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篇 结语
总纲目




保罗生活的描绘
废掉规条
警告妄自行割的
新人,在此基督是一切
希伯来书中所启示的基督

 读经:使徒行传一章八节,二十七章二十至二十六节,三十三至三十七节,二十八章十五至十六节,二十三至三十一节,腓立比书一章十九至二十一节上,以弗所书二章十四至十八节,腓立比书三章二至八节,歌罗西书三章十至十一节,希伯来书一章一至三节,九章十二节,十章九至十节,十二节,十四节,十三章十三节。

 在这篇使徒行传生命读经的结语里,我要说到两件事。第一是关于行传二十七、二十八章里所描绘保罗的生活,第二是关于以弗所、腓立比、歌罗西和希伯来这四卷书信里的启示。

保罗生活的描绘


 行传二十七、二十八章没有陈明什么道理。这两章乃是记载一个活基督到极点的人。保罗被监禁,受捆锁,四围都有守卫;海上风暴很大,航行不顺;不仅如此,保罗离开了家乡和大多数的朋友。虽然他的处境这么艰难,他的生活却像掌权的王。

 行传这两章所陈明保罗的生活,使我们想起他在罗马坐监时所写的话:『因为我知道,这事藉着你们的祈求,和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终必叫我得救。这是照着我所专切期待并盼望的,就是没有一事会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体上,现今也照常显大,因为在我,活着就是基督。』(腓一19~21上。)这也是保罗从该撒利亚到罗马这段航程中之生活的描写。不管处境如何,保罗都在他的身体上显大基督。

 我们思想行传二十七、二十八章的图画,就看见保罗是基督特出的见证人。他是主耶稣在一章八节所说的那种见证人:『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人。』

 在一章六节,主的门徒问主说,祂复兴以色列国是否就在那时。主指明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或时期,不是他们可以知道的。但他们藉着圣灵降临在他们身上,得着了能力以后,就要作祂的见证人。保罗在行传二十七、二十八章就是这样的见证人。在这两章里保罗生活在外邦人中间。在船上,若是有犹太人,也是非常少。航程中的每样事物都是外邦的。食物、环境和气氛都是外邦的。不仅如此,在米利大岛上,没有一样东西是属犹太的。保罗四围都是外邦人和外邦的生活方式。但在那种景况中,保罗的生活却像宫殿中的君王。我非常欣赏这两章里保罗生活的图画。

 我们都该像保罗在行传二十七、二十八章那样的活基督。我们若只在符合我们文化、性格、构成、气质的景况中才活基督,我们所活的就不是真实的。在行传二十七、二十八章这里,保罗在与他的文化和性格完全相反的景况中活基督。许多事都令人失望、沮丧,但保罗却活出最高标准的生活。我们曾经指出,在保罗身上,从前活在福音书里那奇妙、超绝、奥秘的神人,藉着祂许多肢体中的一个继续活着。这是耶稣在祂被神性所丰富的人性里,再次活在地上。所以,保罗的生活乃是耶稣生活的复本。

 保罗就如二十八章所描写的,到达了罗马,以后他写了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和希伯来书。保罗两次在罗马坐监。第一次约在主后六十二至六十四年,是由于犹太人的控告。(徒二八17~20。)在那段期间,他写了歌罗西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和腓利门书。他获释以后,可能访问了以弗所和马其顿,然后访问了革哩底和米利都,也许在那里写了希伯来书。保罗第二次坐监约在主后六十七年,是由于该撒尼罗突然对信徒加以逼迫。

 在行传十五章至二十八章,保罗经过了许多事。他若没有经历这几章所记载的事,就不可能写出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和希伯来书,或者说不可能如此透彻的写这些书信。

废掉规条


 保罗在以弗所二章十四、十五节说,『因祂自己是我们的和平,将两下作成一个,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就是仇恨,在祂的肉体里,废掉了那规条中诫命的律法,好把两下在祂自己里面,创造成一个新人,成就了和平。』我相信保罗在行传十五至二十八章所看见并经历的,使他写出这么刚强的话。保罗写这话的时候,可能对自己说,『律法一切的规条都已经废掉了。割礼、拿细耳人的愿、甚至我所许过的愿,都已经废掉了。』

 保罗也许后悔在行传十八章许愿,也后悔在十六章给提摩太行割礼。倘若保罗写以弗所书时,我与他在一起,我也许会说,『保罗弟兄,我想要了解你。既然基督废掉了一切规条,为什么你在路司得仍然给提摩太行割礼?』倘若保罗被人问到这样的问题,他也许会说,『我给提摩太行割礼,是好久以前的事了,现在我感到后悔。我绝不会再给任何人行割礼了。』

 保罗写以弗所二章的时候,比他在行传十六章给提摩太行割礼的时候彻底多了。他在行传十五至二十八章的经历使他对割礼更彻底。没有这几章的经历,我不相信保罗能写出像以弗所二章这样的章节。

 将保罗在加拉大书关于割礼的话,和他在以弗所二章论到废掉规条所说的作比较,是很有益处的。加拉太书可能写于行传十六章之前。保罗在加拉太六章十五节说,『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乃是作新造。』实际上,这话仍然给割礼的实行留有余地。但在以弗所二章,保罗的话是绝对的,没有给割礼的实行留一丝余地。

 保罗从行传十五至二十八章所发生的一切有了学习。我相信他在该撒利亚坐监的两年间,回顾了所发生的一切。保罗这样回顾时,也许对自己说,『若是有机会,我要再写一封信,比我在加拉太书论到割礼所说的更彻底。我不会只说,受割礼不受割礼都算不得什么;反之,我会说,一切的规条,特别是有关割礼的规条,已经废掉了。倘若我能再写信给加拉大人,我要告诉信徒,割礼已经在十字架上废掉了。我会告诉他们不要行割礼,因为这得罪主,侮辱主。主在十字架上所废掉的,我们不该继续实行。』

 我们研读圣经,可以就着关于割礼的规条,比较以弗所书和加拉太书。我们若这样比较,就会看见保罗在加拉太书所说的,不如在以弗所书所说的那样刚强,或那样彻底。在以弗所二章,保罗没有给割礼留任何余地。

警告妄自行割的


 在腓立比三章,保罗对割礼用了一个很强的消极说法:妄自行割的。他在腓立比三章二节说,『你们要提防犬类,提防作恶的,提防妄自行割的。』这里『妄自行割』一辞,意切断,是对割礼的轻蔑之辞。这一节的三句之间没有连接词,所以必是指同一斑人。犬类是不洁净的,(利十一27,)作恶的是邪恶的,妄自行割的是当受藐视的。犬类是指热中犹太教者。在性情上,他们是不洁净的犬类;在行为上,他们是作恶的人;在宗教上,他们是妄自行割的,是可耻的人。保罗嘱咐腓立比人要提防犬类、作恶的、妄自行割的,他的确非常刚强。在这里保罗乃是说,那些提倡割礼、热中犹太教的人是狗。

 在保罗所写腓立比二章二节之话的光中,若是有人向他问起雅各,你想他会说什么?保罗可能说,『雅各当然不是狗,但他的行为多少有点像狗。雅各是我亲爱的弟兄。我因着尊敬他,就去见他。但他对我说话的时候,我听见类似犬吠的声音。』

 我们读腓立比三章,看见保罗藉着他在行传十五至二十八章的经历,特别藉着他在该撒利亚那段期间,得着了加强。因着这加强,他告诉信徒要提防犬类,提防妄自行割的。在腓立比书,他甚至不说割礼,而用『妄自行割』这轻蔑的辞。他写这封书信时是何等刚强!

 保罗写腓立比三章,比他写加拉太书和罗马书更刚强。保罗在罗马二章二十八、二十九节说,『因为外表上作犹太人的,并不是犹太人;外表上肉体的割礼,也不是割礼。惟有在内里作的,才是犹太人;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于灵,不在于字句。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这里保罗论到割礼的话实际上不是很强,他再次给割礼的实行留有余地。但在腓立比三章二节,就没有给割礼留余地了,现在割礼被称为妄自行割,是『犬类』所提倡的实行。

 保罗在腓立比三章八节说,『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看作亏损,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因祂已经亏损万事,看作粪土,为要赢得基督。』『粪土』一辞指扔给狗的渣滓、垃圾、脏物;因此是狗食、粪土。保罗首先嘱咐信徒要提防犬类,然后指明这些犬类,热中犹太教的人,所供应的乃是狗食。我们再次看见保罗在他著作中的进步。

 保罗在该撒利亚回顾已往的时候,可能后悔他从前论到犹太教事物的著作不够彻底。他也许对自己说,『我为什么写得这么含糊不清?我为什么不更清楚、更彻底的论到犹太教的事物?这些事物乃是狗食,割礼实际上就是妄自行割,那些提倡这些事物的人乃是「犬类。」』我们看过,保罗写腓立比书的时候,比他写加拉太书时刚强多了。他在加拉太书说到『假弟兄,』(加二4,)但在腓立比书告诉圣徒要提防犬类。保罗似乎说,『他们不是弟兄,甚至不是人-他们是犬类!』保罗在他后期的著作里是何等彻底!

新人,在此基督是一切


 保罗在歌罗西三章十、十一节说,『并且穿上了新人;这新人照着创造他者的形像渐渐更新,以致有充足的知识;在此并没有希利尼人和犹太人、受割礼的和未受割礼的、化外人、西古提人、为奴的、自主的,惟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这里我们看见,在新人里不仅没有天然的人,连天然的人存在的可能和地位都没有。在新人里只有基督有地位。祂是新人一切的肢体,也在一切的肢体之内。在新人里祂是一切。实际上,祂就是新人,就是祂的身体。(林前十二12。)

 保罗写这些话的时候,可能对自己说,『我不该跟耶路撒冷的弟兄们说到犹太人和外邦人。我不是去外邦人那里-我是去神所拣选的人那里,所有藉着我的职事得救的都是神的子民。祂在创立世界以前拣选了他们,到他们那里去当然没有什么错。在新人里没有犹太人,也没有希利尼人,只有基督。』在歌罗西三章十、十一节,保罗是清楚、彻底且绝对的。这种清楚、彻底和绝对,可能是保罗在该撒利亚坐监二年的结果。

 以弗所书、腓立比书和歌罗西书是保罗在罗马第一次坐监时写的,希伯来书是他从那次监禁获释以后写的。在希伯来书,保罗更进步了。他在写这封书信以前,可能对自己说,『我为什么在以弗所书对基督废掉一切规条,说得这么少?我该深入更多的细节。并且,我在腓立比书和歌罗西书的话也太短了。我需要写一封较长的书信,表明犹太教一切的事物都已过去,基督是超越这些事物的。』

希伯来书中所启示的基督


 在十三章的希伯来书里,保罗贬低了犹太教的事物。他甚至粉碎了犹太教里每一样重要的事。在希伯来书,保罗指明犹太人有神,但信徒有神人,就是耶稣基督。保罗接着指出,天使乃是仆役。不仅如此,他表明基督超越摩西、亚伦和约书亚。

 在希伯来书,保罗也告诉我们不再有赎罪祭。按照神的旨意,基督这包罗万有者,乃是独一的供物。所以,在宇宙中只有一个供物是按照神的旨意。保罗在希伯来十章九、十节说,『后来又说,「看哪,我来了,是要实行你的旨意。」可见他除去那先有的,为要立定那后来的;我们凭这旨意,藉耶稣基督一次永远的献上身体,就得以圣别。』这指明旧约一切的供物已经除去了,而由基督这独一的供物所顶替。保罗在希伯来十章十二、十四节说,『惟独这一位既为罪一次献上祭物,就永久在神的右边坐下了;…因为祂一次献祭,便叫那些得以圣别的人永久完全。』

 保罗在希伯来十三章八节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在十三章八节以前,基督曾改变过,祂经过了成为肉体和复活。藉着成为肉体,祂穿上了人的性情。这就是说,祂从只有神性,改变为现今兼具神人二性。从前祂仅仅是神,但祂改变成了神人。不仅如此,在祂的复活里,祂这位末后的亚当,改变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自从经过了成为肉体、为人生活、钉十字架、复活和升天的过程,基督就没有改变过,也不会改变。所以,保罗放胆说,基督今日、昨日、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保罗在希伯来十三章十三节接着说,『这样,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祂去,忍受祂所受的凌辱。』这里的『营,』表征人的组织,特别是犹太教的组织。保罗这里的话乃是基于基督在城外,就是在营外被钉的事实。基督既在营外被弃并受苦,我们就当出到营外,就了祂去。保罗写希伯来书这段话时,可能对自己说,『我回耶路撒冷是错了。耶路撒冷乃是营。回耶路撒冷为要顾到犹太教乃是不需要的,因为那就是回到营那里。我们该忘掉耶路撒冷,出到营外,忍受基督所受的凌辱。』

 保罗出到营外,忍受主所受的凌辱。他从该撒利亚航行到罗马,乃是在犹太教以外,成了在捆锁中,忍受着凌辱的人。但当他在营外忍受凌辱时,他显大了基督。

 我盼望我们都花时间仔细思想本篇信息所说到的两件事-保罗为基督作美妙见证的生活,以及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和希伯来书里神圣启示的完全。这些书里没有给任何种类的混杂留余地。在这些书信里只有基督有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