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与基督的联合
总纲目




壹 在基督的死与复活里与祂联合
 一 浸入基督
 二 浸入祂的死─在祂死的样式里与祂联合生长
 三 在生命的新样中生活行动
贰 知道与算
 一 藉看见而知道
 二 藉信而算
叁 藉拒绝并献上以合作

 罗马五章十二节标明保罗写罗马书主要的转折点。我们曾指出,这转折点是从诸罪转到罪,从地位转到性质,并从称义转到圣别,或者可以说,从救恩转到生命。保罗这样转了以后,就开始对付我们这个人,而不是对付我们的行为。在罗马书前四章半,保罗论到人的行为,不是论到人自己,他广泛的说到堕落之人罪恶的行为。我们已从那堕落的光景被带到恩典的范围,在这里我们可以享受神。然而,这仅仅是光景、范围、和地位的改变。在人自己里面,在他的性情或性质里,还没有改变。虽然人的行为受了对付,他的情形也改变了,但人自己还没有被摸着。

 从罗马五章十二节开始,保罗对付人自己。我们必须从人的情形、处境、环境和地位再往前去,因这一切事在前面几章已经完全解决了。这些问题已经解决,人已经得着洗净、赦免、称义并和好。现今眼前的问题是人自己。神圣话语中没有一段像罗马五至八章这样彻底的暴露人。在这四章里,人被保罗敏锐的诊断;保罗似乎用尽各种属灵工具,诊断人的疾病。

 在罗马书这段所暴露的是怎样的人?他是里面有罪的人,在死作王之下的人,所以是在神公义的审判和定罪之下的人。人已被撒但邪恶的性情毒害,被罪的毒刺所伤。人自己完全是罪恶的,不但在他可怕的行为上,也在他的性质和性情上。就人的所是而论,人完全是罪恶的。罪在人堕落的身体里,人在死的作王之下,被神审判并定罪。这是罗马五至八章里所下的诊断。

 在我继续讲罗马六章以前,我要重温我们就着五章后半所说过的─两个人,两种行为,和两样结果,带着四件作王的事物。虽然这些事曾在第十篇简要的说过,但我们若再从另一角度探讨,可能会对读者有益。

 现在我要将一切属亚当的,和一切属基督的,作清楚、明确的对比。为此,我们可用会计的借方和贷方这两个辞。在会计里有借方栏和贷方栏。基于这两栏,我们可算账或记账。我不是头一个用『算』字说到属灵之事的人,因使徒保罗这个优秀、属天的会计师,自己也用了这辞。在罗马书里保罗好几次用『算』字,这字的意思也是『记账』。首先,神算亚伯拉罕的信为义。(四3,9,22。)亚伯拉罕藉着相信神而对祂有反应,神这属天的会计主任,看着数字,似乎说,『亚伯拉罕的这信该算为义。我把义记入亚伯拉罕的贷方。』因此,神把义记在亚伯拉罕账上的贷方栏。不但如此,保罗说,没有律法,罪也不算在账上。(五13。)这话更好的翻译是,没有律法,罪也不记在账上。说罪不算在账上,实际上的意思是罪不记在账上。没有律法罪已存在,但没有记入神的账簿。我们来到罗马六章,必须用我们属灵的数学作一些会计工作。(11。)既然我们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并与祂同复活,我们就必须将这事实记入我们的账簿,就是我们必须算自己向罪是死的,向神是活的。

 让我们继续画两栏,借方栏和贷方栏,为着亚当和基督。在这总账上,借方的第一项是亚当自己。亚当为我们众人构成了大笔债务。在亚当之下,第二项是过犯,或用同义辞悖逆。按罗马五章里的用法,过犯和悖逆都是指同样的事。这二辞交互使用,标明亚当的堕落。这堕落造成巨额债务,用货币的说法,就是达到无数的金额。借方栏的第三项是罪,乃是藉着亚当的过犯进来的。照着罗马五章,借方的第四项是审判,随着罪的进入而来。神是清明的神。祂不但是公义的,也是清明的;祂总是儆醒的,从不睡觉。亚当犯罪之后,神立刻干预,并施行审判。因此,审判总是跟着罪而来。不要以为你必须等到死了才受审判,因我们六千年前在亚当里都已受了审判。我们在出生以前就受了审判。因此,审判是借方栏的第四项。第五项是定罪。神的定罪跟着祂的审判而来。所以,亚当同着包括在他里面的每个人,都在神的定罪之下。我们既出于亚当,亚当被定罪时,我们就在那里。

 借方栏的总额是什么?总额就是死。我们可将死列为第六项,但实际上,死是前五项的总额。亚当、过犯、罪、审判、和定罪的总额是死。这是人类会计记录上宇宙借方栏的总额。

 为着贷方栏,阿利路亚!在宇宙的账上也有贷方栏。本栏的第一项是与亚当相对的基督。虽然基督与亚当相对,但二者无法相比。保罗说,『只是过犯不如恩赐。』(五15。)亚当不如基督,因亚当无法与基督相比。基督远超过亚当。基督记入贷方栏,跟着就是加上无数的零。我很喜乐,现今这一切都是我们的贷方。我不在意亚当的借方。我有基督。

 在基督之下有贷方栏的第二项,就是顺从。基督顺从以至于死在十字架上,这被称为祂的义行。顺从和义行是同义辞。亚当的行为称为过犯和悖逆,基督的行为称为顺从或义行。基督的顺从何价?没有计算机能计算。

 基督的顺从和义行怎样与亚当的悖逆和过犯相对,照样,恩典也与罪相对。因此,恩典是贷方栏的第三项。那一样更得胜,罪或恩典?保罗清楚告诉我们,无法相比,因『罪在那里增多,恩典就更洋溢了』。(五20。)恩典超过罪到什么程度?我不知道,甚至保罗自己也只说『更』。不要忧虑罪的借方,因为恩典的贷方多得多。(17。)

 我们看过审判是借方栏的第四项。贷方那一项与此呼应?与审判相对的一项是义的恩赐。(五17。)可能你从来没有领会这点。罗马五章的『恩赐』一辞是什么意思?有些人会说,它的意思是指说方言或其它神奇的恩赐。然而,你若读罗马五章,就会看见那里所题的恩赐是神的义。五章十七节说到洋溢之恩和洋溢之义的恩赐。神的恩典已揭示出来,临到我们并给我们白白的恩赐─神的义。你若一再读罗马五章,就会看见是这样;罗马五章的恩赐,就是藉着神的恩典所给我们的义。就如我们所看见的,恩典是神自己作我们的享受。从这享受,这恩典,神的义赐给我们作我们的恩赐。审判来自罪,义来自恩典。因此,义与审判相对。只要你有神的义,你就不在审判之下。义的恩赐消除审判。我若得着神的义,你怎能审判我?我和神一样是义的。只要我们有义的恩赐,审判就是不可能的。

 在义的恩赐之后,有与定罪相对的称义。所以,贷方栏有五项。这些项目的总额是生命,这也可视为第六项。

 让我们结算我们的账目。我们有死作借方的总额,有生命作贷方的总额。那一个更大?答案当然是生命。然而,这生命不是我们肉身的生命(bios,白阿司─路八14),或我们的魂生命(psuche,朴宿克─太十六25~26,约十二25);乃是指神的神圣、永远、非受造、无限、吞灭死亡的生命(zoe,奏厄─约十一25,十四6,西三4)。这生命是基督自己作我们复活的生命。因此,贷方的总额超过借方的总额。

 以这一切为根基,现在我们可往前到罗马六章。我们若没有罗马五章为根基,就绝不能清楚罗马六章。这不再是两种处境或两种光景的问题,乃是两个人位,两个人的问题。头一个人是亚当同借方的一切项目,第二个人是基督同贷方的一切项目。你属于那一个人?

 罗马书生命读经

壹 在基督的死与复活里与祂联合


 既然我们都生在亚当里,我们怎能说我们现今在基督里?

 一 浸入基督

 在罗马六章三节保罗说,『岂不知我们这浸入基督耶稣的人,是浸入祂的死吗?』虽然我们生在头一个人亚当里,但我们已浸入第二个人基督里。基督徒争辩受浸外面的形式,这是何等可怜!有些人争论用怎样的水,有些人争辩受浸的方法。受浸的意思是被放在基督里,被放在祂的死里。无论我们好或坏,我们都生在亚当里。现今我们看见另一个人基督。我们怎能进入祂里面,并成为祂的一部分?路就是浸入基督。受浸的意义就是将人放在基督里。这不是仪式或形式,乃是极其重要的经历。在受浸的举动里必须有属灵的迁移发生;我们对这点若没有领悟,就不该摸受浸的事。绝不要在仪式上给人施浸。我们必须有把握并领悟,我们为人施浸时,是将他们放在基督里。一旦我们领悟受浸的意义,我们就不会让受浸沦为外面的形式或仪式。我们在受浸这个举动里,将属亚当的人放在死里,因此将他们迁出亚当,并迁入基督。人是浸入基督。甚至钦定英文译本在罗马六章三节也用『入』字。人因着争辩形式和方法而分裂,真是偏离目标!每当我们为人施浸的时候,我们只在意将他们放在基督里。持守一种仪式是可怕的,但将人浸入基督乃是美妙的。

 赞美主,我们已浸入基督!虽然我们生在亚当里,但藉着受浸,我们已在基督的死与复活里与祂联合。藉着死与复活,基督从肉体改变形状,成为那灵。甚至基督自己也需要死与复活,使祂从肉体变化成那灵。同样,藉着在基督的死与复活里与祂联合,我们已迁出亚当,并迁入基督。我们浸入基督,就从原为亚当的一部分迁移到成为基督的一部分。现今我们不再在亚当里,我们完全在基督里。这是联合的事实。现在我们必须清楚看见并领会与此有关的另外两点。

 二 浸入祂的死─在祂死的样式里与祂联合生长

 罗马六章五节说,我们在祂死的样式里与祂联合生长。这是什么意思?六章五节里『祂死的样式』一辞是指受浸。受浸是基督死的样式。在受浸里,我们与基督联合生长。『联合生长』这辞叫翻译的人很为难。然而,我们若仔细来看原文的意思,就不会有难处。同样的希腊字用于路加八章七节,说到与麦子一同生长的荆棘。同样,我们与基督联合生长。我们浸入基督,就一面说我们被治死,就另一面说我们开始生长。这与将种子撒在地里非常类似。表面上种子撒播下去,实际上它开始生长。藉着浸入基督,我们都在基督死的样式里与祂联合生长。我们既在基督死的样式里与它联合生长,现今就与祂一同生长。我们已经死了,却正在生长。

 三 在生命的新样中生活行动

 我们也在基督复活的样式里与祂联合生长。(罗六4~5。)祂复活的样式是什么?就是生命的新样。我们都应当在这生命的新样中生活行动。我们都必须看见这两点。我们必须看见,我们在受浸时与基督联合生长,并且在基督复活的样式里,就是在祂复活生命的新样中,与祂联合生长。我们若看见这点,意思就是我们看见我们已与祂同死,现今我们正与祂同长。我们在受浸时与祂同葬,现今我们在祂的复活里,在祂神圣的生命里,与祂同长。我们必须照着我们所看见的生活行动,就是在生命的新样中生活行动。

贰 知道与算


 一 藉看见而知道

 在罗马五章,我们生在亚当里,并被构成了罪人。在罗马六章,我们已浸入基督,并且与祂的死和复活联合。现今我们在基督里。因着我们在祂里面,祂所经过的就是我们的历史。祂被钉十字架并复活了。因此,祂的钉十字架与复活就是我们的。这是荣耀的事实。我们需要看见这点,不只明白这点。我们需要祷告,求主使我们对这荣耀的事实有清楚的异象,就是我们在祂里面,我们也与祂同钉十字架并同复活。要知道这点,我们需要看见这样的异象;这样的异象对我们的知道是基本的。我们看见某件事以后,绝不能说我们不知道这事。神完成了将我们放在基督里的荣耀事实;我们已经与祂同钉十字架并同复活。

 我们的知道是基于我们的看见,而我们的看见来自异象。我们需要异象,看见在罗马六章六至七节,我们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在六章八至十节,我们与基督同复活。我们若看见我们与基督联合之事实的这两面,就知道我们向罪是死的,向神是活的。

 这件事不是基于我们的信,乃是完全基于我们的看见。我们藉着异象,看见这荣耀的事实时,就不能不信这事实,并且领悟我们与基督同死,也与祂同复活。藉着这样的看见,我们有完全的把握,知道我们向罪是死的,向神是活的。

 我必须再次强调我们需要异象,看见罗马六章里所启示的荣耀事实。许多基督徒对罗马六章有道理上的知识,却从未看见本章所揭示之事实的异象。在道理上领会一件事,与在异象中看见那件事完全不同。关于罗马六章的这个难处,在基督徒中间很普遍。许多人以为他们明白罗马六章的道理,却没有藉着异象看见事实。许多人强调信的事;但你若没有看见事实,你就很难藉着道理上的明白而信。你一旦在异象中看见这事实,自然而然就会相信这事实。因此,保罗所说的『知道』,实际上的意思是在属灵的异象中对事实的看见。因此,我们都必须祷告,求主拯救我们,不满足于对罗马六章仅仅有道理上的明白,并求主在我们灵里给我们清楚的异象,使我们看见本章所启示荣耀的事实。然后我们就会实际的知道这事实。

 二 藉信而算

 基于我们看见罗马六章所启示的事实,我们必须作算的事。我们必须向罪算自己是死的,向神算自己是活的。(11。)一面,我们必须向罪算自己是死的;另一面,我们必须向神算自己是活的。这个算是基于我们的看见。我看见我已经与基督同死,并且我正在基督的复活里与祂一同生长。所以,我自动并继续的向罪算自己是死的,向神算自己是活的。这是算的事。在我们的账目下,贷方有很大的一项─向罪是死的,向神是活的。

 算是在于看见所产生的信。我们看见了事实,就藉着信我们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并同复活,而向罪算自己是死的,向神算自己是活的。一旦我们看见了事实,我们就信我们是这样。然后我们藉着信我们所看见的而算。

 许多基督徒受教导,得着算自己是死的技术,许多人也这样实行。至终,所有的人都能证明,这技术不管用。这不在于技术,乃在于看见事实,结果就凭自然而有的信去算。仅仅照着道理上的明白,运用算的技术,而没有看见事实,结局总是失败。使徒保罗题起藉看见事实而知道的事以后,(6~10,)才指引我们向罪算自己是死的,向神算自己是活的。(11。)算需要看见,看见的结果是信。我们若看见了事实,就会相信这事实,并照这事实去算。

叁 藉拒绝并献上以合作


 我们向罪算自己是死的,向神算自己是活的,就需要将我们的肢体『献给神作义的兵器』。(六13。)许多译本这句话不是这样翻译。钦定英文译本不用『兵器』,而用『器具』。然而,同样的希腊字用于林后六章七节『义的兵器』这辞。保罗说他有义的兵器。因此,由于义与不义之间的争战,保罗在罗马六章的观念是义的兵器,不是义的器具。七章二十三节证明,有一场争战在人里面猛烈进行。十三章十二节说,『我们当…穿上光的兵器。』这也证明争战在猛烈进行。在这样的争战中,我们不需要器具;我们需要兵器。我们身体的每个肢体都是兵器。我们该为着下一场争战儆醒,因我们一直在争战。一旦我们领悟我们向罪是死的,向神是活的,并且算自己是这样,我们就必须献上我们的肢体作义的兵器以争战。

 不但如此,我们需要献上自己和我们的肢体作神的奴仆。(六16,19,22。)我们若将自己献给神作奴仆,并献上我们的肢体作义的兵器,我们就自然而然的圣别。这就是说,我们与那住在我们里面作生命的复活基督站在一边。我们与这永远的生命站在一起。这样我们就给永远的生命机会,在我们里面作工,将我们从一切凡俗的事物分别出来,并圣别我们。这样献上的结果乃是圣别。这是我们经历的次序:看见、算、将自己献给神、拒绝罪、并与神合作。

 我们必须拒绝罪,因罪仍住在我们堕落的身体里。(六12。)不要再与罪合作;要拒绝罪,而与神合作。不要属灵到成为被动的,一点也不作什么。被动是可怕的;你若被动,就会受欺骗、受迷惑。我们既不该被动,也不该太主动,因为我们的被动或我们的主动都没有价值。那我们该怎么办?我们必须看见事实,向罪算自己是死的,向神算自己是活的,将我们的肢体和我们自己献给神,拒绝罪,并与我们的神合作。我们不该凭自己作什么。不要想去爱你的妻子,或服从你的丈夫。不要想办法谦卑或恩慈。然而,你需要拒绝罪。罪来向你题议时,你必须说,『罪,离开我。我与你无关。』不要让罪继续作主管辖你。(14。)这意思就是你拒绝罪,并转向神说,『主,我是你的奴仆。我要与你合作。无论我爱不爱我的妻子,这都在于你。在爱的事上,我要与你合作。我要作你的奴仆。你无论作什么,我必跟随你,并与你合作。』不要被动或主动。只要拒绝罪,而与神合作。你若这样作,就不但是公义的,也是圣别的。你会经历内里、性质的改变。

 圣别的结果是永远的生命。(六22。)因此,罗马八章是接着罗马六章。罗马六章结束于圣别得永远的生命;罗马八章开始于生命之灵。不要问我罗马七章要放在那里。虽然这一章在圣经里,不能删去,但它能从我们的经历除去。我们可从罗马六章的末了跳到罗马八章的开头。

 使徒保罗在罗马六章的意思是,一面,我们在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并同复活的事实里,另一面,我们有神圣的生命。我们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并同复活,这事实已将我们迁出亚当,迁入基督。神圣的生命使我们能过圣别的生活。我们需要看见我们已被迁移。基于我们的看见,我们藉信算自己是这样。然后我们需要拒绝罪,并将自己和自己的肢体献给神,藉此与神圣的生命合作。我们的确有地位拒绝罪,因现今我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14。)罪没有立场、没有权利对我们作任何要求。反而站在恩典之下的我们,有全权拒绝罪及其权势。同时,藉着与基督站在一边,我们献上自己和自己的肢体,作神的奴仆,使神圣的生命在我们里面作工,用神的圣别性情来圣别我们,不但在地位上,也在性质上。

 总括起来,我们可以说,我们都已浸入基督。藉着浸入祂,我们在基督的死与复活里与祂联合。我们在祂的死里与祂联合生长,现今在祂复活的生命里与祂联合生长。我们看见我们向罪是死的,向神是活的,并在我们属天的账簿里这样算。基于这个算,我们献上自己作神的奴仆,并献上我们的肢体作义的兵器。这给我们里面神圣的生命机会,作它圣别的工作。然后我们学习拒绝罪,并与神合作。这一切的结果就是圣别,结局乃是永远的生命。赞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