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篇 藉着保罗一班同工的职事,在外邦地的繁殖(三十七)
总纲目




到米利大岛
到罗马,结束第四次的行程
从叙拉古到罗马
与犹太首领接触并在罗马尽职事

 读经:使徒行传二十八章一至三十一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说到二十八章,使徒行传的最后一章。在二十八章一至十节,保罗到了米利大岛,并在那里行了许多神迹。然后在二十八章十一至三十一节,他到达罗马,结束第四次出外尽职的行程。首先他经过叙拉古、利基翁、部丢利、亚比乌市和三馆。(徒二八11~16。)在罗马,他与犹太首领接触,(徒二八17~22,)并尽职事。(徒二八23~31。)

到米利大岛


 二十八章一、二节说,『我们既已安全得救,才认出那岛名叫米利大。土人待我们有非常的情分,因为当时下着雨,天气又冷,就生火接待我们众人。』二节和四节的『土人,』或作,化外人。未必是未开化的人,乃是既不说希腊话,又不说拉丁话的人。

 三至五节说,『那时,保罗拾起一捆柴放在火上,有一条毒蛇因热出来,缠住他的手。土人看见那毒蛇悬在他手上,就彼此说,这人必是个凶手,虽然从海里安全得救,公理还不容他活着。保罗竟把那毒蛇甩在火里,并没有受伤。』四节和五节的『毒蛇,』直译,兽。但是医学作家用这辞指毒蛇。起先,因为保罗被毒蛇所咬,土人就认为他是个凶手。然而,如六节所说,他们至终改变了对他的想法:『土人等着看他肿起来,或是忽然仆倒死了,但等了多时,见他无事,就转念说,他是个神。』使徒不是好奇的土人所迷信的神,乃是在他的生活和职事中,将真神彰显出来。这位真神在耶稣基督里,经过成为肉体、为人生活、钉死十架、复活的过程,成了包罗万有的灵,活在使徒里面,并藉着他活出来。

 保罗在他书信里所记载的教训中,强调在灵里生活行事。在整个航程中,并现今在米利大岛上,保罗的确是在灵里生活行事。他所过的生活,的确是那成为肉体、钉死十架、复活、升天的基督。保罗的生活实际上就是赐生命之灵的彰显。在他日常生活的每个景况中,保罗都是他所传扬这位基督的彰显。他传扬那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复活、升天而成为赐生命之灵的基督;在米利大岛上,他就是活这样一位成为包罗万有之灵的基督。保罗后来在腓立比一章二十、二十一节上半所写的话指明了这一点:『这是照着我所专切期待并盼望的,就是没有一事会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体上,现今也照常显大,因为在我,活着就是基督。』保罗只关心活基督并显大基督。在米利大岛上,保罗活基督并显大这位成为赐生命之灵的基督。我们读路加对保罗生活的记载,就看见他所活的,乃是包罗万有的灵,就是那成为肉体、钉死十架、复活、升天、被神高举之基督的终极完成。

 七、八节说,『那地附近有些田产是岛长的,这人名叫部百流,他接纳我们,亲切的款待了三天。当时,部百流的父亲患热病和痢疾躺着,保罗进到他那里,祷告并按手在他身上,医好了他。『痢疾虽是普通的疾病,却很难医治。然而,保罗生活一直如同统领国度的王,现今成了医生,医治部百流的父亲。

 九节接着说,『这样一来,岛上其余的病人也来得了医治。』这里我们看见保罗成了医生,甚至成了全岛的救主。凡被带到保罗这里的病人都得了医治。

 在风暴的海上,主已经使保罗成为与他同船之人的主人,(徒二七24,)也成为他们生命的保证人和安慰者。(徒二七22,25。)如今在平安的陆地上,主进一步使他不仅在迷信的人眼中成为神奇的吸引,(徒二八3~6,)也成为土人的医治者和喜乐。(徒二八8~9。)在他漫长、不幸且受监禁的航程中,主保守使徒在祂的超越里,使他活出一种生活,远超忧虑的境域。这种生活是全然尊贵,有最高标准的人性美德,彰显最高超的神圣属性,与多年前主在地上所过的生活相似。这是耶稣在祂被神性所丰富的人性里,再次活在地上!这是从前活在福音书里那奇妙、超绝、奥秘的神人,藉着祂许多肢体中的一个,在使徒行传里继续活着!这是成为肉体、钉死十架、复活、被神高举之基督的活见证人!保罗在他的航程里活基督,并显大基督,(腓一20~21,)难怪人对他和他的同伴多方尊敬,(徒二八10,)给与上等的礼遇和最高的敬意。

 十节说,『他们又多方的尊敬我们,到了开船的时候,还给我们放上所需用的。』这节指明在米利大岛上的土人对待保罗和他的同伴,如同皇室的成员一般。保罗是王,而路加是皇室的一员。

 按照十节,土人把航程所需用的放上船。主用他主宰的权柄供应食物给二百七十六人。任何一位君王都必须供应食物给他的子民。保罗是君王,从这些土人接受供给。然而,他并不亏欠他们,因为他医好了他们中间许多的病人。就某种意义说,这些人把航程所需要的食物供应放上船,以支付保罗。

到罗马,结束第四次的行程


从叙拉古到罗马


 十一节说,『过了三个月,我们上了一只亚力山大的船,这船以丢斯双子为记,是在那岛上过了冬的。』丢斯双子,希腊文,Dioskouroi,指丢斯的双子迦斯托,Castor,和帕勒克斯,Pollux,其像固定在船尾上,作为水手的守护神。

 在叙拉古停留三天后,他们到达利基翁,然后到了部丢利;在部丢利他们遇见弟兄们。(徒二八12~14。)十四节下半路加说,『这样,我们来到了罗马。』在十五、十六节他说,『那里的弟兄们,一听见我们的事,便来到亚比乌市和三馆迎接我们,保罗见了他们,就感谢神,壮起胆来。当我们进了罗马,保罗蒙准和一个看守他的兵丁另住一处。』亚比乌市离罗马六十多公里,三馆离罗马四十多公里。

 从罗马来的弟兄们热烈的欢迎,和在部丢利弟兄们爱心的关切,(徒二八13~14,)显出早期召会和使徒之间美丽的身体生活。这是在撒但所蒙蔽、人所居住的地上,属天国度生活的一部分。表面上,使徒是个在捆锁中的囚犯,进入撒但所霸占之帝国的黑暗首都;实际上,他是基督的大使,带着基督的权柄,(弗六20,太二八18~19,)在地上神的国中,有分于祂召会之身体生活里的另一部分。当他在撒但的帝国受到宗教的逼迫时,他在神的国中享受着召会生活。这对他是安慰,也是鼓励。

 按照十五节,保罗见了弟兄们,就感谢神,壮起胆来。这指明使徒很有人性。他虽然得着主直接的鼓励,(徒二三11,)在航程中一直非常勇敢,(徒二七22~25,33~36,)然而,他仍因弟兄们热情的欢迎而壮胆。在保罗的航程中,基督带着祂神圣的属性,彰显在保罗那拔高且带着美德的人性里。保罗在逆境中,一直是显大基督。(腓一20。)

 保罗抵达罗马以前,那里的弟兄们听见他和他同伴的消息,就远至亚比乌市和三馆迎接他们。他们如何得到保罗的消息?这事很难下定案。可能有些从部丢利来的弟兄们,(他们曾恳求保罗在那里住留七天,)把消息带给在罗马的弟兄们,他们就来迎接他。重要的事乃是:在这里我们看见一幅古时召会生活的图画,这样的召会生活很有享受。今天我们需要有这种享受的召会生活,并且跟随这几节所陈明的榜样。

 在二十八章,保罗要去看罗马的愿望得着实现。热中犹太教的人一直设法阻挠他到外邦人那里去,但主的主宰权柄却把他带到罗马。在古时,从耶路撒冷旅行到罗马是件大事,但主带保罗深入外邦世界,甚至进到罗马帝国的首都。保罗抵达罗马时,一定满了喜乐。外面他是在捆锁中,但里面他却满了荣耀和说不出来的喜乐。

与犹太首领接触并在罗马尽职事


 保罗抵达罗马之后,立刻与犹太首领接触。(徒二八17~22。)他这样作很有智慧。然后,保罗开始向他们尽职供应。当然,有人接受他的职事,也有人弃绝他的职事。

 保罗在罗马,对罗马召会乃是加强,特别因为有许多犹太人得救了。保罗来到罗马,乃是在写罗马书之后不久;写了这封书信几年之后,他-作者-到了罗马。

 二十八章二十三、二十四节说,『他们和保罗约定了日子,就有更多的人到他的住所来,保罗从早到晚对他们讲解,郑重见证神的国,引摩西的律法和众申言者的书,以耶稣的事劝服他们。他所说的,有的信服,有的不信。』在此保罗见证神的国。我们已经指出,神的国是使徒们傅讲的主题。这不是眼所能见物质的国,乃是神生命的国。这是基督作生命扩展到信徒里面,形成神在祂生命里管治的范围。

 二十五至二十七节说,『他们彼此不合,就散了。散去以前,保罗说了一句话:圣灵藉申言者以赛亚,同你们祖宗所说的话,是不错的,祂说,「你去对这百姓说,你们听是要听见,却绝不领悟;看是要看见,却绝看不透;因为这百姓心蒙脂油,耳听不灵,眼睛闭着;恐怕他们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领悟,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父神在以赛亚六章九至十节,向顽固的以色列人说过这话。子神在马太十三章十四至十五节,向弃绝祂的犹太人也引用过这话。现今灵神又藉着使徒,向硬着心的百姓重复这话。这指明在神圣三一一切的行动里,以色列人向着恩典的神都是悖逆的。这使祂转向外邦人,藉着复活和升天的繁殖,开展神的国,建造众召会,而完成祂新约的经纶。(徒二八28。)

 二十八章三十节说,『保罗在自己所租的房子里,住了足足两年,欢迎一切前来见他的人。』这段期间,使徒写了歌罗西书、(参西四3,10,18、)以弗所书、(参弗三l,四l,六20、)腓立比书、(参腓一7,14,17、)腓利门书。(参门l,9。)在腓立比一章二十五节,二章二十四节和腓利门二十二节,他盼望从监禁中得着释放。也许在这两年以后,他得了释放,就访问以弗所和马其顿,(提前一3,)在那里他也许写了提摩太前书。然后他访问了革哩底、(多一5、)尼哥波立,(多三12,)在那里写了提多书;又访问了特罗亚、米利都,(提后四13,20,)也许在那里写了希伯来书。

 三十一节说,保罗在罗马自己所租的房子里居住的两年中,『全然放胆宣扬神的国,并教导主耶稣基督的事,毫无阻碍。』神的国是使徒行传着重点之一。路加写的这本使徒行传,开始于神的国,(徒一3,)也结束于神的国。

 保罗宣扬神的国,这乃是复活基督的繁殖。我们怎样得知?国度的宣扬是复活基督的繁殖,这个事实由三十一节『教导主耶稣基督的事』这句话得着证明。这指明神的国和主耶稣基督的事是并行的。将基督的事教导人,就是开展神的国。所以,神的国实际上就是复活基督的繁殖。