗马八章二节启示,神成了生命之灵。可以说,本节的生命之灵是指经过过程的神。神在基督里经过了漫长的过程─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复活、和升天的过程。创世记一章的神经过了这样的过程。因此,祂不再是『生的』神。虽然在创世记一章祂是『生的』神,但在罗马八章祂是经过过程的神。

 你从商店里带回家的食品杂货都是生的东西,需要经过切、烧、煮,才适于食用。没有经过这样的过程,生的食物就不适于食用。我不喜欢吃任何没有经过过程的东西。冰箱里所有的食物都是生的食品,但餐桌上的一切都是经过过程的食物。

 我们赞美主,罗马八章不是冰箱,乃是我们的餐桌。每当你饥饿的时候,就到罗马八章这里来吃。在罗马八章这餐桌上,有经过过程的神,因为在这里祂的名称不是耶和华,也不是全能的神,乃是生命之灵。赞美主!我妻子常用牛肉或鸡炖汤。她看见我累了,就盛一碗汤给我。这汤香甜、美味、且容易入口。我喝了一碗汤以后,全人就有精神了。生命之灵就像汤一样。生命之灵是从那里来的?是从神来的;神曾像一只大的牛或鸡,经过过程成为汤。在罗马八章,祂不再像牛或鸡;祂乃是生命之灵,很容易接受。我们只需要说,『哦,主耶稣,生命之灵,阿们。基督在你们里面,灵就是生命。阿们。心思置于灵,乃是生命。阿们。内住的灵必赐生命给你们必死的身体。阿们。』我们若喝罗马八章的灵,就会发现这就像汤一样。

 在这生命之灵里有个律。这律不是『生的』神的律连同其要求,乃是经过过程之神的律,生命之灵的律,连同其供应。我妻子盛一碗鸡汤给我时,她对我没有要求。有时候我甚至不知道她给我的是什么,只知道是适于饮用的汤。赞美主,经过过程的神有生命之灵的律!这律是经过过程之神的原则、能力和力量。我们都必须呼喊:『阿利路亚!』因为这律,就是自然、神圣的能力,不在我们外面,乃在我们灵里。经过过程之神的律在我们灵里。

 在这律里有什么?这律的素质是什么?其元素是什么?生命之灵的律的元素,是神圣的灵和永远的生命。神圣的灵和永远的生命是这律的元素。所以这律是有能力的,是大能的,其能力是自然的。这样的律就在我们灵里。

 四 三个生命同三个律

 我们是复杂的人,因为有四个律与我们有关。在我们上面有神的律同其要求。在我们心思中有响应神的律之善的律。在我们身体中有与善的律交战之罪的律。这一切都记在罗马七章。但罗马八章告诉我们,在我们灵里有生命之灵的律。因此有四个律:外面的律要求,心思中的律响应,身体中的律交战,我们灵中的律供应、加能力并得胜。

 为什么我们这么复杂?我们之所以复杂,是因为我们经过了三个站口─受造、堕落、和神的拯救。我们受造,我们堕落,我们也得救了;这是我们的历史,我们的传记。我们的传记就是我们受造、堕落、并且蒙神拯救。在神的创造里,我们得着人的生命,就是使我们成为人的那个生命。在堕落里,另一个生命注射到我们里面,就是进到我们身体中撒但邪恶的生命。我们得救以后,经过过程的神这生命之灵进到我们灵里。因此,有三个人位在我们里面:在我们魂中的我们自己,在我们身体中的撒但,以及在我们灵中经过过程之神这生命之灵。我们这人有三部分,每一部分都有一个人位:在我们的身体中,有罪(就是撒但)住着;在我们的魂中,有我们的己住着;在我们的灵中,有经过过程的三一神这生命之灵住着。

 这三个人位各有一个生命连同一个律。撒但有他撒但的生命同其恶的律,罪的律。我们天然的人有受造的生命同善的律。经过过程的神这赐生命的灵,有神圣的生命同生命之灵的律。所以,我们有恶的律、善的律、和生命之灵的律,简单的说,就是生命之律。这生命之律与好、坏都敌对;它与好、坏无关,因为好、坏都属于善恶知识树。(创二9,17。)生命之律当然属于生命树。(9。)我们里面有知识树和生命树。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是小型的伊甸园。人在这里,撒但这知识树在这里,神这生命树也在这里。从前在伊甸园的这三方,现今都在我们里面。在伊甸园里撒但与神之间猛烈进行的争战,现今在我们里面猛烈进行。这争战与三个人位、三个生命、及三个律有关。

 五 神在我们灵里

 我曾在别处指出,在罗马书里神渐进的启示出来。在罗马一章,祂是在创造里的神;在罗马三章,祂是在救赎里的神;在罗马四章,祂是在称义里的神;在罗马五章,祂是在和好里的神;在罗马六章,祂是在联合里的神。我们能看见神从创造到救赎,从救赎到称义,从称义到和好,从和好到联合的过程或进展。神已从创造往前到联合。在祂的创造里,神在祂的造物以外;在联合里,祂藉着将我们放在祂自己里面,使我们与祂自己成为一。我们凡受浸的,都已浸入了基督。(罗六3,加三27。)神已经将我们放在基督里,使我们与祂自己完全联合。

 在罗马八章,神成为在我们灵里的神。祂不但是在联合里的神,更是在我们灵里的神。祂不但使我们与祂成为一,更使祂自己与我们成为一。现今我们的神乃是在我们灵里。祂是怎样的神?祂是经过过程、在我们灵里的神。在创造里的神经过了救赎、称义、和好、联合,现今就在我们灵里。在我们灵里的神不仅仅是神;祂经过了过程成为生命之灵,因生命之灵就是经过过程的神。照着我们的经历,没有一事比这个更可悦。我们可筵宴于这样一位神。

 六 享受基督这赐生命的灵

 到餐桌来享受神作食物,不是我的观念。在福音书里,主耶稣说福音是筵席。主耶稣说,样样都齐备,我们当来赴席。(路十四16~17。)祂吩咐我们来吃。我们甚至在浪子的比喻里也看见这思想。(十五11~32。)儿子回家时,父亲将上好的袍子穿在他身上;这袍子表征基督作我们的义,使我们得称义。儿子回来时,好像贫穷的乞丐站在富有的父亲面前。他们之间似乎不相称:父亲是富有的,儿子是贫穷的。因此父亲吩咐仆人,把那上好的袍子拿出来给儿子穿。这袍子穿在儿子身上以后,他在父亲面前就得称义,并与他相称。现今儿子像父亲,得称义并蒙称许。基督作义遮盖了回家的儿子。虽然这使父亲满足,但儿子可能说,『我关切这袍子,远不如关切我的空腹。父亲,我饿了。你满足了,但我不满足。』这就是为什么父亲吩咐仆人预备肥牛犊,把它处理好,并摆在桌子上。父亲说,『让我们吃喝快乐。』那肥牛犊是谁?牛犊就是一千九百多年前在十字架上经过过程的基督。祂在十字架上经过过程以后,在复活里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

 今天基督在那里?祂经过过程,就是祂死而复活以后,往那里去了?毫无疑问,祂升到诸天之上。然而,祂若只在诸天之上,人就不可能吃祂。诸天太遥远了。但基督不但在诸天之上,(罗八34,)也在我们里面,(9,)甚至在我们灵里。(提后四22。)餐桌乃是我们的灵。基督经过过程以后,成了赐生命的灵。经过过程的基督就是那灵。(林后三17。)祂进到我们灵里作生命,并作生命的供应,给我们享受。

 这不是我的观念。虽然基督是生命,但基督很难赐你生命。谁赐人生命?赐人生命的乃是灵。(约六63,林后三6。)基督是生命,但将基督这生命赐给我们的乃是那灵。没有那灵,基督仍可以作生命,但基督这生命无法赐给我们。因着基督是那灵,祂就分赐到我们里面作生命。今天,基督经过过程以后,乃是赐生命的灵。现今在我们灵里,我们可享受这奇妙的灵。绝不要忘了基督就是神,是耶和华救主,神与我们同在。基督就是神。这位基督,经过了过程以后,现今就是赐生命的灵。我们必须在祂的丰满里享受祂这样一位灵。我们重生的灵乃是餐桌,经过过程的基督就是我们的食物;祂不是在物质的形态里,乃是在那灵的形态里作食物。我们的食物就是那灵。这是何等丰富的灵!神性、人性、爱、光、生命、能力、公义、圣别、恩典─我们所需要的一切都在那灵里。罗马八章的确是这张餐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